s 閱讀頁

二、一對雙胞胎

  田團長和楊佩佩十萬火急地把孕婦王桂香送到了師醫院。楊佩佩就是醫院外科的護士長,師醫院的建製不同於地方醫院,重外科,輕內科,一切都為戰爭考慮。師醫院自然沒有婦產科,一般軍屬生孩子都是由外科醫生、護士接生,條件和經驗並不比地方醫院差。

  王桂香被七手八腳抬進病房時,羊水已經破了,孩子也已經露了頭,王桂香一聲又一聲低喚著。楊佩佩一邊組織接生,一邊忙著為王桂香輸液,她知道憑王桂香現在的體力,想把 孩子順利地生下來,有一定的危險,也有一定的難度。王桂香的身體已經被汗水濕透了,楊佩佩又讓人衝了一碗紅糖水,她親自一勺一勺地喂給王桂香。王桂香已經喝不下去了,生產的疼痛折磨得她要死要活。楊佩佩就說:大妹子,你挺一挺,喝點糖水你就有勁兒了。

  王桂香就咬著牙喝,那樣子跟喝毒藥差不多。

  終於,孩子生出來了,是個男孩兒。正當醫生、護士準備處理後續內容時,又發現還有一個胎兒,正在王桂香的體內躍躍欲試。喝了紅糖水,又輸了液的王桂香,體力得到了恢複,她從昏迷中又一次蘇醒過來。剛才,她已經隱隱地聽到孩子的哭泣聲了,以為生產該結束了,卻見醫生、護士仍忙個不停,她呻吟著說:怎麽還沒完哪?

  楊佩佩一邊為她擦汗,一邊道:別急,就完了。

  十幾分鍾後,第二個孩子終於出生了。連續兩次的分娩讓王桂香耗盡了最後的體力,她又昏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她醒過來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尋找身邊的孩子,床上除了她,空空蕩蕩的,不見孩子的蹤影。這時,兩個護士相繼抱著孩子走了進來。

  一個護士說:你可醒了,這個是老大,四斤二兩。

  另一個護士道:這是老二,四斤一兩,都是男孩兒。

  王桂香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從她倒在路邊,到上車,一路上的疼痛,一路上的顛簸,最後來到醫院,斷斷續續的意識告訴她,此刻她躺在部隊的醫院裏。她的精神放鬆下來,可眼前麵對兩個護士抱著的兩個孩子,她又糊塗了。她盯著護士,看看這個,望望那個,又看了眼兩個孩子,喃喃道:怎麽是兩個?

  其中一個護士笑吟吟道:恭喜你了大姐,是雙胞胎。

  王桂香確信自己真的是生了雙胞胎,此時卻一點驚喜也沒有,隻怔怔地望著眼前的兩個孩子,他們已經睡著了,小臉紅撲撲的。護士說:昨天晚上,是我們護士長親自買的奶粉,這兩個小家夥可能吃了,一人吃了一瓶。

  王桂香此時的意識已經不在孩子身上了,她的思緒回到了離這兒七十公裏外的王家屯--那兩個饑腸轆轆的孩子,還有自己的丈夫劉二嘎。他們發現自己沒了,會是怎樣的尋找和等待啊。一家人現在這個樣子,已經生活得很艱難了,一下子又多了兩個孩子。她下意識地伸出手摸了摸空空的乳房,它們似乎已經被前兩個孩子吃幹了,此時那裏麵什麽也沒有。直到這時,她才意識到,從懷孕到現在,她沒吃過啥油水,懷孩子時身體還有些重量,此時卻如同一張紙那麽輕,一陣風就能把自己給吹起來。一滴奶水也沒有,卻要喂養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想到這兒,她的淚水就洶湧地流了出來。

  正在這時,楊佩佩走了進來,她穿著軍裝,外麵又穿著白大褂,顯得文雅又素淨。她見王桂香流淚的樣子,就問:大妹子,你怎麽了?

  王桂香哭泣得更厲害了,她雙手掩了麵哽咽道:大姐,你還不如不救我,我要是死了,日子也許能好過一些。

  楊佩佩沒想到王桂香竟會這麽說,原以為自己的行為會換來王桂香的千恩萬謝--母子平安,且又是對雙胞胎;如果不是她及時把王桂香送到師醫院,憑農村和孕婦的自身條件,他們母子的結果還真不好說。

  楊佩佩怔怔地望著王桂香,一時竟不知說什麽好。

  王桂香把手從臉上拿下來,仍哽著聲音道:大姐,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別說兩個孩子,就是一個,我能不能養活都不知道。

  楊佩佩明白了,王桂香這是遇到了難處,現在全國的形勢她是了解的,別說農村,就是他們部隊每天的夥食也已經開始定量了。

  王桂香把家裏的情況又向楊佩佩說了,楊佩佩就低著頭望著那兩個正在熟睡的嬰兒,一時也沒了主張。王桂香的哭訴,讓她的眼圈也紅了,都是女人,她看不得女人哭。

  做了一件好事,卻遇到了這樣的難題,楊佩佩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她回到護士長辦公室,坐在那裏發呆,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護士小王推門進來,滿麵笑容地推推楊佩佩的肩,笑吟吟地說:護士長,是好事啊!

  楊佩佩抬起臉,不解地望著小王護士道:產婦都愁成那個樣子了,你還笑?

  小王又道:護士長,你不是一直想要個孩子嗎?她養不起,幹脆你抱養過來得了,反正你又是她的救命恩人。

  楊佩佩一下子又怔住了,她和田團長結婚十幾年了,一直沒個孩子,當然責任不在她。田遼沈在淮海戰役中,下身受了一次傷。她就是那時認識田遼沈的,那會兒她剛參軍不久,在野戰醫院裏當護士,當時的田遼沈已經是連長了。海南島解放後,他們就結婚了,卻一直沒有個孩子。直到幾年前,他們雙雙去醫院檢查身體,才知道問題出在田遼沈身上,是那次淮海戰役受傷留下的後遺症。得知這樣的結果,他們想生養孩子的夢想才算破滅。一年年過去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到戰友們的孩子中大一些的上學的上學,參軍的參軍,就是那些比他們年輕的人,孩子也都是滿院子跑了,他們看在眼裏急在心上。生為女人,天生的母性讓她更是留意孩子,看著那些孩子就發起呆來。田遼沈自然知道她的心思,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就擁著她說:要不,你跟我離婚算了,再嫁個人,就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她就用拳頭去打他,手揮舞著,眼裏卻流出了淚。最後,田遼沈就歎息一聲道:要不咱們就去抱養一個吧?

  兩人都有這個心思,但一個是團長,一個是護士長,都是有身份的人,又不能敲鑼打鼓滿世界張羅抱養孩子的事,隻能暗中打探,托戰友幫忙,看有沒有這種可能。一晃幾年就過去了,卻一直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小王的話擊中了楊佩佩心中最軟的地方,她怔怔地望著小王道:這事人家能願意嗎?

  小王道:你沒問人家,你怎麽知道?楊佩佩為難地說:這事怎麽好張嘴啊?

  小王道:護士長,隻要你同意,這件事我來說。

  小王不等楊佩佩點頭,就風風火火地走了出去。

  病房裏的王桂香一連吃了兩碗麵條,還有三個荷包蛋,她已經許久沒有吃過這麽好的飯菜了,力氣似乎正一點點地又回到了身上。她望著靜靜熟睡的兩個孩子,又開始愁苦起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離開這裏了,回到家後的日子該怎麽過呢?正在這時,小王護士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坐在王桂香的床旁,拉過她的一隻手。

  小王道:這裏好不好啊?

  王桂香道:這是解放軍的醫院,還用說嗎?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小王又說:我們的護士長好不好?就是送你來醫院的楊大姐。

  王桂香眼圈紅了:她是我們家的恩人,這輩子我忘了誰,也不敢忘了楊大姐。

  小王又看一眼小床上仍在睡著的嬰兒道:要是楊大姐收養你一個孩子,你願意嗎?

  王桂香張大了嘴巴,吃驚地道:你說啥?楊大姐她能收養我的孩子?

  小王點點頭。

  王桂香的淚又下來了,她語無倫次道:恩人哪!老天爺你算是開眼了,孩子跟我回去指定要受罪的,能不能養活我還不知道呢!說著她就要下床,似乎要跪在地上衝老天磕頭,被小王勸住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