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一、危險的孕婦

  王桂香的肚子已經有臉盆那麽大了,從懷孕到現在,掐指算算,再有個十天半月就要生產了。王桂香對於生孩子已經不陌生了。八年前,那一年她二十二歲,生了老大劉樹,現在上小學一年級。四年前,她又生了個閨女,叫劉草,此時應該在自家的院子裏玩兒。

  農村女人皮實,不把生孩子當回事,直到肚子疼了,才往炕上一躺,急三火四地把接生婆接到家裏來;這邊燒上一鍋熱水,呼天喊地地就等著接生了。農村女人大都在家裏生孩子 ,去醫院一是沒條件,二也花不起錢。因此,農村的接生婆遍地都是,有幾次生養經驗的,膽子大些,心細一些的,都可以幹這個營生。她們不計報酬,等接生的孩子滿月了,孩子的爹用毛巾包裹著十幾個雞蛋送來,就算是酬謝了。農村女人生養一點兒也不隆重,懷就懷了,生就生了。

  王桂香雖說離預產期隻剩下十天半月了,但她並沒把生孩子當回事,一大早就出工鋤地來了。這是生產隊的地,集體勞動,掙工分。男勞動力,包括王桂香的丈夫劉二嘎,被大隊集中起來大煉鋼鐵去了。鋼已經煉了一年多了,煉鋼爐建了好幾座,沒黑沒白的,現在每家每戶隻有做飯的鍋沒被煉鋼,剩下的能煉的都拿去煉鋼了。煉出的一坨一坨的鐵疙瘩被隆重地送到公社,又送到縣裏,支援國家建設去了。

  毛主席老人家號召,要大躍進,要自力更生,然後就有了大煉鋼鐵的運動。煉來煉去,鋼沒見到多少,肚子倒是吃不飽了,生產的糧食都送給國家還外債了,家家戶戶能有一缸糧食的,已經算是富戶了。

  王桂香一家早就揭不開鍋了,自從懷孕後她就能吃得很,以前喝一碗粥能頂半天,現在一碗粥喝下還不到一個時辰,她的肚子就咕咕響個不停了。她就喃喃地衝肚子裏的孩子說:你這個討債鬼,是和媽爭食呢。

  八歲的劉樹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他的胃就像個無底洞,怎麽也填不滿。家裏早就清湯寡水了,好在是夏天,地裏、山上生著一些野菜,挖一些,撿一些,熬成半鍋綠菜湯,一家老小靠的就是這些。有時,劉二嘎在傍晚時分,偷偷地跑回來一趟,懷裏揣著半個玉米餅子,掰成三塊分給老婆、孩子。王桂香看著劉樹和劉草狼吞虎咽的樣子,眼圈就紅了,悄悄地把自己那一小塊餅子塞進劉樹的嘴裏。丈夫劉二嘎就說:桂香,你就吃一口吧!別忘了,你肚子裏也有一張嘴呢!王桂香就歎口氣,搖搖頭,理是這麽個理,可是讓她吃那塊餅子,她做不到,也不忍心。劉二嘎回來就是為了送這半塊玉米餅子,然後又匆匆地走了。煉鋼爐前離不開人,要是沒人,爐子就塌架了,那可是政治事故,沒人能擔得起責任。

  王桂香望著丈夫匆匆離去的背影,她的心疼了一下,又疼了一下。那半塊餅子是丈夫劉二嘎的口糧,口糧給了孩子,他就隻能喝野菜湯了。她心疼丈夫,也心疼孩子。她經常發愁,現在家裏是四張嘴,如果再生一個,就又多了一張嘴,以後的日子可咋過呀!即將生產的王桂香愁得要死要活,早知道添個孩子這麽難,當初還不如不懷這個孩子了。王桂香已經發腫了,腿上一摁一個坑,摁下去,那個坑半天平展不起來。她知道這是餓的。她要在生產前多掙些工分,年底的時候,生產隊是按照工分的多少分發口糧的。她參加集體勞動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地裏可以找到一些野菜,收工後回到家裏可以整一鍋菜湯喝。她不下地勞動也閑不住,她要滿世界去挖野菜,沒有野菜,一家老小吃啥?

  這天下午,因饑餓和笨重的身子拖累,王桂香的身體已經疲憊不堪了,她頭暈眼花,有幾次差點摔倒在田地裏。有好心人就勸她回去歇一歇,都說不差這半天的工分。王桂香不是不想回去,她是擔心野菜挖得還不夠。所有的人都是一邊鋤著地,看到野菜就挖上一些。她想再堅持一會兒。就這一會兒,她的肚子就發生了變故,先是緊一陣慢一陣地疼,襠裏也有了感覺。她生過兩個孩子,憑經驗,她知道這是要生了,可離自己掐算的日子還有十天半月,咋就要生了呢?她扔了手裏的鋤頭,把地上的野菜抓起來,放到筐裏,她要回家去,然後打發劉草去大隊煉鋼爐前喊丈夫,準備生產了。

  她忍著陣痛,從田地裏走到公路上,順著公路走,還有二裏地就能走回村子了,不爭氣的肚子就在這時發作了。疼痛讓王桂香無力走路了,剛開始她蹲在地上,後來她坐著,實在堅持不住了,就躺在那兒了。她離開田地時,有好心的姐妹要送她回家,被她拒絕了。憑她的經驗,從肚子疼到生孩子,時間還早著呢,最快也得兩個時辰,要是慢一些,一宿也不一定生出來。沒想到這次和前兩次不一樣,不給人個喘氣的工夫,說來就來了。虛弱和疼痛讓王桂香大汗淋漓,她衝著天喃喃地說:老天爺啊,你就讓我把孩子生在這公路上嗎?她的聲音很微弱,她想喊救命,可沒有一點兒的力氣。

  王桂香的命運就是這時候開始發生變化的。一輛掛著部隊牌照的綠色吉普車,卷著煙塵疾速駛來。車裏坐著野戰軍一二八團的團長田遼沈,還有他的妻子--師醫院的護士楊佩佩。田遼沈的老家離這兒還有一百多公裏,他是帶著妻子回家奔喪的,他的母親去世了,他回老家處理母親的喪事,辦完事回來正路過這裏。結果他們就發現了躺在路上就要生產的王桂香。司機老遠就發現了半躺在公路上的王桂香,他減慢了車速,並向後座上的田遼沈報告:團長,路上躺著個人。

  田遼沈和楊佩佩都從後座上探出身子向前張望。車近了,楊佩佩一眼就看出躺在地上的王桂香是即將臨盆的女人,職業的敏感讓她喊了一聲:停車--車就停了,先是楊佩佩下了車,接著田團長和司機也下了車,他們一起向王桂香走去。

  王桂香這時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她半睜著迷離的眼睛,看見有幾個人向她走過來,半晌,她才看清那是幾張解放軍的臉,有男有女,她伸了伸手,微弱地說:解放軍,救救我。。。。。。接下來,她就暈過去了。

  楊佩佩隻簡單地給王桂香做了一下檢查,就知道這個孕婦很危險,不僅僅因為她躺在路上,重要的是她的身體很虛弱,弄不好大人孩子都有生命危險。她抬起頭,看了丈夫一眼道:太危險了,要是不搶救,這女人怕是要死了,孩子也保不住。

  田團長連考慮都沒考慮,一揮手道:還愣著幹啥?把她抬上車,送醫院去。

  三人齊心協力地把王桂香抬到車上,楊佩佩坐在後排,王桂香半躺在後排座上,她的頭靠在楊佩佩的懷裏。田團長衝四下裏喊:有人嗎?

  沒有人回答,四周靜悄悄的。

  楊佩佩說:別喊了,再等人就沒救了。

  田團長上了車,一摔車門,衝司機道:快,要快。

  吉普車帶著一團煙塵向前衝去,從這裏到師醫院還有七十公裏。太陽就要落山了,西邊的雲彩被太陽染得紅彤彤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