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那隻死了的豺狗上下黑得像塘裏的老泥

  最早醒來的還是汪鯉程,他睜開眼,看見小滿蜷在那,臉色白得嚇人。

  “你沒睡?”

  “我睡了,後來蚊子把我咬醒了,我就睡不著了……我給你們熏蚊子。”

  “走!我們去那邊看看。”汪鯉程跟小滿說。

  “我不去,你去吧。”

  汪鯉程走到那蓬灌木後麵,果然看見一隻豺狗死在那,他蹲下來從豺狗喉嚨深處摳出那枚鏢。

  他想,他們會刨根究底,我還是把秘密好好地藏了別讓他們知道。

  他從灌木叢裏走出來時,發現小滿看著他眨巴著眼。

  “你在那找什麽?”

  “死了。”

  “什麽死了?!”

  “那隻豺狗。”

  雷下和得孝幾乎同時醒來。

  “你說豺狗?又有豺狗!”他們說。

  “你們自己去那邊看吧。”

  雷下和得孝走到灌木叢裏,他們驚住了,真的有一隻豺狗死在那。得孝抓住豺狗的大尾巴拎了起來,翻來複去地看了一通。

  “黑了,上下黑得像塘裏的老泥。”他說。

  “耶耶,怎麽就黑了?”雷下很奇怪,那麽說。

  隻有汪鯉程知道為什麽那樣,那是鏢毒的緣故。死在“見血封喉”上的人畜,都那麽烏黑不成樣子。

  “好好的它怎麽就死了,怪嘞!?”雷下說。

  汪鯉程笑著,“也許昨天你那一石頭砸著它要害。”他想雷下一定會順了竿子往上爬,小孩子子家都爭強好勝,這是個攬功的好機會。可他沒想到雷下會甩頭,他把頭甩得像撥浪鼓。

  “沒聽說過,我跟斧頭伯在山裏打了這麽多年的獵,沒聽說石頭能砸著豺狗,還把它砸死。”雷下眨著眼說。

  “反正它是死了。”汪鯉程說。

  “出鬼了。”雷下說。

  “就是!出鬼了!”得孝也說。

  他們看見小滿還蜷在老地方沒動彈,就朝他喊:“小滿你說呢?”

  小滿和昨天比像換過了一個人,人蔫蔫的,聲音也蔫蔫的。“出鬼了。”小滿沒往這邊看,他隻那麽說。

  後來,三個伢在那想了好一陣子到底沒找出豺狗邃死的緣由。他們隻好把事情往鬼神方麵想。

  “我看是天神的事,我看有天神暗裏佐助我們。”雷下說。

  得孝說:“可能吧。”

  汪鯉程還那麽笑著,說:“你們紅軍還信這個?”

  得孝不喜歡城裏男人那怪怪的神態,他說:“有時候不信不成,你看豺狗好好的它暴死在那,你看你能不信?你不信你告訴我那到底是怎麽回事情?”

  汪鯉程不說話了,他也不那麽笑了,他在心裏笑。他覺得這很好玩,他覺得經了這場事發現這三個鄉下孩子很有意思。

  他們把那隻豺狗埋了。

  埋豺狗的時候他們聽見山裏什麽地方響了一槍。

  他們沒太留意那聲響。雷下說:“那是獵戶銃響,他們打野豬哩。”

  “也許是野物踩了響炮。”他說。

  “什麽?響炮!”汪鯉程看著雷下。

  那時他們已經上路了,雷下沒再吱聲。隻有小滿還不時偷偷回頭四下裏梭望,他總覺得林子裏有一種神秘莫測東西牽扯了他一顆心,總覺得有異響在耳邊轉悠,有霧一般怪影忽隱忽現,讓他起一身的雞皮粒粒。

  那是英雄好佬的勾當,

  天氣很好,又是個天高雲淡的好天氣。日頭已經躍上山頂,紅紅的那麽一顆。陽光經過高雲的那層淡淡的雲彩過濾,均勻地鋪灑在石頭和樹稍上草尖上。那時候露水還都未完全退去,陽光照在圓潤的露出上,顯出格外的一種生機。

  汪鯉程又在那看風景了。現在三個伢已經習慣了這城裏男人的那種好奇。他們不再驚驚詫詫了,他們隻顧爬山走路,他們知道那男人看是看,但不會耽誤腳下的功夫。

  汪鯉程神情專注,他覺得逼眼而來的景致與昨天回然不同,他一時想不出為什麽。他想了想,到底想出了原因。他想,道理其實很簡單。昨天是從下往上看,而今天已快到山頂了,是從上往下看。他想,看的位置不同風景也就不一樣,這麽簡單個事我怎麽就一時想不明白。

  他覺得這事有些可笑,想笑笑,但沒笑。

  他太喜歡山裏的景致了,眼睛像兩根指爪,遠遠近近左左右右,這裏揪一把那裏揪一把。那些景致水一樣地漫過來,緩緩地在他身上什麽地方流淌。他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他被那些水流拍打著,很快樂。他從沒這麽快樂過,他把什麽都忘了。

  他先往遠處望,遠景有些模糊,他知道那是因為霧嵐的緣故,山腳下總有水汽升騰,升上高空的是雲,在山腳處盤旋的則是霧嵐。他還看見另一些飄飄渺渺紗似的東西在天和地之間飄搖,一頭連接高天的雲,另一頭則拴著那些村子。他看見那些村莊牛屎一樣散落在大大小小的山凹中間,把村子比作牛屎有些那個,可他找不出更合適的比喻,這些天他留意過鄉村道路上的那些牛屎,一灘一灘的擁在草叢裏,上麵長滿了一些黑色的菌類。村子看上去就是那樣,那些屋子就像一些菌,一蓬一蓬地長著。

  他還注意到那些田,那些田層層疊疊,看上去斑斑駁駁,像十六鋪碼頭上那些破舊輪船的甲板。那是因為正是收割早稻的季節,一些田裏禾割了,一些沒割,看去那些梯田就像斑斑誘跡。有三三兩兩的牛在地頭嚼草,看去就像幾顆蠕動著的豆豉。

  接下來他把目光往近處挪。

  汪鯉程覺得經雷暴洗刷過的山色別有一番韻味,山洪在綠色裏衝出一條條的豁口,像一些傷口那麽敞開,露出許多清晰可見的岩層。有三三兩兩的枯枝敗葉搭拉在那些豁口的邊沿,像是誰抹上的粗粗筆痕。和那些綠色形成鮮明對比。他就想像昨日的雷暴不是雨,是一把刀,肆意在大山這劃一刀那劃一刀,就弄出了許多“傷口”。不過他覺得這並沒礙著什麽,也許山也會有痛,但“傷口”並不礙著美麗。綠色的起伏中橫豎了一道道山的“傷口”,便平靜中有了幾分異樣,汪鯉程覺得山色卻因此更美麗了。他理不清這是個什麽道理,他想問得孝他們。他想他們一定也理不清其中的道理。

  後來,他看見雷下往他這邊看。

  雷下慢下步子,他等著汪鯉程。經過昨天那些事,雷下覺得這城裏男人並不壞。

  “我跟你說會話。”他說。

  “你說。”

  “你老看那些山,弄不懂你從裏麵看出什麽新鮮來。”

  “弄不懂你別弄就是。”

  “不過看起來怪怪的。”

  “什麽?!”

  “你這個人呐。你是個怪人。”

  “哦嗬!”

  “不過我看得出你這個人不壞。”

  汪鯉程說:“你們也很好,非常好。武參謀沒說錯。”

  “你真這麽想?”

  “當然,我騙你?我什麽時候騙過你?”

  “那你說去鎖陽殺人。”

  “嗯!是去殺人,你不信?”

  “鬼信!那是英雄好佬的勾當,千裏走單騎殺入敵陣千軍萬馬中如入無人之境取人首級……”

  “你說得不錯那是英雄的勾當。”

  “我看你不像那號角色。”

  “噢,那還有像不像的?”

  “我斧頭伯就像。”

  “斧頭?”

  “那是一個人的名字,從小人家就那麽叫他。”

  “這名字怪。”

  就這樣,雷下跟汪鯉程聊起那個叫斧頭的人。

  一個叫斧頭的人,

  我們這地方細伢過周歲讓伢崽屋裏滿地爬,任他抓東西。這叫“抓周”。

  斧頭伯過周,他爺他娘把他放在屋裏,他滿屋爬不抓東西。家裏來了一屋客,都看著他爬,嚷著,說:伢,你抓,抓東西。

  他終於就抓了。

  他抓的是一把斧頭。

  屋裏有吃的有銀洋有木魚有桔梗有五花八門很多很多東西,但斧頭伯不抓別的。隻緊緊抓了把斧頭不放。

  他爺他娘滿屋子賓客都愣了,沒聽過過周的伢有抓斧頭的。

  “那能是個什麽出息?”娘說。

  “那能有個什麽將來?”爺說。

  “啊啊……怪哩是怪!”賓客都這麽說。

  隻有東街吳老倌他不啊,他說:“這有什麽怪的,這伢命與斧頭有關哩,說不定將來是條好漢,梁山好漢裏就有李逵使一對斧頭打天下。”

  娘點點頭。

  爺也點點頭。

  賓客們都點點頭。

  人們就那時開始叫他斧頭,這小名就一直叫到現在。斧頭伯就在人家斧頭斧頭的叫喚中長大,他也真是和斧頭有些那個,到十二歲上斧頭就不離身了。進山砍柴人家用刀他用斧;山裏當年土匪多野獸多,男人進進出出隨身帶個護身的家夥,人家是短刀匕首什麽的,可斧頭伯不,斧頭伯帶斧頭;那些年祠堂和祠堂間常鬧事情,這個村和那個村,這一姓和那一姓開打。人家帶銃帶大刀梭標,斧頭伯就帶斧頭,他一掄斧頭威風八麵。誰見了誰怕。連土匪也敬他三分。

  土匪傑夫佬下山了。

  那是個月黑風高夜,土匪傑夫佬來了,他進了村子……

  汪鯉程說:“你說土匪進了村?”

  雷下說:“我講斧頭伯的事,看你,你打斷我。”

  汪鯉程說:“我聽到你說土匪了。”

  雷下說:“說土匪了說土匪了,那時候山裏的土匪像跳蚤一樣多一點不稀奇,再說土匪和土匪也不一樣,不盡是殺人越貨打家劫舍,也有專打大戶人家的綠林好漢。”

  得孝在那邊峁上喊:“快些你們兩個快些你們在幹什麽呀!?”

  汪鯉程和雷下急步追了上去。

  得孝說:“要過屏風凹了,過了凹就是白區。”

  雷下說:“我們沒幹什麽。”

  汪鯉程說:“雷下給我講故事。”

  “你看你們還有心思講故事?”

  “我給他講斧頭伯的事。”

  “知道知道。”得孝說,“你見了誰都說斧頭伯的事,你還能有什麽說?”

  “你看你……”雷下說。

  得孝說:“我隻說快到屏風凹了。”

  雷下說:“還早哩,誰知道那溪裏水退了沒,要沒退還是個羅嗦事。”

  “我看是要退。”小滿冷丁說。

  “誰知道。”雷下說,“我跟城裏人說斧頭伯的事,我說話又不礙手腳……我說斧頭伯是好佬,他不信,你們說是不是?你們作個證。”

  得孝點了點頭。

  小滿也點了點頭。

  “是吧,我說是吧,我還能誆你?”雷下很得意,他跟汪鯉程說。

  “那我接著說了啊?”雷下說。

  得孝沒吭聲。他想雷下一生也就那麽點自豪,讓他說讓他說去吧,橫豎封不住他那張嘴。他是個話少的人,今天難得他和那城裏人談得來。

  說去說去吧。得孝想。

  土匪傑夫佬進村了。雷下說。

  那天夜裏天黑得像浸在漆裏,睜眼粘稠稠的黑,什麽都看不見。那是個土匪弄事的好時刻,土匪傑夫佬策馬率眾呼嘯而來。

  土匪傑夫佬長著對大眼睛,就是人們常說的燈籠眼,他們說傑夫佬是銀麵虎轉世,他們說老虎就生了對那麽的眼睛。土匪傑夫佬的鼻很短,臉卻很寬,臉的周邊長了一圈密匝匝的胡子。平常那張嘴看不見,被蓬亂邋遢的胡須遮掩了。傑夫佬說話吃東西哈哈大笑時那嘴才現了,黃黑的牙紅紅的舌頭,深不可測的一個洞。他們說傑夫佬是山裏銀麵虎轉世,那臉平常人見不得,見了要起禍端。

  那個晚上大匪傑夫佬竄進了村子,天黑得滿世界淌著漆水,風不響狗不叫,月黑風高天,風在高處走不響那有道理,可狗不叫那就奇了,平常村子有個風吹草動大狗小狗地吠成一片。但那天傑夫佬來村裏狗都嗅出點什麽,狗都怕傑夫佬哩。他殺生靈殺得太多,一天不殺就手癢,他殺人殺豬殺牛殺野物,當然也沒少殺狗。他手上沾了血腥任他怎麽洗這一世也洗不幹淨了,殺一個生靈他手上就多一層東西,人看不出,可狗們知道,狗鼻子靈哩,它們一清二楚。所以傑夫佬一進村狗就嚇住了,就縮了脖頸夾了尾巴灰灰地躲在角落裏不敢出聲。

  你看,那就是傑夫佬。

  傑夫佬率眾就那麽闖入了鎮子,鎮裏無論富家窮人都把門敞著,他們知道關了也沒用,不如就敞著。

  那意思是你要啥拿啥吧,就那麽些東西你拿。

  傑夫佬沒進人家的門,富戶窮門都沒進,傑夫佬在坪裏點了幾堆火,弄得四周亮亮的像在白晝。

  傑夫佬說都出來都出來!沒人敢不聽傑夫佬的,空空的街道突然湧出了人。

  坪裏一下子聚滿了人,鎮裏男女老少都出來了。其實有個人沒出來,但傑夫佬那幫土匪以為沒人敢不聽傑夫佬他們覺得都出來了。

  幾堆火燒得很旺,看得見傑夫佬那張臉紅紅的。鎮裏人不知道要發生什麽,臉上掛著驚恐,場坪裏靜悄悄的,人們覺得時間都成了冰砣砣,它成了一塊石頭樣的冰冷東西吊在大家的心上。

  傑夫佬後來終於開聲了,他沒有說話,他陰陰地笑了幾聲。

  “我不進你們門了,我跟你們說說話,就在這坪裏,坪裏涼快。”傑夫佬說。

  鎮裏人都以為傑夫佬說笑哩,他像隻貓,貓把老鼠捉了並不急了吃進肚裏,他要跟老鼠玩玩,和自己手裏的獵物玩起來比玩什麽都過癮都痛快。但沒人相信傑夫佬的話,發癲了。大半夜的從老遠跑來就是找個鎮上人說說話?

  但傑夫佬那天是癲了。他發的是酒癲,那天他到別處劫掠,在家大戶人家那把一欄的九頭豬都殺了,喝了那家地窖裏存了二十年的好酒。一高興,嘴就把不住就喝多了,往回走,走走走到一個地方就說不走了,就說要找個人說說話。嘍羅說:“那大哥你跟我們說吧。”傑夫佬說:“低頭不見抬頭見,該說的都說了,和你們說不出什麽了,說來說去就那些東西,話說千遍比屎臭。”

  嘍羅知道傑夫佬喝多了,但沒人敢攔他,就由了他想做什麽做什麽。

  他信馬由韁就拐到這個鎮子上來了。

  傑夫佬說:“啊哈,哪個來,哪個,我要跟他說說話。”

  沒人站出來,都知道傑夫佬殺人不眨眼,眼下又醉著,誰知道他玩個什麽名堂?這個人喜怒無常,說不定說著說著突然就起個殺心一刀過來你就一命嗚呼了。

  誰都知道傑夫佬的惡行。那年中秋,傑夫佬來了戲癮,要和人唱戲,唱的是武戲《三岔口》,嘍羅裏有人站出來,傑夫佬要用真家夥對打,兩人就跟在台子上耍起來。耍著耍著,傑夫佬一刀過去,就把人砍翻了。傑夫佬唱戲不用行頭用的是真刀真槍,那一刀還了得?一顆頭飛出老遠,就見那無頭的脖頸黑血衝天。

  還是一年的十五,元宵節興猜燈謎。傑夫佬說:我這有三個謎,誰來猜猜?

  有人鬥膽猜他的謎,結果沒能猜出來,沒猜出來也就算了吧,可傑夫佬笑笑的,說你那腦殼還不如一顆芋頭,我看是一包爛絮吧。我看看我看看。他隨手就拈起根劈柴往那人頭上猛地一敲,把人家腦殼敲開了,紅的白的流了一地。

  這就是土匪傑夫佬幹的事,他殺人取樂。

  沒人過去。四下裏靜靜的。

  傑夫佬要發火了,有人看見傑夫佬火光映照中的那張臉漲成了豬肝色。有人在黑暗裏嘀咕,傑夫佬要殺人了,不知道哪個倒黴鬼要做他的刀下冤鬼。

  就這時斧頭伯站出來了。

  斧頭伯不是那地方人,斧頭伯那天去鎮子上賣皮毛,天晚了些,就歇在鎮子上了。傑夫佬一幫土匪把人趕出屋子時斧頭伯沒出來,斧頭伯就歇在坪對麵的小客店裏,他在閣樓上看這邊動靜。傑夫佬要鬧事情,斧頭伯才挺身而出。

  斧頭伯拎了那把斧頭,踢蹋著那雙大鞋,“叭嘰叭嘰”從大屋子裏走出來。

  土匪們都愣住了,土匪不相信真有人敢出來,竟然還拎著一把斧頭。他們緊張起來,他們把刀哇槍的都對準了斧頭伯。隻要他做出什麽舉動,斧頭伯那身子就要變成蜂窩。

  “你拎著一把斧頭?”傑夫佬跟斧頭伯說。

  “你不是要找人說說話?”斧頭伯說。

  “啊哈,你是不是要班門弄弄斧?”

  “要說什麽你說,我陪你說。”

  “那斧頭不輕呀,我看是不輕……”

  斧頭伯說:“你要人說說話你說呀!”

  傑夫佬說:“我不是在跟你說嗎?我說斧頭……”

  斧頭伯說:“斧頭有什麽好說,斧頭是自小隨身的一件物什,是一件貼身東西,是我的一個伴一位朋友。就這麽個事……”

  他們真就聊上了,坪裏人都為斧頭伯捏一把汗,嘍羅們都以為這個男人死定了。傑夫佬手裏一直在玩著那把刀,傑夫佬是把飛刀好手,他隻要一甩手,斧頭伯隨時就沒命。誰都以為事情結果會是那樣,那截時間裏大家心懸懸的。

  但事情出乎大家意外。

  傑夫佬沒那麽做,傑夫佬心滿意足的一副樣樣。

  “你是個人物!”傑夫佬說。

  “我沒想到這地方能有你這麽個人物,你跟傑夫佬說話身子坐得直,聲也不顫不抖。”傑夫佬說。

  “跟我到山裏去吧,我那少不了你這樣的角兒。”傑夫佬說。

  斧頭伯說:“我不去,我現在過得好好的哪我也不去。”

  “跟我上山過好日子。”

  “我不去說了我不去!”

  “這沒什麽不好,山上弟兄多,不受人欺負,山下這些有錢人家的錢櫃就是我的錢櫃,米倉就是我的米倉,豬欄雞舍就是我的豬欄雞舍……要什麽有什麽。”

  “我不去!”

  傑夫佬叫人從馬背上的簍筐裏割下一掛肉,那塊肉足足有十幾斤。又卸下一壇好酒。

  “你帶回去燒了吃,吃完了肉喝完了那酒。再想吃好的喝好的想過好日子你捎個信給我。”

  斧頭伯收下那肉那酒,他吃了那塊肉喝了那壇酒。他說那肉香那酒確是好酒。但斧頭伯沒去傑夫佬那,斧頭伯也沒叫人捎信給土匪。紅軍來了,斧頭伯就入了隊伍。

  “噢?!他也是咱們隊伍上人?”汪鯉程眉頭跳了一下,他這麽問。

  “你看你說咱們?你算是隊伍上人嗎?”雷下白了他一眼,雷下說。

  “我那麽說來著,這不跟你們在一起我才這麽說說哩。”

  “這不是個隨便能說說的事,紅軍是什麽,是一般人能說是就是的?”

  “噢噢!”

  “兩回事,就算你跟我們在一起也是兩回事,你們做你們的生意……”

  “噢噢!”

  汪鯉程還想聽雷下繼續說下去,他愛聽雷下說那些事,很新鮮。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