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一條洶湧激流和汪鯉程那雙血糊糊的腳

  但他聽到前邊得孝“呀!”地叫了一聲。他們都聽到那聲叫喊。

  大家過去一看,知道麻煩來了。他們木了呆了,他們站在那不住搔頭皮。

  一條洶湧激流把他們的路給斷了。

  就是那條溪子,到這邊的一截沒想到會肥漲了有幾倍。

  “這邊是下遊,水當然要多些,但沒想到有這麽大水。”

  “那根木頭呢,先前這倒了根老樹,雷打的,橫在這溪上,是座獨木橋哩。”

  “水衝走了吧,這麽大一股水,連石頭都要掀了走一截木頭算什麽?”

  汪鯉程靜靜站在那,他聽著大家你一句我一語說話。他一直沒吭聲,到後來他才拋過來一句。

  “過不去了嗎?”他說。

  他看見雷下又白了他一眼。“看你……”

  “難道是鳥,鳥才飛得過去,我們又不是鳥。”汪鯉程說。

  得孝說:“你別急,總歸有辦法,隻是耽誤些時間。”

  小滿湊近汪鯉程的身邊,他跟他說了一句話,小滿聲音小小。

  “你就別管了,你瞎操那心也沒用,我們會有辦法。不然上頭派我們跟你來是幹什麽的?”小滿說。

  汪鯉程想想小滿的話也有道理,心裏急是急,但急也沒啥用。由他們去吧,經過這兩天的相處,汪鯉程覺得在山裏這三個男孩確實非同一般,他們對一切意外都能應付且得心應手。自己瞎著急沒用還事小,往往還被視作礙手礙腳,他對這一切還真有點不適應,過去在上海,他獨來獨往,一切都以自己為中心,就是有時帶了助手,那些人也都是聽他的。

  但現在不同了,他隻有把那些習慣收斂了。

  他又想到風景,可眼前是兩堵高崖,把視線給捂住了,看去就是那岩石起伏的崖壁和被懸崖切割出來的天空和那條溪流。抬頭,一線藍藍的天,低頭,一柱狂跳奔騰的白白的激流。沒風景可看了,就那麽些東西,看來看去就那麽點東西。

  他坐下來,他一坐來就感到足心處一陣陣鑽心的痛疼。他想扳著腳看看兩隻腳底板,但想想沒那麽做,看又有什麽用,不用看,他知道那情形,那些水泡早走穿了。腳麵粘粘糊糊,那層皮已經脫落了,露出紅紅的肉來。他覺得這事真有些那個,他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那三個男孩甚至連鞋也沒穿,走山路竟然沒丁點屁事,天曉得他們那腳板是怎麽弄的,是馬還釘了副馬掌哩,可他們什麽也沒有沒穿鞋沒穿襪的走了兩天山路不破皮不起泡。難道他們那地方長著的不是皮肉?這讓汪鯉程百思不得其解。

  現在麵對那麽洶湧的激流,他們又說有辦法。

  我倒看看你們弄個什麽方法。汪鯉程那麽想。

  小滿過來了。

  “得孝他們弄藤去了”小滿說。

  “弄藤?!”

  “足夠,兩個人足夠,多個人倒礙手礙腳。”

  “你臉色不對。”汪鯉程突然發現小滿的臉白得難看。

  “我沒事。”

  “我看你是那場雨弄得,洞裏又濕又涼,貼了地躺了,涼氣上了身。”

  “我沒事,鄉下人有那麽嬌貴?不像你們城裏人,才走了多遠的路,腳就走成那樣。”

  “就幾個泡,沒事。”

  “我看看,”小滿側著頭看了看汪鯉程那兩隻腳。

  “嘖嘖,你看城裏好好的日子不過,到這深山老林地方來受這份苦。”

  汪鯉程朝小滿笑笑。

  “村裏那私塾先生說得不錯。”小滿說。

  “私塾先生說什麽?”

  “他常叨叨,他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點不錯,真就是這樣,不就是那點錢嗎?犯得著吃這份苦?”小滿說。

  汪鯉程又笑笑。

  “你看你笑,你還是說你去瑣陽殺人?”

  “你以為我跟你們扯謊?”

  “算了!”小滿擺了擺手,“我不跟你扯這沒油鹽的事了。我去給你弄些藥,我會識草藥,弄些敷了,三兩天就能好。”

  小滿覺得該找個事做。他本來想跟得孝他們弄藤索,但那確實用不了那麽多人手,再說他擔心得孝雷下看出他內心那點東西。他說他得守著那城裏人,得孝說:就是!別讓他到處亂跑那人喜歡這看看那看看,這地方不同別處地形複雜,說不定走走人就走丟了。於是小滿就到了那男人身邊,他突然想他該為男人弄些藥,他想他找個事做就能把內心恐懼忘掉一些,也能在那男人麵前顯顯本事。

  很快小滿就把那些根根葉葉的弄來了,他把那些東西塞進嘴裏,看見汪鯉程詫異地看他,就咧嘴笑笑。

  “你以為我吃這些東西?”小滿說,他邊嚼邊說,聽上去口齒有些含糊不清。

  “這東西能吃?瞧你,這些東西又苦又澀。”小滿說,小滿那時不經意地笑了一下,但很快笑影又沒了。

  “我這是給你弄藥哩,這些東西是上好的草藥,隻有嚼爛了才能起效。”他說。

  小滿嚼了很久,他嘴角漾出綠綠的漿,那些根哪葉的被他嚼成了一團綠漿,他小心地把那團綠漿漿吐在手心上,然後一點一點給城裏人往腳心抹著。

  汪鯉程有些感動,他朝小滿那麽笑著,小滿從那城裏人的笑裏看出男人的感激來,小滿很得意,他想這樣真好,他真想再找個類似的事情幹幹。

  後來他看見汪鯉程的那雙鞋了。臨行前執行部專門給城裏人備了一雙布鞋,沒想到走了兩天的山路那鞋就不成樣子了。

  “我這腳廢鞋。”汪鯉程說。

  小滿說:“才不是哩,山裏走路有講究,你們城裏人哪會走我們這地方的路?不會走,山裏這些石頭樹蔸什麽的就都是牙齒了,專咬你的鞋。”

  “噢噢,它們咬鞋?!”

  “我給你換一雙吧。”

  “你看你哪找鞋去?這麽個地方,這荒山野嶺的。”

  小滿說的是草鞋,汪鯉程當然不知道。小滿覺得突如其來的主意不壞,能讓這城裏人看看自己另一種能耐了。

  “你等了,我一會就來,就一會。”小滿說。

  “你別動啊,你千萬不要亂動,我就來!”他說。說著,拿了把刀跳進林子裏,

  果然,不多久小滿就扛了一捆柴草走出來。

  “你弄柴?”

  “你看你說柴,這綠生生的東西能當柴?”

  “他們也在那邊砍樹?”

  “你別管,一時半刻弄不完。”

  “我怕天不早了。”

  “天黑了天黑了,那沒辦法,天黑前能過去算不錯,誰知道路上會有這麽個事?你別想那事了,明天午飯前能到鎖陽。”

  汪鯉程想,我不想了,想也沒用。

  小滿開始忙起來。他剝著一種樹條的皮,然後用刀刮著,刮出白白的麻似的東西來。

  “這是剝皮樹,我們鄉下用它來搓繩。”小滿說。

  小滿又理那些草。

  “這是‘鬼叫愁’草,牛吃不得,吃了漲肚子死,這草毒哩,可它韌性好,也能搓出好繩來。”

  小滿把樹皮和草絲都揉成細繩,然後開始編織工作。汪鯉程在一邊看得眼花繚亂,直到這時候他仍然不知道小滿在幹什麽。看去小滿像在編一個玩物,那像一條魚又不是魚。他沒和鞋連起來。

  不多會,小滿把一隻草鞋做好了,他拎著那鞋,說:“你看,這就是鞋,草鞋。”

  他看見那城裏男人眼瞪著老大,凝神看著那隻鞋。

  “這是鞋,有這種鞋?”那男人說。

  這讓小滿很得意,他把什麽都忘了,光顧了得意,他一得意臉上就掛著那種笑,出發後不久,那種笑就沒上過他的臉了,現在他終於笑了起來。

  “你沒聽說過草鞋?”

  “這就是草鞋?”

  “草鞋有很多種,不光是禾草做的,麻也能做廢綿絲也能做,還有這些剝皮樹鬼見愁草什麽的也能做。”

  “哦嗬哦嗬!”

  小滿正想接著做另一隻鞋,突然,他臉上的笑凝住了,攸忽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驚恐重又爬到他的臉上。他一撤手,那隻鞋掉在地上。

  “怎麽了?!”

  小滿沒聽到那城裏人這三個字,他耳裏又塞滿了那種異響,他沒聽到別的。

  “哎哎!你怎麽了?!”

  他感到有人捏住他的肩膀,狠命搖著他。捏他的是那男人。

  “我說出來你們又不信。”小滿說。

  “你說!”

  “我聽到林子那邊有動靜,像是有人在什麽地方往這邊瞄。”

  “是雷下他們吧。”

  “不對,他們在那邊,你看他們在那邊。”

  得孝和雷下已經把要的所要的東西弄來了,他們在那忙著。

  小滿又抖顫起來,他努力想使自己不那麽,可做不到,恐懼像一些蟲蟲,直往他心裏爬,趕也趕不走。

  後來,他就聽到得孝他們在喊他了,得孝一喊,他就覺得好些了。他拔腿往那邊跑去。

  汪鯉程撿起那隻草鞋,他往四下裏看了看,搖了搖頭……

  奇特的過河辦法

  得孝和雷下弄來幾根長藤。

  他們說他們在林子裏找了好久才找到這麽幾根,他們笑著,他們說有辦法了有辦法了有了這東西就能過到對麵去。

  他們興致勃勃地做跨越激流的準備。

  汪鯉程還是插不上手,他站在那看三個伢忙碌。小滿與前判若兩人,他蔫蔫的,隻機械地做著雷下吩咐他做的那些事。雷下在林子裏找來根樹杈,看得出他花了些功夫,那根樹杈曲裏八拐的,雷下把它牢牢地綁在長藤的一頭。得孝則在專注地纏著那些藤,他把三根長藤纏在一起,仔細地檢查它們的牢度。

  “得找個合適的地方。”得孝說。

  他們沿著溪邊走了很長一截路,才選準一個地方。在汪鯉程看來那地方最不理想,他沒想到他們偏偏會選中那裏。那是個險地方,兩邊都是懸崖,隔了一條激流對峙。對麵的那座崖,陡且不說,還似乎向這邊傾斜,像是隨時要塌倒下來一樣。

  他想說點什麽表達自己的疑問,但沒出聲,他想這些鄉下男孩這麽做總歸有道理,他想他一出聲說不定又要叫他們笑話。

  事情果然是那樣。他看見雷下攜了那根藤索開始攀崖,爬到相應高處他把那藤索朝對麵那崖拋去。藤索那頭係著那曲裏八拐的樹杈。雷下大概想讓那樹杈勾住對麵某棵崖鬆,但試了幾回都沒成功。汪鯉程好奇地看著雷下做著那一切。他現在有點明白了,他想他們要把藤索牽到那邊,他想他們是要借助那藤索越過激流。

  雷下終於讓那樹杈勾住了一棵岩鬆。

  “行了!”雷下回到大家身邊。

  得孝說:“牢靠嗎?”

  雷下說:“別說一個人,一頭牛都吊得起。”

  得孝說:“這就好,天就要黑了,我們趕快,我先來吧。”

  雷下說:“還是我來吧。”

  得孝說:“你小心點!”然後得孝又將一根細細長長的藤蔓拴在那藤索的末端。

  雷下雙手握緊了那根藤索,笑了一下,他似乎很樂意做那種事,他好像把那當遊戲似的。雷下扯著藤索跑了幾步,然後腳尖一踮,身子就懸了起來。那時汪鯉程終於知道這些鄉下男孩過澗的辦法了,他看見雷下像隻鳥一樣,忽一下蕩了過去。然後,又像一隻壁虎貼在對岸那陡峭的石崖上,然後那麽小心地往平坦處一點一點蠕動著身子。

  得孝扯著那根細藤,把那藤索又拉了過來。

  “小滿,該你了。”得孝說。

  小滿也扯了那藤索,攸地蕩了過去。小滿握住藤索那會汪鯉程還有些擔心,他以為小滿會猶疑,又擔心小滿那陰沉的神情讓他失手,但他想錯了,小滿也那麽忽一下到了對麵。他甚至看見小滿蕩越激流時還沒忘了把那些樹皮和草係在腰間,那隻草鞋吊在他的P股後麵,這些他們在執行部專門訓練過,而且山裏伢從小就把越澗翻崖的勾當當作遊戲玩耍。這些都不算個啥,這些都難不倒得孝他們。

  “該你了。”得孝對汪鯉程說。

  汪鯉程也那麽握緊了藤索,可得孝攔住了他。

  得孝說:“慢著。”

  得孝說:“我得給你加根繩。”

  得孝在汪鯉程腰間纏了根藤,然後把那藤緊緊係在藤索上。汪鯉程知道得孝在自己腰間弄的是那種叫保險繩的東西,他說:“沒這必要,我過去也弄過這玩藝。”他沒說錯,過去在碼頭上他也蕩過纜,有時候沒船幫碼頭上那些夥計都要憑借繩纜蕩到船上去。

  “都快到鎖陽了,不要在這地方出點事。”得孝說。

  “我看算了,我蕩過這東西。”汪鯉程說。

  得孝沒理他,得孝還是把那根做保險索長藤給汪鯉程係上了。

  汪鯉程想:係吧係吧,一會你們就知道這是多餘。

  他想,這還不容易?關鍵是膽量。再說他這麽個人還不如幾個鄉下孩子?於是他想也沒多想也像雷下小滿那樣,抓牢藤索跑了幾步,一踮腳人就懸了起來往對岸飛去。那一瞬間他也照雷下和小滿的樣子一手抓牢藤索,另一隻手伸過去抓住一棵樹,把身子穩住,然後一點一點往平坦地方挪。但事情沒像他想的那樣,他是抓住那株崖鬆了,可是他沒緩住那股衝力。人那麽蕩過那段距離有一股衝力,腳挨到崖壁時要使點技巧,軟曲了點一下崖麵。但汪鯉程沒那麽,他腳繃得直直像一截木頭般撞向崖石,硬硬的東西撞到岩石上當然就有反彈。

  情形不太妙,情形很不妙。那股彈力將他抓著的那根鬆枝弄折了。他不由地一慌,握藤索的那隻手本來就有些吃力,那一瞬間竟鬆了開來。要不是那根“保險”,他真的就掉進激流裏去了。

  他像個什麽東西尷尬地懸在那,還晃蕩著。他往下看了一眼,激流白生生的就在離他腳板一尺多的地方,細碎的浪花甚至跳到了他的腳上,他感覺到半截小腿全濕漬漬。他覺得腳步脖子涼沁沁的,其實不涼,可他覺得小腿成了兩截冰。他就那麽想的,那一刻,他看那浪花都已經不是浪花了,是些白白的牙齒。他想他要是掉下去就會被那些牙齒咬成肉末末。

  他沒掉下去。

  雷下眼疾手快,趁著汪鯉程晃蕩的刹那抓住了他的手。雷下說:“哎哎!你把手伸過來。”汪鯉程就把手伸了過來,雷下很穩地抓住了。

  “你別慌,你抓穩了。沒事的。”雷下說。

  小滿也說:“沒事沒事。”

  他朝兩個男孩笑了一下,不知是表達感激還是要掩蓋尷尬,反正他笑了一下,他自己也覺得很那個,那麽個時間竟然能想到笑。

  他們把他拉到崖邊,教他抓住崖鬆,教他往岩石縫隙裏下腳,然後慢慢地挪步。

  然後就到那塊平地方了。

  現在隻剩下得孝了。得孝一直在對岸急得跳手跳腳得喊著,可激流聲轟響如雷,根本聽不到得孝喊些什麽。現在他不喊了,他準備過來。

  他沒廢什麽勁就到了這邊。等得孝蕩過來時,天眼見要黑下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