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拳拳之心祭祖陵

孟西安

1986年6月5日清晨,三輛大客車急駛在西安通往黃陵縣的公路上,車內乘坐的是33位參加西安交大建校90周年暨遷校30周年活動的香港和海外的校友以及他們的夫人、子女。

黃陵,軒轅黃帝的寢陵所在地。凡我中華子孫,誰不以能來謁拜自己的祖先為幸!

“此是電磁始祖心”

車內,一位85歲高齡的老教授,扶著老花鏡,凝望著窗外的景色:金色的麥浪、青翠的樹林、逶迤的山巒。這位20年代的交大畢業生是專程遠涉重洋從美國趕到西安參加校慶的。當他知道黃帝陵離西安城隻有200公裏時,不顧年老體邁,加入了祭掃黃帝陵的隊伍。他說這次機會太難得了,身為炎黃子孫,哪有不謁拜自己的始祖之理?

傳說軒轅黃帝造出了指南車,而指南車的原理就是用上了磁,當老先生看到沿途連綿山巒上高聳藍天的高壓電線塔時,不禁即興賦詩一首:“軒轅黃帝創指南,此是電磁始祖心;鐵塔而今輸萬千,農工溥利感戴深。”他激動地說,軒轅黃帝不僅是中華民族的始祖,也是科學文化的始祖,我們這些在海外的交大校友要為發展科學、振興中華共耘同耕。

黃帝子孫同氣連根

經過近5小時的行駛,汽車停在黃陵縣橋山半山腰上,交大校友們拾階而上。沿途翠柏藍天,據說有8萬多株,曆代人們隻植不伐,以示對始祖的崇敬和虔誠。

登完了225個石階,路經“文武官員至此下馬”石碑,校友們見到了渴望已久的華夏始祖的黃陵墓。寢陵位於橋山之巔,沮水環繞山麓,一派肅穆氣氛。

下午1點半,祭掃黃帝陵典禮開始了。主祭人是八旬高齡的交大校務委員會副主任蘇莊。他首先代表前來祭祖的校友們,向人文初祖黃帝三鞠躬,並向黃帝陵敬獻了由鮮花翠柏編成的花籃。隨後他恭讀祭文:滔滔黃河,九曲東流。立國迄今,五千春冬。人文始祖,功若日懸。今我華夏,再次飛騰。展四化之宏圖,熠熠煌煌……凡我華裔,黃帝子孫;或居河淮南北,俱是一脈賡續;或處台港五洲,皆乃同氣連根。……聽著祭文的香港、海外校友,有的眼睛濕潤了,有的禁不住邁步祭台,向黃帝陵深深鞠躬。許多人作了感人肺腑的即興發言。美國賓州大學教授顧毓、美國威斯康辛——梅迪森大學教授吳賢銘相繼登台,說明軒轅黃帝還是土木、交通和機械的始祖。因為“軒轅”二字是“車”旁,車是離不開齒輪的。美國馬裏蘭大學教授淩宏璋說:“黃帝是中華民族最早的發明家,他做衣冠、造舟車、務蠶桑、創醫學,開創了中華文明,是中華民族的驕傲!”美洲交大校友會會長楊天一,祖籍江蘇海門。他認為黃帝是中華民族生命之源,自己的根在中國。他曾四次回大陸探親訪友。這次,他特意又領著女兒楊萍回國,前來祭掃黃帝陵。他說:“我們能有機會回國拜祖尋根,十分榮幸。這次我帶女兒來,就是要讓她牢記自己是炎黃子孫,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祖國!”

踏著祖先腳印前進

謁拜了黃陵,步入軒轅廟。廟內十餘龐然古柏,鬱鬱蒼蒼,巍然挺拔。它們舒展著虯勁的枝丫,好像在召喚遠方遊子的歸來。

入門左側一株古柏,高58尺,下圍31尺。諺雲:“七摟八拃半,疙裏疙瘩不上算。”可知其徑圍之大。相傳此柏已五千多歲,係黃帝當年親手所植,堪稱群柏之冠。

巨柏濃蔭下,隻見一對年過半百夫婦,仰望虯枝粗幹在凝神徘徊。他們是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華人教授肖之雋和袁昭穎博士。他倆生於北京,40年代赴美攻讀,取得優異成績。1979年以來,他們為了中美兩國人民和兩國高校之間的友誼與合作,不辭辛勞,多次奔波大洋兩岸,為架起友誼之橋作出了貢獻,先後促使了美國明尼蘇達州和中國陝西省建立了姊妹州省關係,促成了明尼蘇達大學與西安交大、上海交大、清華、北大等10餘所大學達成校際間友好來往關係。這次夫婦倆回國朝拜先祖,站在巨柏之前,尤感華夏曆史之悠悠,人生年華之匆匆。肖之雋說,時間對我們中華民族來說太寶貴了!我們每個中國人隻有爭分奪秒、努力工作,才能無愧於先宗列祖!袁昭穎說,這些年,我們能為中美人民之間的合作與友誼盡一份力量,感到很有意義,算沒白活!他告訴記者,在海外的華人學生,學習都很刻苦,一般學習成績也比外國學生好,沒有給咱們民族丟臉。特別使他感到欣慰的是,來自大陸和台灣的學生相處得十分融洽,祖國統一,中華振興,已是大勢所趨。

往廟內走去,留在石板上的黃帝腳印,引起了他們夫婦的興趣。隻見這雙寬闊的腳印鐫刻在1米見方的青石上。相傳黃帝出外巡察時光著雙腳,有人根據他留在河灘膠泥上的腳印,做了一雙靴子。後來黃帝乘龍升天時,臣民們緊緊拽住他的衣襟和靴子不放,把衣襟和靴子揭了下來,埋在橋山之上。後人為了紀念黃帝,每逢清明,都要照黃帝的腳印大小做一雙高筒靴子,拿到陵前,擔心黃帝在天宮沒有靴子穿。為了避免黃帝腳印失傳,不知哪朝哪代,有人把黃帝的腳印刻在青石之上。聽了這美妙的傳說,肖之雋夫婦相繼站在石印上比試了一番。肖教授高興地說:“喲,祖先的腳印比我的腳長一倍!”袁博士望著丈夫,會意地說:“我們祖先偉大,邁的是巨人步伐。我們這些炎黃子孫,可要沿著祖先的腳印前進喲!”

交大海外校友祭黃帝陵文

西安交通大學於公元1986年6月5日慶祝建校90、遷校30周年之期,派遣校務委員會副主任蘇莊為祭黃陵的主祭人。祭文雲:

維公元1986年6月5日,西安交通大學暨來自香港和海外的校友,僅以鮮花雅樂之儀,致祭於我中華民族始祖軒轅黃帝之陵曰:

滔滔黃帝,九曲東流。時值校慶,恭謁橋陵。緬懷始祖,開創文明。立國迄今,五千春冬。恩及九州,光照宇寰。人文始祖,功若日懸。今我華夏,再次飛騰;強國富民,眾誌成城;興改革之春風,浩浩蕩蕩,展四化之宏圖,熠熠煌煌;內則活躍經濟,國力昭蘇,民生日臻康阜;外則實行開放,文化交流,科技載駸播揚;舉賢任能,全麵開創新局麵;立法備章,建設高度新文明,獨立自主,國際地位日高;自強不息,民族精神發揚。凡我華裔,黃帝子孫;或居河淮南北,俱是一脈賡續;或處台港五洲,皆乃同氣連根。明月尚有圓時,家園豈可久分?統一大業,人心切盼;振興中華,遊子心願。億兆一心,聯袂奮起;同耘同耕,祖國昌盛。繼往開來,光我祖先;泱泱民族,屹立如山!大哉軒轅,人文初祖,萬代千秋,永垂不朽!尚饗!

祭掃黃陵 呼籲統一

1987年清明時節,春風送暖,海內外5000多同胞,在陝西省黃陵縣橋山之巔隆重舉行公祭華夏先祖軒轅黃帝的儀式。

專程趕來的30位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僑胞,在黃帝陵前獻上精製的花籃和鐫刻著“四海歸黃”的金字橫匾。

一大早,鄉親們便扶老攜幼,翻溝越嶺,從四麵八方帶著連夜趕製的各種供品,向橋山匯聚。上午9時,公祭儀式在典雅肅穆的古樂聲中開始,來自省內外,海內外的各界代表敬獻了花籃。

當地群眾按照傳統的民間祭掃禮儀,恭恭敬敬地奉獻一盆盆精製的麵食供品,把一杯杯當地釀造的美酒澆灑在陵前。

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武連元專程前來參加祭掃活動。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連璧恭讀了祭文。

海內外各界人士佇立在黃帝陵前,謁拜於黃帝廟內,思緒萬千。民革陝西省委副主委、西安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高淩雲說:“50年前在國難當頭的危急形勢下,國共兩黨摒棄前嫌,團結抗日,首次來黃陵共同祭祖;如今時逢盛世,國運昌隆,更應攜手合作,共興華夏,以告慰於先祖之靈。”

年過六旬的比利時華僑聯合會主席黃潮普,這次應邀前來參加祭陵盛典。他為了讓出生於異邦的子女不忘自己是黃帝子孫,特地偕同夫人及全家7口前來拜祖尋根。出生在陝西的香港建秦貿易公司總經理董健,帶著父親從台灣寄給他的奔馬圖敬獻於黃帝陵前。

四海歸黃

天下第一陵——軒轅黃帝陵,從古至今,為世世代代炎黃子孫尊崇拜謁之地。於右任先生說:“自古以來,每歲之春,掃祭黃陵,唯我民族獨有之禮。”年年祭掃,歲歲封塋,在我國已代代相沿成習。

1987年清明節,海內外炎黃子孫懷著崇高的民族意識和民族感情,從五湖四海,從大洋彼岸,從世界各地來到陝西黃陵縣古柏參天的橋山之巔,尋根問祖,祭掃拜謁……

霽雨初晴,大地濕潤清新。上午9時,祭陵儀式在肅穆典雅的古樂聲中開始。這古樂是陝西省古典樂團專門為祭陵譜曲演奏的。悠揚的樂聲回蕩在蒼柏叢中,激蕩在人們的心頭。佇立在黃帝陵前的5000名海內外同胞代表深深地向黃帝陵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陝西省和延安地區、黃陵縣等有關部門敬獻了花籃。這之後,民間參拜儀式開始。一位當地白髯拂胸的老人和一位銀發健朗的老大娘,領著一對男女兒童,手捧供饃、美酒等,敬獻於陵前。在灼灼的燭光和陣陣樂聲中,老人滿斟一杯美酒,輕輕澆灑在陵前,以示對先祖的崇敬和祝願。供桌上擺著用白麵蒸做的插花大饃和兩對獅子、老虎饃,造型古樸精美,使攝影記者們大感興趣,連連按下快門。這天也是黃陵縣人民的盛大節日。家家夜以繼日地編製花籃、蒸做插花麵食供品。當地婦女都有一手做供饃的絕藝。揭開蒙在供籃上的白毛巾,隻見各種花饃絢麗多彩:金龍、玉鳳、牡丹、飛燕……令人目不暇接。從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回國的荊允毅教授,親眼目睹國內同胞對祖先崇敬之情,雙眼濕潤了。他感慨地說:“孝敬祖先,孝敬老人,是我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特有的傳統美德。我久居海外,深知人情之薄。英語裏就沒有這個‘孝’字啊!”祭陵開始後,當荊允毅教授將一塊鐫刻著“四海歸黃”的金字橫匾敬獻於陵前時,在場的人們個個心潮翻滾:這四個字,多麽真切地表達了炎黃子孫敬祖愛國的拳拳之心啊!僑居新加坡的翁惠華女士心情格外激動。她說:“今天,我像女兒回到了娘家一樣高興。我們這些海外兒女,要為母親做點貢獻才對。現在,我的兒子正在西安利用外資合營興建一座‘絲綢之路賓館’,我要鼓勵他把這件事辦好!”

年過六旬的比利時華僑聯合會主席黃潮普,全家7口前來謁陵。他仰望著滿目青翠的橋山和遮天蔽日的黃帝手植柏,說:“我是黃帝的子孫,這次回國拜祖,我們的心與祖國貼得更緊了。”來自印尼的著名音樂家黃武殿先生,輕輕哼起了他譜曲的《我漫步在黃帝陵前》:“……我彎腰抓把黃陵前的黃土,珍藏在自己赤誠的胸懷,啊,你甘甜的乳汁,你親切的呼喚,飽含著多少慈母的期待!”

今年清明節,也是國共兩黨合作後首次同祭黃帝陵50周年紀念日。在此之前,民國初創,孫中山曾派員致祭黃帝陵,親筆寫了題詞:“中華開國五千年,神州軒轅自古傳。創造指南車,平定蚩尤戰,世界文明,唯有我先。”1937年4月5日清明節,適逢第二次國共合作,兩黨均派要員馳抵黃陵共祭民族始祖。毛澤東親筆寫了祭文。文中“赫赫始祖,吾華肇造”“建此偉業,雄立東方”,對我先祖進行了熱情謳歌;對日寇侵華,“以地事敵,敵欲豈足”“人執笞繩,我為奴辱”予以無情地揭露,同時發出了“頻年苦鬥,備曆險夷,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的誓言和“民族陣線,救國良方”的呼籲。這篇光耀千古的祭文,至今擲地有聲,振聾發聵!1944年,蔣介石親筆寫的“黃帝陵”三字碑,今尚在軒轅廟內妥善保存。

81歲高齡的澳門歸僑總會主席梁披雲,滿麵春風地專程趕來參加祭陵活動。他拄著拐杖,健步登陵,高興地對記者說:“香港、澳門將先後回歸祖國,數百年的殖民統治將宣告結束,作為黃帝子孫怎能不高興?如我祖在天有靈,也會眉開眼笑的。”他深情地遠眺了一眼蒼莽無垠的大地說:“現在港澳和海外一些朋友擔心國內政策會變,我參加全國政協以後,明白了國內的政策是不會改變的。如果說變,隻能越變越好,越變越有利於祖國統一,越有利於華夏振興。我相信,在‘一國兩製’的構想下,台灣遲早也要走上回歸統一之路。到那時,我們的國家將會更強大,我們黃帝子孫將給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台灣同胞、香港觀佳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黃茂雄,當即找到黃陵縣縣長徐勝利,表示要捐贈10萬元人民幣綠化修葺黃帝陵。他說:“這點錢,就算我代表台灣人民,為黃帝陵封塋添把土吧!”

歸去來兮

歸來了,歸來了,他們不遠萬裏,風塵仆仆地歸來了!

戊辰清明,四海歸黃。40多位海外僑胞、港澳台同胞,終於來到中華始祖——軒轅黃帝陵前。步入莽莽的古柏林海,猶如撲進母親的懷抱,登上滿目青翠的橋山,如同來到了曆史的源頭。他們尋根問祖、祭陵謁拜,心潮漾起默默的祝願,目光裏流溢著美好的企盼……

他們祝願民族團結、中華振興。

他們企盼祖國統一,同拜黃陵。

天麻麻亮,一輛白色的麵包汽車,劃破灰蒙蒙的霧靄,駛進黃陵縣城。從車上下來的是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副主席湛兆霖一家6口,同車趕來的還有香港世界國際發展集團董事、總經理程萬琦先生,他看到自己捐款恭修的軒轅黃帝巨幅石雕像已經安置於軒轅廟正堂的時候,不禁心潮滾滾,思緒萬千。他對記者說:“從古到今,凡是中國人,不論流落異國他鄉或者浪跡天涯海角,都不會忘記自己是黃帝的子孫。孝敬祖先,祭掃黃陵,是我民族獨有之禮。我們期待著有朝一日圓月高懸照九州,海峽兩岸親人共祭祖!”

在新修的碑廊上,記者們把來自香港的台胞黃茂雄先生圍了起來。黃先生上次來黃陵祭陵時,主動找到黃陵縣長,表示捐贈10萬元人民幣修葺黃帝陵。這碑廊,就是用他的捐款修建的。他說:“大陸的大門已經敞開,我每年都要回來看看:可是台灣的大門才開了個縫,我還是回不去啊!在台灣,我還有弟弟、妹妹等親人,我日夜思念他們;大陸還有近3萬台胞在盼望著回台灣探親啊!炎黃子孫情同手足,願台灣當局早日拆除藩籬,讓親人思念之淚莫再流,舉杯同飲合歡酒!”

“咦,他怎麽那麽麵熟?他不是去年清明來黃陵祭祖的香港建秦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董健先生嗎?”一點不錯,正是他。就是他,去年把在台灣的父親、“國大代表”羅甸服親筆畫的奔馬圖敬獻於黃帝陵前;今年,他又受父親的囑托,將父親書寫的“黃帝始祖,人類根源”的條幅敬獻於黃陵。他望著橋山,深情地說:“我年邁的父親,每年清明都隔海遙望黃帝陵叩拜。他說,思母報恩,思祖報國,是中國人的美德。我期望著和父親一起高香明燭,同拜黃帝陵這一天。”

此時,隻見一位濃眉闊麵、身體敦厚的老人,和一位身著紅裝的年輕女士在向黃帝陵朝拜。他們就是馮玉祥將軍之子、美國泰山工業公司總裁馮宏誌和外甥女穀維貞。馮先生望著潮水般的謁陵鄉親,心潮一陣湧動,雙眼不禁濕潤了。為了祖國早日統一,老人曾兩次給蔣經國寫信,勸他當機立斷,在生前實現祖國統一,以告慰先祖在天之靈。1987年夏天,馮先生回國參加“七七”事變50周年紀念活動,特意到浙江溪口蔣經國生母墳上捧回三把土帶回。8月份,他將墳土、照片附上他的信寄給蔣經國,希望蔣經國見物思人、見土思鄉、早除介蒂,實現祖國統一,以實現他為母親掃墓,將父親棺木運回紫霞湖安葬(蔣介石生前看中的墳地)的夙願,否則,上對不起祖宗,下對不起子孫。9月16日,蔣經國采取了鬆動政策,宣布由一個五人工作小組就開放大陸探親方案進行審議,11月2日做出部分在台人員可以回大陸探親的決定。最近,馮先生看到台灣當局政策又有所放寬,在百忙之中專程來黃陵祭祖。他興奮地說:“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丟,海峽兩岸黃帝子孫再不能分疆而治,形同敵國了!祖國統一大勢所趨,翹首可望!”談到這裏,馮先生突然眉頭一皺,說:“現在台灣的一些老兵,生活拮據,回國有困難,我想大陸可以派輪船到台灣接送他們免費回國探親。我想,台灣當局沒有理由加以拒絕。”他還建議,不僅大陸的動物(如熊貓)可以送到台灣交換,而且祖宗留下的文物,如秦始皇兵馬俑、法門寺地宮珍寶,也可以選出點送到台灣展出啊!為什麽國寶兵馬俑可以到外國去展出,而不能到自己的國土台灣去展出呢!

祭陵後,海外遊子們揮鍁、澆水,栽下了一棵棵護陵幼柏。他們乘車下山,在途中侃侃而談。一排小汽車在蜿蜒的山路上飛駛著。突然馮宏誌先生說:“看,盡是外國車。”他認為,為什麽不省下錢支援像黃陵縣這樣的窮困地區呢?要關心、支持民族汽車工業的發展,不要亂花錢。

“我們在海外的中國人,無不希望祖國強大!”來自大洋彼岸的聯合國人口活動基金會一級專員潘君密接上了話茬,“我在國外看到中國原子彈、氫彈發射成功的消息後,激動地流下了眼淚。”這次回國謁祭黃帝陵,恰逢北京召開盛會,代表和委員們的一言一行,國內政策的一舉一動,都牽連著他的心。在汽車上,他也禁不住發表自己的意見:“為了促使祖國早日統一,希望政府在做好台灣上層工作的同時,把著眼點放在台灣人民身上,對於‘台獨’也要區別對待,除了個別頑固分子之外,對於一般‘台獨’分子,也要做好分化、團結和爭取工作。”他建議,在福建沿海,比如廈門附近,可以設立台灣經濟特區,讓歸國的台胞去管理,並借此加強與台灣或來往台灣的船隻、漁民的聯係和交往……

他的這番話,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你的建議有新意,看來,旁觀者清啊!”大夥說。

“哪裏!我可不是旁觀者!我下一步就要回國定居,在有生之年,為祖國盡點綿薄之力!”

潘君密先生的話,道出了海外遊子的共同心願。

再見了,朝思暮想的黃陵!再見了,祖輩生息繁衍的土地!海外遊子們手捧一把橋山黃土,采擷一片黃陵翠柏,登上揮別的汽車。他們帶走了一懷眷戀深情,留下了串串愛的足跡,走遠了,走遠了……

祭黃陵 話文明

戊辰清明,天麻麻亮,黃陵縣靜謐沉睡的橋山被春風催醒,千年古柏伸出的枝丫在微風中擺動,好像在召喚遠方遊子的歸來。

前來拜祖謁陵的海外僑胞、港澳台同胞,懷著對中華始祖黃帝的仰慕之情,踏上登陵祭祖的汽車。

真巧,記者恰恰坐在兩位全國政協委員中間:左邊是香港亞洲電視有限公司董事長邱德根,右邊是著名電影演員夏夢。

汽車徐徐啟動,車上侃侃而談。

“祭陵的人真多呀!”夏夢扶了扶褐色的眼鏡,透過霧靄,深情地望著滿目青翠的柏林和如潮般的人流,喃喃自語,“敬孝先輩祖宗,是我們中華民族經久不衰的美德呀!”

“你們二位特意從北京趕來的吧?”記者問。

“是的,我們正在北京參加全國政協七屆一次會議。”夏夢說:“我倆是專門請假趕來祭掃黃帝陵的!”

“作為炎黃子孫,身居海外,那能忘記祖宗!今天能親自祭陵,總算盡了一份孝心,了卻一樁心意。”邱德根說。

聽說他們從北京政協會上趕來,車上的人紛紛向他倆投以探詢的目光:“全國政協會開得如何?”

“會開得很好啊!民主氣氛比前幾次會濃得多了。會上,我們港澳組很活躍!”夏夢笑著說:“人代會上選舉,有人讚同,有人反對,有人棄權;政協會發言,慷慨陳詞,有啥說啥,不像過去千人一口,眾人一麵,上下一律了。代表和委員來開會,也不像過去‘通過報告拍拍手,選舉表決舉舉手,領導接見握握手’,現在拍手舉手,都要先思索一下哩!”

“可不是,現在是建國以來最民主、最開明的時候,這種好局麵可再也不能反複了。”邱德根接著說:“炎黃子孫,同氣連根,都希望祖國繁榮民主,文明昌盛。實際上,民主也是一種極大的文明!”

汽車沿著蜿蜒的山路,緩緩盤旋而上。

“說起文明,我們祖國已有五千年的文明史了。軒轅黃帝是我們文明古國的奠基人,孫中山先生在祭陵詩中說‘世界文明,唯有我先’。可是,今天我們卻感到文明的風氣日漸淡薄了,有些不孝子孫丟掉了我們民族的禮儀、孝祖、崇儉等傳統美德,實在令人擔憂。”夏夢說到這裏,臉上似乎浮起一層愁雲,“這次回到國內,走到街上,看到有人隨地吐痰,公用電話亭被人損壞,廁所髒得不能涉足,連一些賓館、商店裏的服務員和營業員也打起了官腔……這些不文明行為,真有愧於祖宗!”

“有人說,這些不文明行為,是實行開放政策造成的,你如何理解?”

聽到這話,夏夢笑了:“這話不對,開放與不文明現象並沒有必然聯係,應該說,實行開放,有助於促進兩個文明建設,國外的先進技術、管理吸收進來有什麽不好?國外講衛生,不隨地吐痰等好的文明行為讓我們學學又有什麽不對?當然,國外也不是一切都好。門窗打開,新鮮空氣和汙濁空氣都可能進來,關鍵我們要擇善而取。現在出現一些不文明行為,主要是文明道德和文化教育趕不上開放的步伐。”

“關鍵是提高國民的素質,”邱德根認為,“國家應當十分重視教育,應當在這方麵舍得花錢。人的素質提高,要重視豐富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我感到國內業餘文化生活單調,這種狀況要改變。這些年,電影、電視有了發展,說明政策放寬,就會有起色。”

“昨晚,我們看了西影拍的新影片《紅高粱》,我很喜歡這部影片。”夏夢談起電影,似乎話如泉湧,“過去國內電影對白太長,囉裏囉唆講故事;而《紅高粱》卻以影像為主,畫麵很美,發揮了電影藝術的特色,這是繼影片《黃土地》之後的又一大的突破,看了這部電影,我感到影片既有濃鬱的民族特色,又有國外好的藝術表現手法,我想,這也是開放政策的產物吧!但我也希望國內電影和電視多拍、多播放一些倡導文明、宣傳人類美德的節目或廣告。”

“現在,電視上增加了一個新節目,叫‘廣而告之’……”記者說。

“這是我在一次全國政協會上建議的,沒想到被采納了。”夏夢高興地說:“但願這次全國人大、政協會議上的好建議,也不落空!”

汽車在軒轅廟前嘎然而止。夏夢和邱德根欣然下車,款款向黃帝陵走去……

重陽盛會 萬人祭祖

“九九”重陽節,傳說是黃帝乘龍升天的日子。1989年重陽節,從清晨起,黃陵方圓數百裏,成千上萬的群眾,就扶老攜幼,帶著供品,翻山越嶺匯集到橋山腳下。前來謁陵的還有數百名從北京、西安、河南、延安等地專程趕來的專家、教授、知名人士和各界代表。

台灣中華民族子孫黃陵祭祖代表團團長王道循先生、台灣蓬萊普陀山開山住持釋聖明法師及台灣文化、企業界知名人士44人,也專程趕來參加這一民間祭奠盛會。

“萬裏尋根古柏千叢迎赤子,億民戴德心香一炷祭黃陵。”來自海峽兩岸的同胞,沿著160麵杏黃火牙黑龍旗夾道的山路,拾階而上,肅立在香火繚繞的黃帝陵前。上午10時,祭陵儀式在莊嚴肅穆的氣氛中開始。擊鼓鳴鍾,古樂齊奏,黃陵民眾將牛、羊、豬三牲和各種精製的供品,敬獻在陵前供桌上,黃陵各界群眾和團體以及為化解海峽兩岸“心緒”,積極倡導和組織台灣同胞前來黃陵祭祖的釋聖明法師等敬獻了花籃。

祭奠儀式結束後,台灣同胞在黃帝陵四周栽下一棵棵長青鬆柏,並拜謁了軒轅廟;聽取了黃陵縣關於黃帝陵保護發展規劃,黃陵縣風景名勝區發展設想以及黃陵古柏保護等情況介紹。王道循先生還向海外炎黃子孫發出了“籌集資金,修建黃陵公園”的倡議。

緬懷始祖功德 籌建黃陵碑林

為了鼓勵炎黃子孫緬懷始祖功德,激發振興中華的愛國熱情,陝西省決定在黃陵縣興建黃陵碑林。

黃陵碑林是規劃中的以陵廟、碑林、公園三位一體的綜合旅遊中心的一部分。近期先搞1000塊可保存千年的青石刻字立碑。碑文主要內容有:黃帝功德記、曆代祭文、黃帝《內經》,曆代詩人詠黃帝陵的詩、詞、文、賦以及當代政治家、著名學者、專家、書法家、海外僑胞祭陵的題詞、詩賦等。

興建黃陵碑林的資金主要靠海內外炎黃子孫募捐。今年重陽節,黃陵縣委發起興建黃陵碑林倡議之後,延安地區及黃陵縣的幹部職工和群眾已率先捐款165000多元。

選自《黃土地的文明》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作者簡介:

孟西安,1945年6月16日出生於西安。1968年12月畢業於西北大學中文係。曾任《人民日報》陝西記者站站長、《人民日報》社西北聯合黨支部書記、陝西省政協委員、西北大學等院校兼職教授。在《人民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作品5000餘篇,有50多篇作品獲全國、省部級好新聞獎。出版有《黃土地的文明》《走出關中》《郭秀明》等書籍。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