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六節 騎兵團(1)

  趙大刀終於見到棗紅馬,仿佛見到了闊別多年的戰友。棗紅馬是他崢嶸歲月的見證人,他摟著馬的脖子,眼淚就流下來了,棗紅馬也認出了他,把頭偎在他的懷裏,似乎又嗅到了硝煙的氣味,它亢奮地嘯叫一聲,人和馬就融在了一體。

  此時的趙大刀騎兵團五連飼養班的戰士,他站在隊列中,樣子有些奇怪。身邊都是些十八九、二十歲左右的戰士,他卻是名四十歲的老兵,年齡和騎兵團的團長差不多大。雖然又一次入伍,班裏的兵們都喊他趙老兵。趙大刀人還沒有到連隊,人們已經知道他這個人了,說是紅軍長征時的連長,現在又來當兵了。兵們的眼神裏充滿敬畏,趙大刀就很害羞的樣子,有些靦腆地說:我是新兵,以後還希望多多幫助。

  不管是新兵還是老兵,總之趙大刀又一次走進了熟悉的軍營,又聽到了熟悉的軍號聲,他的心裏踏實了。他和五連的士兵一樣,每天出操、訓練,更多的時候還要精心照料那些戰馬。這些戰馬大部分都有著光榮的履曆,有的經曆過抗日戰爭,最差的也參加過解放戰爭。馬的資曆比許多新戰士還要老呢。於是,兵們就精心地喂養著這些功臣,等待有朝一日,人和馬再一次衝鋒陷陣。

  趙大刀是飼養班的戰士,他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去接觸戰馬,當然接觸最多的還是那匹棗紅馬。

  更多的時候,人和馬相向而立,他們呆定地凝視著對方,在對方的身上體會到了白雲蒼狗的日子。逝去的流金歲月,又點點滴滴地回到了趙大刀的身上,忍不住時,他就和棗紅馬絮叨上一陣。

  他說:夥計,咱們是在陝北認識的,十幾年了,夥計你老了。

  馬凝視著他,那眼神似乎在說:夥計,你也不年輕了。

  他再說:夥計啊,那會兒陝北的天是多麽藍呀。

  他的眼前又出現了陝北的梁梁峁峁,趙果立在風中,等待著他一次次地走近――馬蹄聲攪碎了夢般的寧靜,馬起義騎著戰馬飛馳而來――眼前的一切,如煙似霧地飄去。

  想到這兒,趙大刀的心就有些疼,他伸出手去撫馬的脖子,馬順勢把頭偎在他的懷裏,用舌頭去舔他的手,癢癢的,濕濕的,趙大刀的心裏就多了份感動。

  他又說了:夥計,咱們又到一起了,下次再打仗,你還能跑嗎?

  馬望著他,眼神是堅定的,仿佛在說:別看我老了,關鍵時刻還能打一陣子衝鋒哩。

  他拍了拍馬,唏噓著:夥計,你老了,毛都沒有以前鮮亮了。你是個老兵,我也是個老兵,但我還行!衝鋒時,隻要給我一把大刀,生生死死的不在話下。

  趙大刀的樣子似喝醉了酒,朦朧著眼睛望著馬,心裏一飄一飄地就飛遠了。

  他想到了李靜、還有轉業後生活的片刻安寧,現在回想起來,在天津生活的幾年時間裏,是他最幸福的時光。可惜的是,他並沒有認為那就是幸福,一心惦記著歸隊,心裏火燒火燎的,幸福的日子就在他的焦灼中溜走了。想到李靜,也就想到了兒子大軍,大軍不認識他,但知道有個爸爸叫趙大刀,是烈士。烈士就是英雄,有這一切也就足夠了。他相信,有朝一日,兒子大軍是會認他這個父親的。有時他又想,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他生命的另一種延續,正在某個地方努力地生長著時,渾身就又充滿了力氣,看到了希望和將來。於是,心底裏就有了盼頭和渴望。

  念想讓趙大刀年輕了許多,走起路來也是有聲有色,仿佛和那些二十歲上下的小夥子們融在了一起。

  很多的時候,他都被班裏的戰士們圍住,聽他講戰爭。班裏的兵大都是新兵,沒參加過戰鬥,對趙大刀和戰爭都是一臉的景仰。趙大刀就平平淡淡地講那些過去的戰事,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情。

  那位唇上茸毛還沒長硬的李連長,有時也來聽,神往的眼神和戰士們一樣。

  一次,他和趙大刀坐在草地上,望著眼前吃草的馬群,談了一次話。

  李連長說:趙老兵,你有點背啊,要是順利的話,你現在當個師長,一點問題也沒有。

  趙大刀淡淡地笑一笑,然後望著遠處道:看跟誰比了,要是和那些犧牲的戰友比,我賺了,賺了一大截哩。

  他又想到了湘江那場阻擊戰,全連的戰士無一幸免地永遠地留在了那裏。這時,他似乎又看見他們站在自己麵前,仿佛在問:連長,你還好嗎?我們想你呀。

  想到這兒,他的眼睛就濕了。

  他覺得對不住那些戰友,他答應過,有機會去看他們,可到現在也沒有去成。以後一定要去看看,去那個無名高地,在他們的墳上捧一把土,坐一會兒,陪他們說說話。

  李連長見趙大刀坐那兒發呆,就說:趙老兵,你不是一般的兵,你和軍長是老戰友,出生入死那麽多年,軍長是不會忘下你的。

  這會兒,他真的很想馬軍長了,軍長是他從軍生涯的見證人,風裏雨裏,槍林彈雨,軍長是看著他一步步走過來的。如果不是深厚的戰友情,就不會有今天的馬大刀,穿上軍裝又成為一名軍人。他始終在心裏感念軍長的恩情。

  趙大刀想念軍長的時候,馬起義也在思念著草原上的趙大刀和棗紅馬。過不了多久,馬起義就會往騎兵團跑上一趟,然後讓趙大刀牽了馬,自己騎著跑上一圈。像當年在陝北一樣,他騎著馬前麵跑,趙大刀在後麵跟著。此時的趙大刀就多了一番叮囑,一邊跑一邊說:軍長,慢點兒,馬老了,人也老了。

  馬起義聽了趙大刀的話,心裏一熱,想起當年趙大刀背著他衝出包圍圈後,累吐血的情景,這馬就騎不下去了。他跳下馬,和趙大刀並了肩往前走去。

  馬起義哽著聲音說:大刀,還好吧?

  趙大刀道:軍長,你放心,隻要讓我聽到軍號聲,我就知足。

  馬起義望著趙大刀,趙大刀一臉憨厚地笑著。

  半晌,馬起義想起什麽似的說:大刀,你老是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啊。你的問題,我還是要向上級反映。

  不用了,軍長,我真的挺好。

  馬起義用力拍了拍趙大刀的肩,輕聲道:別人不信你,我還不信你嗎?

  軍長騎了一會兒馬,說了一會兒話,就走了。軍長是坐著吉普車走的,車比馬快多了,“轟”的一聲就不見影了,趙大刀卻永遠記住了軍長從車窗裏望他的眼神。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