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節 最後的陣地

  馬起義還沒見到趙大刀前,趙大刀還活著的消息便傳遍了全軍。趙大刀被俘後,這個軍經曆了幾次的人員補充,剩下的都是一些新麵孔,很少有人知道趙大刀的名字了。

  在朝鮮戰場上,趙大刀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一直讓馬起義牽掛著。作為軍人,麵對生死是很平常的事情。一次戰役下來,那些熟悉的麵孔不見了,又有一批新鮮麵孔冒出來,軍旗依舊,戰事依舊,戰士們又一次投入到新一輪的戰鬥中。來不及感傷和緬懷,隻有硬下心腸,麵對著新一輪的生死。但趙大刀不同,他在馬起義的心裏太重要了。他一刻也沒有忘記趙大刀,甚至在夢裏,夢裏的趙大刀一邊往這裏走,一邊說:軍長,我回來了,回來看你來了。他一驚,就醒了,然後怔怔地坐在那裏,嘴裏喃喃著:大刀,大刀------

  冥冥中,他覺得說不定哪一天,趙大刀就會出現在他的麵前,就像以前一樣。直到第五次戰役結束,雙方大批交換俘虜,仍見不到趙大刀的影子,馬起義的心涼了,他隻能相信趙大刀已經犧牲了,不得不承認眼前的現實。

  趙大刀還活著的消息,是軍區戰後辦事處通知的。趙果得知趙大刀還活著時,她比任何人都要吃驚。吃驚之餘,眼淚就流了下來,李靜抱著孩子找到她時,是她勸李靜再嫁的,而當初趙大刀和李靜結婚也是她做的媒。這真是一場夢,一場噩夢啊。

  幾天後,趙大刀果真出現在馬起義的麵前。此時的趙大刀,背上沒了大刀,但當年的樣子依舊,一進門,幹淨、利索地給馬起義敬了個軍禮,亮著嗓門說:報告軍長,趙大刀向你報到。

  馬起義一把將趙大刀抱住了,語無倫次地說:大刀,大刀,真的是你,你真的沒犧牲啊?

  兩雙淚眼就長久地凝視著,他們有許多話要說,卻又不知從何說起,隻能無語凝噎。

  許久,趙大刀“哇”的一聲哭出來了,像走失的孩子,重又見到了親人。他哽著聲音說:軍長,我沒家了,以後部隊就是我的家。

  關於戰後對俘虜的處理,軍委和軍區早有規定,一律複員處理。動了感情的馬起義已經不管不顧了:大刀,你回來就好,部隊不要你,我馬起義養活你。

  那天晚上,馬起義把趙大刀領回到家裏。馬津京已經六七歲,馬衛平也滿地跑了,趙大刀一看見兩個孩子,就想起了大軍,眼淚便止不住了,趙果見了也抹開了眼淚。

  馬起義就舉著酒杯說:大刀,過去了就過去了,你是個軍人,把眼淚流到心裏去。軍人是啥,就要硬下心腸往前走,前麵是刀山火海也不眨一下眼睛。

  趙大刀聽了馬起義的話,眼淚果然就止住了。他一口喝了杯中的酒,紅著眼睛說:我以前是軍人,現在還是,以後永遠是。

  馬起義看著麵前的趙大刀,真誠地說:你在我眼裏永遠都是軍人,不管你走到哪裏,去幹什麽。

  兩個人大口地喝著酒,一杯又一杯。

  趙果也在一旁小心地說:大刀哥,咱們從頭再來。

  趙大刀跟著也說了一句:再來。

  說著,又喝光了杯中的酒。

  酒精很快就點燃了趙大刀的激情,他想起了過去,自己走在追趕紅軍隊伍的大山裏,那時他堅信,隻要自己不停腳地往前走,就一定能追趕上隊伍;找到隊伍,也就找到家了。這次,他從濟州島的戰俘營裏一直堅持著這樣的信念,終於回到了祖國。一次又一次,他都是咬著牙堅持了過來,黑暗來了,光明也就要近了。

  馬起義開始了為趙大刀的安置問題奔走呼號,這時的趙大刀就暫住在馬起義的家裏。一軍之長的馬起義依然是忙得焦頭爛額的樣子,趙果作為後勤部的協理員也事無巨細,事必躬親。一早,少將馬起義和少校趙果雙雙出門上班了,家裏就剩下了趙大刀和兩個孩子。兩個孩子原本要上幼兒園的,在趙大刀的堅持下,孩子們留在了家裏。兩個孩子似乎上輩子就和趙大刀有緣,見了趙大刀就親近得不得了,他們舅長舅短地喊著。馬津京纏著趙大刀講打仗的故事,馬衛平則要騎在趙大刀的脖子上高瞻遠矚。趙大刀一邊讓衛平騎在脖子上,一邊給馬津京講打仗的故事,逗得兩個孩子開心不已。講著說著,趙大刀就想起了自己的兒子大軍,人就有些走神。從孩子出生到現在,他隻見過一次,孩子固執地認為自己的爸爸已經犧牲了,成了烈士。想起兒子,趙大刀的鼻子就有些酸,眼圈也紅了起來。

  馬津京搖著他的手說:舅,那後來呢,馬偷回來了嗎?

  趙大刀這才醒過神,心不在焉地把故事講下去。

  晚上,馬起義一進門,趙大刀就去察看他的臉色,他多麽希望能從馬起義的臉上看到自己的命運。

  馬起義知道趙大刀的心情,就安慰道:大刀,你的情況我已經讓政治部向軍區報告了,一有結果我就告訴你。

  趙大刀想說什麽,又不好說,隻是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他隻能期待奇跡發生了。他已經想好了,隻要部隊收留他,讓他幹什麽他都願意。

  馬起義為了趙大刀的事,真是費盡了心思,他先說服了軍黨委的每一位同誌,由黨委形成了一個決議,又由政治部幹部部門向軍區打了報告。報告申請能夠恢複趙大刀被俘前的連級職務,隻有恢複了幹部身份,他才能名正言順地留在部隊。馬起義不放心,又給軍區的幾個老首長打了電話,他在電話裏說:首長,趙大刀這個人我了解,他是一心想在部隊工作,你們就給他這個機會吧。

  他還說:趙大刀我相信他,他要是有什麽問題,我用人頭擔保。

  首長們隻是一句話:你的心情我們理解,趙大刀是被俘人員,軍委有政策,我們研究研究吧。

  沒幾日,軍區政治部門的一份紅頭文件下來了,文件上說,經軍區黨委研究,鑒於趙大刀被俘的經曆(其間經曆無人能證明其清白),組織決定,該同誌不適宜恢複幹部身份、並留部隊,建議在地方安排適宜工作。

  命令就是命令,馬起義拿著那份紅頭文件,頭就低下了。他一想起趙大刀那雙期盼的眼睛,就覺得對不住趙大刀。然而,上級的命令是不可抗拒的。

  那天,他特意打電話,讓趙果早下班一會兒,回家多做幾個菜。

  趙果興奮地問:大刀的事有消息了?

  他在電話裏“嗯”了一聲,便放下了電話。

  趙大刀被請上桌時,以為自己的問題真的解決了,他鄭重地給馬起義敬了一個禮,說:軍長,你是我趙大刀的恩人。

  馬起義的情緒不高,低著頭,歎了口氣說:大刀,我對不住你啊,你的事情我沒辦好。

  趙大刀的心一下子就涼了下來,他的眼淚“唰”的一下流了下來,喃喃著:這麽說,我留不成部隊了?

  兩個孩子見趙大刀哭了,不明真相地也大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說:舅舅你別走,你的故事還沒講完呢。

  趙果忙哄兩個孩子,一邊哄,一邊衝馬起義說:就沒回旋的餘地了,能不能再跟組織說說。

  馬起義抬起頭,盯著趙大刀說:大刀,如果讓你當一名戰士,你願不願意?

  趙大刀堅定地說:隻要讓我留在部隊,幹啥我都願意。

  馬起義一拍大腿道:妥了,幹部上的事手續太複雜,我做不了主,可兵的事我還是說了算的。你就去當兵去,到騎兵團,還記得我那匹棗紅馬嗎?

  趙大刀當然記得棗紅馬了,當年為了救它,他擅自離隊,還狠狠地挨了馬起義的批評。

  部隊進城後,師級以上的領導的馬都換成了轎車,馬被送到了騎兵部隊。馬起義舍不得那匹棗紅馬,送走時,他還為棗紅馬流下了眼淚。從那時起,他隔三差五的就往騎兵團跑一趟,他是去看那匹棗紅馬。草原上,他騎著棗紅馬奔跑上一陣子,聽著兩耳的風聲,似乎又回到了當年戰火連天的歲月。於是,他就拍著棗紅馬的脖子,一遍遍地說:老夥計,等著打仗了,咱們還在一起。

  馬起義每次去看棗紅馬,他都是坐著車去,坐著車回。當他坐上車準備回軍部時,棗紅馬也很傷感的樣子,引頸張望,衝著遠去的汽車嘯叫一聲,又是一聲。馬起義從車裏回過頭,透過車窗,望著棗紅馬,一副百感交集的樣子。

  馬起義想到這兒就又說:那匹棗紅馬現在就在騎兵團,當年它是我的左膀,你是我的右臂。你去騎兵團吧,去給我養馬,等打仗時,咱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趙大刀就熱辣辣地喊一聲:軍長,你的心我懂了。

  那天晚上,馬起義和趙果躺在床上,卻久久不能入睡。趙果說:命運對大刀太不公平了。

  馬起義哀歎一聲道:大刀紅軍時期就是連長,要是不出這些事,他最差也該當個師長了。

  趙果流淚了,她捂著臉說:這就是他的命呀。

  馬起義又長長地歎了口氣。

  沒兩日,騎兵團的一個連長就來接趙大刀了。連長姓李,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時入伍,人很年輕,二十出頭的樣子,唇上的茸毛還沒有堅挺。

  馬起義介紹說:趙大刀,這就是你的連長,你今天就跟他走吧。

  趙大刀穿上一身新軍裝,一副戰士裝扮,他規規矩矩地向李連長敬了個禮:連長同誌,戰士趙大刀向你報到。

  李連長熱情地和趙大刀握手:你的事情軍長跟我交代了,騎兵團還歡迎你。

  趙大刀就要走了,他回身又給馬起義敬禮:軍長,再見了。

  馬起義揮揮手。

  趙大刀跟著年輕的連長,一步步走遠。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