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四節 回國

  趙大刀是作為最後一批戰俘被送回國內的。當時,誌願軍的大部隊早就回國了,在朝鮮隻剩下一個戰後善後處理單位。

  回國時,鴨綠江兩岸靜悄悄的,到處可以看到被炸毀的橋梁和村莊,炮彈的轟鳴聲已經遠去,一切都變得悄無聲息。沒有鮮花,沒有歡迎的人群,隻有一輛軍用卡車,撕破撕破黎明的靜寂,迅疾地過了江。一過江,就算是回家了。

  車上的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是家鄉的氣息啊。他們抬起頭,看到了滿天的繁星,趙大刀流淚了,車上的戰友們也都流淚了。他們默默地望著家鄉久違的一草一木,嗅著自由的空氣,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噩夢般的戰俘生活結束了,他再一次想到了馬起義、趙果,還有自己的妻兒。趙大刀的熱淚又一次洶湧而出。

  回國後,他們就在軍區的辦事處被宣布集體複員。

  趙大刀聽了,人一下子就怔住了。當他手捧著一紙複員證明,半天沒有說話。終於他說出了一句:同誌,我不想複員,我還想歸隊。

  接待他們的首長就說:趙大刀同誌,對不起,戰爭早就結束了,部隊已經調整完畢;況且,軍委有指示,凡是以戰俘身份回國的人員,都按複員轉業處理

  上麵的規定就是命令,趙大刀明白。從紅軍到八路軍,又到東北邊防軍、中國人民誌願軍,他懂得什麽是命令,這麽多年,他一直是在命令中走過來的。眼前的他隻有一條路了,那就是回家,去找李靜和自己的兒子,這是他唯的一選擇。於是,他別無選擇地揣著複員證明,來到天津民政部門。民政部門的一個同誌看了他的介紹,眼睛都快瞪掉了,吃驚地望著他說:你是趙大刀?

  我是趙大刀。

  那位同誌又問:你真是趙大刀?

  趙大刀不明白,自己的出現怎麽會讓這位同誌如此的吃驚和緊張。那位同誌不說話了,翻箱倒櫃地找起來,終於在一份文件裏找到了一張“陣亡通知”。那上麵清楚地寫著陣亡人員的名單,裏麵就有著趙大刀的名字。

  當時部隊有規定,一個士兵失蹤半年沒有音信,可按照陣亡處理。這份名單是部隊提供的,上了烈士名單,那一切就都按照烈士來處理了。從朝鮮第二次戰役開始到第五次戰役結束,又經曆了板門店談判,直到最後交換雙方俘虜,三年的時間過去了,趙大刀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在人們的判斷中,他隻能是烈士了。誰也沒想到,此時趙大刀竟奇跡般地回來了。

  驚訝、感歎之餘,趙大刀的名字被民政部門從陣亡名單中劃下,添到了複退軍人的名單上。後來,那位民政部門的領導握著趙大刀的手說:你真是大難不死呀!回家等通知吧,你的工作安排好了,我們會及時通知你。

  趙大刀便急匆匆地回家了。離家三年多了,李靜還好嗎,沒見過麵的兒子長得什麽樣?在朝鮮時,他隻給家裏寫過兩封信,現在三年多過去了,老婆孩子該是啥樣了?這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當他興衝衝地來到當年自己的家時,開門的卻是個陌生人。他以為敲錯了門,左顧右盼時,那人問道:你找誰?

  他虛弱地說出了李靜的名字。那人告訴他,李靜半年前就搬走了,並說了一個新的地址。

  他疑惑地按著好心人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那個小院。他開始敲門,敲了一會兒,又敲了一會兒,他敲有不自信。這時,一個三四歲的大眼睛男孩,“吱呀”一聲,打開了門。

  他說:李靜住這兒嗎?

  男孩扭頭就喊:媽,有個叔叔找你。

  誰呀?熟悉的聲音從裏麵傳了過來。

  李靜正在做飯,她拿著炒勺走了出來,當她的目光和門外的人對視在一起時,李靜呆了,不認識似的望著趙大刀。趙大刀忍不住了:是我呀,你連我都不認識了。

  “當”的一聲,李靜手裏的炒勺掉到了地上,一旁的小男孩“哇”的一下哭開了,一邊哭,一邊說:媽媽,你怎麽了?

  趙大刀意識到了什麽,眼前的天就黑了一半。果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戰爭年代,犧牲是見慣不驚的事情,況且,陣亡通知上確鑿地寫著趙大刀的名字。獨自帶著兒子的李靜不得已改嫁了,她嫁的是一年前轉業的一位營長,姓劉。劉營長也是從朝鮮回來的,帶著一身的傷疤和一把軍功章轉業回到了天津。

  李靜做夢也想不到趙大刀還活著,當初她接到趙大刀陣亡通知時,感到整個天都塌了。她抱著大軍,眼淚在眼裏含著。當年,趙大刀一意孤行去朝鮮,她是支持的,他們都曾經是軍人,如果不是懷著兒子,她也會參戰的。她無法重新歸隊,於是把所有的情感都寄托在丈夫的身上。趙大刀可以說是背著兩個人的夢想出征的。

  她也是個軍人,早已經曆過生死考驗,她沒有大放悲聲,就那麽噙著淚,坐了一天,又坐了一天。第三天時,她又重新站了起來,也就是從那天起,她開始不停地和不懂事的兒子對話。

  她說:大軍,你爸爸叫趙大刀,你叫趙軍,是爸爸的好兒子。

  她還說:爸爸犧牲了,他是為了國家犧牲的。你要記住爸爸,他叫趙大刀,紅軍那會兒就是革命戰士了。

  她又說:大軍,你有一個好爸爸。孩子,你長大了,也要做爸爸那樣的人------

  ------

  這麽多年了,她一直在和兒子重複著這樣的話。

  後來,她抱著孩子去了一趟東北,找到了在留守處工作的趙果。這時趙果的第二個兒子馬衛平已經出生了。戰友相見,她們忍不住抱頭痛哭了一回。

  趙果先冷靜下來,她勸道:當年咱們去陝北,就是想好了去犧牲的。為了革命,為了理想,趙大刀犧牲了,可日子還得往前過,活下去也是為了理想,為了革命啊。

  聽了趙果的話,李靜慢慢地抬起了頭。

  趙果盯緊了李靜的臉,真誠地說:你一定要撫養好大軍,他可是你和大刀的希望啊。

  李靜聽了,又哭了起來。

  從東北回來不久,李靜便遇到了轉業回到天津的劉營長。劉營長叫劉長順,抗過日,也參加過解放戰爭,抗美援朝五次戰役後,帶著傷疤和軍功章到了地方,在一家軍工廠上班。

  李靜決定嫁給劉營長,並沒有費太多的周折,她隻問了他幾句話。

  她問:大軍是烈士的後代,你不嫌?

  劉營長斬釘截鐵地說:烈士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她又說:我會想念大刀的,畢竟他是我的丈夫。

  劉營長道:是烈士,我們就應該永遠緬懷,記在心裏。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什麽都不用再說了。李靜幹淨、利索地嫁給了同樣光榮的劉長順。

  此時的李靜已經懷了劉長順的孩子,再過幾個月,孩子就要出生了。他們已經說好了,不論男女,孩子的名字就叫“懷烈”,懷念烈士的意思。

  趙大刀的出現,讓李靜如同做了一場噩夢;夢醒了,現實仍在延續著。她把趙大刀讓進屋裏,他卻坐得並不踏實,這畢竟不是他的家了。大軍倚在門後,膽怯地打量著他,他蹲下身,衝大軍說:大軍,讓爸爸抱抱。

  大軍更加努力地向門後擠去,嘴裏說著:你不是爸爸,我爸爸在朝鮮犧牲了。

  李靜這時已經冷靜下來,把大軍從門後拽出來,流著眼淚說:大軍,他是你爸爸,他沒有犧牲,他從朝鮮回來了。

  大軍仍然是膽怯的樣子,在李靜的身後躲閃著。大軍固執地說著:我爸犧牲了,他叫趙大刀。

  趙大刀的心顫了,他向前走了兩步,把孩子拉過來試圖抱住,大軍掙紮著,“哇”的一聲哭出了聲,邊哭邊喊著:你不是我爸,我爸是英雄,是烈士。

  他放棄了抱住兒子的想法,扭過頭,兩行淚流了下來。他下決心離開這裏,李靜已經有了完整的家,他不能、也不忍心去打擾她已平靜的生活。

  他站了起來,哽著聲音說:李靜,你好好帶著孩子過日子吧,我走了。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李靜追出去,蒼白著麵孔問:你去哪兒?

  他停在院子裏,神情有些恍惚。他知道,天津已經沒有他的家了,這時他想到了馬起義,想到了部隊,那裏是他最後的陣地了,便說:我回部隊。

  李靜不解地問:你已經複員了,部隊還要你嗎?

  他邁開腳步,丟下一句:我生是部隊的人,死是部隊的鬼。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李靜哭著在他身後喊:大刀,有時間就回來看看啊。

  李靜還說:孩子大了,他會明白的,到時候我讓他去找你。

  他回了一次頭,樣子有些淒然:你好好生活吧,讓孩子成人。

  然後,扭過頭,用手使勁兒地把臉上的淚甩掉,邁開步子走了。

  李靜僵在那裏,望著趙大刀的背影,直望得山高水長,地老天荒。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