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節 騎兵團(2)

  讓趙大刀沒有想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馬起義私下做主,讓趙大刀留隊的消息還是讓上級組織部門知道了。這在當時來說是件大事,上級有明確的規定,抗美援朝的戰俘不能留在部隊工作,原因很複雜,畢竟美國人曾安排科敵特混入了戰俘營,這是其一;其二是許多誌願軍戰俘在被俘期間變節,做了敵人的密探。當時的國際國內形勢複雜,良莠難辨,為了肅清隊伍,減少國家和人民的損失,決定被遣送回來的戰俘一律不能重用,更不能留在部隊。這在當時是一條鐵的紀律。

  趙大刀重新歸隊,就引起了上級有關部門的重視,並命令馬起義,立即讓趙大刀離隊,交由地方安置。

  馬起義和上級領導爭了,也吵了,他拍著胸脯說:要是趙大刀有問題,我用腦袋做擔保。

  革命不是衝動,組織是有紀律的,紀律就是命令,是軍人就得無條件服從。馬起義身為軍長,他不得不服從命令。

  當趙大刀得知這一消息時,人就傻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部隊會不要他。

  他瞅著馬起義不相信地說:軍長,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馬起義不敢去看趙大刀的眼睛,目光從他的頭上望過去,無奈地說:大刀,你先去地方上待一陣子,等這股風過去了,我親自把你接回來。

  趙大刀明白了,軍長也不能保他了。他絕望了,搖著頭,深深地歎了口氣。他把身上的軍裝從上到下摸了一遍,知道自己就要告別部隊了。

  最後,他哀求道:軍長,讓我參加完這次演習吧。等演習完了,我就走。

  當時騎兵團正在籌備一次演習。

  馬起義點了點頭:演習結束,我來接你。

  那幾天,趙大刀在用一種訣別的心情和這支部隊告別。一切都是那麽的令人留戀,宿舍、馬廄和操場,他一遍遍地摸了,看了。這次離隊和以往不同,他知道,這次離開將是永遠的。

  自從穿上紅軍服裝的那天起,部隊這個集體就接納了他,近二十年的戎馬生涯,他早就把部隊當成家了。在天津的那段日子裏,從養傷到轉業,是他離隊最長的時間,人離開了,但他的心一直放在部隊上,就是在戰俘營裏,自己也是和戰友們並肩戰鬥,他從未感到過孤單。

  現在就要離開了,何處又是他的家呢?他開始流淚,默默的,這裏的一草一木,都讓他魂牽夢繞。

  最後,他長久地注視著就要分離的棗紅馬,馬也親人般地望著他。他說:夥計,我就要走了。

  他說:夥計,還是你好啊,我真羨慕你。

  他又說:我真想變成馬,和你一樣,永遠留在這裏。

  說到這兒,他就說不下去了,雙手捂臉,蹲下身子,肩膀一聳一聳地,哭了。

  李連長找到他,兵們也圍了過來,他們懷著不舍的心情來與趙老兵告別。

  李連長一時不知說什麽好,囁嚅道:趙老兵,你、你以後有空就來看看,五連的人都會記著你。

  趙大刀想衝連長笑笑,咧了咧嘴,卻沒有笑出來,就說:連長,還是你們好,趕上了好時候,現在的部隊兵強馬壯,真好。

  他真心實意地羨慕著這些年輕的軍人。

  李連長激動地把趙大刀的手捉住了,漲紅著臉說:趙老兵,你永遠都是我們五連的人。

  趙大刀的眼皮跳了跳,有一種決心一下子就堅定了,思維也一下子順暢了。他望著連長,懇求道:連長,這次演習,讓我去尖刀排吧,這是我最後的請求了。

  李連長怔了一下,麵對趙大刀的請求,他還能說什麽呢?他隻是說:趙大刀,我答應你。你還有什麽要求,隻要五連能辦到的。

  趙大刀搖搖頭道:我隻想最後再衝一次鋒,像個真正的軍人那樣。

  這時,他的眼裏凝了淚,李連長的眼裏也潮濕了。

  演習的日子到了,這是騎兵團的一次聯合演習,騎兵在前,步兵在後,他們要完成一次陣地地廝殺――騎兵也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殺過去,步兵隨後排山倒海地趕到,勝利的旗幟插上了主峰陣地。由此,這次演習也結束了。

  騎兵尖刀排在隊伍的最前沿,人和馬列隊呈雁陣狀。領頭的便是李連長和趙大刀,趙大刀騎著棗紅馬,馬兒似乎又嗅到了硝煙,亢奮得渾身發顫,不停地打著響鼻,嘶鳴著。趙大刀目視前言,手裏握著戰刀,胸前挎著衝鋒槍,目光堅定而沉靜,眉宇間透著一股殺氣。出生入死的頻繁戰事,早已曆練了他的成熟和穩健。眼前的趙大刀,又是一個英姿勃發的軍人了。

  三顆信號彈騰空而起,那是衝鋒信號。騎兵風一樣地向前奔去,刀光劍影,殺聲雷動,快感電流般地在趙大刀的身體中流過,一股豪情從心底升起,伴隨著火光和硝煙,他向著軍人的理想之地勇猛進發。

  騎兵的後麵是更為強大的步兵,潮水般湧上陣地的主峰。按照事先的準備,部隊攻克主峰,演習也就結束了。然而,趙大刀卻並沒有停下來,馬帶著人一直衝下去,衝下主峰,向前奔去,隻留下一聲馬的嘶鳴。趙大刀再沒有回一次頭。

  李連長喊了一聲:趙大刀,停止前進。

  趙大刀就像沒聽見一樣,李連長帶著幾名騎兵,追了過去。

  一切都已經晚了,山崖邊,隻剩下了那棗紅馬。馬趵著山上的碎石,絕望地衝山穀長久地嘶鳴著。山穀靜寂,沒有一絲回聲。

  李連長趕到了,衝著穀底大喊:趙大刀――

  兵們也一起喊著:趙老兵――

  趙大刀犧牲了,他完成了最後一次衝鋒,人卻從山崖上掉了下去。

  關於趙大刀的犧牲,五連有著幾種說法。其一,有人證實,當尖刀排率先衝上主峰時,趙大刀的棗紅馬受驚了,一路狂奔,最後把趙大刀摔下山崖,自己卻停住了。也有人說:趙大刀為了保護馬不被摔下山崖,自己掉了下去。種種說法不一而足,但結果是一樣的,騎兵團五連戰士趙大刀,在演習中犧牲了。

  馬起義軍長來了,他隻看到了趙大刀的墳。墳墓就在主峰高地上。他托著帽子,前前後後地繞著趙大刀的墳轉了三圈,然後衝隨行的人說:這是一塊好地方,作為陣地易守難攻,把趙大刀葬在這裏,好啊!

  後來,人們都散去了,隻剩下軍長一個人時,他坐在趙大刀的墳前,高瞻遠矚地望著。有風吹過,樹葉沙沙地響起,蒿草浮起了波紋。

  大刀,這回你不用跟我走了。

  軍長還說:大刀,你總算永遠地留在這兒了,這是你的陣地,要把它守好啊。

  說完,馬軍長站起身,戴上帽子,衝趙大刀敬了軍禮。他的右手放下時,臉頰上滾下兩行淚水。

  從那以後,馬軍長仍時常到騎兵團。他一來,就騎上那匹棗紅馬,到趙大刀的墳前坐一坐。有時會點上一支煙,青煙嫋嫋地燃著,馬軍長低聲地和趙大刀說上一會兒話。沒有人知道軍長說了些什麽,隻有軍長和趙大刀兩個人知道。

  坐過了,也說過了,軍長牽著馬,一步步地走了。

  樹葉和蒿草發出了沙沙的響聲,那是戰士趙大刀的絮語。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