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節 家庭

  趙大刀和李靜在趙果的撮合下,像地下黨似的接上了頭。趙果這才放心地離開了。

  趙果去部隊報到時,趙大刀和李靜都去了車站送她。

  列車就要開了,馬津京似乎也意識到就要和舅舅分開了,他一迭聲地喊:舅舅上車,咱們找爸爸去。

  趙大刀的心都酸了,他伸出手,隔著車窗撫著孩子的臉說:津京,舅舅會想你的。

  趙果和李靜說著女人的話,出站的鈴聲響了起來,李靜突然大聲地說:趙果,回部隊給戰友們問好。

  列車啟動了。趙大刀早已淚流滿麵了,就是李靜的一句“給戰友們問好”,徹底擊垮了趙大刀心裏的最後防線。他抱著頭,蹲在月台上,像個女人似的大哭起來。

  趙大刀的情緒也感染了李靜,她抱住趙大刀的頭,嗚咽著:趙連長,部隊不要咱們了,以後咱們就沒家了。

  李靜是天津解放後留下的第一批部隊轉業幹部,兩年多了,她仍沒轉過彎來,總覺得自己還是部隊的一員。那會兒,她不論工作有多忙多累,隔三差五總要到留守處過來看看,打聽一下前線的部隊,說一說那些熟悉的人。在她的潛意識裏,一直認為等部隊回來了,她又可以回到部隊,在地方工作隻是暫時的。沒想到部隊回來了,卻並沒有讓她歸隊的打算。她失落而又難過,她和趙大刀一樣思念著部隊,想念著那些熟悉的戰友們。這是當年轉業的部隊幹部共同的病症。就是許多年過去了,無意中想起當年的部隊,仍然激動不已。從軍的經曆,幾乎貫穿了他們的整個生命,這種情結甚至影響了他們的第二代。雖然自己的父輩早就離開了部隊,但孩子們仍然以部隊的後代自。

  趙大刀和李靜的特殊經曆和共同情感,讓他們少了許多的鋪墊和裝腔作勢。兩個人在站台上抱頭痛哭一番後,彼此間的距離一下子就近了,似乎誰也離不開誰了。

  兩位曾經的戰友,在對方的身上得到了相互的慰藉。一有時間,他們就聚在一起,說當年的部隊,還有那些戰友,憶往昔成了他們共同的話題,惺惺相惜中,彼此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

  她習慣性地稱他趙連長,他則喊她李教員。李靜在部隊時曾是文化教員,常利用戰鬥間隙,掛起一塊黑板,教士兵們認字。

  兩個人之間的這種部隊上的稱呼,讓他們回味當年的同時,情感上也是一番百感交集。

  不久,朝鮮戰爭全麵爆發。

  再後來,美國人又插手了。艦隊在銀川登陸,美國大鼻子舞弄著洋槍洋炮,不遠萬裏地來了。美國人參戰也是有著遠大背景的――中國大陸解放了,隻剩下孤島台灣,解放軍在福建陳兵百萬,磨刀霍霍地準備一舉把台灣拿下。如果不發生美國人插手朝鮮戰爭的話,拿下台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就在這時,美國人把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金日成率領的朝鮮人民軍一退再退,已經無路可退了,同是共產主義小兄弟的朝鮮,隻能向剛剛結束了戰火洗禮的中國老大哥求援。偉人毛澤東不忍心看到自家兄弟備受戰爭的煎熬,在開了一次次會,分析了國內國際的形勢後,老人家的大手又一揮,著名的抗美援朝戰爭打響了。

  關外的關東北邊防部隊就不用說了,內的部隊也調到了關外,一夜之間,幾十萬大軍跨過了鴨綠江,第一次戰役就這麽打響了。這是一場曠日持久、影響深遠的戰爭。

  全車上下齊動員,一股參軍、保家衛國的熱潮日漸高漲起來。

  最高興的還是趙大刀,他終於看到了歸隊的機會和希望。

  李靜就要生產了,她挺著肚子,樣子顯得很是吃力。

  他的想法自然得到了李靜的響應,李靜手撫著隆起的肚子說:大刀,你去吧,我要不是生孩子,也跟你一起去了。

  趙大刀回部隊參戰的想法也得到了商業局的支持。那陣子,全國上下有許多複轉到地主的軍人,又都重新穿上了軍裝,加入到誌願軍的行列。趙大刀順理成章地成了這千萬人中的一員。

  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李靜和趙大刀有了這樣的對話――

  她說:大刀,孩子就要出生了,你給孩子起個名吧。

  他不假思索地說:就叫大軍。

  她望了他一眼:要是女孩呢?

  他不置可否地說:不可能是女孩,一定是個男孩。

  她還說:你要答應我,囫圇個兒去囫圇個兒地回來,我和孩子在家裏等你。

  趙大刀勾下頭去,嗡著聲音說:你放心,就是我人回不來,魂兒也會回到你們身邊。

  李靜就過來捂他的嘴,嬌嗔道:不許你胡說。

  趙大刀順勢抱住了李靜,連同她肚子裏的孩子。

  趙大刀走後,李靜就生了。果然是個男孩,名字順理成章地叫了“大軍”。大軍是個健康的孩子,一出生就“哇哇”哭個不止。李靜就說:他是想爸爸呢。說也奇怪,李靜一念叨“爸爸”兩個字,大軍的哭聲就戛然而止。

  這回輪到李靜哭了,她是靜靜地哭,隻流淚,不出聲,然後在心裏說:大刀啊,你晚走一天就能看到兒子了。

  趙大刀滿腦子想的都是歸隊,此時的心情已經是另一番滋味了。

  歸隊

  按當時的規定,退役的軍官可直截到原部隊報到。

  趙大刀一走進二十一師駐地,懸著的心一下子就落地了,一副心神安寧的樣子。這裏的一切對他來說既熟悉、又陌生,許多張麵孔都是嶄新的,偶爾有熟人和他親熱地和他打著招呼:大刀回來了?!他就朗聲答著:回來了。聲音響亮而又自豪。

  他在二十一師走了一圈,才知道以前熟悉的人中有的當了營長,有的當上了團長。他們都親切地接見了趙大刀,趙大刀便一個接一個地敬禮。昔日的那些戰友,拉著他的手惋惜地說:大刀,當你要不受傷,現在最差也能當個團長了。

  趙大刀就笑一笑,當不當團長他沒想過,重要的是他又回家了,回家的感覺真好啊!二十一師所有認識、不認識他的人,都是他的兄弟們,他看見誰都覺得親切,於是把微笑掛在臉上。他是真心實意地高興,看到軍營,聽著熟悉的軍號聲,這才是他需要的日子。他在心裏一遍遍地喊著:我回家了――

  當年的馬起義師長現在已經是軍長了。軍長在這批重新入伍的老兵回到部隊的第二天,隆重地接見了他們。重新歸隊的老兵們見了昔日的首長後,熱烈的場麵達了高潮,一雙雙手握在一起時,人們的眼睛就濕了。

  當馬軍長的手和趙大刀手相握在一起時,趙大刀的喉頭哽咽了,仿佛是迷失的孩子,突然看見爹娘,他叫了聲:軍長――便說不下去了。

  馬軍長也是一副百感交集的樣子,他上上下下把趙大刀看了,然後感歎道:以前我說什麽了,咱們還不是又見到了。

  趙大刀也說:見到了,軍長,以後我再也不離開部隊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