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節 陣地

  趙大刀入朝不久,就收到了李靜的來信。這封信從日期上看,輾轉了一個多月後,才到達他的手中。李靜在信中告訴他,孩子已經生了,是男孩,名字就叫大軍。李靜在信中還說:自己無緣歸隊了,希望趙大刀代她多打勝仗,多殺敵人。

  這封信是小李連長讀的,小李連長還沒有結婚,讀信時仿佛是在讀自己妻子的來信,臉紅紅的,聲音低得像蚊子叫,遇到關鍵的地方,趙大刀就讓小李連長讀了兩遍才算聽清。這時候,他們已經進入了陣地。由於第一次戰役時誌願軍剛入朝,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將敵人的陣線推回去了一百多公裏。此時的敵人調整了戰術,和誌願軍打起了陣地戰,每寸土地都要經過反複的爭奪。

  趙大刀把信從小李連長手裏奪過來,仔細地折好後,激動地在陣地上翻了一個跟頭。妻子的來信讓人振奮,從時間上推算,兒子已經滿月了。二十年後,兒子也是一名響當當的戰士了。想到自己後繼有人,一腔的熱血就呼呼地在身上湧動著,他在心裏說趙大刀有兒子了,有兒子了――

  陣地的爭奪戰達到了白熱化,一個連的弟兄都鋪開在陣地上,沒有預備隊,麵對著數倍於己的敵人,看來隻能硬拚了。好在彈藥是充足的,裝備和解放戰爭時相比也有了明顯改善,一個連隊配備了四挺機槍,還好有炮兵的及時支援,炮火一次次覆蓋了陣地前沿蜂擁而至的敵群。

  幾個回合下來,一排的人就所剩無幾了,先是小李連長犧牲了,接著指導員也倒下了。副連長就接替連長指揮,最後副連長也犧牲了。當趙大刀接替指揮部隊時,陣地上隻剩下十三個人了,且大多數人都掛了彩。這仗已經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趙大刀左手握刀,右手拿槍地檢查了陣地,然後命令處於射擊位置的士兵把子彈擺好,手榴彈放在手邊。此時的陣地早已被濃重的硝煙層層地籠罩了,恍怔中,趙大刀猛地想起了湘江那場阻擊戰。十幾年過去了,可眼下這場戰鬥似乎就是那一仗的翻版,有一會兒,他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抗美援朝的戰例中,曾記載過這樣的一次失利:第一次戰役,誌願軍剛剛入朝,可以說是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誌願軍的陣線一下子向前推進了近百公裏。第二次戰役打響時,受第一次戰役勝利的影響,誌願軍的將士有些輕敵,也就沒太把美國鬼子當回事。第二次戰役開始的時候打起了陣地戰。打了一陣子,效果並不明顯,於是誌願軍便打起了遊擊戰,深入到敵後,以包夾敵人(事實上,類似的戰例在解放戰爭中我軍是經常運用的,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此時,馬起義的部隊就接到了深入到敵後打穿插的任務。

  事後看來,這是一次不成功的戰例。這樣一支孤軍,在大兵團作戰中是很冒險的一著棋,後方的給養供應不上,戰場環境又是陌生的。一個星期後,這支孤軍便處於彈盡糧絕的狀態中,此時,他們已經深入到敵後有幾十公裏了。最初的幾天,他們的戰術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敵人的陣腳顯然亂了。此時的三個師呈“品”字型,突入到敵人的腹地,敵人無法攔截,也無法展開陣地戰。我軍似一條巨蟒鑽進了敵人的腹中,敵人吃不下,又吐不出。可七天之後,情形發生了巨變,敵人似乎也清醒過來,分塊地把我軍的三個師團團圍了起來。

  這支深入到敵後的部隊,命運危在旦夕。趙大刀率領的三連,由最初的一百多人銳減了一半;而在這七天七夜的時間裏,戰士們沒有睡過一會兒覺,也沒吃上過一頓熱頓,就是炒麵也所剩下無幾了。

  敵人的進攻了,從四麵八方向我軍的幾個陣地衝過來。

  槍炮聲過後,就是白刃戰了。趙大刀手裏的那把大刀已經砍卷刃了,彈藥也隻剩下十幾粒子彈和兩枚手榴彈。所有的士兵們也都意識到了目前的處境,隻能置之死地而後生了。

  馬起義一副士兵的打扮,腰上掛著槍,手裏提著衝鋒槍,子彈袋和幹糧袋左右交叉地挎在肩上,聲音嘶啞,臉上也是煙熏火燎的。

  士兵們望著自己的軍長,軍長也默默地注視著士兵們。星光下,將士的神情就顯得很悲壯。馬起義望了一眼部隊,終於啞著嗓子說:同誌們,今夜咱們突圍,也隻能突圍了,目標向北,大部隊會接應我們的。同誌們,有沒有信心?

  一千多人的聲音匯集在一起,地動山搖。

  星星撒滿天際的時候,三顆綠色信號彈騰空而起,埋伏在山坳裏的一千多人,猛虎似的向敵人的陣地撲過去。槍聲、炮聲、喊殺聲,響成了一片。

  趙大刀率領著三連,在敵人的第一道封鎖線上,扔了兩顆手榴彈,就舞著卷刃的大刀衝了過去,通信員胡小樂緊隨其後。他們狂奔了一氣,又是一氣,卻仍然還在敵人的陣地上。敵人經過最初的慌亂後,馬上組織起了第二次反擊。

  滿天的照明彈,落下一顆,又升起兩顆,照得周圍如同白晝,突圍的部隊便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火力之下。

  敵人的一個機槍手,正躲在一片鐵絲網後瘋狂地射擊。趙大刀去摸腰間的手榴彈,這才發現,手榴彈已經用光了,他又張開手衝胡小樂喊:手榴彈。胡小樂往腰裏摸去,也是空的:連長,手榴彈甩光了。

  敵人的機槍封鎖住了前進的隊伍。時間不等人,隊伍衝不過去,等敵人明白過來後,前後夾擊,那就是死路一條了。

  趙大刀喊一聲:掩護我――

  剛喊完,人就滾爬著向敵人機槍手的方向摸過去。

  戰士們手裏的槍稀稀落落地響著,子彈快射完了,已經組織不起有效的火力了。

  趙大刀匍匐前進,身後跟著胡小樂。就在這時,敵人的一顆照明彈騰空而起,敵人顯然發現了趙大刀的用意,一顆呼嘯而來的炮彈迎頭射來。趙大刀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那挺機槍手上,絲毫沒有在意頭上的炮彈,胡小樂大喊一聲“連長”,就撲在趙大刀的身上。

  炮彈在他們的不遠處爆炸了,天上的照明彈熄了,兩個人暈了過去。

  當趙大刀和胡小樂清醒過來時,已經被俘了。他們被一圈鐵絲網圍住,有哨兵在外麵一圈圈地走。哨兵的皮鞋摩擦著腳下的砂石,發出刺耳的聲音。

  趙大刀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成為敵人的俘虜。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