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節 趙果和趙大刀

  留守處完成使命後,也宣布解散了。趙果接到了歸隊的通知。

  趙果的兒子馬津京兩歲了,兩歲的孩子已經能滿地跑了。離開天津前,趙果牽著兒子找到了趙大刀。趙大刀已經到商業局工作了,商業局設在租界內的一棟小樓裏。

  趙大刀一看見趙果便什麽都明白了,他知道趙果是不會轉業的,她沒傷沒病,重要的是她是馬起義的妻子,遲早會走的。兩年多的養傷期間,趙大刀和趙果之間的感情純粹而又美好。他真的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趙果忙著留守處的工作,他就幫著照顧馬津京。孩子早就把他當成了親舅舅,小家夥是他看著長大的。

  馬津京一見趙大刀就撲過來,趙大刀順勢把他抱在懷裏。小家夥就說:舅舅,我和媽媽要去找爸爸了。

  雖然他早就有預感,但聽了孩子的話,心裏還是“咣當”響了一下,他望著趙果。趙果說:我剛剛接到歸隊的命令。

  趙大刀的眼圈紅了,他知道遲早會有這一天的,但沒想到這一天還是來了。他低下頭,哽著聲音問懷裏的孩子:津京,你走了,想舅舅嗎?

  小家夥朗聲答:想!

  馬津京看到了趙大刀一張愁苦的麵孔,“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說:舅舅,你跟我們走,去找爸爸。

  趙果的眼淚也快流下來了,她從趙大刀的懷裏抱過孩子,強忍著傷感說:大刀哥,我們走了,這裏就剩下你一個人了。

  趙大刀抹了一把淚道:趙果你放心吧,我趙大刀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這次我也能行。

  趙果望著趙大刀,低聲道:大刀哥,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成個家了。

  關於成家的事,趙大刀真的沒有想過,從紅軍到八路軍,又到東北自治聯軍,還有後來的解放軍;從瑞金到陝北,又到東北……隊伍一直在打仗,戰爭消耗掉了所有戰爭中人的精氣,況且在戰爭年代,結婚是有條件的,不是想結就能結的。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都快三十歲了。

  他認識趙果時,曾經有一種溫柔和夢想的東西悄悄地潛入到心底,讓他多了份期待和渴盼,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樣的想法越來越淡,直到馬起義和趙果結婚,他才徹底從朦朧的夢中走了出來。

  他和趙果之間隻剩下友誼了,這種友誼超越了戰友間的情誼,是一種朦朦朧朧,說不清、道不明的友誼。他想起來就有些甜蜜,也有些苦澀,但更多感受的是一份親情。他相信趙果,不論她說什麽,他都認為是有理由的。他說不清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麽不,論自己處於什麽情緒之中,隻要看見趙果朝自己走來,輕輕地喚一聲:大刀哥。他就什麽也不在乎了。

  趙果繼續囑咐著:大刀哥,這回到地方工作,生活穩定了,你也該成個家了。

  他仍不說什麽,隻靜靜地望著她。

  她仍自顧自地說下去:大刀哥,我幫你介紹個人,這人你認識,就是和我一起投奔延安時的李靜,也是抗大的學員。

  趙大刀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那十幾個學生中的確有個叫李靜的女生。一天晚上走夜路時,她還走丟了一隻鞋子,還是趙大刀在一個泥坑裏給摸了出來。到達陝北後,李靜也上了抗大分校,兩個人還曾經住過一個宿舍。

  他還記得,趙果與師長結婚那天,李靜紅了臉拚命地拍著巴掌,興奮得就像自己在結婚。

  趙果又說:天津解放後,李靜就留在天津了,在婦聯工作。我和她提起過你,她對你印象不錯。

  聽趙果這麽說,趙大刀的臉上就火辣辣的,似乎李靜就在他的麵前。李靜不李靜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趙果介紹的,他不能反駁趙果什麽,趙果在他的心目永遠是說什麽就是什麽。

  在趙果的安排下,趙大刀很快就與李靜見麵了。

  李靜早就脫了軍裝,一副地方女性的打扮,穿著列寧裝,梳短發,很幹練的樣子。她一見趙大刀,就臉色緋紅,下意識地給趙大刀敬了個軍禮,說了句:趙連長同誌,你好。

  一個敬禮,一聲“連長同誌”的稱謂,就注定了趙大刀與李靜的婚姻。

  雖然李靜所做的一切看起來簡單、平常,但對於趙大刀來說,卻是太豐富了,這就是戰友啊!他百感交集,似乎又回到了隊伍中。他麵對著李靜,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