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節 負傷(2)

  趙果每次來時,都會給他帶來前線最新的消息。

  趙果說:淮海戰役勝利了,並且全殲黃維兵團。

  她還說:百萬雄師過長江了,南京解放了。

  在這之前,毛澤東用湖南腔的普通話,已經向全世界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

  中國曆史已經翻開了一個新的紀元。

  隨著部隊的節節勝利,大半個中國已經解放了。蔣家王朝已是江河日下,南京一丟,國民黨部隊真的大勢已去,隻剩下海南島仍盤踞著殘敵。

  趙大刀後來又從趙果的嘴裏得知,自己的部隊正在為解放海南島作著戰前的準備。

  眼見著全國就要解放了,趙大刀的腿傷仍沒有痊愈。盡管不用拄拐了,可雙腿仍不敢太吃力。他每天搖晃著走進留守處,不論見到誰,都說:我的傷好了,啥時候安排我回部隊呀?

  留守處的王主任以前是團長,也是長征時的老資格了。他一見到趙大刀就皺眉頭,這些日子,他被趙大刀糾纏煩了。趙大刀一見到他,就讓他給自己開證明,要求回部隊。

  王主任就說:我說趙大刀,你現在是能跑還是能跳啊?你跑一個、跳一個,我就讓你歸隊。

  趙大刀梗著脖子,做出一副跑的樣子,卻隻晃動了幾步,就摔倒了。

  王主任就拍著手笑道:哎呀呀,你就別逞能了,就你這樣歸隊,也是個累贅。你就安心養傷吧。

  趙大刀望著自己不爭氣的雙腿,眼淚隻能在眼圈裏含著了。

  趙果也過來勸他:大刀哥,你別急,到時候咱們一起歸隊。

  隆隆炮聲中,全國終於解放了。蔣軍拖家帶口,狼狽不堪地逃到了孤島台灣。島內一時烏煙瘴氣,混亂不堪。解放大軍一直追到了廈門,才暫時停下了追擊的腳步。

  天津的留守處,再也沒有留守的必要了。四野的大軍早已凱旋。留守處的人,包括王主任在內,接到上級的命令後,一股腦轉業留在了天津。

  留守處撤銷前幾日,王主任找趙大刀談了一次話,他已經分別和養傷的四野戰友都談過了,中心意思隻有一個――轉業,支援地方建設。王主任傳達的上級指示,得到了一部分人的積極響應,但也遭到了一些人激烈的反對。趙大刀就屬於後者。當他聽說讓他轉業留在天津的決定後,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紮舞著手在屋裏轉了好幾圈,然後“啪啪”地拍著雙腿說:王主任你說啥呢?我的腿已經好了,現在讓我衝鋒打仗啥都不耽誤,咋就讓我轉業了?!

  王主任就給他講了一通大道理,從中央講到地方,又講了全國的形勢。可不論王主任講什麽,趙大刀一個字也聽不進去,頭搖得撥浪鼓似的。王主任的唾沫都講幹了,見趙大刀還沒有回心轉意的意思,便說:不管怎麽說,你是個軍人,是軍人就得服從命令。

  趙大刀也梗了脖子,瞪起了眼睛:我是二十一師的人,要服從也要聽二十一師的命令。

  趙大刀不想聽王主任絮叨了,他要回二十一師。他一直堅信,自己活是二十一師的人,死是二十一師的鬼。他不想就這麽不明不白地留在天津。

  二十一師回到東北後,抽調了一部分人去深山老林裏剿匪,另一部分人幫助地方恢複秩序和生產。雖然東北已經解放兩三年了,但一切都是千頭萬緒,百廢待興。

  趙大刀找到了二十一師的駐地,準確地說,是棗紅馬的嘶鳴把他引來的。此時二十一師駐紮在一個廢棄的工廠裏,那匹棗紅馬就拴在院子裏的一棵樹上。

  見馬如見人,遠遠地望見那匹馬,趙大刀就受不了了。從陝北到現在,棗紅馬是他在這支部隊成長的最好見證,看見它,他的眼淚頓時就在眼圈裏含著了。

  他哽著聲音喊:師長,師長,趙大刀回來了。

  馬師長和李政委正在屋裏開會,研究的最新課題就是剿匪和地方建設。聽到趙大刀的喊聲,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趙大刀猛地一撲,就把門撞開了。

  趙大刀身背大刀,穿著軍裝,立在人們的麵前。他們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趙大刀了,所有的人都是又驚又喜。

  馬師長一下子把趙大刀給抱住了,然後上下把他打量了,說:嘿,你小子,還囫圇著啊。

  趙大刀就給眾人敬禮:報告,趙大刀要求歸隊。

  趙大刀的要求,讓所有的人都啞了口。在這之前,他們早就接到了軍管會的通知,趙大刀已確定轉業,在地方另行安排工作。也就是說,趙大刀已經不是二十一師的人了,他所有的關係都移交到了地方。

  趙大刀得知這一消息時,突然放聲大哭起來,他牛一樣地哀嚎著:你們不要我了,你們真的不要我趙大刀了?!

  馬起義背過身,一遍遍地揉著淚眼,他又何嚐舍得趙大刀啊。部隊南下時,他甚至還幻想著趙大刀能及時歸隊。他知道,趙大刀就是為了戰爭而生的,是一員虎將,交給他一個營,不,就是一個團給他,他也能勝任。可馬起義盼來等去的,卻是趙大刀轉業的消息。二十一師遇到的這種事太多了,每次戰役結束後,都會有一批優秀的幹部轉業留在地方,然後又有新兵補充進來。每遇到幹部轉業,就像在割二十一師的肉,馬起義心疼啊。可這是上級的命令,上級考慮的是全局,不是哪支部隊,他能做的也隻有服從。

  趙大刀確定自己的命運無法挽回後,擦幹眼淚,瞪著馬師長說:就這樣離開二十一師,我趙大刀心不甘哪。此時,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迷失。第一次是自己掉了隊,這次卻是部隊不要他,他覺得自己又是一個無依無靠的人了。

  馬師長也長歎一聲,拍著趙大刀的肩頭說:大刀,現在咱部隊不打仗,養不了那麽多人了,說不定啥時候,上級也會讓我轉業的。

  趙大刀的眼前就黑了,大勢所趨,他又有什麽辦法呢?

  臨離開二十一師前,馬師長請趙大刀吃了一頓飯。酒是少不了的,兩個人又像當年一樣,連幹了三碗後,酒勁兒就上來了。趙大刀解開衣服扣子,看著自己身上的傷疤,一一撫觸著,仿佛回味著記憶。他含了淚道:師長,我會想你們,想二十一師的。看不到你們,我就看身上的這些紀念。

  從武漢到陝北,再重新找到部隊後,他曾無數次地發誓:生是部隊的人,死是部隊的鬼。沒想到自己還好好的,上級卻一紙命令,讓他離開了部隊,他心不甘哪。

  最後,他一步三回頭地走了,眼裏的淚水迷蒙了雙眼。

  馬起義牽著馬來送他,走到二十一師門口時,他看到了插在大門上象征著二十一師的旗子。他立住腳,舉起了右手,向那麵旗子敬禮。他的眼淚再也控製不住了,他在心裏說:再見了,二十一師。

  馬師長也動了感情,咬著牙說:大刀,我知道你對部隊的感情,等再打仗,部隊擴編,你還回來。

  師長,你一定要想著我。

  趙大刀說完,轉過身,像士兵那樣地走了,身後大刀上的紅綢在風中一飄一飄的。

  馬起義牽著馬立在那兒,目送著趙大刀遠去。

  棗紅馬似乎也意識到趙大刀要離開了,它長長地嘶叫了一聲。

  趙大刀回了一次頭,朦朧地看見遠遠佇立的師長和馬。這時,他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在心咬牙切齒地說:我趙大刀遲早要回來的。而一年後,這個念頭就應驗了。

  趙大刀別無選擇地回到了天津,到軍管會報到了。他被分配到天津的商業局當了一名科員,從此,開始了他短暫的地方工作。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