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節 血是熱的

  師長的負傷,讓趙大刀懊惱不已,身為師部的警衛排長,卻沒有保護好師首長的安全,這是他最大的失職。

  那幾日,他看著僅剩下十幾個人的警衛排愁眉苦臉。部隊撤出四平後,一直往南,到了一個叫小孤山的地方,才開始休整。

  馬起義是被擔架抬到小孤山的,野戰醫院也是臨時搭建的。無非是幾頂四麵漏風的帳篷,再號下幾間民房,傷員們就散住在老百姓的家裏養傷。那會兒的野戰醫院沒有固定的建製,幾個醫生、十幾個護士,醫療器械也極其簡陋。傷員太多,隻能從各部隊抽調一些女同誌幫助護理。

  趙果也被抽調過來。她負責照顧馬師長。

  經過幾天的休養,師長又活了過來,身上幾乎被紗布纏滿了。意識清晰的馬師長,一看見趙果,就安靜了許多,身上的傷口也沒有那麽疼了。在馬師長的眼裏,趙果就是一支最好的麻醉劑。他看著忙進忙出的趙果,就說:丫頭,別忙了,歇歇吧。

  趙果正色地糾正說:別叫我丫頭,我叫趙果,是二十一師政治部的排級幹部。

  馬師長就嗬嗬地笑。

  一次,趙果照顧馬起義吃藥時,停在半空的手還沒有收回來,就被馬起義一把攥住了。趙果掙紮起來。她越用力,那隻大手就鉗子似的攥得越緊。趙果的掙紮,讓馬起義的眉頭皺緊了。趙果不敢動了,她擔心馬起義的傷口。於是,自己的手就被那隻大手給握住了。

  馬起義似乎完成這一握,已經耗盡了所有氣力,一邊喘著,一邊說:你這丫頭救了我,我這身體裏,還淌著你的血哩。

  趙果望著馬起義不知說什麽,隻是臉紅心跳地望著他。她也說不清,自從給馬起義輸了血後,就覺得他一下子與自己親近起來。她也想不清這一切到底是怎麽了?醫生在自己的身體裏抽了800毫升的血,這是後來醫生告訴她的。血被抽出來時,她感到頭有些暈,身體輕飄飄的,就一頭撲在趙大刀的懷裏,睡著了。後來,醫生讓趙大刀去找紅糖,等她被喂下兩碗紅糖水後,她才醒過來,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竟是:馬師長怎麽樣了?

  在陝北馬家堡的時候,馬起義騎在馬上,言之鑿鑿地說出要娶她時,她被嚇壞了。她不希望自己還沒有革命,就被婚姻羈絆住手腳,好在馬起義隻是說說而已,並沒有讓她太為難。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離開陝北後,她才意識到,馬起義率領的是一支出生入死的隊伍,而馬起義的指揮若定、生死不顧,更是讓她感慨不已。

  四平攻堅戰打響的時候,聽著隆隆的炮聲,她恨不能拿起槍,一同與隊伍衝上去。後來,聽說馬起義率領隊伍殺進城裏,她的一顆心仿佛跳出了喉嚨口。她期待著奇跡的出現,盼來等到的竟是重傷的馬起義。聽到醫生說馬起義需要輸血時,她毫不猶豫地伸出了胳膊。當自己的鮮血一點點地被抽出時,她有些幸福,甚至是自豪,雖然沒有在戰場上潘義務犧牲,但此刻,通過這種方式,自己終於可以為革命獻出鮮血了。

  自己的血液在流進馬起義的身體時,也似乎一粒種子栽到了他的身體裏,在那裏生根、發芽,最後竟開出奇異的花朵。一時間,趙果充滿了浪漫的想象。當她看著馬起義從死亡線上又回來時,心裏充滿了莫名的激動。

  馬起義握著她的手,發狠地說:丫頭,我這條命是你給的,啥時候想要,你就拿去。

  在馬起義看來平常、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趙果的心裏猶如一枚重磅炸彈,轟然一響。她的心一陣亂跳,臉發燒,望著馬起義的目光竟有些迷離和恍惚。

  馬起義還說:丫頭,我早就看上你了。咱們是革命隊伍,我不強求你,啥時候你點頭了,我馬起義就啥時候娶你。

  馬起義握緊她的手,終於鬆開了。但她沒有馬上抽回自己的手,就讓它濕漉漉地躺在那裏。二十三歲的趙果沒有經曆過愛情,對愛情曾有過無數次的幻想和期待,但那一切都是抽象的;而眼前的馬起義是具體的,對感情的表達也是無遮無攔的,她此時如同弱不禁風的堤壩,在馬起義的巨浪麵前,有些招架不住了。

  也就是從那天開始,馬起義和趙果的感情發生了奇妙的變化。許多年以後,趙果回憶起當年的往事,仍麵孔發熱,仿佛又回到了青春時代。她一時沒有弄懂,自己怎麽就稀裏糊塗地答應了馬起義。是崇敬,還是愛情?抑或是馬起義純粹的革命精神打動了她?對此,晚年的趙果仍然沒有弄明白。然而,在那個特殊年代裏,趙果水道渠成地愛上了馬起義。身為知識分子的趙果喜歡假設,但她假設來假設去,也沒有找到一條明確的答案。最後,她隻能歸結為命運了。這一切都是命運,是命運讓她走上了一條革命的道路,她最後隻能死心塌地、堅貞不渝地愛上了革命。這麽想過了,她突然徹悟,那一刻,她是把馬起義當成了革命的化身。

  心裏裝滿愛情的趙果,果然就不一樣了。她樂不思蜀地一次又一次出現在馬起義麵前,一邊照顧著傷員,一邊哼著歌。馬起義一聽見趙果的歌聲,就神色怡然地眯上了眼睛。眼前這塊堅不可摧的陣地,已被他登上,正在向核心目標發起最後的衝擊。

  趙大刀每天都來看馬起義,他一會兒拎來一隻野兔,或者是一隻山雞,然後煙熏火燎地在鍋裏燉了,讓趙果端著喂給馬起義。

  吃了肉、喝了湯的馬起義,就衝趙大刀說:大刀,現在部隊情緒咋樣?

  報告師長,部隊情緒高漲得很哩。

  此時的部隊剛打了敗仗,損失慘重,但趙大刀不想讓養傷的師長再擔心下去,順嘴扯了個謊。

  馬起義搖搖頭:大刀,你騙我。戰士們這兩天唱歌都有氣無力的,這你騙不了我。

  不遠處的一支隊伍,正一邊唱歌、一邊走過來,歌唱得稀稀落落。趙大刀就低下頭去,垂頭喪氣的樣子。

  馬起義就衝趙大刀說:讓政委和幾個團長到我這兒來一趟。

  不一會兒,李政委帶著幾個團長就來了。他們隔三差五地就會過來看望馬起義,卻不知為何,此時一起把他們叫過來。

  馬起義決定招集二十一師的骨幹開個會,他用目光盯著李政委說:老李,咱們二十一師不能趴下,要振作,不就是損失點兒人嘛,咱們要重整旗鼓。

  李政委和幾個團長就把目光一起望向馬起義:師長,你放心。等你傷養好了,我們會交給你一個完整的二十一師。

  那些日子,包括趙大刀在內,部隊每天都在走村串戶的動員青年參軍。此時國民黨的部隊也在爭取兵員,許多不明就裏的老百姓都在觀望。他們原以為日本人投降了,就不會打仗了,可以過上安穩的日子。沒想到,日本人剛投降,蘇軍一撤,內戰就全麵爆發了。鹿死誰手成了一個謎。百姓們觀望著,猜測著,這就給擴軍帶來了難度。好不容易動員一個青年人同意參軍了,第二天去領人時,青年又消失了。於是,他們又反複做工作,軟磨硬泡地等在應征者的家裏,直到把青年等回來。

  在部隊忙於休整擴軍時,馬起義和趙果的愛情也在神速地發展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