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節 結婚

  馬起義的傷在神奇中好轉了。他能從炕上下來,站到地上了。他又是個堂堂的男人了,趙果臉色緋紅地望著馬起義。馬起義知道,自己的傷能夠這麽快地得到恢複,完全是愛情力量的驅使

  不知為什麽,自從趙果的鮮血流進馬起義的身體裏,趙果對馬起義的排斥情緒頓時灰飛煙滅,反倒覺得他一下子離自己近了。他的舉手投足,總會在她的心裏留下一抹深深的印跡。

  她開始願意看到他,感受著他的堅強與勇敢。在一個月的時間裏,她精心地照料著他,兩個人就在這種默契的接觸中,一點點地走近。每一次為他換藥,身上幾十處傷口,似乎都在向她證明著眼前這個男人的堅毅。她的手在抖,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一點一滴地落在他的身體上。

  他覺察到了,身體哆嗦了一下,便說:丫頭,你這是咋了?

  他側過身子,望了她一眼,望見了她滿臉的淚痕。他閉上眼睛,心裏卻興奮地嚎叫:這丫頭為我流淚了,哈哈――

  一個女人能為一個男人流淚,愛情還會遙遠嗎?前些日子還渾身是刺的趙果,此時,在馬起義的前麵柔順得如一隻小綿羊。

  馬起義躺在炕上,慢條斯理地說:丫頭,給我唱支歌吧。

  趙果唱了。歌聲婉轉,像小溪把馬起義包裹了起來,很快人就化在了裏麵。

  然後,他又提出讓趙果陪他說說話,說啥都行。

  趙果就講了自己的父母,也講了自己的少年,和讀師範時參加的學運。

  馬起義的眼前似乎看到了一群女學生,手舉標語,喊著抗日的口號,一路走來。聽到趙果被警察打破頭的時候,他的心疼了,又一次握住了她的手,哽著聲音說:丫頭,是革命讓我們相識,這輩子你我都要把命永遠革下去。

  趙果重重地點了點頭,她在向一個男人承諾自己革命的決心。

  馬起義在愛情的滋潤下,能跑能跳了。他是活蹦亂跳著回到部隊的。此時,部隊在李政委的帶領下,經過一番休整,部隊又得到了擴軍,站在他麵前的又是“嗷嗷”亂的叫二十一師了。沒想到,隊伍這麽快就恢複了元氣。一高興,他就想起了趙果。想到趙果,一顆心就柔軟得如春天的花朵。他想結婚了,說幹就幹,事不宜遲。

  馬起義找到李政委,把他按到桌子前,要他為自己打結婚報告。

  李政委糊塗了,不知所措地問:老馬,你要結婚?跟誰呀?

  陝北時,馬起義求婚未遂的事件,李政委是清楚的。沒想到,受傷一個月後,他就換了個人似的要結婚了。

  馬起義瞪大眼睛:我和趙果結婚呐,還能和誰?

  李政委不信任地看著他:你和她?她同意了?

  馬起義擼起袖子,拍拍胸脯說:我這身子裏流的都是人家的血,是人家救了我一命。從今以後,我這條命就是趙果的了。

  李政委見馬起義說得真誠,且動容得眼淚汪汪,便半信半疑地給他打了結婚報告。

  當馬起義把結婚報告遞到縱隊政委手裏時,潘政委看了報告,又上上下下地把馬起義瞅了。

  馬起義不明就裏地說:你瞅我幹啥?邊說,邊低頭毛毛愣愣地看著自己,以為哪裏出了毛病。

  潘政委笑了:馬起義,你是不是想媳婦想瘋了?

  馬起義一本正經地答:我沒病,我好好的,幹嗎要瘋?

  潘政委就大笑起來,笑得一發不可收拾的樣子。

  終於,潘政委忍住笑,抖著那張結婚報告說:你看看你,糊塗了吧,人家小趙能和你結婚?在陝北,人家就說了,是來革命的,不是來結婚的。

  馬起義揮著手:潘政委,你那是老黃曆了,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

  潘政委不笑了,正色道:真的?

  那還有假,不信你去問她,我們可是自由戀愛。

  沒強迫?!潘政委追問著。

  馬起義冷下臉說:我不跟你說,我讓她自己和你說。

  說完,走出屋門,騎上馬一溜煙地跑了。

  不一會兒,又一溜煙地回來了。馬上多了趙果。兩個人跳下馬,他牽著趙果的手,橫衝直撞地出現在潘政委麵前。

  潘政委認真地把趙果看了一遍。趙果在潘政委的注視下,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潘政委就問:你真的願意和馬起義結婚?

  趙果不答,臉色緋紅,更深地低下頭去。

  馬起義在一旁不耐煩地說:政委,這還有假,人你也見了,我的結婚報告也打了,你就批吧。明天我們就結婚。

  潘政委想了想,拉開屋門,衝馬起義一本正經地說:馬起義同誌,請你出去一下,我要和趙果好好談談。

  馬起義抓抓頭,搖著腦袋,不情願地走了出去。

  潘政委讓趙果坐下,又倒了杯水放在她在麵前,和風細雨地說:小趙,你別怕,心裏有什麽委屈就跟我說,我和縱隊司令替你做主。

  趙果抬起頭,不明真相地望著潘主任,突然站起來,立正報告:首長,我沒有委屈,我就想嫁給馬起義。

  潘政委扶著趙果的肩頭,又讓她坐下,更加親切地說:你真的想和馬起義結婚?

  趙果抿著嘴唇,羞怯地點了頭。

  潘政委不相信地看著她:他沒強迫你?

  趙果搖頭,又抬起頭說:我和馬起義結婚是自願的,我愛他。

  潘政委這才鬆了口氣。抓過結婚報告,在上麵寫了一行字,然後把馬起義叫進來,把結婚報告往他麵前一拍,說:算你小子有本事。啥時候結婚,通知一下,我和縱隊司令去喝喜酒。

  馬起義一蹦三尺高地喊道:明天,就明天。

  很快,馬起義和趙果要結婚的消息,風一樣地在二十一師傳開了。

  趙大刀得到這個消息時,起初是不信,後來索性去找趙果當麵對質。

  部隊擴編後,趙大刀不再擔任警衛排的排長,他現在已經是一名連長了。那把招牌似的大刀仍斜插在背上,有風吹過時,刀把上的紅綢子就一抖一抖的。

  趙果正在教戰士們唱歌。她唱一句,戰士們跟著唱一句。

  趙大刀站在遠處衝趙果招手。趙果看見了,跑過來。趙大刀跑得很急,一路呼哧帶喘的。

  趙果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著急地問:大刀哥,出了什麽事?

  趙大刀直截了當地說:你真的要和馬師長結婚?

  趙果點點頭:就在今天晚上,按照我們老家的風俗,你還要背我出門呢?

  趙大刀驚訝不已。

  趙果親昵地衝趙大刀說:你是我哥,在我們老家,哥哥背妹妹出門,才算嫁人呢。

  趙大刀聽了趙果的話,眼前一黑,差點兒摔倒。

  趙果忙扶住他:大刀哥,你怎麽了?

  趙大刀站穩了腳跟,才道:沒事兒。想了想,又說:今晚,哥一定背你。

  說完,他踉蹌著向前走去。

  趙果不明白趙大刀這是怎麽了。望著趙大刀遠去的背影,倆人交往的一幕幕出現在她的眼前,她似乎明白了什麽,又似乎什麽也沒明白,心裏卻多了些幸福感。她知道趙大刀對自己好,她也一直把這份友情當成了親情。想到這兒,她輕歎口氣,搖了搖頭。

  戰時的婚禮,簡裝而又平靜。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