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節 出生入死

  共產黨和國民黨的部隊為了各自的利益,終於,在東北同室操戈了。

  四平是繼山海關之後,東北的又一屏障和交通樞紐。在這裏敵我雙方反複攻打了四次,最後才解放四平,也就有了四平這個名字。解放戰爭的戰例和戰史上,都清楚地書寫著這四次的戰例。因為四平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也就成了兩支部隊攻奪的焦點。前兩次圍攻四平,我軍死傷慘重,甚至彈盡糧絕,最後不得不撤出戰鬥。當時我軍彈藥奇缺,靠著一股聲勢和熱情,把四平團團地圍住了,因沒有重型武器,就連迫擊炮也很少,又麵臨有炮無彈的窘境。許多支前的民工,舉著扁擔和棍棒,也參加了圍攻四平的隊伍。

  趙大刀異常清晰自己排的武器裝備,二十一師的警衛排,應該是全師裝備最精良的,可他們每個人也隻有十幾粒子彈,身上的子彈袋用高粱秸塞滿了,看上去鼓鼓的,彈足糧餘的樣子。

  因為部隊初到東北,許多後方的兵工廠還沒有建起來,雖然從日本人手裏接收了一部分武器彈藥,但隊伍擴充得很快,這些彈藥也隻是杯水車薪。餘下的武器裝備,一些讓蘇軍運回了國內,一些則被國民黨接收了。解放戰爭的初期,共產黨的部隊在東北並沒有占到便宜,沒有勝仗,自然也就沒有彈藥的補充,因此,戰鬥打得異常的艱苦。

  第三次圍攻四平,二十一師參戰了。在部隊攻城之前,趙大刀給師部警衛排每人弄了一把大刀,有從日本人手裏繳來的指揮刀,也有砍柴刀,唯獨趙大刀的那把刀最為顯眼,明晃晃,亮鋥鋥,威風凜凜。這支配備了刀具的警衛排,被二十一師的人親切地稱為“大刀隊”。

  戰鬥在合圍四平三天後,打響了。

  這是一個黎明時分。當時國民黨在四平也投入了重兵,分陸路和海上增援。陸路上的敵人包括山海關和長春的守敵,海上的部隊則分別從棒槌島、營口等地從海上支援。圍攻四平的部隊就腹背受敵了,不僅要圍攻四平,還要花費很多兵力阻擊敵人的援軍。從整個戰史上來看,前三次圍攻四平的戰術都不成功。

  戰鬥是殘酷、慘烈的。第一個衝擊波過去,指戰員手裏的彈藥就消耗得差不多了,但他們沒有退路,隻能一鼓作氣與敵人短兵相接。隻有這樣,才能避免我軍的短處。一個衝鋒,接著又一個衝鋒,衝鋒號吹得響徹雲霄,司號員吹得都上氣不接下氣了,仍是淒厲地把號吹響。

  敵人在工事裏向我軍猛烈射擊,我軍衝鋒的人員倒下去一片,又倒下去一片。前麵的人倒下去了,後麵的人又前赴後繼地衝上來。在部隊後麵支前的民工,見前麵的部隊損失慘重,陣地久攻不下,就自發地組織起來,舉著扁擔和棍棒,呐喊著,衝了上去。

  二十一師的馬起義殺紅了眼睛,兩輪衝鋒下來,全師的人馬就損失了三分之一。在馬起義的記憶裏,部隊還沒有打過這麽慘烈的戰鬥。除了湘江一戰外,部隊從來沒有這樣地死傷過。他集合了部隊,抽調了一個營,把所有優良的武器裝備集中到這個營,組織了一支敢死或,有其他營做掩護。

  此時的馬起義都把寶押在敢死營身上了,誓死作最後一搏。

  馬起義梗著脖子,大喊道:老子就不信,殺不出一條血路來!

  後來的敢死營和警衛排果真殺出了一條血路,從城外攻進了城裏。

  這支生死不顧的隊伍殺到現在的英雄街附近,清醒過來的敵人團團地將隊伍圍了。畢竟這隻是一支一百多人的隊伍,情形萬分危急。馬起義帶著隊伍試圖往前衝,一個回合下來,死傷近二十人。照這樣下去,隊伍也隻夠拚上幾個回合了。

  趙大刀的警衛排一路衝下來,也傷亡過半。憑經驗,他知道仗不能這麽打下去,否則將全軍覆沒。此時兩個團的敵人的槍口直麵這支孤軍,外麵的我軍仍然喊殺著,可就是無法撕破敵人的防線。“衝出去”的念頭在趙大刀的腦海裏一閃,便不可阻擋了――保衛師長馬起義的安全是他的首要任務。

  這時的馬起義,舉著雙槍又一次躍出了陣地。他這一躍,身後就跟了幾十個活著的弟兄一同躍了出去,一副生死不顧的樣子。趙大刀吼了聲:師長――

  已經晚了,一發炮彈呼嘯著落下,在馬起義的麵前爆炸了。馬起義血人似的倒下,趙大刀背起受傷的馬起義,吼了聲:警衛排,給我拚出條路來。

  部隊最終撤了下去。十幾把大刀在前麵開路,剩下的人拚死斷後。

  耳邊的風聲,子彈劃過時的嘯叫,和著炮彈的轟鳴,攪成了一團。趙大刀此時隻有一個信念,就是衝出去。

  他不知自己在跑,還是在飛,隻覺雙腳似乎離開了地麵。背上的馬起義醒過來了,他在趙大刀的耳邊吼:大刀,你把我放下,我還沒死。就是剩下一口氣了,也要和敵人拚了。

  趙大刀像沒有聽見一樣,隻顧往前跑。兩個敵人試圖攔住他的去路,他手起刀落,人頭就落了地。

  不知跑了多久,身後的槍炮聲稀落下去,耳畔子彈的嘯叫也隱去了。他終於看到陣地上那麵舒卷的紅旗,腳一軟,眼前一黑,一頭栽倒了。他倒下的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這支敢死營最終隻衝出了十幾個人,馬起義也身負重傷。事後,人們才知道手術時竟從馬起義身上取出十三塊彈片。而為救馬起義,趙大刀也累吐了血,當即昏死過去。

  許多年之後,當人們提起這段往事時,身為將軍的馬起義仍眼淚汪汪,哽著聲音說:我這命,是大刀給的啊。

  昏死過去的趙大刀,當即被抬進了野戰醫院。說是野戰醫院,其實不過是老鄉的民房罷了,火炕臨時充當了手術台。馬起義和趙大刀被抬進來時,哭喊聲響成一片。趙大刀也正是被哭喊聲給喚醒了,他一骨碌從擔架上爬下來,衝到馬起義的擔架前。

  戰鬥打響的時候,趙果就和女幹部們被抽調到野戰醫院,幫助護理傷員。她最先看見的是趙大刀,趙大刀狼一樣地滿院子裏喊著:醫生,醫生,快救救我們的師長,我們師長的血都流幹了――

  趙果是在他的喊叫聲中奔過來的。

  趙大刀拉著趙果來到馬起義的擔架前,歇斯底裏地喊:快救咱們師長。

  趙大刀渾身上下已經是個血人了,那是從師長身體裏噴湧出來的血啊。他看著師長身體汩汩冒出的血,就用雙手去堵,一邊堵,一邊喊:趙果,快幫我,師長的血都要流幹了啊。

  這時,跑過來兩個醫生,連拉帶拽地把趙大刀和馬起義分開了。

  知道馬起義急需輸血,趙大刀擼起了袖子,讓醫生輸自己的血。醫生問他的血型時,他傻了。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血型,野戰醫院沒有驗血設備,醫生也不敢隨便輸血。

  趙果的胳膊伸了過來,她冷靜地衝醫生說:我是O型血,輸我的吧,快。

  趙大刀怔怔地望著趙果。他看見鮮紅的血緩緩地從趙果的身體裏流出來,又注進馬起義的身體裏。馬起義焦黃的臉,漸漸地就有了一些血色。

  趙大刀看看趙果,又看了看師長,他的心哆嗦了一下,一種異樣的感覺從心底彌漫開。趙果的臉有些蒼白,她努力衝趙大刀笑了一下,輕輕說了聲:大刀哥,我沒事。

  說著,試圖站起來,趙大刀趕緊去扶她,她就軟軟地倒在了他的懷裏。

  那一戰,部隊又圍攻了四平兩天,最後因傷亡過重,沒有拿下四平。又一次倉促地撤退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