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節 奔向延安(3)

  一切安頓好後,他便向接待他的領導說出了自己原部隊的番號。從內心裏,他恨不能立刻找到自己的部隊,和戰友們相聚、戰鬥在一起。領導無法答應他什麽,隻是說部隊整編了幾次,要找到原來的部隊,還得等一等。

  趙大刀隻能是等了。他看著身邊經過的那些軍人時,見誰都覺得親切,但又覺得是那麽陌生。於是,他一遍遍地打聽著:同誌,知道原紅一軍團三團在哪兒嗎?別人都搖頭,怪異地看著他。問了一圈,他便不再問了,坐在那亂七八糟地想自己的處境。

  他坐在井台邊,正梳理著自己亂七八糟的思緒時,就聽見趙果在喊他。

  他覺得有些異樣,究竟哪裏不對卻又說不上來,便循聲望去。他緩緩地站了起來,此時用目瞪口呆或是張口結舌來形容他一點兒也不過分。眼前這個人就是一路同行的那個趙果嗎?剛洗過澡的趙果,一張小臉通紅,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一頭長發,盡情地披散下來,肥大的軍裝穿在她的身上,竟愈發令她嬌小動人了。

  直到這時,趙大刀才發現,趙果原來是個女娃。這麽漂亮的女娃,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洗個澡的工夫,趙果就變成了俏女娃,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彎腰躬身地在趙果身邊一連轉了三圈,話都不會說了,隻一遍遍地咂著嘴。

  趙果就一邊抿著嘴笑。

  他立住腳,倒吸了一口氣。一時不知自己是在夢中,還是醒著。然後,他拍了一下大腿,重新把目光聚在趙果的臉上――想著剛才自己還和趙果拍肩打背的,倆人不分彼此,沒想到一轉身的工夫,趙果就成了女的。他無法接受,也轉不過這個彎。

  終於,他長籲了口氣道:你是個女娃,咋不早說?

  說完,又劈劈啪啪地拍自己的大腿,一副上當受騙的樣子。

  趙大刀這才知道,他們這一批投奔延安的學生中,有好幾個都是女娃,為了在路上方便一些,都把自己扮了男裝。通過封鎖線時,犧牲的就是兩個女學生。

  從此,趙果在他的眼裏已經不是以前的趙果了。雖然趙果還喊他“大刀哥”,但他隻要一見到趙果,就無所適從,然後就不停地拍腿,本來挺流暢的話說起來也磕磕絆絆的,他就急赤白臉地說:嗨呀,你這個娃呀――

  趙果就笑,笑容在他眼前爛漫一片,他有些暈,一時間有些理不清他和趙果的關係。親如兄弟的趙果不見了,眼前這個趙果和自己是什麽關係呢?他想不透,也想不清,後來索性就不去想了。

  趙大刀在馬家堡休息了三天後,馬起義接見了他。馬起義是八路軍的一個團長,秋收起義參加的革命,以前也是個有姓沒名的苦出身,革命了,為了紀念秋收起義,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馬起義。

  馬起義是老紅軍了,是紅三軍團的人,長征時就是團長了。他在一孔窯洞裏見到趙大刀時,熱情得很,離老遠就把趙大刀的雙手捉住了,然後亂搖一氣道:哈,趙大刀這名字好,一聽這名字就是紅軍。我馬起義也是紅軍,哈,趙大刀,好哇,好哇――

  趙大刀握著馬起義的手,仿佛又見到了自己的李團長,當年的李團長講話也這麽粗聲大氣,熱情得很。趙大刀喉頭哽了,眼圈也紅了,在心裏說:到家了,真的到家了。

  當趙大刀說到紅一軍團三團時,馬起義背過身去,倒背著雙手,許久沒有回頭。半晌,又是半晌,馬團長才轉過身,已經是一臉的淚水了。

  馬團長壓低聲音說:大刀同誌,你們紅一軍團的三團恐怕隻剩下你一個人了。

  趙大刀身上的血液頓時凝住了,整個人都僵在那裏,木木的。當時他們三團是整編團,近千人的隊伍,負責為整個紅軍主力斷後。那場阻擊戰,當時他們一個營占據了三個高地,他親眼所見自己所率的戰友都犧牲了,難道李團長和另外兩個營的人也都犧牲了?

  那天上午,馬團長在窯洞裏壓低聲音,簡單地敘述了紅軍長征的經曆。紅一方麵軍,從瑞金和於都出發時兵強馬壯的十萬大軍,在到達陝北時,隻剩下不到一萬人,是原來的十幾分之一呀。

  雖然趙大刀沒有經曆過長征,但他經曆過尋找隊伍的艱辛。長征這一路走下來,紅軍的隊伍整個建製地消失著,隊伍不停地往前走,不停地整編著,原來部隊的許多番號慢慢也就沒有了。

  到達陝北的這三天時間裏,陝北根據地的生活是熱火朝天的。天高雲淡,太陽都輝煌得耀眼,窯洞的牆上和樹上,到處張貼著革命的標語,人們的腰板是挺直的,臉上掛著笑,趙大刀仿佛又看到了昔日根據地的景象。這情景,是那麽的激動人心,這是一支嶄新的隊伍,一切都是欣欣向榮,蒸蒸日上的樣子。

  在三天裏,他想過無數次和老部隊重逢的場麵,但在馬團長那裏才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過去的老部隊了。

  他站在馬團長麵前,一時有些茫然。半晌,他囁嚅道:馬團長,難道我沒有家了?

  馬團長聽了這話,又恢複了常態,哈哈大笑著說:怎麽會?這就是你的家,你又重新歸隊了,你現在就是八路軍的一名戰士。

  他聽了馬團長的話,士兵一樣標準地立在馬團長麵前,向馬團長敬了個禮道:報告馬團長,趙大刀向你報到。

  馬起義繞著趙大刀身前身後地轉了兩圈,用拳頭搗了他的胸,還砸了他的肩,然後滿意地點著頭說:是棵好苗子,你就留在我身邊吧。

  事後,趙大刀才知道馬起義的警衛員在一個星期前的一場戰鬥中犧牲了。為了掩護一支醫療隊通過封鎖區時,警衛員被一顆流彈擊中了。馬起義痛失警衛員後,悶悶不樂了好幾天,直到遇見趙大刀,他才重新又眉開眼笑起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