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節 開始(1)

  不久之後,著名的“百團大戰”打響了,昔日的紅軍以八路軍的名義,號稱百團參戰,像侵華日軍展開了全線作戰。百團大戰是一個新時代開始的標誌。

  陝北的馬家堡,就像歌裏唱的一樣,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人們把笑容掛在臉上,家家戶戶的窯洞口都是日夜紡織的婦女,兒童團手持紅纓槍在山峁上站崗放哨。隊伍一邊開荒,一邊操練。,雞啼馬嘶,一派熱鬧的景象。趙大刀走在陝北的山山嶺嶺間,眼前的場景仿佛又讓他回到了瑞金。一切都是那麽熟悉,一切又都是那麽親切。

  趙果和同來的青年學生,已被抗大分校招收為學員。那時的陝北,建了許多抗大的分校,學員既有基層幹部,也有剛投奔到陝北的青年學生。部隊滾雪球似的壯大,基層還缺少許多幹部,抗大分校就肩負起了為部隊培養骨幹的任務。學生們畢業了一批,又來了一茬,畢業後的學生被分派到剛組建的部隊充當起了骨幹力量。革命的火種,一時間撒遍各個角落。

  初到陝北的趙大刀也有了到抗大分校學習的機會,當馬團長征求他的意見時,他的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嘴裏一迭聲地說:馬團長,你就饒了我吧,識文斷字的活咱幹不了,也不受那個罪,我就等著跟你打仗了。

  趙大刀對打仗很興奮,一提打仗他就兩眼充血,可惜使著順手的大刀被湘江繳去了,這讓他很是遺憾和懊惱。

  馬起義也覺得讓這麽一個生龍活虎的戰士坐在窯洞前,咿咿呀呀地咬文嚼字是浪費人才,再說真要把趙大刀送到抗大分校去學習,他也舍不得。

  馬起義就拍著胸脯說:那你就跟著我吧,過不了多久,就有仗打了。

  此時的馬起義和趙大刀,恨不能立馬接到上級的命令,走出陝北,去戰場上廝殺一番。

  在沒有仗打的日子裏,趙大刀也不明白,心裏為啥老惦念著趙果。三兩天不見,心裏就無著無落的。於是,一有時間,他就去抗大分校看趙果。

  陝北的日子風和日麗。趙大刀一有時間就去遛馬,他知道一匹好馬不能總是拴在槽頭,那樣的話,馬就會沒了精氣。沒了精氣的馬又如何奔襲、戰鬥呢?趙大刀就在陝北的溝溝坎坎間遛這匹馬,一會兒讓馬登高,一會兒望遠,然後就騎在馬背上,聽著耳邊的風聲嗖嗖作響,仿佛自己也飛了起來。這的確是匹好馬,腳力上乘,機敏過人,趙大刀此時已經死心塌地愛上了它。

  遛完馬,他就要到抗大分校走一走。有時正趕上趙果他們坐在一片小樹林裏上課,一塊黑板掛在樹上,教員在黑板上又是寫又是畫的,很賣力的樣子。

  趙大刀牽著馬,屏息靜氣地站在一旁等著趙果下課。有時馬不老實,耐不住寂寞,伸長了脖子嘶鳴一聲,引得上課的學生向他這邊望過來,趙大刀就很不好意思,紅了臉,回過身拍著馬臉說:夥計,老實點啊,一會兒回去給你加料。

  馬似乎聽懂了趙大刀的話,果然就老實了,低眉順眼地和他立在一起,靜靜地等趙果下課。

  趙果一下課,就衝趙大刀跑來。她現在的裝扮完全是典型的女學員了,軍裝穿在身上,脖子上還係了一條白毛巾,樣子很帥氣。她一見趙大刀就笑,然後喊一聲:大刀哥。

  趙大刀一看見趙果,眼睛就眯成了一條縫,樣子幸福得很。他的挎包裏裝著一兜紅棗,是遛馬時從樹上摘的。他把棗遞給趙果,然後就說:兄弟,多吃點兒,這棗是補血的。

  他每次見趙果,幾乎張口就喊成了“兄弟”,事後他千百次地在心裏對自己說:人家不是兄弟了,應該叫妹子或同誌。可一張口,就又喊成了兄弟,想改都改不過來。後來,他覺得這樣也沒什麽不好的,叫同誌多少顯得有點遠了,感覺太一般;喊妹子吧,更是把陳果往外推出了,思來想去,還是叫兄弟自然又親切。

  趙大刀每次這麽稱呼趙果時,她也不去糾正,隻站在那兒抿嘴衝趙大刀笑。接過他遞過來的棗,也不謝,就那麽笑盈盈地看著趙大刀。趙大刀就抓抓頭皮,望著她,沒話找話地說:兄弟,你整天地學習不難受啊?

  趙果不說話,仍笑。

  趙大刀就說:你要是難受就跟我說一聲,我和馬團長說說,把你要過來,在團裏寫寫畫畫的,有你幹的事。

  聽趙大刀這麽說,趙果就笑彎了。趙大刀就愈發的不好意思起來。

  趙大刀站在那兒和趙果說上兩句話,心裏就踏實了。然後,牽著馬向趙果告辭了,臨走時他說:兄弟,那你就好好學吧,有啥困難就跟哥說一聲。

  趙果笑著點點頭。

  趙大刀走了,斜陽把他和馬的影子拉得很長。

  他們這個團的駐地,在馬家堡不遠處山峁下的一排窯洞裏,馬團長住一間,既辦公又睡覺,另外一間就是李政委的。

  趙大刀和警衛班的幾個戰士住在一孔窯洞裏。馬團長有事,從窯洞探出頭喊一聲,他就能聽到,然後幾步從窯洞裏跨出來,從棗樹下牽過棗紅馬,和團長一起風一樣地刮走了。

  馬團長帶著趙大刀經常到部隊上檢查工作。每次去,都能看見兵們熱火朝天地訓練、射擊,這時的趙大刀就想起自己當連長那會兒,也是這麽帶兵訓練。看到別人在那兒刺殺、格鬥,他的手和心就癢癢的。

  馬團長騎在馬上,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大刀,你是不是手癢癢了?

  他不答,也不點頭,呼吸粗重地看一個幹部模樣的人在和士兵對刺,兩個士兵竟被幹部逼得節節敗退。

  馬團長就喊一聲:張連長,你來和大刀比劃幾下。

  張連長停了手,扭過身子看趙大刀。趙大刀感受到張連長目光中的輕視,身體裏的血“呼啦”一下子就被點燃了,他沒頭沒腦地衝過去,從士兵的手裏接過槍,向張連長撲過去。

  兩個人殺將起來。槍的搏擊聲,粗重的呼吸聲,伴著腳下趟起的陣陣黃土,二人糾纏在山梁上。兵們先是在一旁看傻了眼,直到馬團長喊了一聲:好!兵們才清醒過來,跟著喊“好”,拍巴掌,助威似的聲浪此起彼伏。

  趙大刀的槍托掃倒了張連長後,就收了槍,把他拉起來,說了聲:對不住了。然後,把槍扔給一旁空著手的戰士,拍拍手,走回到馬團長的馬前。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