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節 奔向延安(2)

  傍晚的時候,隊伍潛伏在離封鎖線很近的一片樹林裏。他們能聽到日偽軍來回走動的腳步聲和換崗時的吆喝聲。十幾個學生,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陣勢,眼睛瞪圓了,拳頭也攥緊了,呼吸急促地盯著封鎖線。學生們的緊張毋庸置疑,任憑趙大刀和交通員怎麽做學生的工作,仍放鬆不下來,緊張的神經就那麽緊繃著。

  夜幕降臨後,炮樓上的探照燈像掃把似的,在一片漆黑中來來回回地掃著,世界一下子就變得明明暗暗起來。他們大氣不出地伏在樹林裏,等待著最佳的時機。遠處,有一顆流星劃破了暗夜,最後消失在無邊的黑暗中。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

  子夜時分,敵人巡邏的身影明顯減少了,兩個哨兵抱著槍倚在電線杆上,頭一點一點的。這正是趙大刀們所期待的機會,交通員揮了一下手,彎腰帶著幾個學生摸進黑暗中,很快就消失在敵人的塹壕裏。趙大刀帶著另外的學生也要出發了,這會兒,他才發現趙果的手正緊緊地拉著他的衣襟。他在心裏笑了笑,拍了拍趙果的腦袋,揮了揮手,幾個人便學著前麵人的樣子,摸進黑暗中。

  剛開始,一切還都順利,他們跑幾步,然後蹲下來,等探照燈掃過去了,再接著往前跑。就在隊伍已經快通過一半封鎖線時,不知是誰跌了一跤,還“媽呀――”叫了一聲。

  就是這一聲,驚動了日偽軍,探照燈“刷”的就掃過來了,敵人的槍聲也響了。趙大刀眼睜睜地看見有兩個學生在奔跑中倒下了,他大喊著:趴下,快趴下。

  他的喊叫,招來了敵人的一梭子彈,他在地上翻滾著,隱身在一塊凹地裏。他不能一個人跑,他的任務是斷後,不能丟下一個學生。敵人的槍聲一陣緊似一陣,有一隊敵人一邊打槍,一邊吆五喝六地向這邊跑來。趙大刀壓低嗓門喊:還有人嗎?

  這時,他聽見趙果在喊他:大刀哥,我受傷了。

  他循聲望去,趙果在一棵樹後,向他招手。

  趙大刀隻能往回跑了,他不能扔下趙果一個人。他的跑動引來了敵人的注意,敵人向他們這裏衝了過來。他用手扯起趙果,跌跌撞撞地衝下鐵路,向黑暗裏摸去。敵人也不知對方的深淺,朝黑暗裏放了幾槍,就收兵了。

  兩個人又回到了出發前潛伏的樹林裏。趙果受傷了,一顆流彈劃破了腿肚子,看樣子並不重。幸好出發前,交通員就給他們帶來了一些常用藥,這時派上了用場。趙大刀為趙果處理好傷口,天就蒙蒙亮了。趙果哆嗦著聲音,可憐巴巴地望著趙大刀說:大刀哥,咱們掉隊了,去不成延安了。

  趙大刀就安慰他:不怕,今兒晚上一定帶你過去。

  趙果就哭了,樣子無助得很。趙大刀弄不明白,一個男人哪來的那麽多眼淚。他想衝趙果發火,看看他無助的樣子,又忍住了。他不知道交通同他們是不是安全地通過了封鎖線,他曾親眼看到兩個學生在流彈中倒下。他又想到了湘江,被鮮血染紅的湘江永遠地留在了他的記憶裏。

  他隔著鐵路封鎖線,遙望著對麵,他不知道交通員帶著學生去了何方?趙果看出了他的焦慮,邊哭邊說:大刀哥,是我連累了你,要是沒有我,你早就衝過去了。

  看著趙果可憐巴巴的樣子,他的心軟了,他撫弄著趙果的頭發,堅定地說:放心,今天晚上我趙大刀一定帶著你衝過去。

  在煎熬中,又一個晚上降臨了。還是昨晚那個時間,趙大刀不由分說,背起趙果,隱進了黑暗。因為這次隻他們兩個,趙果又在他的背上,目標很小,過這樣的封鎖線,對久經沙場的趙大刀來說,並不是件困難的事。幾乎沒費什麽周折,他帶著趙果順利地通過了封鎖線。他沒敢停留,馬不停蹄地向前跑去。他想追上交通員和那些學生,可一直追到天亮,也沒有發現交通員的影子。看來交通員帶著學生早就走了,他們不可能去等他們,多等一分鍾,就會多增加一分危險。

  趙果一直伏在他的背上,他幾次要下來,都被趙大刀製止了,那樣隻會影響他行進的速度。天亮的時候,趙大刀才發現,汗水已經濕透了自己的衣服,直到這時,他才把趙果放下來。趙果已經哭成了淚人,樣子愈發地讓人心疼。趙大刀擦了一把脖子上的汗水,說:你放心,沒有交通員,我也能把你帶到延安。

  現在已經進入陝西了,那麽遠的路都走過來了,剩下的路程,在趙大刀的眼裏已經不算什麽了。他知道,每往前邁進一步,就離自己的隊伍近了一程,這時他又想起了李團長、馮政委和郭營長,那些戰友們更是在向他招手微笑。他們站在陝北的寶塔山下,正在等待他的歸隊。想到這兒,他渾身就湧動著無盡的力量,不管趙果怎樣掙紮,不由分說地把他背在身上,甩開大步,有聲有色地向北方走去。趙果扭捏著身子喊:趙大刀,你把我放下來。

  趙大刀不聽,撒開長腿,兩耳生風地向前奔去。

  幾天後,在路人的指引下,趙大刀和趙果相扶相攜地終於到達了陝北。趙果的傷口已經好多了,現在已經能跟上趙大刀前進的步伐了。

  當他們看見山峁上站在一棵樹下的八路軍士兵時,趙大刀的腳步踉蹌了,喉頭一緊,眼睛就濕了,渾身的力氣似乎頃刻間被耗盡了,他搖晃著,醉酒似的向哨兵走去,這次是趙果在攙扶他了。

  走到哨兵跟前,他盯緊哨兵的臉,那張普通的臉在他眼裏是那麽親切,他哽著聲音問:你們就是當年的紅軍?

  在得到哨兵準確的答複後,趙大刀像隻餓狼一樣,“嗷嗚”一聲,跟頭把式似的奔過去,一把抱住哨兵,撕心裂肺地喊道:親人啊,可找到你們了。

  趙大刀的眼淚把自己的臉弄得一塌糊塗了。許多年之後,趙果仍清晰地記著趙大刀當時的模樣。

  當即,趙大刀和趙果被引領到陝北一個叫馬家堡的地方,這裏來了許多投奔到延安來的青年學生,還辦著一所抗大分校。在馬家堡,他們見到了過封鎖線時失散的同學們。趙果與同學相見,又是擁抱又是流淚的,然後就有人安排他們去洗漱、吃飯。

  趙大刀站在井台邊,洗了一個痛快的澡,然後坐在太陽下一聲接一聲地打著噴嚏。有人送來了衣服,衣服是嶄新的八路軍軍服。顏色仍是紅軍時期的那種灰色,就是徽章有了變化。他在心裏更喜歡紅軍的紅領章和五角星,穿戴在身上,如同紅彤彤的火,看著就讓人生出使不完的勁。現在的領章和帽徽雖然變了顏色,但畢竟是革命隊伍的軍服,穿在身上,腰板還是一點點地挺了起來,紅軍連長的感覺又一點點地找回來了。他渾身的血液快速地流動,頭一時有些暈,腳也發飄,這是興奮留下的後遺症。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