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節 奔向延安(1)

  趙大刀和十幾名青年學生一同出發了,他們的目標是革命根據地――延安。那時,從全國各地投奔到延安的進步青年不計其數,延安就像燃亮在黑暗中的一座燈塔,人們奔著那亮光,前赴後繼地湧去。

  他們的第一站是西安,那裏也有八路軍的辦事處,到了西安,延安也就不遠了。一路上,日本鬼子和偽軍設了許多道封鎖線,日本人早知曉了延安在中國的影響,他們要封鎖中國的紅區,不讓抗日的烽火蔓延。鐵路兩旁的交通要道,也雨後春筍般地立起了鬼子的炮樓。想通過敵人一道又一道的封鎖,任務還是很艱巨的。

  從武漢辦事處出發時,他們被編成了幾個組,畢竟十幾個人在一起,目標太大了。有時他們也會化整為零,分頭行動。路線是辦事處的人早就設定主好的,每到一站都有當地的交通員接應,那些交通員就像在進行一場接力賽,一站站地把他們傳遞下去。

  趙大刀和趙果分在了一組。趙果的樣子有些瘦小,穿在身上的衣服大了一號,看著像個稻草人。趙大刀一看見趙果就笑了,在趙果瘦弱的肩頭上搗了一下道:你小子長成這樣,還想當八路,能扛動槍嗎?

  也就是從那時起,趙大刀發現趙果這孩子愛臉紅,不管說什麽話,都先紅了臉,兩隻眼睛水汪汪地盯著人看。趙大刀就用兩隻大手,愛撫地摩挲著趙果的頭說:你小子,不是當兵的料,我看唱個歌、跳個舞啥的還行。

  趙果聽了,自然又紅了臉道:我能行,不信咱們到了延安比比看。

  趙大刀就笑了,笑過了,就拍著胸脯說:兄弟,我可是老資格了,當年在蘇維埃,我參加過的戰鬥數都數不過來。

  這時,他又想到湘江邊無名高地的那一戰,一個連的弟兄壯烈犧牲的場麵,他不再說話了,眼裏有晶瑩的東西在湧動。戰友們永遠地留在了無名高地上,隻剩下他一個人。他覺得他是代表著十三連的弟兄們,一起在尋找主力部隊,他經常做夢,每次都會夢見陣亡的戰友們,站在他麵前,一聲聲地問他:連長,我們啥時候歸隊呀,我們想紅軍主力呢。

  每次做這樣的夢,他都會流下熱淚,從夢裏哭到夢外,醒來後,他就呆呆地望著天上的星星,在心裏鏗鏘地說:弟兄們,放心吧,我一定帶著你們歸隊。

  一路上,趙大刀的心情興奮而又迫切,他不斷地催促著身後的趙果,跟上他的腳步。趙果看樣子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苦,氣喘籲籲,小跑地跟著這十幾人的隊伍。趙大刀不時地停下來等趙果。在這之前,趙大刀早就把趙果身上帶的幹糧和一個布包背在自己身上,就是這樣,他還要不停地等趙果。

  趙大刀就說:兄弟,要不我背你一程吧,你的小身板,我看快不行了。

  趙果人小誌氣高,他聽趙大刀這麽說,小臉又漲紅了,汗珠晶亮地掛在額頭和鼻翼上,他賭氣地說:大刀哥,別小瞧人,我行。

  趙果自從認識了趙大刀,就一直把他喊作大刀哥。因為倆人都姓趙,彼此間就多了一份親近。趙大刀稱趙果兄弟,要麽就叫他一聲“一家子”,趙果爽快地答應了。

  幾日之後,趙大刀就了解了趙果的一些情況。趙果在投奔延安前是漢口一家師範學院的學生,別看他長得小,每次的抗日遊行,他都是組織者之一呢。在學校讀書時,就參加了大學的進行青年詩社,油印小報宣傳抗日的思想,還被警察抓去過。

  趙大刀聽了趙果的經曆,就伸出手指頭在趙果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你個小鬼,還不簡單啊。

  趙果也向趙大刀打聽紅軍隊伍上的事。跟著趙大刀一起出發的學生們,這時已經知道趙大刀曾經是紅軍的連長,對他都是一臉的敬仰。提起紅軍和紅色根據地,趙大刀的話就收不住了。每次休息的時候,趙大刀都會聲情並茂地給他們講述紅軍和蘇維埃。講這些時,他似乎又看到了滿眼的紅旗,還有那一張張生動的笑臉。他一遍遍地描述著,似乎在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思念。他又講到了湘江西岸無名高地上的阻擊戰,還有他那些犧牲的戰友們。學生們傾聽時都噤了聲,一臉的崇敬與肅穆。

  趙果是個感情脆弱的孩子,趙大刀每次講到十三連六天六夜慘烈的阻擊戰時,他都會流淚,眼淚順著臉頰無聲地流下,然後“吧嗒吧嗒”地掉在了地上。

  趙大刀一年歲趙果的眼淚,心就軟了,有一股溫暖的東西在他身體裏彌漫著。他想張開手臂,把趙果擁在懷裏。他自己也不說不清楚,為什麽為會有這樣的感覺。自從認識了趙果,他就對趙果有一種天然的親近,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趙大刀衝趙果說:兄弟,等到了延安,我找到部隊後,你就給我當通訊員吧,那樣咱們就不會分開了。

  趙大刀無疑是這十幾個人的精神領袖,他有時走在隊伍的前麵,有時走在最後。過敵人的封鎖線時,他總是率先衝過去,把趙果帶到安全地方,然後再回來接其他的人。一趟一趟的,總是有驚無險。這裏的交通員早就摸好了情況,有時還打通了偽軍,那些偽軍不過是鬼子的走狗,給當官的塞幾塊銀元或是點鴉片,偽軍也就睜隻眼、閉隻眼,朝天上胡亂放上兩槍,裝模作樣地從炮樓裏追出來,然後罵罵咧咧地回去向日本人交差去了。

  即便是這樣,這些學生還是受驚不小。沒參加革命前,無數次地把革命的浪漫想象過了,然而現實卻並非如此,單調而又驚險,革命的過程是用一雙腳,一步步地走過來的,這也就有了許多的艱辛和苦難,甚至是流血和犧牲。這是青年學生在參加革命前沒有想過的。

  到達北同蒲線鐵路之前,交通員就反複強調過鐵路封鎖線的危險。包括趙大刀在內,他們都沒有把通過一條鐵路想得有多麽難。不就是一條鐵路嘛,打一個衝鋒,憋口氣,一閉眼,說過去就過去了。

  他們到北同蒲鐵路線時才明白,日偽軍早已在此設下重兵。北同蒲線是山西的命脈,日軍軍火的供給,都是通過這條鐵路線源源不斷地輸入輸出。在這之前,有抗日武裝曾破壞地鐵路,讓日軍損失慘重。以後,日偽軍增派了大量兵力,鐵路沿線炮樓林立,塹壕縱橫交錯;車站上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巡邏的日偽軍走馬燈似的地晃來晃去。

  在通過鐵路線之前,趙大刀一行在鐵路線十幾公裏的一個村子裏住了下來。這是八路軍的一個堡壘戶,每次有過往的人都會在此落腳。安頓好學生後,交通員領著趙大刀到鐵路附近摸了一下情況。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趙大刀看到鐵路,就想到了湘江,要過這條鐵路,並不比過湘江容易多少。

  眼下這十幾人的隊伍,畢竟不是紅軍的戰鬥部隊,他們還是一群孩子,想通過封鎖線,能行嗎?趙大刀的心裏沒底,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孱弱的趙果,心裏頓時沉甸甸的。

  交通員是老交通了,他反反複複經過這條封鎖線已經有十幾次了。他經曆了成功,也遇到過失敗。上一次,也是護送一批上海來的學生,結果,在過這條封鎖線時,犧牲了五六個學生。

  當然,這個情況交通員隻對趙大刀說了,並沒有告訴那些學生們。趙大刀的眉毛頓時擰成了一個疙瘩,他知道,考驗他的時候到了。整支隊伍裏,隻有他和交通員經曆過戰鬥,隊伍能否順利地通過這最後一道封鎖線,就看他和交通員的了。如果過了封鎖線,他們就進入陝西,離陝北也就不遠了。

  通過封鎖線之前,趙大刀和交通員做了明確分工,倆人把十幾名學生分成了兩組,交通員帶領的一組先期通過,剩下的學生是第二組,他負責斷後。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