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節 追趕(2)

  說完,他把那口大刀扛在肩上,一步步向山下走走。此時的他覺得,身後的一雙雙眼睛正在望著他,很快,弟兄們的魂魄就飄飄悠悠地跟過來,哭喊著衝他說:連長,帶上我們吧,我們也想去追趕隊伍啊――

  一股風刮過來,那些遊蕩的戰友就被刮跑了,隻剩下虛渺的喊聲。他的淚水又一次流了下來,他用衣袖狠狠地抹了一把,把淚水抖落在風中。扛起鬼頭刀,堅定地走在追趕隊伍的山路上。

  西斜的太陽拉長了趙大刀追趕隊伍的身影,插在背上的那口刀,如同一麵豎起的旗子。主力部隊撤走的路線是顯而易見的,路旁的草叢裏,扔得到處都是從蘇區帶來出來的家什,一箱子一捆的,有的已經被追兵打開,露出了裏麵的東西,大都是一些紙張或油印機什麽的,還有的就是成捆的草鞋。紅軍的家當,在追兵的眼裏都是不屑一顧的破爛,他們隻是好奇地打開看看,又隨便地踢上一腳。紅軍的寶貝家什就橫陳在路旁,狼狽得很。再走上一陣子,這樣的東西就少了,主力部隊把該扔的東西都扔完了,一路上隻留下雜遝的腳印,還有騾馬遺下的糞便。從糞便上看,已有些時日了。趙大刀追趕隊伍的心情就有了一種緊迫感。

  再往前走,就是山區了,連綿的山在他的眼前起伏著,路旁的山坡上、草叢裏,經常可以看到被匆匆掩埋的紅軍士兵的屍體。因為匆忙,掩埋得就很草率,有的還露出大半個身體,可以看出是一些傷員。他們剛開始被戰友們抬著前行,在咽下最後一口氣後,被戰友們匆忙地掩埋在路旁。戰友們沒有時間去留戀,更沒有心情悲傷,敵人的追兵趕得正急。

  趙大刀在目力所及的情況下,估算著犧牲的戰友,後來無論如何也數不清了,隻能把這些戰友當成了追趕隊伍的路標。

  有了方向,向前的步子就堅定了許多。

  趙大刀就像一張影子,在山林間搖晃著。那把鬼頭大刀以前背在身上,就跟玩兒似的;可現在扛著它,就像扛了一座山。刀成了他唯的一武器,這是他作為軍人的象征,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

  他踉蹌地走著,有時走不上幾步就摔倒了。他趴在地上,大聲地喘息上一陣,然後用盡最後的力氣爬起來,再搖搖晃晃地走上幾步。幾次之後,他的意識開始迷離了,搖晃著走著,仿佛又回到了紅軍隊伍當中。他喃喃著:餘排長,命令部隊火速前進。

  然後他就聽到了一片急促、整齊的腳步聲,他喜歡聽這樣的聲音,鏗鏘有力,堅定不移,這是紅軍的力量和希望。

  他又喃喃著:吹衝鋒號!

  耳畔似乎有嘹亮的軍號聲響起,喊殺聲遮天掩日,如同一股勢不可擋的洪流,向敵人的陣地掩殺過去。那是最讓他激動的一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