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節 追趕(1)

  周圍很靜,從戰火的喧囂到停止的死寂,一切都是那麽不真實。

  秋天的太陽依舊毒辣,硝煙伴著雨後泥土的氣息,絲絲縷縷地在空氣中滌蕩。

  趙大刀的眼睛是一點點睜開的。先是張開了一條縫,接頭上眯起了眼睛。他第一眼看到的東西,就是那輪依舊毒辣的太陽。他的眼睛一時有些發花,閉上眼睛的一瞬,他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遙遠的和記憶,正努力地被一點點扯回來。

  猛然,他想到了阻擊戰,想到了七天七夜的任務。嘩啦一聲,他睜開了眼睛,猛轉過身體,望著周圍的一切。無名高地又一次出現在趙大刀的眼前,破碎的記憶在刹那間整合了――他還在陣地上,怎麽戰鬥卻停止了。他想魚躍著站起,這是軍人在陣地上應該具有的敏捷。可是他試了兩次,也沒能躍起,後來他發現自己的腿被什麽東西壓住了。定睛看時,見是兩具敵人的屍體,僵硬地壓在他的身上。他推開他們,他們是被他的大刀砍死的,刀痕清晰地留在敵人的身上。鬼頭刀還在,仍在他手上握著。刀在手上,心底裏就有股硬氣頂上來,他手拄著刀終於站了起來。陣地上的一切都倒下了,包括那些樹,望過去一覽無餘的樣子。此時,唯有他是個活物。周圍很靜,除了被炸熱炸鬆的泥土間或發出聲響,仿佛一切都靜止在夢中。他身子一緊,心一沉,有了一種惶惑的恐懼。他嘶啞著喊道:弟兄們――

  聲音有氣無力的,但在這靜止的世界裏,還是嚇了他一跳。這一聲,徹底讓他清醒了。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陣地還在!

  他拄著鬼頭刀,一步步向前邁動著雙腿,腿在陣地上發出的聲音真實可信。他吸了口氣,又喊了一聲:十三連的弟兄們,在我這裏集合。

  他喊過了,聲音在莫大的靜寂裏傳得很遠。然而,除了他的聲音,沒有一絲回應。他預感到了什麽,急步向前走去。他跳進戰壕,眼前的一切呈現在他的眼中――

  栓子是部隊轉移前入伍的新兵,此時他的雙手仍掐著敵兵的喉嚨。栓子大睜著雙眼,凶狠地瞪著被他掐死的敵人。在他的身後,一支步槍上的刺刀,穿透了他的胸膛。栓子的左手邊,劉二小趴在了一挺機槍的後麵。膀大腰圓的劉二小,被敵人的子彈射成了篩子眼,血水浸得土地都黑了一層。

  他夢遊似的走在陣地上。接著他看到了王根兒,王根兒的嘴裏叼著敵人的一隻耳朵,手上掰扯著對方的手指頭,背上中了一槍。隨著這一槍,他永遠定格在了最後一搏的瞬間。他還看到了餘三,餘三把刺刀捅進了敵人的窩,敵人的刺刀也準確地紮進了他的肚子------

  趙大刀凝固在那裏。終於想起了自己最後清醒時的一刻――成群的敵人擁上來,子彈沒有了,他在扔出最後一顆手榴彈後,操起大刀衝出了戰壕。就是在那一瞬,他被一發炮彈炸暈了。他還記得,那是阻擊戰打響的第六天。距離紅一軍團的七天七夜的阻擊任務,還差著一天一夜。無疑,他們還沒有完成任務,陣地就淪陷了;他和戰友們戰鬥到了最後的一槍一彈,可他卻活了下來。一種恥辱感彌漫了他的整個身體。他抬起頭,去尋找另外的阻擊陣地,在他的左手邊,一千米以外是十二連的陣地,比無名高地要高一些,是座山;右手邊就是十四連的陣地,兩個陣地是無名高地的左右手。阻擊戰打響的時候,幾個陣地之間相互支援,並肩戰鬥。兄弟連隊的喊殺聲曾一次又一次地激勵過他們,而眼前,兩個陣地卻是死一般的靜寂。山下,敵人的陣地也一樣的靜,靜得那麽不真實。不用想,那兩個陣地也失守了。敵人是踏著他們的身體,追趕紅軍的主力去了。自己的任務還沒有完成,雖然隻差著一天,但這一天卻可以讓主力部隊走出上百公裏;而沒有這一百公裏,大部隊的危險係數就增大了。

  周圍沒有了敵人,也沒有了戰友,活著的隻剩下他一個了。他要追趕主力部隊,接受沒有完成任務的處分。出發前,他先是掩埋了餘三,又去埋王根兒。掩埋王根兒的時候遇到了麻煩,王根兒和敵人撕扯在一起,怎麽也分不開。他就用那把鬼頭大刀,把敵人的屍體剁了,連同敵人的殘肢一同埋了。在以後的掩埋過程中,經常要用刀剁去敵人的屍首。當星星灑滿天空的時候,無名高地上隻剩下了敵人的屍體。

  後來,他伴著入土的戰友們躺在了無名高地上。心裏說著:兄弟們,趙大刀陪著你們呐--說完,眼睛一熱,鼻子就有些酸。他仿佛看見一個又一個戰友,輕飄飄地遊蕩在他的周圍,他們哭喊著:連長,我們不想走,我們要和你一起追趕部隊。想到這兒,他哭了,戰士們死了,可他這個連長還活著,他沒有照顧好弟兄們,也沒有完成任務;找到隊伍後,他要請求處分,就是給他再嚴厲的處分,他都覺得理所應當。

  想著念著,人就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他走上了十二連的陣地。陣地上的情景與無名高地如出一轍。他數過了,陣地上整整七十八具紅軍士兵的屍體。十二連上陣地時,滿編七十八人,十二連真正是戰鬥到了最後一人、一槍、一彈。

  當他掩埋連長肖大個子時,他有些羨慕肖連長了。肖連長攥著機槍,戰鬥到了最後一刻。肖大個子是機槍手出身,對機槍情有獨鍾。每次打仗,最好的發言權就是用機槍說話;而最終的結果是,肖連長射光了最後一粒子彈,光榮殉職,這是一個軍人最榮光的歸宿。此時,他真誠地羨慕著肖大個子。掩埋完肖大個子,他舉起右手,鄭重地給肖連長敬了個軍禮。

  趙大刀用了三天時間,掩埋了三個連的戰友。餓了,就在敵人的屍體上找點幹糧;渴了,就喝些炮彈坑裏積存下的雨水。他清點完三個連的人數,明白自己是唯一活著的,但他一點也不感到輕鬆。畢竟他沒有完成任務,在他還有呼吸的時候,敵人邁過他的身體,占領了陣地,這是他的恥辱。

  既然自己還活著,就要接受上級的處罰,不管什麽原因,畢竟沒有完成李團長交給的任務,成了逃兵。這時,他想起了李團長。李團長親臨陣地時,曾說過一個團的兩個營投入到了阻擊戰中,另外的一個營則作為增援部隊。眼下的徐團長在哪兒呢?是追趕主力部隊了,還是投入到了增援?這一切不得而知,他目前能做的,隻能是去追趕隊伍。

  出發前,他回到無名高地上,向戰友們一一道別。

  他說:弟兄們,我要去追趕主力了。不管怎樣,隻要你們的連長還活著,有朝一日就會回來看你們。你們安心在這裏歇息吧,這一陣你們也太累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