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節 抓丁(1)

  意識正一點一滴地回到了他的身體裏,但他不知道身在哪裏。當他睜開眼睛時,看到了一張姑娘的臉,那張生動的臉遠遠近近地在眼前浮動著,最後定格在他眼前。那的的確確是一張姑娘的臉,看樣子頂多十七八歲,姑娘看見他睜開的雙眼,驚喜地叫了一聲:爹,他醒了。

  他這才發現,姑娘的手裏還端著一碗粥。這之前,姑娘正在一勺勺地喂著他。見他醒了,姑娘不好意思地把碗放下,跑了出去。

  一個男人出現在他眼前。這是個中年人,下巴上有兩撮胡子,眯著眼,慈祥地說:小夥子,算你命大。我發現你時,你隻剩下一口氣了。

  他明白,是眼前這個男人救了他。他感激地點點頭,用微弱的聲音問:這是哪裏呀?

  男人告訴他,這兒是湘西的山裏。

  男人說完,掉過頭喊:翠翠,把麋鹿肉燉上,他能吃了。

  兩天後,力氣像螞蟻般紛紛地爬回到趙大刀的身體裏。男人姓吳,四十多歲,是山裏的獵人。姑娘是吳獵人的女兒,叫翠翠。家裏原本還有一個兒子,是翠翠的哥哥,後來給湘軍抓走了。二十幾天前,湘軍在這追趕前麵的紅軍。紅軍是幾天前過去的,路過這裏時沒吃沒喝,連腳都沒停一下,一個勁兒地往前奔,隻有一個傷兵在他家門前討過水。

  吳獵人以前聽說過紅軍,但沒見過。那兩天,他見了那麽頭戴五角星的人打這路過,他猜想可能是紅軍。在沒見到紅軍前,山裏已經把紅軍傳得跟神似的,個個三頭六臂,要人性命眼都不眨,可眼前的紅軍在他看來太普通了。看到紅軍沒吃沒喝的樣子,他們甚至生出許多同情。

  隻一天一夜的時間,紅軍的隊伍稀稀啦啦地過完了。沒想到幾天後,追兵湘軍就趕到了。湘軍,吳獵人是見過的,以前下山去吉首趕集,經常見到湘軍在大街上轉來轉去。湘軍在林間的空地上升火做飯,有兩個兵來討水,發現了一家三口。最後來了一個軍官模樣的人,軍官P股的後頭吊了一把槍,一邁步,槍就一下下敲打著P股。

  軍官走進來,用勁兒地把一家人看了,最後就把目光停在兒子的臉上,然後笑道:小夥子,給我當馬夫吧。我的馬夫在湘江讓赤匪給打死了。

  吳獵人見多識廣,他知道如何和湘軍打交道,忙抱拳作揖:老總,我們是獵戶,不會打仗,你放過我兒子,我給你磕頭了。

  軍官笑一笑,拿出槍,衝天上放了一家夥。吳獵人就怔住在那兒,一家人也都怔在那兒。槍響過後,就有另外兩個兵過來了。

  軍官又揮了一下手中的槍:把他拉走。

  兒子就被撕撕巴巴地拉了出去,吳獵人不甘心,急赤白臉地追出去。軍官停下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別不識抬舉,惹急了我,把你也抓走,給隊伍挑擔子。

  吳獵人立在那兒,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他眼瞅著兒子被兩個端槍的兵押著走了。兒子回過頭,喊著:爹――

  他望著隊伍裏的兒子,心都碎了。

  那些日子,吳獵人夢遊似的走在山裏,他總覺得兒子有一天會逃回來的。他在大山裏尋找著,沒等來兒子,卻發現了奄奄一息的趙大刀。

  吳獵人自從兒子被抓走,就開始恨隊伍裏的人,恨他們有槍不講理――人高馬大的兒子,說抓就抓了。以前的山裏一直很太平,紅軍在江西鬧革命,離這裏遙遠得很,湘軍也從沒到這大山裏來過,可幾天前,自打紅軍的隊伍在這裏經過,便打破了山裏的寧靜。這一切都是紅軍招來的禍。

  當吳獵人在山裏發現了奄奄一息的趙大刀時,他繞著趙大刀轉了三圈。他仔仔細細、裏裏外外地把趙大刀檢查過了,身上沒傷沒病,他知道,麵前這個氣若遊絲的年輕男人是被餓暈了。隻要吃上兩頓飽飯,睡上兩天,就又是個硬邦邦的漢子。他沒有再猶豫,急三火四地就把趙大刀背回了家。

  果然,兩天以後,趙大刀的眼睛睜開了,而且還下了地,身子仍然虛著,但畢竟人是活過來了。那幾日,吳獵人看著趙大刀一天天地緩過勁來,心裏也是樂開了花。吳獵人不再跑前忙後地照顧趙大刀了,他把照料的任務交給了女兒翠翠。山裏人樸實,沒那麽多是是非非,對一個人好時,就是有十個心眼也不會剩下半個。

  翠翠找出哥哥的衣服給趙大刀換上,再把那身襤褸的軍服洗了,縫補好,還變著花樣地把獵物燉了濃湯,端到趙大刀麵前。

  趙大刀身在這裏,心卻急如火燎。他要追趕隊伍,沒想到卻在這裏耽擱了。雖然他現在能吃能喝,可身子還是虛得很,一動就氣喘,頭也暈得厲害。他一門心思的想睡覺,眼皮一粘上,腦子就昏沉沉的。

  他一清醒過來,就向翠翠打聽紅軍的消息:小妹妹,看見紅軍的隊伍了嗎?

  翠翠就答:見到了,頭上載五角星的。他們走得好慌啊,連口水都沒顧得上喝。

  他又追問:紅軍有多少人哪?

  翠翠想了想,半晌才說:俺沒數,三個一夥,五個一撥的,過了一天一夜,得有個幾千人吧。

  他在心裏深深地歎了口氣,想起隊伍從蘇維埃出發那會兒,看不到頭尾,兵強馬壯的陣勢,連他自己都被感染得心潮澎湃――這麽壯觀的隊伍,革命能不勝利嗎?沒想到湘江一戰,隊伍損失慘重,隊伍也不能稱其為隊伍,簡直就是潰退啊。

  翠翠見他一臉愁苦,仍不知深淺地說:湘軍隨後就追來了,他們的人好多啊,俺哥就是被他們抓去的。

  那天,他站在小屋門前,把刀在手裏舞弄了幾天。刀是好刀,帶著“嗚嗚”的風聲,人和刀在一起,就有了精神。

  吳獵人坐在門檻上,眯了眼睛看趙大刀在那兒舞弄。在他眼裏,趙大刀不僅年輕,而且有力氣,眉宇間透著一股子英氣。翠翠要是嫁給他,那是他們一家人的福氣。眼見著趙大刀的身體一日好似一日,吳獵人的心裏先是長出了芽兒,最後就長成了草。他要和趙大刀嘮嘮,把自己的意願說出來。這件事已經在吳獵人的心裏憋了好幾天了。

  吳獵人咂磨了他的名字,就不想在這小事計較了,他要直奔主題,三下五除二地把趙大刀拿下。於是,他就說:孩子,你覺得這山裏咋樣啊?

  趙大刀不明白吳獵人的用意,目光一飄一飄地望著遠方答:山裏好哇,清靜,要是不打仗了,革命成功了,我也到山裏當個獵人。

  吳獵人聽了趙大刀的話,內心已是狂喜了,他單刀直入地問:你看咱翠翠咋樣?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