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東林黨爭玩味無窮

作為統治階級中的一個派別,一般說來,東林黨人是由一些比較有抱負、關心國計民生、頭腦比較清醒、政治態度比較開明、個人品質也較為正直廉潔的士大夫組成。他們不尚空談,主張躬行實踐,過問政治,以求經世致用。他們認為“自古未有關門閉戶自做成的聖賢,自古聖賢未有絕類離群孤立無與的學問”,要求士大夫走出書齋,進行救世活動。特別是早期的東林黨人,更具有一定的社會正義感和政治改革的主張,其中不乏真正的憂國憂民之士。他們目睹政治的腐敗,要求改革弊政,緩和日益尖銳、勢將危及封建統治的階級矛盾。他們在位時敢於彈劾執政大臣,抨擊貪婪奸詐的太監,乃至上書皇帝,直言不諱地批評朝政弊病;削籍閑居時,則通過“清議”的方式,發表政治主張,議論朝政得失。

著名的東林黨人顧憲成認為士大夫應該關心朝廷,關心民生,關心世道。他在講學時說:“在朝為官,誌不在君父;在地方為官,誌不在民生;閑居水邊林下,誌不在世道,這些都是君子所不能做的。”這些話被傳為一時名言,顧憲成及其同誌被譽為“士林標準”。

曾任翰林院檢討的東林黨人姚希孟,反對“加派”和濫征商稅,他上奏疏說:朝廷濫征濫派,使財賦根本之地“十室九空”,百姓忍受著“竭澤而漁”的痛苦,若不減輕人民的負擔,勢必要招致大水衝潰堤防一樣的危險。

明神宗“好貨成癖”,派出許多礦監、稅監,到處搜刮財貨,欺壓百姓,為非作歹。東林黨人李三才擔任右僉都禦史總督漕運、巡撫鳳陽諸府期間,就曾揭發稅監陳增的罪惡,裁抑其爪牙,捕殺其黨羽,並且冒犯天顏,上疏批評神宗說:“陛下愛珠玉,百姓也想溫飽;陛下愛子孫,百姓也戀妻兒。那為什麽陛下你要拚命地聚斂財寶,而不讓小民滿足一升一鬥之需要呢?為什麽你要延福萬年,而不讓小民享受朝夕之歡樂呢?”他要求神宗罷天下礦稅監,並指出利害關係說,如果固執不改,“一旦眾叛土崩,小民皆為敵國,風馳塵騖,亂眾麻起,陛下塊然獨處,即使黃金盈箱,明珠填屋,誰為你守呢?”東林黨反對礦稅監的出發點是為了維護封建統治政權,但是也反映了工商業者限製封建掠奪的要求,對資本主義萌芽起了一定的保護作用。

天啟年間,一些東林黨人更是不畏強暴,與閹黨勢力展開了殊死的鬥爭。天啟六年(1626),魏忠賢派緹騎到江南等地逮捕東林黨人周順昌,曾激起民眾的強烈反抗。當時,蘇州居民聚眾達數萬人,群趨毆打緹騎,將其當場擊斃。巡撫報告“吳人盡反”,並逮捕了為首的顏佩韋、周文元、楊念如、沈揚和馬傑等五人。這一事件說明,東林黨人反對宦官閹黨的正義行動,得到了當時城市居民的普遍支持和同情。對於日益隳弊的官僚機構,東林黨人也力圖嚴肅吏治,這也符合下層民眾對清明政治的願望。不過,由於門戶之見,激烈的政爭牽住了東林黨人大部分的心力,不少人變得傲慢、褊狹和難以容人,逐漸喪失了過去力圖整飭朝政的壯誌。他們與其他黨派在政見上的差別日見其微,澄清吏治的願望不僅沒有收到實際效果,而且還使得晚明的政治形勢更為腐敗。東林黨人當政後,一是起用了一大批被貶的黨人,讓他們控製軍政、監察和人事大權;二是排斥異己,打擊宿敵齊、楚、浙、宣、昆黨,利用“京察”的機會,不遺餘力地將自己的政敵逐出朝廷。在這種情況下,黨爭不已使明代後期缺乏起碼的政治是非標準,吏治就成了謀取私利、排斥異己的手段,不僅使得東林黨人在政治上無所建樹,而且也給晚明的社會、經濟和軍事等諸方麵帶來了嚴重的後果。

晚明的朋黨混爭加速了明朝在政治上的腐敗,也使得原本已十分複雜的政治形勢更趨嚴峻。隨著黨派紛爭愈演愈烈,到崇禎年間,對於日益嚴重的社會危機,東林黨人越來越顯得束手無策,他們整日袖手空談,交章攻訐,汲汲於毫無原則的門戶之爭。當時,全國各地的農民起義呈星火燎原之勢,東北的滿族勢力也咄咄逼人。東林黨人對於政局雖然喋喋不休,但往往持論甚高,籌邊製寇,卻並無實著。激烈的黨爭,使得原已衰敗不堪的國家機器愈益難以正常運轉。

天啟年間,鑒於遼東戰事吃緊,明廷任命熊廷弼為遼東經略。熊廷弼不畏艱險,撫恤遼民,調兵遣將,興修城堡,整頓軍紀,使“守備大固”,遼東轉危為安,但因遭權要排擠,罷任聽勘,由袁應泰繼任。袁雖精敏強毅,善於治政,但不諳兵法,完全是個外行,到任沒多久,便失掉遼陽、沈陽等七十餘城,明廷大震。熹宗無奈,起用熊廷弼為經略,但又擢王化貞為遼東巡撫。熊廷弼力挽狂瀾,調兵募兵,召集殘兵,加以訓練,趕運糧草槍炮軍械,到當年(1621,天啟元年,後金天命六年)十二月,已集聚大兵十四萬,形勢迅速好轉。可是明帝卻輕信驕傲、怯戰、不會用兵的王化貞,冷落熊廷弼。王主速戰輕進,熊主固守持久戰,雙方爭論激烈。明帝以大兵十三萬委王化貞,熊隻領兵一萬,成了一個虛有其名的經略。努爾哈赤知“經撫不合”,於天啟二年大舉進攻廣寧,王化貞狼狽逃竄,熊廷弼隨之入關,後金軍大勝,攻克廣寧、錦州等四十餘城。廣寧失守後,遼東的形勢更加緊張。當時正值天啟初年東林黨人得勢時期,內閣首輔是葉向高,而王化貞則是他的得意門生。東林黨人出於朋黨考慮,對之事事加以袒護。而熊廷弼則因早年隸屬於東林黨的政敵之一——楚黨,並在禦史任內曾經排斥過東林黨人,故而深受東林黨人的嫉恨,故二人之間的矛盾很大,王化貞處處與熊廷弼作對。遼東戰敗後,明廷把熊、王二人逮捕並追究責任。東林黨人偏袒王化貞,不顧熊、王二人責任的輕重,力主一並處死。特別是鄒元標、魏大中等人,對於熊廷弼更是恨之入骨,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熊廷弼無奈之餘,隻得乞救於與東林黨對立的閹黨。他托了內閣中書汪文言,答應給魏忠賢四萬兩銀子,其後卻籌不出,又得罪了閹黨。努爾哈赤而東林黨人看到熊廷弼為閹黨所嫉恨,馬上又改變初衷,上疏申救其冤。這又讓閹黨以為熊廷弼與東林黨人早有瓜葛,於是更加緊了對他的迫害。閹黨誣陷熊廷弼賄賂東林黨人,犯了失守封疆的大罪。天啟五年(1625),熊廷弼終於被殺,頭顱被傳送到九邊示眾。對此,後人吟詠道:“長城自壞不知惜,九邊傳首血凝碧。”其實,類似於此因黨爭而受禍的邊防將領,又何止熊廷弼一人!

明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孫承宗是功高權重的資深朝臣,他素來與首輔葉向高等人關係密切。他見遼事危急,自請督師,以原官督山海關、薊、遼、天津等處軍務,築城堡,汰冗兵,練士卒,繕甲仗,買馬匹,軍備大整,成效顯著。魏忠賢因孫承宗功高望重,欲拉為己黨。承宗嫉惡如仇,拒不應命,並欲麵奏熹宗,劾除忠賢。魏忠賢因此恨之入骨。魏忠賢對其擁兵關外深懷憂忌,遂想方設法陷害他,不久,孫承宗也就成了黨爭的犧牲品。天啟五年(1625)十月,閹黨借柳河明軍小敗,極力參劾孫承宗,孫承宗被迫去職歸裏。

抗金名將袁崇煥威振遼東,令金兵聞風喪膽,為大明王朝立下赫赫戰功,本應重賞,不料卻遭到魏忠賢排斥,指使其黨徒進行彈劾,袁崇煥隻好上疏乞休,於天啟七年罷歸。後來,明廷雖然被迫起用袁崇煥,但由於魏忠賢餘黨進讒言陷害,加上崇禎帝中了皇太極的反間計,致使袁崇煥於崇禎三年(1630)被殺。袁崇煥袁崇煥之死,可以說也與明廷內部的樹朋結黨有關。“自崇煥死,邊事益無人,明亡征絕矣”。

在內有農民大起義、外有金兵入侵的嚴峻形勢下,崇禎帝和大臣們不思整頓朝政,解決危機,反倒斤斤計較黨派利害得失,陷入無休無止的內部鬥爭中。特別是從抗金的軍事形勢來看,自遼、沈、廣寧失守到熊廷弼、袁崇煥諸人被殺,可以說完全是當時政治腐敗的結果,著名的將領熊廷弼等人成了東林黨人和閹黨相互攻擊的犧牲品。風雨飄搖中的大明王朝,自毀長城,其遭受滅亡的厄運將不久矣。從這個意義上說,朋黨混爭加速了明王朝的滅亡。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