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應天巡撫陷入困頓

世宗死後,穆宗繼位。新繼位的皇帝早就聽說了這位海剛峰的大名,因而海瑞很快官複原職,天下官民拍手稱快。不久,海瑞又升為大理寺右寺丞,官居正五品,專管平反冤獄,開始了一段較為平靜的仕宦生涯。先後曆任兩京左、右通政(正四品)等職。隆慶三年(1569)夏天,海瑞又升任都察院右僉都禦史,巡撫應天十府。應天十府為明王朝財賦之區,號稱全國最富庶的地方。但由於連年受災,加上貪官汙吏盤剝、鄉官橫行、土地集中,明穆宗百姓糧、役負擔特別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特別是鬆江更為嚴重。海瑞在《被論自陳不職疏》裏指出:“蓋華亭鄉官田宅之多,奴仆之眾,小民詈怒而恨,兩京十二省無有也。”海瑞下決心要改變這個局麵。到任之後,他銳意興革,整肅吏治,力摧豪強,矯革浮淫,厘正宿弊,一切以黎民百姓的利益為重。然而此舉掀起了軒然大波,幾乎完全斷送了海瑞的仕宦生涯。

名滿天下的海瑞蒞任應天十府後,政治風雲突變,官員們心驚膽顫,有的望風解綬,逃於外省避風,有的趕忙收斂平時窮奢極欲的習氣,裝成安分守職的樣子。有個顯赫的權貴,把自己的門第漆成紅色的,以示招搖,聽說海瑞要來了,一夜之間就改漆成黑色的;一個太監任監江南織造,曆來驕橫侈縱,出入乘八人肩輿,看到海瑞來了,心裏很不自在,遂將八人肩輿,改成四人肩輿。海瑞的到來,在應天十府的官場中造成一種威懾的氣氛。但是,他卻麵臨著嚴峻的困難,應天十府政治與經濟百孔千瘡,工作從何入手?那一年鬆江一帶正鬧水災,一直到深秋季節,許多良田仍然浸在水裏,原因是吳淞江、白茆河年久失修,河床堵塞。於是,海瑞決定,頭一項工作就從整修吳淞江、白茆河入手。

吳淞江引太湖水經黃浦江入海,但多年來到這裏任水利官員的,卻“曠職不修”,即使巡撫來了也不留心。於是,河床泥沙,“日有積累,月有繼嗣,通道填淤”,時間一久,太湖的水流不出來,奔湧回溢,便造成了巨害。海瑞在《開吳淞江疏》裏說:“吳淞江一水,國計所需,民生信賴,修之舉之,不可一日緩也。”之後,海瑞又在《平白茆河疏》中,提出地處常熟縣境內的白茆河因“水患不流泄”,三吳以北一些縣“均受其害”。而三吳入海通道,南麵是吳淞江,北麵是白茆河,居中為劉家河。劉家河原無淤滯,吳淞江已動工開疏,如果白茆河也同時疏浚,這個地區的水害就會得到解決。為了疏浚吳淞江、白茆河,海瑞親自派人作了實地勘查,計算所應挖掘的土方及所費銀兩,然後提出以工代賑的辦法。當時饑民很多,處於饑餓無食的狀態。如果不修吳淞江、白茆河,也不能看著百姓餓死,那就得開倉賑濟,如果疏浚吳淞江、白茆河,實行以工代賑,則可興修水利,又可達到賑濟饑民的目的。正如海瑞在上疏時指出的,這時“青黃不接,饑民尚苦無處趁食,官發銀米賑濟,勢之所必然也”,如果“興工之中,兼行賑濟,既有利於目前之饑民,河道開通,且有望今秋之成熟”。

海瑞的以工代賑收到預期的效果,一方麵是所有費用“不取之民,不損之官”,隻用本來就應用作救濟的倉庫積儲就能解決;另一方麵,也穩定了饑民的情緒,因為實行“興工之中,兼行賑濟,千萬饑民,稍安戢矣”。更重要的是由於吳淞江、白茆河的治理,在一個時期內消除了三吳地區的水患。就連當時反對海瑞的大地主、鬆江人何良俊也不得不承認:“前年海剛峰任應天巡撫,遂一力開浚吳淞江。隆慶四年(1570)、五年(1571)這個地區皆有大水,百姓沒有遭受水害,即開吳淞江之力也。如果沒有海瑞倡開吳淞江,怎能取得這樣大的成功呢?”有個想和海瑞作對的按院,也不得不私下驚歎曰:“萬世功被他成了。”

海瑞到任後,發現“天下財貨,皆聚於豪勢之家”,特別是土地兼並非常嚴重。豪強田連阡陌,弱者無立錐之地,喪失土地的農民被迫四處流亡。一州一縣之內,流徙之民,常居其半。這種狀況不僅導致朝廷的稅賦不足,更激化了社會矛盾。麵對如此敏感而棘手的難題,海瑞竟“冒天下之大不韙”,從土地問題開刀,逼令侵奪民田的官紳之家退田。而當地占地最廣的士紳之一是對海瑞有恩的退休首輔徐階,其產業之多,令人駭異,據說有田數十萬畝。海瑞對之一視同仁,責成徐階退其田畝半數以上。這使飽受勢豪欺壓的平民有了揚眉吐氣、申訴冤屈的機會,卻讓徐階處於十分難堪的境地。貧苦農民成群結隊,沿街呼號,每日都有上千人在徐府門前示威哄鬧。徐府家人無計可施,隻得取來臭泥糞堆在院前,見有人闖入便用泥潑出。由此,徐階對海瑞恨之入骨。作為曾經叱吒風雲的一代權臣,徐階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的暗中活動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海瑞的命運。

海瑞的另外一項重要改革更是激起了整個官僚集團的反感,使一度眾望所歸的海瑞陷於非常孤立的境地,這就是“裁減郵傳冗費”。驛路在中國古代交通運輸史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明代開國之初,朱元璋等人即特別重視驛路的建設,為公差人員的往來提供方便,並製定了較嚴格的規定:“州縣理民事,驛遞管過客。”州縣官吏不準參與驛遞之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出於種種原因,這種製度已形同虛設。驛遞經費的拮據促使來往官吏責成地方官提供所需車馬,地方官為交好路過的高官也主動地提供方便,而這種額外的費用都向境內的民戶攤派,自然增加了民戶的負擔。海瑞蒞任後,發現“過客之費,不減貪吏”,就大刀闊斧地進行更張,大幅度地削減來往官吏的招待費用,甚至對細枝末節也進行了明確規定。如將鼓吹旌旗手由原來的八人改為一人,輿夫扛夫由二十四名改為四名。

海瑞的本意在於減輕平民的負擔,緩和社會矛盾,無可厚非,但這種處理方式不免過於簡單,大有“不近人情”之嫌。封建時代官吏升遷轉調相當頻繁,而且一般均攜帶家眷。在交通條件相當艱苦的年代,長距離的輾轉奔波是非常不容易的,正如俗語雲:“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而改善交通環境與設施,則是官府的重要責任,如果朝廷對此忽視不理,必將使這種交通運輸矛盾更加突出,增加奔波中的各級官吏的痛苦,明代驛站的演變正說明了這一點。驛遞製度自洪武年間確立後,一直未作任何更訂,至海瑞生活的年代,已有近二百年的時間。原有的製度顯然已大大過時,日趨腐敗的明朝政府對此視而不見,各級地方官吏必然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幹預與調整,為來往官吏提供便利,很難一概歸結為阿諛逢迎。海瑞對此缺乏認真的分析,閉口不談朝廷對驛遞製度弊端的責任,卻簡單地以“恢複祖製”為旗號,一味削減官吏驛站待遇,使過往的官吏陷於無人理睬的境地,扛夫與驛馬不足,隻得自己掏錢另外雇請,可謂苦不堪言。有的官吏甚至幹脆繞道而行,離開海瑞的轄區。應天十府的各級官吏怨聲載道,對海瑞的這種更張均持反對態度。“眾怒難犯”,在官官相護的封建官場上更是如此,這使海瑞在遭到彈劾與攻擊時再也沒有人肯站出來替他鳴不平了。

海瑞就任應天巡撫僅僅半年,和應天十府有關聯的朝、野官員便對海瑞群起而攻之。首起發難的是給事中舒化,他以為海瑞做事“不達政體”,應召到南京任清閑之職。另外一個給事中戴鳳翔以海瑞“庇奸民,魚肉縉紳,沽名亂政”,彈劾海瑞。對此,海瑞十分憤慨,他在《被論自陳不職疏》中對戴鳳翔的誣蔑進行逐條反駁。指出:“鳳翔不考其初,據今日論,謂民為虎,鄉官為肉,不知鄉官二十餘年為虎,小民二十餘年為肉,今日鄉官之肉,乃小民原有之肉,先奪之,今還之,原非鄉官之肉,況先奪其十百,今償其一,所償無幾。臣竊恐鳳翔居鄉,亦是此景鄉官也。”反駁詞嚴義正,句句在理。但是,海瑞還是被罷免了應天巡撫之職。雖然當地百姓聽說海瑞將離任,“號泣載道”,但絕大部分官紳們則額手稱慶,相互道喜。

在海瑞將要赴新職之時,首輔高拱又乘機傾軋,裁革其南京糧儲都禦史之職。麵對這樣明目張膽的報複,剛直的海瑞憤憤不平,毅然上疏告病還鄉,心灰意冷地回到瓊山老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