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淳安縣令興利除弊

就任淳安縣令是海瑞一生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是他真正了解天下黎民疾苦與王朝政治利弊的開始。淳安縣是浙江省境內的一個山區小縣,百姓十分窮困,稅役負擔很重,更不合理的是,農民沒地或少地,卻要負擔大多數土地的稅役,而大地主有權有勢,雖有土地幾百畝,卻無“分厘之稅”。淳安縣又地處新安江下遊水路要衝,官員舫船頻繁過往,須調用當地百姓為其迎送,大大增加了當地民眾的各種負擔。

麵對百姓的痛苦生活,海瑞不禁感慨萬千。他決定以身作則,飯糲羹藿,保持極為簡樸的生活。俸薪之外,分文不取。家僮隨從均令出外樵采,公庭無事,吏員們也可業餘從事工商,以補貼俸祿之不足。官署中有一塊隙地,海瑞命老仆“樹禾麥,藝蔬芥”,旦夕取以自給。海瑞刻厲守貧的作風在當時官場中是相當罕見的。有一年冬天,他去北京吏部辦事,他的老上司朱鎮山正在吏部任職,見到海瑞在隆冬之際仍著一襲破敝的單衣,不禁埋怨他道:“即便是守窮樂道,難道還不能製作一套官服嗎?朝廷長官起碼要有一點兒體麵嘛。”海瑞這才重新趕製了一套黃石絹的官服穿上。海瑞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將縣裏各種錢糧製度編成一書,名為《淳安政事》,予以公布,使普通百姓對應該承擔的賦役數額一目了然,從而避免了辦事吏員的作弊。

海瑞在淳安任內,製定興革條例,在整頓社會治安、興修水利、發展生產等方麵做了許多工作,政績為時人所稱許。但最使百姓稱快的有兩點,一是海瑞搏擊權貴,二是他斷案精細。

當時浙江總督胡宗憲是權相嚴嵩的羽黨,出巡時到處敲剝百姓。他公開宣稱要節約驛費,減少百姓負擔,實際上卻巧立名目、敲詐勒索。他的兒子依仗權勢,路過淳安時,驛站招待過簡,胡宗憲的兒子竟吊打驛吏。海瑞很氣憤,想治一下這個惡棍,就想了一條妙計,命令部下將胡公子抓起來痛打一頓,沒收其敲剝來的全部銀兩。然後修書一封,連同胡公子一起送給胡宗憲,說此人冒充胡公子違反胡公關於驛費從簡、體恤百姓的規定,敗壞胡總督的名聲。胡宗憲看了信自是哭笑不得,但也不敢聲張。

不過,海瑞不可能不為自己的正直行為付出代價,因為睚眥必報的長官是隨處可見的。這裏要講的就是一位權傾一時的朝臣鄢懋卿。此人在《明史》中被列入《奸臣傳》。他在大奸臣嚴嵩柄政時期,悉心依附,得嚴嵩父子寵任,特命為總理兩浙、兩淮、長蘆、河東鹽政,因而盡握天下利柄,權勢煊赫一時。所到之處,郡邑官員膝行匍匐,極盡討好諂媚之能事。鄢懋卿生性奢侈,得誌之後除用巨額資財賄賂嚴嵩父子外,為滿足一己之私利,還利用權勢肆意敲剝地方官吏。他以鹽法都禦史巡視州縣,攜其妻同行,特製五彩輿,命十二位年輕女子舁之,道路之上觀者如堵,無不驚駭。地方官迎送,為討其歡心,更是奇招迭出,以至於以文錦覆被廁所,用白金文飾溺器。饋送錢物之人不遠千裏而來,絡繹不絕。

海瑞聞知鄢懋卿將要路過本縣,采取了先發製人的方式。鄢懋卿在出京之時,曾經故作姿態,預先通知沿線官吏道:“本官素性簡樸,不喜承迎。沿途飲食供帳,都應儉樸為尚,毋得過為華侈,侵擾百姓。”而真實情況卻是:“各處皆有酒席,每席費銀三四百兩。供帳極華麗,就是溺器也用銀製之具。”針對鄢氏這種虛偽的兩麵手法,海瑞在鄢氏未到淳安之前,即向其發出揭帖,聲明“沿線官吏所為與鄢大人要求大相徑庭,實為將百姓之苦怨歸罪於鄢大人的錯誤之舉,淳安百姓疲敝,本縣令不知如何招待”雲雲。

鄢懋卿接到海瑞的揭帖後,心中十分惱火,但他素聞海瑞剛直之名,為避免尷尬的正麵衝撞,隻得壓住心中怒氣,強作歡顏,命手下繞過嚴州境,改道而行。而在淳安縣的上級嚴州府,知府等一班人早已得到鄢懋卿一行要來的消息。在其將要到達的前一天,知府還特別強調下屬部門盛情款待,根本沒想到海瑞的一張揭帖竟把這位紅得發紫的大人物給氣跑了,嚴州知府聞訊後驚恐不已,料定鄢氏必要進行報複,自己及下屬倒黴的日子就要到了。左思右想,便把一腔怨氣都發到了海瑞的身上。這位知府把海瑞召到自己的衙門,拍打公案,破口大罵:“你海瑞是多大的官,竟敢如此輕狂,弄得我等與你一同遭殃。”海瑞隻是端坐不語,絲毫不作辯解。待知府罵夠了,海瑞才起身行禮告辭。海瑞這副“好漢做事好漢當”的態度弄得嚴州知府也無可奈何。

海瑞在淳安的另一項被人稱頌的政績,就是重視刑獄,辦案注重調查研究。他斷了許多冤案,在嚴州府屬縣頗有青天之名,因此,嚴州府各縣遇有疑難案件,也移到淳安縣處理。當時有一個案子,案情如下:建德縣吳吉祥在義父吳湘家做工,堂叔吳鑭上山偷砍木柴,和吳吉祥互相扯打,吳吉祥用木棍將吳鑭打死。建德知縣問了吳吉祥斬首罪,但甲首吳拱翠因與吳湘有隙,就買通吳吉祥,一口咬定是吳湘讓吳吉祥打死吳鑭的,推官複審時,擬改判吳湘犯“主使人毆打”罪,處以絞刑。海瑞受嚴州府委托辦理此案時,注意到吳吉祥先承認是他打死吳瀾,後來又翻供,說是吳湘主使。他便從吳拱翠和吳湘之間的矛盾入手,進行了認真分析和調查研究,斷定吳鑭係吳吉祥打死,與吳湘無關,案情大白。類似這種疑難案件,在淳安縣還有《徐繼人命參語》、《邵守愚人命參語》、《胡勝榮人命參語》、《吳萬人命參語》等多件記錄,說明海瑞辦案十分認真,人命關天的案件,絕不疏忽從事。後來他在興國任知縣時,辦理這種疑難案件的“參語”也有記載。這種“參語”後來就為小說家加以改造和渲染,諸如《大紅袍》、《小紅袍》、《生死牌》、《五彩輿》等等,就是以海瑞辦案為題材寫成的。海瑞斷案如神的清官形象,也就廣傳於民間。

海瑞在淳安政績很好,為時人所稱讚。按明朝官製,官員任期滿後,如無可指摘之處,即可升遷,當時吏部已準遷海瑞為浙江嘉興府通判,為正六品官銜,但因為他得罪了胡宗憲、鄢懋卿,還未上任,就被鄢懋卿的同黨袁淳捏造罪名彈劾而削去職務。結果升職一事擱淺,隻能以原職改調。當海瑞前往北京聽候任命之時,又多虧時任吏部右侍郎的老上司朱衡從中周旋,改派海瑞至江西興國縣任縣令。海瑞在興國一年半時間,編製了治理興國的《興國八議》,又清丈田畝、裁減冗官,做了不少興利除弊之事,政績卓著。

冒死進諫上《治安疏》

嘉靖四十三年(1564),海瑞被調到京城任職,在戶部擔任雲南司主事(正六品)。當時在位的明世宗自15歲登基後,已在寶位上坐了四十多年。即位之初,麵對明武宗留下的混亂局麵,世宗求治之心甚銳,懲治奸佞,廣施善政,天下欣然,出現了少有的太平景象。但是好景不長,這位世宗皇帝很快就不理朝政,無所作為了。他特好方術,楊廷和千方百計尋求長生不老之道,故而在皇宮內院日日齋醮,搞得烏煙瘴氣。齋醮儀式上,需要“青詞”,即寫給天神的表章,一些無恥文人為討世宗歡心,挖空心思,巧為製作,不少宰相甚至因善此道而被稱為“青詞宰相”。雖然世宗專心於齋醮,但他素以剛愎自用著稱,十分擔心大權旁落,對內閣大臣疑心頗重,先後擔任首輔大臣的有楊廷和、費宏、楊一清、夏言等人,而世宗朝任期最長、影響最大的還要數嚴嵩。

嚴嵩秉政時期,獨擅大權,誅除異己,貪汙受賄,作威作福,朝廷上下一片混亂。不少正直的官員奮不顧身彈劾嚴嵩,結果大多慘遭毒手,最出名的如楊繼盛於嘉靖三十二年(1553)揭發嚴嵩十大罪和五大奸,嚴嵩惱怒至極,命親信處楊繼盛絞殺之刑,世宗不同意。但將楊繼盛在獄中關了兩年之後,嚴嵩竟將楊繼盛之名混入其他卷宗,瞞過世宗,終使其含冤就戮。而後嚴嵩因年邁智昏,握權太久而使世宗極為厭惡,一些乖巧的大臣樂得“牆倒眾人推”,終於扳倒了嚴嵩父子,徐階繼任首輔。楊繼盛這是海瑞入京前兩年的事情。

嚴嵩的破敗絲毫沒有影響世宗對方術、祥瑞、齋醮的迷戀,他依然深居西苑,樂此不疲。有一次,世宗想讓太子監國,自己專心修煉,滿朝文武驚愕之餘,誰也不敢提出異議,隻有太仆卿楊最抗疏上諫,指責世宗春秋方壯,尊為人主,竟妄想升仙。正在興頭上的世宗勃然大怒,立即將楊最打下錦衣衛詔獄,重用杖刑,楊最還未等杖刑完畢就已一命歸西了。世宗在位期間,並不乏忠言上諫之人,然而都落得極其悲慘的下場,因而再也無人敢批鱗揭短,犯顏強諫了。

這便是海瑞進京後麵對的嚴酷現實,一貫以守道盡節為己任的海瑞不能坐視黑暗汙濁的泛濫。嘉靖四十四年(1565),他冒死上《治安疏》。他一開始就交代了上疏的目的,即“為直言天下第一事,以正君道、明臣職、求萬世治安事”。他在把世宗和曆代賢君進行一一對比之後,尖銳地指出,由於皇帝不理國政,賢愚不分,獎罰不明,造成“天下吏貪將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時,盜賊滋熾”的嚴重局麵,而皇帝卻一點兒也沒有覺察到。海瑞指出:現在賦役比平時增加許多,加上皇帝信佛,到處營造宮殿,百姓被弄得十分貧困。全國百姓都在罵皇帝,說“嘉靖者,言家家皆淨無錢用也”。

海瑞在疏中對皇帝是非曲直不明也提出尖銳的批評:“目今朝廷官員,以皇上求得天桃天藥,相率進香,相率表賀,並在全國大興土木,營造宮殿,工部極力經營,取香進寶,戶部也派人四出尋求天桃天藥。陛下誤舉,諸臣誤順,幾乎沒有一人敢對你說真話。許多大臣都迎你所好,阿諛奉承,昧著良心,來歌頌陛下,這樣下去還了得啊!”對於朱厚熜求長生不老,海瑞指出:“陛下的錯誤太多了,但最大的錯誤是在於修醮、求長生不老。你想想,堯、舜、禹、湯、文、武都是古代聖賢,也未世不終。自漢、唐以來也沒有見到一個方士能活到現在。你所尊崇的陶仲文,是教你長生之術的,然而,陶仲文不也死了嗎?陶仲文既然不能長生,陛下到哪裏去尋求長生不老呢?”海瑞在對皇帝進行了激烈的批評之後,也提出不少具體建議,希望世宗潛心管理朝政,做到“敦本行以端士習,止上納以清仕途;久任吏將,以責成功,練選軍士,以免招募”。綜觀全部疏文,海瑞對皇帝是赤膽忠心的。不過,在封建專製極權的製度下,這樣指責皇帝是很少見的。

世宗看了這道疏文之後,十分生氣,把疏文丟在地上,但想了一想,卻又撿了起來,覺得海瑞的言辭的確是擊中了自己的要害,便歎了口氣說:“此人倒比得上比幹,隻是我並不是紂王啊!”但世宗還是不能原諒海瑞,他下令“趕快把海瑞抓起來,不要讓他跑掉”!宦官黃錦佩服海瑞的骨氣,想袒護他,就告訴世宗,說海瑞是書呆子,上疏之後,連棺材都買好了,看樣子是不會逃跑的。世宗愣住了,雖然當時沒有再下令把海瑞抓起來,但過了幾天,還是命令把他交錦衣衛訊問,定了死罪。

《治安疏》可能產生的後果,海瑞自然是清楚的。所以他在上疏之後,便將僅有的二十兩銀子送去給他的同鄉好友王宏誨,托他為自己辦理後事。回家以後,他自己買了一口棺材,並把家中僮仆一一遣散。他知道,皇帝一定會治他死罪的。海瑞被問了死罪之後,朝中正直的大臣對他表示無限同情,但懾於封建帝王的淫威,誰也不敢公開出來打抱不平。當時有個廣西人何以尚在戶部當司務,也算是海瑞的同事,上疏要求釋放海瑞,世宗立即命令將他逮捕入獄,嚴刑逼供。徐階當時在京任首輔大臣,他比較正直,有時乘工作之便,也勸世宗不要加罪海瑞;而世宗也明白海瑞的話雖然刻薄,但擊中了要害。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判了海瑞死刑,世宗卻始終沒有命令執行。而掌握錦衣衛的太監,因為海瑞上疏的矛頭對準的是方士,多少也有點兒同情海瑞。皇帝不下令處斬海瑞,他們也絕不會去催辦。

嘉靖四十五年(1566)冬天,世宗病死。獄吏知道海瑞不但將獲釋,而且還要當官,就辦了酒席來請海瑞,並告訴他皇帝已死,海瑞聞聽此言,大為震驚,問道:“消息可靠嗎?”獄吏作了完全肯定的回答。沒想到海瑞非但沒有半點兒喜色,反而撲倒在地,嚎啕大慟,剛剛入口的酒菜一並嘔出,絕而複蘇,終夜痛哭不止。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大概是恪守儒家道德規範的傳統士大夫所企盼的人生最高境界。“文死諫,武死戰。”在以衛道士自命的海瑞看來,這是天經地義之事,這也是他敢於冒死強諫的思想基礎。在這一轟動全國的事件中,海瑞真正實現了他孜孜以求的道德理想,“一日而直聲震天下,上及九重,下薄海內外,無不知有所謂海主事也”。可以說,海瑞本人的道德追求獲得了極大的成功,然而,這並不能為其實現自己救國救民的政治理想開啟綠燈。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