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建文削藩招致禍端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死後,由於皇太子朱標已經先他而死,乃由皇太孫朱允炆即位,即建文帝。然而,明惠帝朱允建文帝即位不久,就在統治階級內部爆發了為爭奪皇權而起的戰爭,史稱“靖難戰爭”。這場戰爭長達三年,波及大半個中國,最後朱元璋的第四子朱棣打敗了建文帝,奪取了帝位。但在朱棣軍隊攻入南京時,建文帝卻不見了。朱棣即位後,曾煞費苦心地尋找建文帝的下落。建文帝是死於大火之中,還是剃發為僧雲遊各地,還是逃往國外,成為曆史上爭訟不絕的一大疑案。

話從朱元璋分封諸王說起。明朝建立以後,朱元璋通過一係列政治改革,把軍政大權牢牢地掌握在皇帝一人手中,但他還是不放心,總覺得這些將官畢竟不是我朱家皇室的人,未必靠得住。宋、元兩代皇室孤立,宗室衰弱,朝廷一旦有事,宗室無力支援,這一曆史教訓,他是牢記心上的。為了朱姓王朝能夠千秋萬代傳下去,他決定分封諸王,屏藩王室。他曾分三次先後把自己的親兒子都封為親王。諸王在自己的封地建立王府,設置官屬,地位極高,公侯大臣進見親王都要俯首拜謁,不得廢禮。不過有一條限製,即諸王不得幹預地方民政,即沒有行政權和財政權,王府之外,歸各級地方官吏治理,親王無權過問。諸王的唯一特權是軍事指揮權。每個王府都設有親王護衛指揮使司,護衛甲士少者三千人,多者上萬人。封在長城線上要塞的親王則不在此限,如寧王(駐今內蒙古寧城縣)所部甲士八萬人,戰車六千輛,而燕王擁勁卒十萬。《皇明祖訓》規定:親王護衛兵歸親王直接調遣指揮;遇有急事,親王封區內的衛所守鎮兵也一並歸親王指揮。《祖訓》又規定:朝廷要調兵,必須同時發蓋有皇帝禦寶的文書給親王和守鎮軍官,親王接到禦寶文書後再發令旨給守鎮軍官,而守鎮軍官必須既接到禦寶文書,又接到親王令旨,方許出兵。這一規定使親王成為地方守軍的監視人,是皇帝在地方的軍權代表。朱元璋以為把軍權托付給自己的親骨肉,就萬無一失了,而且親王有自己的護衛軍,一旦地方生變,可以當機立斷,單獨應戰,京師危急,可以起兵勤王,達到屏藩皇室、翼衛朝廷的目的。

朱元璋共有26個兒子,除長子朱標立為太子,第九子和第二十六子早死外,其餘23個兒子都被封為親王,分駐在全國各戰略要地。封國星羅棋布。這些封藩大致可分為兩類:一是在邊塞,一是在內地。在邊塞的如西安的秦王,太原的晉王,北平的燕王,大同的代王等;在內地的如開封的周王,武昌的楚王,青州(今山東益都)的齊王等。塞王除監視地方守軍、鎮壓人民的反抗外,還負有防禦蒙古貴族侵擾的任務,所以其護衛軍特別多。晉、燕二王還曾多次受命帶兵出塞征戰和負責築城、屯田等事,軍中大將均受其節製。朱元璋還特許這兩個親王在軍中小事立斷,大事方報告朝廷。晉、燕二王的軍權獨重,立功也最多。

分封諸王,確實對鞏固明初邊防和政局起過重要作用,卻也留下了一層隱患,那就是,藩王擁有久經沙場的精兵銳卒,實力擴大後也會對皇權造成威脅。這類事曆史上也不乏先例,如西漢景泰帝時吳楚七國之亂,西晉晉惠帝時八王之亂,都是分封諸王擴張勢力,與中央王朝分庭抗禮所致。一些有遠見的大臣早已看出了朱元璋分封諸王的隱患,隻是很少有人敢公開說罷了。著名的文士解縉率直敢言,認為“分封勢重,萬一不幸,必有厲長、吳潞濞之虞”。說得最直率的要屬山西平遙縣的訓導葉伯巨了。他向朱元璋陳述分封諸王之弊害:藩王勢力過重,數世以後,尾大不掉,到時就不得不對他們進行削地奪權。於是,很可能引起親王怨恨,釀成像漢代的七王、晉代的八王之亂的悲劇。提醒朱元璋“節其都邑之製,減其衛兵,限其疆土”。但是,朱元璋正在興頭上,聽了大怒:“這小子離間我的骨肉,快點抓來,我要親手射死他”。後來,葉伯巨死在獄中。自此以後,百官噤若寒蟬,再也沒人敢論封藩的事。但是,葉伯巨所預言的分封之禍,在朱元璋死後不久就降臨了。

洪武二十五年(1392),太子朱標病亡。朱元璋立太子之子朱允炆為皇太孫。洪武三十一年(1398),朱元璋撒手拋離他緊緊握住的權柄,長辭人世。皇太孫即帝位,以第二年為建文元年。朱允炆的性格酷肖其父,也是仁柔寡斷。而當時的諸王都是他的叔父,且幾位年紀較大的塞王都是久經沙場,屢建奇功,手裏又握有重兵,自然不把年輕、孱弱、沒有經驗的朱允炆放在眼裏,違法之事不斷出現。明成祖朱棣特別是朱元璋的第四子燕王朱棣,“智勇有大略”,蓄謀奪取中央政權。他在王宮中私製兵器,偷印寶鈔,招兵買馬,搜羅異人術士,對中央政權形成威脅。建文帝見此情狀,就和兵部尚書齊泰、太常寺卿黃子澄計謀,認為燕王蓄謀已久,倉猝難圖,決定先削廢周、齊等王,剪除燕王手足,然後再向燕王開刀。於是,從1398年八月至第二年六月的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先後削除了周、湘、齊、代、岷五個親王的藩王爵位,將他們廢為庶人。除了湘王合室自焚外,其他四個或是幽禁,或遷往邊遠地區。

五位親王被廢,刺到了燕王的痛處,兔死狐悲,他覺得馬上就要輪到自己了。果然不出燕王所料,朝廷很快就派人員前來視察。燕王佯裝精神失常,披發走呼街頭,言語顛倒,奪人酒食,有時甚至奄臥溝畔,鼻涕滿臉。來人入府探視,燕王則盛夏置爐,身披皮衣,抱臂抖顫,連喊太冷。

燕王府中卻是熱火朝天,燕王最得力的謀士道衍率衛士日夜在王府後苑操練,並在府中深挖地穴,建造重屋,圍以高牆厚壁,派工匠夜以繼日地趕造軍器。為防軍機泄露,還特意蓄養大群鵝鴨,以叫噪之聲掩蓋兵工生產的響聲。

建文帝似乎對燕王的病起了惻隱之心,對燕王始終下不了決心,這使他在策略上對燕藩讓了一大步,從以後的曆史來看,這一讓步使建文帝在與燕王的鬥爭始終沒有爭取到主動。他有他的理由:“我即位不久,已接連削奪藩王,如今若再削燕王,該如何向天下臣民解釋呢?而且燕王足智多謀,長於用兵。如今雖稱有病,恐怕仍難以對付。”

皇帝的婦人之仁導致建文帝隻對燕王采取了一些軟性對付措施。他派謝貴、張信掌北平都指揮使司事,秘密偵察燕王動靜。接著,都督宋忠調邊軍屯駐北平,永清左衛調駐彰德,永清右衛調駐德州,形成對北平的包圍。在臨清和山海關兩地,朝廷軍隊還進行了軍事演習。

他還答應放回了朱棣留在南京的三位公子。明太祖周年祭,燕王曾派三個兒子朱高熾、朱高煦、朱高燧到南京參加典禮,後未返回北平。考慮到兒子的安危,燕王不敢輕舉妄動。他寫信給建文帝,以自己生病為由,請求放還兒子。建文帝的智囊之一黃子澄認為放還燕王三子,可以消除燕王的疑心,而後出其不意一舉擒之。燕王沒想到兒子能如此順利地返回北平,喜出望外,激動之餘,大呼“天助我也”。他最後的顧慮也消失了。

燕王府磨刀霍霍的傳言終於得到了證實。兵部尚書齊泰乘燕府護衛百戶鄧庸赴京辦事之機,將其逮捕審訊,嚴刑之下,鄧庸供出了燕府舉兵的內幕。

建文帝這下坐不住了,叔侄親情頓時被拋到九霄雲外。他連夜密令北平都指揮使張信等逮捕朱棣。關鍵時刻,張信卻背叛了朝廷。

張信與燕王私交極深,他親去王府求見,沒想到去了三次也沒能進去,急中生智,便改裝易服乘婦人車混了進去。燕王見了張信,開始還裝病,對張信胡說八道。張信不客氣地說:“殿下不必如此,有事盡可告臣。聖旨已下,命使拿你,還是早作準備吧。”燕王這才一躍而起,連連向張信作揖:“恩張恩張,生我護我,全在足下。”兩個人這才推心置腹密談起來,決定殺掉來使,興兵起事。

在不知張信叛變的情況下,奉命逮捕朱棣的謝貴等人被騙入燕王府,身首兩處。南京布在北平的心腹之患被清除了。經過一夜激戰,朱棣完全控製了北平的局勢。

在形勢嚴峻的情況下,朱棣采取先發製人的手段,於建文元年(1399)的七月,起兵反抗朝廷。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