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叔侄相爭終發“靖難”

燕王起兵後,為了說明自己行動的正義性,他援引朱元璋在《祖訓》中“朝無正臣,內有奸逆,必舉兵誅討,以清君側”的訓示作為理由,宣稱皇帝被齊泰、黃子澄等奸臣所包圍蒙蔽,變亂祖宗法製,已不能依自己的自由意誌行使職權。對這些奸惡分子,須加誅討。他自稱舉兵為“靖難”,即安靖內部災難。所以曆史上稱這一場朱家王室內部的奪權鬥爭為“靖難之役”。此時,離朱元璋離開人世才15個月,靖難口頭上的對象是建文帝身邊以齊泰、黃子澄為代表主張削藩的大臣,即所謂“君側”。但雙方心裏都雪亮,無非是奪位與保位之爭。

建文帝聞報燕王造反,興兵南下,趕忙調集重兵阻擋。沒想到敗報頻傳,北軍連破通州、薊州、遵化、懷來、居庸關等地。建文帝這才不得不調動精銳之師平叛,南北大戰也就正式拉開戰局。

建文帝任命耿炳文作“征虜大將軍”,率領三十萬大軍北上。八月壬戌日,先頭部隊十三萬人與燕軍在滹沱河地區遭遇,戰敗,退守真定城(正定)。燕王攻了三天,沒有攻下,撤兵而去。

耿炳文在當時是碩果僅存的宿將,年已六十五歲。他少年時代替朱元璋守(浙江)長興,守了十年,和張士誠的兵對壘,大小數十戰,戰無不勝,其後參加北伐西征,屢克名城,積功受封為長興侯。這一次雖然戰敗,但仍然守住了真定,保存了十萬左右的兵力。

迂腐的黃子澄驚慌失措,請建文帝臨陣換將,改派李文忠的兒子李景隆為征虜大將軍,到真定替代耿炳文。但李景隆雖為將門之子,卻是十足的紈子弟,哪裏比得上耿炳文呢!

李景隆坐誤戎機,浪費了不少時間去征調各地的兵力,想湊足五十萬,甚至六十萬人。打仗的事,何嚐是比人多?這一點,不是李景隆這樣的人所能想象的。

李景隆收集耿炳文的殘兵敗將,並征調各路軍馬,進駐河間。當時,遼東軍攻永平,燕王和諸將計議說:“我在這裏,李九江(李景隆)不敢來。現在我率軍去援救永平,他一定前來攻城。我再回師擊之,屆時堅城在前,大軍在後,李九江必定大敗。”諸將都認為北平守兵太少,不好辦。燕王說:“城中之眾,以戰則不足,以守則有餘。我此去不是專為救永平,還要誘九江來就擒,是一舉而兩得。”於是,在九月率軍赴援永平,臨行告誡留守北平的世子朱高熾說:“李景隆來,隻宜堅守,不能出戰。”又故意撤盧溝橋守兵,誘李景隆深入。

李景隆果然落入燕王的圈套。他聽說燕王率師救永平,就於十月驅兵直趨北平。過盧溝橋時見無軍隊守衛,喜不自勝,說:“不守此橋,我看他是無能為力了。”以為北平唾手可得,遂進逼北平城下。朱高熾嚴密部署,拚死守衛。李景隆號令不嚴,指揮不當,軍隊雖多,麵對堅城,卻無可奈何。南軍中唯有都督瞿能勇敢善戰,他與兩個兒子率領精騎千餘,殺入張掖門,銳不可當。但是,後援不至,隻好勒兵以待。李景隆怕瞿能得了頭功,派人阻止,要他等候大軍全到,一起進攻。燕軍因此得到喘息的機會,連夜汲水潑到城牆上,天寒結冰,第二天,南軍無法攀城攻擊。

燕王打退攻打永平的遼東軍後,又揮軍攻破大寧(今內蒙寧城西),挾持寧王朱權回北平,收編寧王的精銳部隊八萬人,其中尤以朵顏三衛的蒙古騎兵最為驍勇,因此,燕王兵力更加強盛。北平在燕王世子朱高熾的奮勇守衛下,固若金湯,李景隆無法攻克,雙方僵持不下。待至燕王回師救援時,內外夾攻,南軍支持不住,李景隆率先逃遁,連夜奔回德州。南軍見主帥已逃,也紛紛丟棄兵械糧草,落荒而逃。

到了建文二年二月,李景隆又上了燕王一次大當。燕王故意到山西去攻大同,騙李景隆去救,李景隆去了,燕王就撤了兵。李景隆的兵,多半是南方人,空跑了大同一趟,凍死的與凍傷的極多,剩下的也疲憊不堪了。

四月,燕軍與李軍在涿州的白溝河交戰,戰了兩天,李景隆又遭慘敗,退到德州,守不住德州,後又隻得丟掉了一百萬石左右的軍糧,再退,退到濟南,燕王率軍窮追不舍。這時李景隆尚有十多萬兵,倉猝出戰,布陣未定,被燕王親自率領的精騎一衝擊,又複大敗。李景隆單騎落荒而逃。建文帝見李景隆一敗再敗,就免去他的大將軍職務,以左都督盛庸來接替他。李景隆回到朝中,許多人異常憤慨,揪著他在建文帝麵前哭訴說:“景隆出師觀望,內懷二心,不把他殺掉,怎麽對得起祖宗,怎能激勵將士?”但是建文帝毫無問罪之意,李景隆也就安然無事。濟南在盛庸和山東布政使鐵鉉的奮力防守下,被保住了。燕王把軍隊撤回北平,暫作休整。

盛庸在十二月大勝燕軍於東昌(山東聊城),斬燕王的第一號勇將張玉。次年(建文三年)三月,盛庸再戰燕軍於保定的夾河,大勝。燕王親自以十幾名騎兵斷後,盛庸不敢殺他,原因是建文帝有旨,不許“使朕負殺叔父之名”。接著,兩軍又展開大戰,盛軍慘遭失敗,退回德州。

兩個月以後,叛將李遠帶了若幹騎兵,冒充盛軍,穿過山東,在江蘇沛縣放火燒掉盛軍在運河的糧船。七月間忠於朝廷的平安(姓平名安)率領一萬名騎兵,由真定乘虛直搗北平,在距離北平五十裏的平村,與燕將劉江交戰,不幸戰敗,退回真定。大同的守將房昭,帶兵進入紫荊關,屯紮在易州水西寨,也在九月間被燕王攻破。遼東守將楊文,進入山海關,圍攻永平,被劉江趕走。

至此時為止,燕王雖然勝多敗少,但所得的城池僅永平、大寧、保定等地,其他的都是得而複失,不能鞏固,將士也戰死了好幾萬人。而南軍人數眾多,分布各處要地。馬皇後麵對這種形勢,燕王不禁歎息道:“頻年用兵,何時可止?要麽就臨江決一死戰,不再返顧北麵。”正當燕王為局勢悵歎之時,偏偏有若幹奉使在外的宦官,因招搖納賄而被建文帝下旨逮捕,他們逃到北平,向燕王投降,把京師與南方各省的空虛情形向燕王報告,於是燕王便在建文四年率軍大舉南下。

燕王避實就虛,不攻盛庸所守的德州與鐵鉉所守的濟南,而經由東阿、東平、汶上、兗州、沛縣,直向徐州。盛庸撤軍,退守淮河。南軍大將平安在燕王的後麵追蹤,於四月間追到(安徽)靈璧縣西南的齊眉山,先勝後敗,被擄。五月,燕兵渡淮,盛庸戰敗;六月,戰於浦子口,又敗。盛庸改守長江,都督僉事陳瑄帶了江上的水軍降燕,盛庸在高資港作最後一次抵抗,仍一敗塗地。建文帝見燕軍銳不可當,忙派人議和,燕王根本不予理睬,驅兵直逼南京城下。當時燕王的弟弟穀王與李景隆負責守金川門,燕兵一到,就開門迎降,京師告破。

燕兵進京後,宮中起火,建文帝不知去向。朱棣立即下令緊閉宮門、城門,大搜數日,務須生要見其人,死要見其屍。但連搜多日,毫無結果。宮中盛傳建文帝和馬皇後死於大火之中,朱棣命將骨灰撿出,“用天子禮”葬之。

燕王攻入南京之後不久,在群臣的擁戴下登上皇帝位,宣布以明年為永樂元年,他就是明朝曆史上的成祖皇帝。前後三年之久的皇族內部爭奪帝位的戰爭,終於以朱棣的勝利而告結束。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