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皇權與將權的衝突和藍玉黨案

胡惟庸案基本結束後,洪武年間的開國功臣已被殺戮大半,皇權與相權的矛盾得到解決。當時全國尚未統一,不少武將仍在南征北戰,馳騁疆場。但隨之而來的是功臣武將驕橫放肆,皇權與將權的矛盾不斷激化,洪武年間的另一大案,常遇春即大將軍藍玉之案便是這種矛盾激化的表現,此案與“胡獄”合稱“胡藍之獄”。

藍玉,安徽定遠人,此人身材高大,麵如重棗,是名將常遇春的妻弟。明史稱讚他“臨敵勇敢,所向皆捷”。他一直跟隨常遇春南征北戰。常遇春多次在太祖麵前誇獎他。太祖也因常遇春的關係,對藍玉非常賞識,很快將他由管軍鎮撫提升為大都督府僉事。此後,藍玉轉戰疆場,屢立戰功,成為徐達、常遇春之後最有才能、最能征善戰的一代名將。

藍玉確實勇略超群,有大將之才,在率兵征戰過程中,又屢立奇功,加上太祖對他另眼看待,他開始自恃有功,驕橫放肆,目無法紀,甚至忘乎所以,竟然不請示太祖就擅自在軍中提拔將校,又蓄養莊奴等數千人,仗勢胡作非為。他強占東昌民田,禦史去查問,藍玉居然捶打驅逐禦史。他還讓家人私買雲南鹽1萬餘引(每引200斤或400斤),進行走私。他率北征軍班師回朝,夜至喜峰關,叩關門,關吏沒有立即開關,藍玉大怒,縱兵毀關而入。明太祖得知後,很是生氣。有人揭發藍玉私通元主妃,元主妃羞愧自盡而死;明太祖曾非常嚴厲地譴責藍玉,可他無絲毫改過之意。明太祖本要封他為梁國公,但因他屢屢違紀,隻好改封為涼國公,並將其過錯鐫刻於鐵券上,以示警告,但他仍不悔改。藍玉入朝見太祖時,太祖賜坐或賜宴,他總是語言傲慢;尤其是他多次在明太祖麵前顯示他在軍中的威風。有一次出征前,藍玉與部下十幾人去向太祖辭行。明太祖打算隻留藍玉一人議事,讓諸將先走,太祖連續三次示意諸將退下,諸將卻毫無反應,這時隻見藍玉舉袖輕輕一揮,諸將立即告退。這一舉動更增加了太祖對藍玉的不滿情緒。

馬皇後和朱標藍玉西征回來後,明太祖已經冊立了皇太孫為自己的接班人,這是國家大事,按慣例要給功臣們加官晉爵。太祖給大將軍藍玉加官太子太傅。後藍玉得知宋國公馮勝、潁國公傅友德也加官太子太傅時,心裏很不高興,不願與二人平起平坐,怨恨地說:“叫我做太師,如今又叫別人做太師。”憤憤不平之氣溢於言表。

明太祖對功臣的剪除是做了精心準備的,一旦條件成熟就要大開殺戒。當他大封諸皇子為王到各要地駐守,各種部署就緒之後,朱元璋認為從功臣宿將手中收奪兵權的條件基本成熟。

洪武二十五年(1392)四月,年僅三十八歲的太子朱標病故,這使六十五歲的朱元璋悲痛欲絕,沉重的打擊使明太祖一下老了許多,培養了幾十年的接班人離他而去,朱氏王朝誰來接班,誰來捍衛?明太祖在悲痛之餘要立即解決這個問題,最終立了年方16歲的皇太孫朱允炆為自己的接班人。皇太孫太年輕,又沒有經驗,如何能駕馭文臣武將呢?這太使明太祖擔心了,為了朱氏一統天下永不變姓,他隻好下決心再次“拔刺”。晚年的朱元璋更加心狠手辣,剪除功臣武將、回收兵權,已勢在必行。問題隻是如何去找一個合適的機會。

藍玉案的發生,也多少摻雜著統治階級內部鬥爭的因素。藍玉是常遇春的內弟,而常遇春的女兒,又是太子朱標的妃子,故藍玉是地地道道太子妃的親娘舅,因此太子與藍玉關係密切。早年藍玉曾對太子講過這麽一段話:“我看燕王在封國北平,安撫百姓,甚得民心,不少人說他有君王氣度,我怕這話傳到皇上那裏,會影響皇上對殿下的感情。我還聽擅長看風水的人說,燕國有天子氣,望殿下心裏有數。”藍玉又說:“殿下問我,我才說出肺腑之言,還望保守秘密。”後來,燕王知道了他們談話的內容,恨透了藍玉。太子病逝後,一次燕王入朝,太祖問他民間的動態,燕王借機說:“諸公侯多放肆無法度,不除掉他們,將來會出現尾大不掉的禍患。”幾個月後,藍玉之案便發生了。

1393年2月,錦衣衛指揮蔣瓛告發藍玉謀反,朱元璋將之逮捕並處決,同時斬滅其族。平時與藍玉關係莫逆的許多將校,也都被定為“逆黨”,落得抄家滅族的下場,軍中的驍勇將領差不多被殺戮殆盡。因藍玉案被殺的功臣宿將有:開國公常升,景川侯曹震,鶴慶侯張溫,懷遠侯曹興,東平侯韓勳(韓政之子),全寧侯孫恪(孫興祖之子),沈陽侯察罕,徽先伯桑敬,東莞伯何榮,都督黃輅、湯泉、衛俊、王誠、張政、陶文等,文臣中有吏部尚書詹徽、戶部侍郎傅友文等。當時因這個案件而被誅殺者竟多達1.5萬人。

明太祖還將罪犯口供輯成《逆臣錄》頒布天下。《逆臣錄》中記載了近千名藍玉黨人的供詞,是明太祖命翰林學士們根據口供精心編纂的。即使經過精心加工,也不難看出藍玉黨案又是洪武年間的一大冤案。對武將驕橫跋扈、目無法紀的行為應該管束,甚至斬殺幾個首犯也不為過,但是大興黨獄,大開殺戒,株連過多,那就是另一性質的問題了,況且連下級將士勁卒也不放過,那就純屬濫殺無辜了。在藍玉家教過書或曾給藍玉寫過字畫的人,也被視為藍玉同黨加以誅殺,更顯得荒唐。

在曆史上,通常將胡惟庸案和藍玉案合稱為“胡藍之獄”。朱元璋借藍玉案徹底鏟除了將權對皇權的潛在威脅,將軍權牢牢地控製在自己的手中。隨後,他分大都督為左、右、前、後、中五軍都督府,與兵部相互製約,以分其權。五軍都督府隻管軍籍和軍政,不能直接指揮軍隊。隻有到戰時才由皇帝臨時任命總兵官,戰後總兵官須立即歸還將印,所統軍隊則歸駐其原來衛所。從此,諸將奉命唯謹,軍權皆出於朝廷,不敢有所專擅。

除“胡藍之獄”外,朱元璋又以其他的各種罪名誅殺功臣。朱亮祖、胡美、周德興、王弼、謝成、傅友德和馮勝等人,都先後為明太祖所殺。在淮西功臣集團中,常遇春、胡大海胡大海等人在開國之前就已經死去。地位較高的隻剩下徐達和湯和二人。據稗史筆記記載,徐達暮年曾患重病,背部生癰,病愈後醫生千叮萬囑,說此病忌食蒸鵝,吃了病會複發,一發便無藥可救。洪武十八年(1385),明太祖因念及功臣,特派來內監賜食給徐達,所賜的竟然是隻全鵝。徐達明知朱元璋的用心,但君命難違,隻得淌著淚水當著使臣的麵吃下,果然,沒過幾天便一命嗚呼了。另一位功臣湯和與朱元璋是同村人,小時兩人曾一道放過牛,他自然最了解朱元璋的心曲隱微。他誠懇地向朱元璋請求說:“我跟隨你效命多年,現在歲數大了,不堪重負了,願意告老還鄉。”主動交出兵權。朱元璋大喜過望,立即賜寶鈔5萬錠,並在鳳陽為他修建了一座豪華宏偉的大宅第。後又賜給他大量黃金和其他資財,讓他頤養天年。明初功臣宿將得以善終者寥寥無幾,善於韜光養晦的湯和,便是其中幸運的一位。

湯和朱元璋通過“胡藍之獄”濫殺功臣,從根本上說是封建專製的一種必然結果。西漢名將韓信臨死前說過這樣的話:“狡兔死,走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此話不無道理。這是封建製度下,功臣宿將飽含血淚的控訴。在打天下時,功臣宿將與帝王拚殺沙場,為帝王奪取天下,一旦新王朝建立以後,在封建帝王看來,這種爭奪並未停止,隻是由過去的外部鬥爭轉入內部。不斷地清除功臣宿將,才能鞏固皇權,明初的曆史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朱元璋是一位農民出身的、權力欲極強的皇帝。自古以來,開國皇帝與功臣之間產生矛盾的不乏先例,關鍵是皇帝如何化解這種矛盾。漢代的劉邦心存猜忌,大殺功臣;唐太宗李世民氣量宏大,處理較為妥當,出現了中國曆史上罕見的清明時期——貞觀之治;宋太祖趙匡胤則采取了另外一種模式,即“杯酒釋兵權”,和平解除功臣的兵權。朱元璋的情況與劉邦有些相似,卻又不同,其殺戮功臣的手段之毒辣、殘忍,其株連的人員之眾多,都遠遠超過了漢高祖劉邦。因此,朱元璋必然遭到後人的指責與非議。究其原因主要是封建專製統治進入晚期,皇帝權力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他可以為所欲為,不受任何限製。除此以外,朱元璋屠殺功臣也有其個人性格品質方麵的原因。朱元璋早年是一位雄才大略的人物,拚殺沙場,過著緊張的戎馬倥傯的生活。登基之後又日夜操勞,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憂危積心,日勤不倦”。晚年精神衰頹,性格多疑,甚至暴怒不常。在君主絕對專製的封建時代,帝王的個人性格品質,直接對曆史發生著作用,這也是毋庸置疑的。此次朱元璋大興黨獄,這樣的大屠殺卻是中國曆史上絕無僅有的事,個中緣由值得人們細細玩味。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