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四十四

  林夕夢又萬萬沒想到的是,卓其偷走了她部分日記,並以此為要挾,迫使她放棄家中一切財產。

  星期一上午八點,林夕夢按約準時到達陳暑秋辦公室,然後同卓其去辦理協議離婚手續。卓其又變卦了,房子一間也不給她。當著陳暑秋的麵,林夕夢猛聽此言,生氣地說:“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麽回事?最初是你我每人一套,後來是給我一套的一半,現在連這一半也不給,是不是再過些日子,就讓我倒找給你錢?”

  “我沒說讓你找我錢。”卓其生硬地回答。

  “現在不是一天一個樣嗎?”

  “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咱就上法院!”

  卓其歪著頭,瞪視著她,凶狠地說。

  林夕夢不放聲,看他氣焰如此囂張,心中明白八九分。果然,卓其又開口:“你敢上法院?你那些東西敢去法院抖摟?你去我奉陪!”說完,扭頭就走了。

  林夕夢看看陳暑秋,他一直不吭氣地坐在那裏。

  “卓其怎麽能這樣?”她說。

  在這一瞬間,她為自己與卓其生活十幾年而感到後怕。就是這樣一個男人,竟然讓她執迷不悟,難舍難離。十幾年來,她過的是什麽日子啊。而走到現在這一步,這位兩天前還口口聲聲說永遠愛她至死不變的班主任,竟然又留這麽一手。她實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十幾年來的辛酸往事又一次湧上心頭,她的淚水嘩嘩地流出來。

  陳暑秋還是不放聲。

  “你說怎麽辦?”她問。

  陳暑秋沉思片刻,說:“算了,已經到這一步,你不要了。”

  “我倒無所謂。關鍵是我沒法向父親交待,這樣我就像被卓其趕出家門一樣了。”

  “不能。我雖然沒見過你父親,但上次卓其打電話那件事,他從電話簿上查到我家電話,給我打了電話。在電話裏,我聽你父親那人非常通情達理。他說,陳經理,我是林夕夢的父親不錯,孩子有錯是做父母的管教不夠,父母失職。我就擔這個罪名。我問他卓其有什麽權利辱罵我林天明?有什麽權利辱罵我其他孩子?又有什麽權利搞得我全家雞犬不得安寧?你向卓其轉告,他現在不接電話,我林天明要挖出他那兩個狗眼讓他娘重新給他安裝,讓他好好看看我林天明是幹什麽的。陳經理,你也是做父親的人,我們拉扯孩子也就拉扯個小,孩兒大不由爺。他們是夫妻,我們當父母的能知道些什麽?……他講的哪一句不在理?句句在理,小雞吞蠍子……還挺歹毒的。”

  林夕夢不知道父親竟然還給陳暑秋打過電話,父親是真被氣到極點了。

  “差勁!卓其太差勁!無論怎麽樣,他不應該打那些電話。你們夫妻之間的事,該人家親戚什麽事!真是胡來!”

  陳暑秋站起來,離開桌子,氣憤難忍,臉色更加冷峻。

  是啊,已經到這一步,還要什麽房子?父親那裏大不了又能怎樣?想到這裏,林夕夢便說:“但他必須把我寫的東西全部給我。”

  陳暑秋走了出去。

  很快地,卓其拿著一個記事本走進來,甩給她,說:“給你。”

  林夕夢接了,說:“還有。”

  “沒有了。”

  “還有。”

  卓其扭頭走了。

  陳暑秋站在那裏。林夕夢對他說:“還有。”

  “你能斷定還有?”

  “一定,我知道。”

  卓其又折回來了。

  林夕夢對卓其說:“你當著陳經理麵,打開所有抽屜,我看看才相信。”

  “我為什麽打開我抽屜給你看?你算老幾?”

  “不看我怎麽能相信?請你打開。”

  “不打。”

  倆人僵持著。

  陳暑秋看到這局麵,一個堅決要看,一個堅決不讓看,便對卓其說:“既然沒有,打開又有什麽?到這個時候,酸的臭的各歸各。”

  卓其還是堅決不讓看。

  陳暑秋也歎了口氣。

  眼看快近中午,卓其氣呼呼地甩手回家了。

  林夕夢對陳暑秋說:“你回家吃飯去吧,我中午必須守在這裏,否則卓其一定會轉移我的東西。”

  “什麽東西?不要不行?”

  “一些日記,還有……”她止住了,還有樊田夫那封信的複印件,這才是最最關鍵的。原件在她去北京之前,用五千塊錢從卓其手裏贖回來的。她說:“還有一些我一時也說不清。反正這些東西是我必須要回來的。”

  陳暑秋不再放聲,從衣袋掏出一千塊錢,給她。

  “我不要。”

  “拿著吧。你現在像個剛下生的嬰兒,渾身光溜溜的了。”

  他安排人給林夕夢訂來飯菜,然後就走了。

  林夕夢接了錢,一等他離開,立刻給樊田夫打電話,叫來小順帶著鑼絲刀之類工具,撬開卓其寫字桌抽屜,裏麵整整齊齊放了半抽屜她的日記、記事本。在一個信封裏,找到了樊田夫那封信的複印件,還有一封卓其寫給樊田夫妻子的信。她從儲存間翻找出一個大床單,把這些東西放到床單上,包裹好,足有五六公斤之多。

  一切收拾停當。

  林夕夢將包裹藏在大衣內,活像個快要臨產的孕婦,什麽也顧不得,迅速從後門離開了這裏。

  下午兩點,卓其發現抽屜被撬,知道這一定是林夕夢幹的,死命地來砸林晨爽家的門。

  “林夕夢!快開門!我知道你在裏麵,你給我出來!”

  卓其氣急敗壞地在門外亂吼亂叫,把門砸得震天響。

  這早在林夕夢預料之中。林晨爽下午沒上班在家陪伴她。當卓其第二次砸門不停時,林晨爽給林天明撥電話,又給丈夫撥電話。丈夫說萬一緊急時就撥110電話。卓其又開始瘋狂砸門,林夕夢給陳暑秋撥電話,他不在公司,她顧不了其他,緊接又撥他家的電話,慶幸他在家。一聽到陳暑秋的聲音,林夕夢就像抓到了救命繩:“快!快!卓其瘋了。”

  “怎麽了?”

  “你……你……你沒聽見砸門聲?”

  “聽見了,是誰砸門?”

  “是卓其,我中午把東西拿出來了。卓其現在發現了,就在門外,像條瘋狗。你趕快來想辦法,你的司機知道我這裏,你讓他開車送你過來。快!”

  “好。”

  林夕夢剛放下電話,門外沒有了動靜,估計卓其再三砸不開就走了。她又給陳暑秋電話:

  “卓其走了,可能回你們公司了,你趕快回公司去吧。”

  這時,林晨爽笑吟吟地示意她向樓下看。

  原來,在她所住這棟樓的前麵,已有兩輛轎車停放在那裏,車裏麵的人不時地盯著這個窗口,時刻聽從這窗口發出的號令,隻要這裏一有動靜,他們就會繞過來衝上來。林夕夢隻看到林朝陽,其他人沒看清。

  林夕夢釋然了,是父親,一定是他,是他找來人保護我的,她不禁哭了起來。在這個家庭裏,父親是一頭猛虎,母親是一隻母雞,母雞生養一群小雞,保護責任便是猛虎的。隻要誰敢動這群小雞一根羽毛,無論是誰,天王老爺子也不放過。自從林夕夢執意要嫁給卓其,她曾令父親多麽地失望過啊,她曾多麽地希望卓其能使她在父母麵前抬起頭來,使她在父母麵前有所交待啊。然而,這一切都失敗了。這還不說,現在連離婚都連累父親,讓他為此大動肝火,而又不得不為她操心。看來,此生注定她既不是一位好母親,又不是一個好女兒……

  正在林夕夢為自己對不起父親而萬分難過時,電話鈴響了。

  此時此刻,林夕夢一聽到父親的聲音,真是百感交集,低低地叫了聲:

  “爸爸。”

  “別怕!卓其要胡來你別怕!房子的事我知道了,你都給他!你嫁給他的時候也沒有房子,現在要什麽房子!不要!”

  林夕夢流著淚答應著。

  果然,陳暑秋熄滅了卓其頭頂的怒火,使卓其冷靜下來。再加上林夕夢的釜底抽薪,他感到無路再擇,一旦繼續鬧騰下去,說不定家庭財產和房子不得獨吞。晚飯時,卓其來電話,很溫和地說,“明天去街道辦事處協議離婚。”

  辦理完協議離婚手續,兩個人走出街道辦事處,卓其對林夕夢說:“我們兩個現在扯平了,誰也不欠誰的了。”

  “卓其啊,你是在用這些財產來抵償我給你的傷害;那麽我呢?這十多年裏你給我的傷害用什麽去抵償?”想到這裏,她的淚水嘩嘩地流下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