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十二

  樊田夫從部隊辦理完退伍手續,連夜趕回。回來時,正是早晨八點,他興奮得臉上泛著紅光。

  林夕夢一見到他,從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已辦妥。楊鵬飛在跟前,她不好問,他也不便說。樊田夫退伍一事對外人是保密的,怕他家人知道,那將遭到兄長們阻攔。樊田夫東西還沒放下,就問:“怎麽樣?”

  樊田夫是問大華酒店工程進展情況。楊鵬飛臉色難看地站在那裏。林夕夢去給樊田夫倒一杯開水,放到他麵前。等他坐定,她說:“停工了。”

  “什麽?!”樊田夫霎時變了臉色,大聲說:“誰讓你們停工的?”

  “我。”林夕夢平靜地回答。

  “你!你簡直……為什麽不告訴我?”

  “來不及。”

  “打電話!為什麽不打電話?”

  “……”

  “工人呢?現在工人呢?”

  “放假讓他們回去了。”

  “你!……”

  看樊田夫氣壞了,楊鵬飛這才開口說話:“我剛剛為這事還在與林經理爭論。老刁火了,來電話說不幹就拉倒,那海中家也別幹了。”

  “你沒說我回部隊不在家?”

  “我說了。”

  “他怎麽說?”

  “他一聽你不在家口氣才緩下來。他說怎麽您家有個林經理,是個女的,讓簽了什麽協議。我說我也不知道,她是俺家副經理,主責大華酒店施工,他就說等您回來與他通電話。”

  林夕夢自己去倒水喝,心想:隻要樊田夫今天不給她耳光就行了。她喝一口水,故作鎮靜地說:“這是個騙局。”

  “你淨胡說!騙局!騙局!你整天就知道騙局!一個黑卯扈就把你嚇破了膽,留下後遺症,再遇到大工程就說是騙局……”

  樊田夫氣得不知如何發作,可一提起黑卯扈自己竟然笑了。林夕夢和楊鵬飛也笑起來。自從那次遇險以來,她和藍寶琨的驚嚇,以及她打算如何花掉那一百多萬計劃,成為大家的笑料,什麽時候提起就大笑一場。樊田夫又總是活靈活現添油加醋地描繪。

  林夕夢說:“可這次真是個騙局。”

  樊田夫大聲說:“就是騙局也不用你管!誰像你和藍寶琨兩個廢物!一個黑卯扈就說成是黑社會。就算是黑社會,讓他來找我。我就站在這裏不動,要殺要割全由他,我明確告訴他:讓他先動手,最好能一刀殺死我,一刀殺不死我,隻要我還有一口氣,那麽,小子就看我的了。你們倒好,被人家像提小雞似的提著,深更半夜丟盔卸甲跑回兩個抖成小雞篩糠般人形,後來再去招魂兒,在梧桐招過不行再去白浪島招,害得我整天寫招魂兒帖……”

  楊鵬飛笑彎了腰,問:“不是還有那一百萬提成?”

  “一百多萬呢!快別提了,你沒看她那副興奮模樣兒,說要給我買高級轎車,買房子,還買什麽什麽,就差沒把中南海列入采購計劃。林經理,你買啊,你買的在哪裏?俺怎麽都沒看到……”

  “就你強!”林夕夢渾身冒汗,坐不住了,隻好轉守為攻,說,“把個馬正岩弄到公司,說這次我可挖到一棵參了。說他對財務很有一套,又能跑工商,又能跑稅務,又能貸款,又能打官司,就差不能生孩子。結果呢,來了三天就騙走兩萬塊錢。不到一月,大山莊飯店就簽了八千飯費。你不是說他對財務很內行,說起來很有一套,還……還……還說那決定具有裏程碑意義……”

  “還……還……還……又結不上來了。”樊田夫說,“你忙什麽?誰能搶你的?誰像你去找個學生來當業務員,叫什麽來?張明生?對,就叫張明生,來下海三個月沒攬到一塊工程,後來攬到一個三萬塊錢的小活兒就卷鋪蓋卷跑了,連個招呼都不打。還說是個班長,你說你那些不是班長的學生能怎麽樣?……”張明生是卓其的學生,樊田夫總誣說是林夕夢的學生。

  “我看啊,”楊鵬飛說,“您兩個是狗咬狗一嘴毛,誰也別說誰,烏鴉別嫌豬黑,豬也別嫌烏鴉大長嘴。不過這一次,是不是林經理看我們要先買上高級轎車,就眼紅了?”

  “那還不定呢。”樊田夫說,“咱先說下,等我們買回高級轎車來,不許你坐。你敢上去坐,我和鵬飛就把你從車上踹出去;你要放賴不下去,就把你直接送回三十九中學,去當你的結巴老師去。”

  有人來找楊鵬飛,楊鵬飛邊笑邊走出去。林夕夢看樊田夫火氣差不多消了,就說:“你走後,我一天不知幾遍去催莊工,就是老刁手下監督這工程的老莊。老莊總說款快到了。前天,我又去,老莊說,老刁讓他轉告我,款已貸下來,就從梧桐建行貸的,但還需兩三天才能啟用。那時,工人們已經沒有材料幹活……”

  “怎麽就不能對付點材料先幹著,明夫就是死腦筋死心眼……”

  “這跟明夫無關!你先聽我說。”

  樊田夫被製止住,林夕夢接著說:“我一聽還需再等兩三天,知道他們這又是在拖。他們很清楚,再幹兩三天大量材料就進去了。我當即返回公司,查找梧桐建行行長電話號碼,對老刁貸款事進行查實。人家不認識我,說這是銀行保密的事。我隻好說久仰人家大名,眼下為公司利益,不得不落實是否有此事。他這才說那姓刁的是托人找過他,但現在隻是他們有這個意向,建行卻並沒說貸給他們,至於已經貸下幾十萬,更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他要我心中有數就可以,所以在楊鵬飛麵前我沒提。”

  “我並不在意這大華酒店,我看中的是海中家。你想想,那麽大的工程,就算大華我們給白幹,又能怎樣?”

  “可是,他連幾十萬都沒有,哪裏來的上千萬?”

  “人家是貸款!”樊田夫大聲說。

  “他連幾十萬都貸不下來,怎麽能貸下上千萬?”她也開始吼了。

  “人家上千萬是從白浪島銀行貸!”

  “行了!我不信這一套。”

  “書呆子!你不信是你的事,你停工幹什麽?”他火氣又上來,聲音越來越高。

  “我不能眼看著把錢白扔進去。”

  “就你聰明!我看出你這個書呆子半仙聰明樣兒來!”

  “半仙也比你這個弱智兒強!弱智到連考大學資格都沒有!”

  “滾回你學校去!在這裏淨破壞我的計劃!”

  “滾回你部隊去!去當你的癡死兵!”

  兩個人扯著高嗓音,聲嘶力竭,大吵大叫,誰也說服不了誰。嚇得隔壁辦公人員大氣不敢出。當林夕夢去衛生間回來時,胡小玉叫住她,對她耳語說:“林經理,你先軟一點兒吧。他現在正在氣頭上,恐怕一時你難說服他。這樣都太傷身體了。連門口賣糖葫蘆老大爺都認為你們在打仗,進來讓我們去勸勸你們,可誰也不敢進去。正好見你出來,我跟你說說。”

  林夕夢嗓子已嘶啞,對胡小玉說:“我必須說服他。明夫呢?”

  “早嚇跑了。他說快臨到他頭上。”

  林夕夢回到原來位置上坐下,說:“我在大華已見過那個姓高的小青年,就是在我們之前給大華幹過的。他一臉哭相,說投進五萬多,現在老刁還不承認,打官司都沒著落,因為現在施工的又是我們,說他白投了。”

  “你現在停工不是也白投了?就算是個騙局,這豈不正中他下懷?”

  “他想這樣,但他不敢。”

  “你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剛才你還說那姓高的小青年白白投了,臨到你了,你又說他不敢。我問你,老刁要不承認你能怎樣?”

  “我能怎樣?”林夕夢順手拉開抽屜,取出那份停工協議書,上麵注有紅星進駐工地時間、人數,已投入資金數額及停工原因,還有她和老莊代表甲乙雙方單位的簽名。她說:“我能拿著這個去法院。”

  樊田夫氣呼呼一把拿過去。

  讓老莊簽這份協議可不是一件容易事。那天中午,林夕夢請他吃了頓飯,她再三勸酒,直到把他灌醉。等他回到宿舍睡得迷迷糊糊,她拿著一式兩份的協議去找他,說鑒於款項不能到位這個原因,她決定暫時停工,但怕他無法向老刁交待,替他想了個辦法,簽份協議。老莊歡天喜地地簽了,感激林夕夢為他著想。當他睡醒後,就給老刁打電話,匯報這事。結果,遭到老刁厲聲臭罵,命他立刻向她索要協議。老莊索要協議時臉色慘白,她說協議已捎回公司。那時她正在指揮工人撤退,老刁三番五次打電話追問是否要回去,老莊就三番五次來哀求她,說讓她看在他那一大把年紀上可憐他。

  樊田夫看完協議,火氣消了一些,說:“無論怎樣,你應該等我回來。”

  林夕夢說:“並不是不能等你回來,而是我跟明夫商議,必須趕在你回來之前!我們知道你回來是絕對不會讓停工的。”

  “你們兩個倒臭味相投,一拍即合。”樊田夫諷刺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