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十一

  林夕夢終於把姚慧娟送到了卓其身旁。

  這主意是樊田夫提醒的,具體操作起來由林夕夢出麵。那一天,林夕夢張羅著給姚慧娟介紹對象,樊田夫知道了,把林夕夢叫到一旁,說:“沒有你這樣的傻子。”林夕夢一愣,不解其意,但很快立刻明白過來,驚異地望著樊田夫。顯然,這是樊田夫蓄謀已久的。於是,兩個人坐下來,潛心研究出一個秘密的計劃與方案。實施這個計劃與方案,要達到預想目的,對於體內流淌著林天明血液的林夕夢來說,也是需要費一番工夫的。難度不在姚慧娟,而在卓其。

  卓其無法把對林夕夢的愛轉移到另一個女人身上。姚慧娟好辦,雖然年輕、漂亮,卻思想簡單,林夕夢幾句話就把她那個戀愛對象給打發走了。姚慧娟不是她這種女人。姚慧娟既理性又現實,永遠不會為哪個男人死去活來,永遠不會為哪個男人柔腸寸斷,隻是想如何實實在在地生活。

  由於倆人身材相似,林夕夢便把自己一些漂亮衣裳源源不斷地讓姚慧娟穿,此外還給姚慧娟購買項鏈、手鏈、各種晶亮別致的胸花、手袋。對於一個家境貧寒、沒有見過什麽世麵的農村女孩子來說,這就足以使她對林夕夢感激不盡了。林夕夢讓卓其給姚慧娟配全家所有門鑰匙,又裝修出一個鋪有紅地毯的房間,供姚慧娟居住。姚慧娟白天去工廠做工,早晚取代林夕夢在家中炒菜做飯,洗鍋刷碗,星期天、節假日則洗衣服改善生活。姚慧娟把卓其和牛牛日常起居安排得井井有條。同時,一些原來應該由林夕夢和卓其一起出席的朋友聚會、舉家外出之類的事情,林夕夢也推給姚慧娟,由姚慧娟同卓其一起參加,有時還帶上牛牛。林夕夢告訴她在什麽場合穿什麽衣服,戴什麽飾品,講什麽話,如何待人接物,如何保護和維護卓其,一一道來,唯恐疏漏。半年來,林夕夢在姚慧娟身上花去許多時間和精力,千方百計想達到預期結果。

  晚宴結束時已有九點,樊田夫駕車送林夕夢回家。同往常一樣,車在離家還有三十多米地方停下了。黑暗裏,樊田夫順手將她摟進懷裏,低聲說:“夕夢,明天我回部隊,家裏一切隻有讓你更加辛苦了。這次回去,我一定爭取把一切手續辦完。”

  “什麽時候回來?”

  “有四五天就差不多了。”

  “大華酒店款還不到怎麽辦?”

  “不要停工。為那海中家大工程,再放慢進度。下午我跟老刁通過電話,他說明後兩天在梧桐建行五十萬貸款就可生效。”

  “你感到老刁可信嗎?”

  “搞企業都很難,這也是正常的。”

  “萬一這是個騙局怎麽辦?這工程本身就是另一家公司幹過的,吳愛仁聽別人說,就因為老刁款遲遲不到,才停下並撤出去的,並不是像老刁所說的,是他們幹得不好趕走他們的。”

  “他敢?反了他?他跟別人這樣行,跟我他要好好掂量掂量。那樣我不雇人去收拾他全家性命才是怪事。再說,畢竟這工程是在梧桐地麵上,他一個外地人想歪歪也得尋思尋思。你早點兒休息吧,我明天早晨六點的火車。我也累了。”

  林夕夢點點頭鬆了手,開門下車,樊田夫目送她走進家門。

  牛牛已入睡,卓其和姚慧娟緊挨身子並排坐在長沙發上,兩個人笑意盈盈。看到林夕夢回來,姚慧娟起身幫她接過皮包去放好,端來一杯熱茶。

  林夕夢端茶坐在沙發另一端拐彎處,喝著茶,欣賞麵前這兩個人。

  姚慧娟坐回原處,說:“姐,我把送給俺哥哥禮物的事說給你聽聽。”

  “說吧,買了什麽禮物?”

  “我從您公司出來,去了商店,實在不知道買什麽好,最後挑選了一張有劉德華照片的生日卡片。我滿心歡喜回家來。俺哥哥下班回來,我正在廚房做菜,沒顧得給他。等我做完菜,洗了手,雙手捧著卡片,俺哥哥正在擦地,我就對他說:‘哥哥,你看!我給你買的生日禮物!’他伸手來接,拿到手裏一看……你猜他說什麽?”

  “他說什麽?”

  “他大聲說:‘我就死討厭這些東西!’”

  林夕夢笑了,這在她看來再正常不過。

  “他說完後,把卡片扔到桌子上,繼續擦地,也不理我。姐,我原以為他會歡喜的,沒想到……”

  林夕夢是深知卓其的,他不知道掩飾為何物,也從來不關注別人的感覺,隻是那麽生硬地一味黑白分明,並以此作為自己驕傲的閃光點,說是有個性。還沒等姚慧娟說完,林夕夢就笑道:“慧娟,這就是你的錯了。”

  姚慧娟迷惑地瞪大眼睛望著她。林夕夢說:“你想想,你喜歡劉德華,認為你哥哥也喜歡?如果你送給他一張女明星的卡片,或者幹脆把你的照片送給他,你看看他能不能再說‘我就死討厭這些東西’?”

  姚慧娟笑著不放聲。

  卓其扭頭看著身旁的姚慧娟,說:“就是嘛。我說喜歡還來不及呢。”

  林夕夢繼續說:“所以,慧娟,送禮是一門學問。你首先要研究接受禮品的人,分析他的身份、職務、愛好、家境、年齡、姓別,甚至想到他接受禮品時的心境等等;然後再分析你自己,你的經濟承受能力,你要達到什麽目的,你要給對方留下什麽印象;這禮品是前期投入,還是後期回謝,是長久之計,還是眼前利益,等等;最後,就是選擇送禮的時間與場合,這也是很關鍵的。有一些禮品隻能是晚上送到對方家中,有一些禮品卻隻能是白天當麵交給對方本人;送大禮品需要速去速回,不可久留人家家中,送小禮……”

  姚慧娟似懂非懂地認真聽著,那張漂亮的麵龐泛著嬌滴滴的光澤。林夕夢來了興致,喝了杯水,又滔滔不絕地向她講授起來:

  “選擇禮品還要注意包裝,這恰如一個女人需要化妝一樣。如果一個女人外在形式非常漂亮好看,而內在內容空洞乏味,這樣的女人乍一看很迷人,但是,一旦打開包裝,也就是一旦與她交談起來,裏麵空空蕩蕩,則令人大失所望;相反,如果一個女人內在內容生動豐富,而外在形式醜陋難看,這樣的女人,則讓人失去了去打開包裝的興趣,即使她有再好的內容,別人也看不到。所以,慧娟,你記住,要成為一位優秀女人,必須同時具備兩種東西:一是外在形式,一是內在內容。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你現在已經具備優秀外在形式這一條,作為女人,這是上天賜給你的財富,你已經很幸運了。你所缺少的是內在的東西,也就是我所說的內容。內容不是一天就能填充滿的,當然我所說的內容是高雅的、高品位的,而不是俗氣的、低級的。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它需要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不懈努力,苦修苦煉……”

  姚慧娟還在似懂非懂地認真傾聽,趁林夕夢端起杯子喝茶間隙,她說:“姐,我看你正是你剛才所說的那種優秀女人。”

  “我現在還不能算是優秀女人,但是,我相信我一定會成為優秀女人,那是我的奮鬥目標。”

  “姐,我是不行了。”

  “不,慧娟,你能行。你必須對自己充滿信心,然後……”

  “姐,”姚慧娟打斷她,“我才初中畢業,沒上你那麽些學,怎麽能行?”

  “這要看你的悟性,你的刻苦程度。我感到你那次能給我打電話,就不簡單。否則的話,你在我心裏永遠跟馬正岩擱在一起。”

  “那隻是因為我太喜歡你,想跟你套近乎,可以再看見你。”

  “怎麽樣?你的目的達到了吧?”

  姚慧娟開心地笑:“不僅達到,還遠遠超過。”

  “所以,慧娟,你想得到的東西,隻要去努力,你就能夠得到。你想想,古代那些女子,能讀七八年書就不算少了,但她們中不乏優秀女人。”

  姚慧娟笑道:“姐,我試試看吧。如果不行,你也不要太失望。”

  “我會全力幫你的。”

  “這個我知道,反正我早已經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了你。”

  兩個女人你一句我一句說得正歡,卓其看完電視站起來。他伸了伸懶腰,說:“看樣子好像要培養接班人了。”兩個女人都笑。

  姚慧娟說:“就怕不合格。”

  林夕夢朝卓其笑道:“你放心,她沒拿到合格證我是不會讓她上崗的。”

  三個人說笑著準備睡覺。姚慧娟對卓其說:“哥哥,今晚你到我房間去,我要跟俺姐一起睡。”卓其頭一歪,笑道:“看吧,好歹不說兩個老婆,卻讓我光杆一根,我不去。”姚慧娟已經脫掉鞋子跳上大床,硬是不下來,林夕夢便對卓其說:“她要在這兒睡,就讓她在這兒吧。你過去吧。”她是求之不得這樣的。每次姚慧娟要與她一起睡,她都是這句話。卓其說:“不行!要不我也在這間。”兩個女人哈哈大笑。林夕夢邊笑邊招手:“那好啊,你上來吧。”

  卓其無奈,隻好去姚慧娟房間。

  關燈後,姚慧娟說:“姐,俺哥哥怎麽能這樣?”

  林夕夢知道她還在為那生日卡片的事。這可以理解,但她在姚慧娟麵前,必須把卓其所有缺點都喬裝成優點,再把他所有優點像彩擴照片那樣毫不失真、無限擴大出來,就像她十多年來在所有外人麵前一貫做的那樣,讓姚慧娟不僅欣賞卓其的優點,更重要的是讓她欣賞他的缺點。

  “慧娟,這你就不懂,這正是你哥哥身上閃光的地方。你想想,他不喜歡就說不喜歡,絲毫不會偽裝成喜歡的樣子,這種坦誠並不是一般男人能有的。”

  “可他也不用使用那種口氣。姐,你沒聽他那口氣是什麽樣兒,真讓人受不了。”

  林夕夢在黑暗裏笑:慧娟啊,我沒聽那口氣是什麽樣兒?我聽了十幾年!我受了十幾年!

  “慧娟,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缺點。缺點又分兩種性質的,一種是無意識流露出來的,一種是有意識做出來的。你哥哥是無意識流露出來的。這種缺點是可以原諒的。你想想,如果他不務正業,整天在外麵吃喝嫖賭,或是在家裏坐吃清穿,什麽也不幹,隻會在你麵前說好聽的,又有什麽用?”

  “這也是。”

  “他勤勞,節儉,任勞任怨,從來不出去拈花惹草,對愛情忠貞專一,像這種男人,如今社會上太少了。”

  “這也是。”

  “他學識淵博,很有見地,連陳暑秋這樣的人都非常欣賞他。”

  “哦。”

  “所以,慧娟,選丈夫就要選他這樣的男人。”

  “再上哪兒去找?就這麽一個又讓你選了。”

  兩個人又偷偷地笑了。

  “姐,不過,我第一次見到俺哥哥的時候,心裏可不是這樣想的。”

  “你怎麽想的?”

  “我一見到他,就想,俺姐姐怎麽能找這麽個男的,看他長的那樣兒……別讓他聽見,比你差太遠太遠,根本不般配。”

  “慧娟,我是不相信命運之說的。可是,有些事情又實在讓人說不清。我時常想,如果我父親不是過於關心我,讓慕老師給我當班主任;就算慕老師當班主任,他不被調走;就算他調走,而不是像父親那樣關心我,囑咐接替他的班主任,也就是你哥哥,讓他繼續關心我,鍛煉我,那麽,我現在會在哪裏,會是什麽樣子,會有個什麽家,會有個什麽丈夫,……結果,關心加關心,就把我送到現在這張床上。”

  “你怎麽看上他的?”

  “我……”

  林夕夢清晰地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天的午後,她正躺在床上,楊君曼提一網兜衣物從外麵走進宿舍,叫道:“林夕夢,卓其老師叫你。”

  她一下子從鋪上坐起。她跳下床,走出宿舍,朝辦公樓急急走去。她臉忽地燥熱起來。卓其正站在陽台上朝她這裏注目。星期天的校園是寧靜的,整個辦公樓幾乎再看不到人影。林夕夢上樓後,卓其領路在前麵,她跟在他身後。她從後麵打量他:中等個子,窄肩細腰,極其瘦弱的身材致使他走起路來頭部伸向前下方,看起來既像怕羞把臉掩飾起來,又像隨時準備發現地麵有什麽東西似的。體質多麽瘦弱的老師啊!難怪有同學背後稱他“排骨隊長”。他實在瘦弱得讓人擔心他的健康。

  卓其推開辦公室門,讓林夕夢先進去,隨後將門掩上。他讓林夕夢坐到他辦公桌對麵一把木椅上。林夕夢低著頭,忐忑不安地坐著,為掩飾緊張,不住揉搓兩根發辮。發辮子用一條綠色綢帶子紮束,快被揉開了。卓其用鑰匙打開抽屜,取出一疊整齊白紙,雙手遞到她手裏。林夕夢疑惑地抬起頭,迎視的又是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她迅速低下頭,一觸到手裏的東西,更緊張了,幾乎要哭起來。她沒有一絲一毫勇氣當他麵看這些東西。她把它折疊起來,剛準備放進衣袋,不料,卓其大聲說:“不!我要你現在就看!”

  他神情嚴肅,口氣生硬,沒有任何商量餘地。林夕夢嚇壞了,極度的緊張使她一時失禁,尿了褲子。她想哭,但不敢哭,隻得緊張地把它再打開。這是一封熱烈似火的情書,她隻模模糊糊地看到這樣幾句話:“你,是我最可愛的人,是我最敬佩的人,你是大海上的紗巾,你是光明和美麗的精靈。失望者,從你的身上找到了信心!你可曾知道,我在偷偷地愛你,你是我心中的玫瑰,你永遠牽掛著我的心。我,一個普通農民的後代,不愛金錢,不愛地位;我隻愛高尚的情操,偉大的美德。這樣的人,我願做她的終身伴侶。嗬!我太激動了,心跳得太厲害了,愛慕之情猶如滾滾黃河,翻騰咆哮!當我在夢中看見你的時候,多麽想在夢中喚醒你。”

  林夕夢自己心跳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她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他,內心開始了有生以來最激烈的思考,這畢竟是人生中最重大的事情啊。雖然她崇拜他、尊重他,但沒想到此時此刻他就這樣向自己明明白白地提了出來。她羞得幾乎想哭。想說,又不好意思,他畢竟是她的老師,她又畢竟是他的學生啊。這讓她如何開口?想不說,他早已站起來,在室內走來走去,等待她的話。她的心為難死了,矛盾死了。也許這將是她一生中最矛盾的時刻,以後再也不會有了。真是天無絕人之道!急中生智,她拿起桌麵上一支筆,又順手拿過一張紙,寫道:“老師,您真心愛我?”“哦,”她想,“這樣總比用口說出來好多了。”

  她仍坐著,等卓其踱到桌邊,她把這張紙推到他近前,示意他看。萬萬沒有料到,卓其看到後立刻暴怒地跳起來,扯著嗓子高聲大吼:“這還能是假的嗎?!這樣重大的事情還能胡來?!”

  也許,這聲音對別人來說,一定會被激怒的;也許,世界上任何人對她使用這種聲音,她也會淚流滿麵痛苦而死。然而,奇怪的是,她既沒有流淚,也沒有痛苦,反而感到這聲音似乎是那樣動聽,那樣悅耳,那麽富有溫情。於是,她又繼續寫道:

  “我也在偷偷地愛著您。”

  這次,卓其看後沒有再吼,而是在她的字下邊寫道:“我永遠等著你;我等著你畢業,等著你使用期(注:中師畢業後一年才能轉為正式國家幹部,這一年內不準結婚,稱為使用期)的結束;我永遠是屬於你的。”

  “隻要我的生命存在,我就是屬於您的;隻要我的靈魂存在,我就是屬於您的;隻要您等著我,我就是您的終身伴侶。”林夕夢寫下這些,卓其看完後,站在她麵前。她也隻得從椅子上站起來。他雙手抓起她的手,緊緊地握住。林夕夢這雙纖細的手從未被一個男人觸摸過;這一相握,就私訂了終身。

  “姐,說呀,你怎麽看上他的?”

  “很簡單,”林夕夢想一想,說,“我班有個女同學叫辛媛,看上一個男同學吳立人,就因為吳立人在運動會上跑得很快,總拿第一名。而我呢,就因為你哥哥那時很用功,一邊教學還一邊天天自學。”

  “就這麽簡單?”

  “現在看就是這麽簡單,當時不是這樣認為。你想想,我那時候想到,結婚隻要有張大床就行。可是後來連張床也沒有就結了婚,這是令我最難過的……”

  林夕夢猛然意識到自己遠離話題,趕快住口。幸好夜深屋裏漆黑,相互看不清表情,姚慧娟沒大在意她後麵的這句話。她說:“姐,你真夠浪漫的,竟然想到結婚隻要有張床就行了,我可不是這樣想。”

  “你怎麽想?”林夕夢放下心來,輕鬆地問。

  “最起碼要有房子,物質上比較說得過去……”

  “慧娟,我看你的條件夠高的。在縣城不比農村,青年結婚是很難馬上有房子的。”

  “沒有房子連談都不用談。隻要有房子,人差一點也將就,我是農村戶口,這……”

  “這不難,隻要找一個能帶出你戶口來的不就解決了?”

  “……”

  “我看啊,慧娟,你的條件太苛刻。你想想,還要有房子,還能農轉非,還要像你哥哥這樣的人,上哪兒去找?”

  “我也這樣想。”

  “隻有一個人才具備這些條件。”

  “誰?”

  “你哥哥。”

  “你又開玩笑。”

  “真的,慧娟,你想想,我跟你哥哥今年春剛剛在城南建了四間私房,是兩套,還有現在這套公房,總共三套,你願要哪套就要哪套;你哥哥是講師,又能帶出家屬戶口;他為人又是這樣與眾不同,不用說梧桐就這麽一個,就是再大範圍……”

  “這個我知道,可這怎麽可能?”

  “我說過,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隻要你想怎樣,就一定會怎樣。這就看你想的程度。你想,你既不願意離開我,願意天天看到我,又需要你哥哥這樣一個丈夫,我們何不三個人一起生活呢?”

  “可……”

  “我們不管社會那一套。在南方一些開放城市,一夫多妻的人多得是。在我們梧桐這種情況也有,隻是他們不公開而已。我有位搞建築的朋友,他就是這樣,家中有老婆,在外麵又有一個女孩子。前些日子我見到他們,他們告訴我要計劃生孩子。他們是偷偷摸摸,唯恐家中老婆知道,而我們還不用這樣。你說,這有什麽不好?再說年齡,你哥哥跟你無非差十五歲,這有什麽?”

  姚慧娟遲疑著,說:“就怕俺哥哥他不同意。”

  “這沒關係,由我慢慢去做工作。但你必須配合我。”

  “我不知道怎麽配合。”

  “像金子那樣。你哥哥不是時常在你麵前提到金子嗎?”

  “南方那個?”

  “對,就是那個女孩兒。”

  “他每次在我麵前提起她別提那個高興樣兒,說她怎麽怎麽迷人,可我不會。”

  “你學啊,金子的迷人在於她的嬌媚柔順,其實她並不比你漂亮。你想想,你哥哥那麽一個生硬男人,怎麽會再喜歡一個生硬女人。世界就是這樣,他自身過於生硬,反而渴慕柔順,我想這就是當年他抓住我不放的原因。現在,你必須柔順起來,隻有這樣才行。”

  “我努力看看。”

  顯然,姚慧娟這一關已經沒有問題。隻要姚慧娟能夠再稍稍柔媚一些,卓其那裏也就好辦多了。直到這時,林夕夢才想起自己到底還要不要卓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