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九

  八點鍾,她走進海天賓館藍寶琨房間,一眼看到藍寶琨呆坐在沙發裏。藍寶琨神情木然。她一愣,問:“昨晚是不是喝多了?”

  “沒有。都什麽時候了,我還能喝多。”他縮緊眉頭說。

  “那你怎麽?”

  “我問你,你感到黑卯扈這人……”

  藍寶琨的話還沒說完,黑卯扈推門進來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林夕夢頭頂上空。

  接下來一整天,黑卯扈寸步不離藍寶琨,說是一起等待晚上六點宴請甲方一位總工程師吃飯。下午五點,去酒店的路上,林夕夢已經感覺到事情不妙。她腦海裏迅速閃現著黑卯扈今天一連串反常的舉動:當藍寶琨流露出欲打電話給北京,通過飛天老板在白浪島政界關係,落實一下工程虛實情況時,黑卯扈一反友好常態,非常惱火,說是不理解,任憑藍寶琨怎麽解釋,他仍是垂頭喪氣;當藍寶琨中午請黑卯扈吃飯時,黑卯扈竭力貶低樊田夫,說從沒見過這樣品行低劣的人,戰友從老遠來了,作為地主的樊田夫竟然不出麵陪同。林夕夢解釋說樊田夫太忙,黑卯扈仍是一口咬定樊田夫為人太差,不可交往雲雲,為此,飯桌上氣氛很不好。藍寶琨隻好讓林夕夢先回房間。當林夕夢詢問黑卯扈與工程甲方是什麽關係時,他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指責她水平低劣,沒見過世麵,然後用幾乎是威脅的口吻警告她晚宴上不允許問任何一句話……

  一路上,黑卯扈傳呼機死命地叫個不停。每叫一次,他就讓出租車司機趕快就近公用電話亭停下,然後跳下車去,用短暫時間回完電話,又迅速跳上車。他有四十四五歲的樣子,瘦長的身子卻很敏捷。就這樣,出租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快到他指定的酒店時,已近六點。又一個傳呼來了,黑卯扈又叫司機停下。等他剛一下車,林夕夢就迅速用手指捅了捅坐在前麵的藍寶琨。藍寶琨轉過頭來,林夕夢一看,他的臉色早變了。

  “怎麽辦?”她脫口而出。

  “趕快逃吧還怎麽辦!馬上給北京打電話,趕快製止他們不要來!”

  黑卯扈突然轉過身朝這兒走來。他不打電話了。

  逃,來不及了。

  黑卯扈剛上車,林夕夢說:“藍經理,這樣吧,您和黑先生先去酒店,我回趟海天賓館,馬上就回來。”

  一霎時,黑卯扈翻了臉。他凶光畢露,說:“什麽?你林夕夢要幹什麽?”

  “我有特殊情況了。”她機敏地回道。

  “少跟我來這一套。”黑卯扈把車門“啪”一聲碰上,往她身旁一靠,命令道:“司機!開車!前麵左轉彎!”

  在黑卯扈脅迫下,林夕夢和藍寶琨走進一家酒店。服務小姐把他們領到黑卯扈預訂的雅間。一進去,濃烈的煙霧撲麵而來,幽暗的燈光下,十多個男女成雙成對,齊刷刷地等候在那裏。看見他們進來,有的站起來朝黑卯扈點頭哈腰打招呼,有的相互咬著耳根嘁喳耳語,有一對正在窗簾旁摟抱成一團,女的嬌媚地蕩笑……

  藍寶琨被推向最裏邊主人席位。

  趁黑卯扈安排座次混亂之際,林夕夢溜出雅間。她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前台電話旁,迅速抓起話筒,撥通公司電話。

  “喂,喂……”

  “請問您找誰?”

  “小順?快!樊經理呢?”

  “林經理?樊經理在工地上。”

  “什麽時候回去?”

  “今晚加夜班不回來了。”

  “小順,快!快去把他叫回來!”

  “公司隻剩下我一個人看門,其他人都去工地了。”

  “把門鎖上!快去!讓樊經理回來趕快給我打傳呼。”

  “是。”

  她放下電話,迅速回到雅間。所有人都已就位,剩下一個主陪座位,她坐下去。

  黑卯扈從主客位上站起來。他環視一下,嘿嘿兩聲,說:“安靜安靜,不要吵吵啦。”他又嘿嘿兩聲,說:“弟兄們,小姐們,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中國飛天工程有限公司白浪島分公司藍經理,那位是梧桐紅星裝飾公司林小姐,林經理。”

  在一片唏噓聲中,黑卯扈又開始介紹:“這位是黃工,就是主管‘1·27’工程的總工程師。”

  被稱為黃工的人受寵若驚地站起來,咧出一口參差不齊的大黃牙,慌忙同藍寶琨握手。

  黑卯扈指著緊挨黃工身旁的一位女子說:“這位是梅小姐。”約摸三十五六歲的梅小姐,塗著厚厚的脂粉、扭扭捏捏地站起來,嗲嗲地說:“請多多關照。”

  黑卯扈繼續介紹著。

  林夕夢的頭嗡嗡地響。她什麽也聽不見,恐懼的心不住地顫抖。藍寶琨在黑卯扈等人的擺布下,開始了宴會。林夕夢第一次感到自己太需要樊田夫了。隻要有樊田夫在身旁,她是什麽也不怕的。那次她用煙灰缸砸曹孝禮,曹孝禮像瘋狗一樣張牙舞爪撲向她,她都毫無懼色。現在,她恐懼極了,因為樊田夫不在這裏。隻要樊田夫在這裏就好了。不!隻要有樊田夫,她絕對不會陷在這裏。

  “丁零零……”

  終於有了電話聲。林夕夢幾乎從座位上彈起來,去拿手包,故作鎮靜地說:“很抱歉,我接個電話。”

  林夕夢走了出去,一聽到樊田夫的聲音,林夕夢腿都站不住。

  “我……我……”

  “快說!你們怎麽了?”

  “我……我……”她無論如何也結不上來。

  樊田夫在那邊又拍桌子又跺腳,大聲喊:“快說!你們到底怎麽了?”

  “我……我……們……出事了。”她終於結上來了。

  “快說!你們現在在什麽地方?”

  “我……我也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麽地方,是……是……是個酒店。”

  “寶琨呢?”

  “他……被堵……在雅間裏麵,出……出不來,別……別說了,來人了!”

  “夕夢……”

  她剛放下電話,黑卯扈就嘿嘿地笑著朝她走過來了。

  “怎麽,林小姐,給情人打電話?”

  “是的。”她冷冷地回答。

  “嘿嘿,難怪不給我做情人呢。”黑卯扈一邊說,一邊上上下下打量她,那張肌肉鬆弛的臉上蕩著淫笑,“林小姐,你好高個子啊。像你這樣漂亮身段兒,搞企業當經理實在可惜,應該去當時裝模特兒,那才是你的正路。”

  “謝謝你讚美。我要去衛生間。”

  “慢著!”黑卯扈一擺手,擋住她去路,“不過,今天晚上我們做情人是做定了。不信?等著瞧。我黑卯扈從來不白替別人忙活。要麽金錢,要麽女人。而這次,我要定了女人。”

  林夕夢從洗手間回到雅間,剛坐下,她電話又響起來。黑卯扈火了,命令道:“現在開始,把手機全部關掉。誰的再叫,當場給砸碎。老八,你負責這件事。”

  “是!”有人回答。

  於是,大家紛紛關機。林夕夢坐著不動。黑卯扈指示那個老八去打開她的包。老八剛要站起身,林夕夢示意謝絕勞駕,自己去關掉。

  “喝酒,開始喝酒……”黑卯扈吆三喝四。

  那位黃工咧出那口參差不齊的大黃牙,說:“我提個意見,我們這些人已經喝這麽多啦,隻有林小姐至今沒喝,怎麽辦?”

  立刻有人紛紛響應:“該林小姐喝了!”

  “林小姐不喝,我們也不喝。”

  “林小姐不喝堅決不行!”

  藍寶琨歪在椅子背上。他臉色紫紅,已被灌醉。林夕夢在心裏咬定不喝,便顧不得那麽多,說:“各位先生、小姐,實在抱歉,今天我有特殊情況,不能喝酒,請原諒。”

  “特殊情況?”那位黃工立刻站起來,拍著梅小姐的肩膀,說,“特殊情況在這裏。不信?梅小姐,站起來,脫了!當場驗貨!”

  大家哄笑起來。有人吹口哨。梅小姐嗔怪地偎在黃工懷裏,嗲聲嗲氣說:“真是的。”

  林夕夢被逼不過,喝了一杯啤酒。然後,她便裝醉伏在酒桌上。宴席持續到深夜。一名侍應生帶林夕夢去前台買菜單。她傾盡包裏所有五千三百二十元,還差三十幾元,酒店老板奸笑一聲:“算了,都是自己人。”

  收銀小姐把她手裏的錢全部收下。買完菜單回到雅間,藍寶琨不見了。雅座裏隻有黑卯扈和黃工兩個人正在竊竊私語。一問,說去了三樓舞廳。她慌忙去找。在樓道上,酩酊大醉的藍寶琨,正被老八和另一個五十多歲的瘦高個子,連拖帶拉,死命地往舞廳裏拽。林夕夢向那年長者……在她意識裏,年長者更具有慈悲心……用哀求的聲音說:“先生,他喝醉了,讓我把他送回賓館吧。”

  “不行!”年長者生硬地回絕。

  林夕夢憎恨地盯視著這個人。從此以後,她懷恨所有五十多歲瘦高個子男人。老八看著林夕夢,然後鬆開手走了。她上前攙扶起藍寶琨,一起進舞廳。舞廳裏,回蕩著舞曲,卻沒有燈光。一位小巧玲瓏的服務小姐,還端幾根小蠟燭,往各個小桌上擺放。藍寶琨仰麵躺在長沙發上。林夕夢被指派坐到另一張小桌旁。其他人紛紛進舞池跳舞。那位小巧玲瓏的服務小姐端著咖啡杯子,跪到林夕夢麵前,雙手把咖啡放到桌上。林夕夢渾身像著了火。再過幾小時,北京飛天的人就上飛機了。到那時候,一切後果不堪設想。等服務小姐離開,她伸手端起咖啡,來到藍寶琨身邊。她一手摟起他脖子,一手端杯,佯裝給他喝咖啡。藍寶琨眼睛眯出一條縫,向她示意自己是裝醉。她壓低聲音問:

  “怎麽辦?”

  藍寶琨閉上眼睛,抿一點咖啡,眯起眼睛,快速地說:“戒指在我裏麵襯衣左邊口袋裏,你把它拿出來。拿它去找酒店老板,說我要吐酒。讓他和你來扶我到樓下去吐。越快越好,趁現在黑卯扈還沒上來。”說完,他又喝一點咖啡,裝作不省人事又躺下了。林夕夢趁勢把手伸進他衣服裏,摸出那隻戒指,攥在手心,然後若無其事地走出去。

  林夕夢和酒店老板進來時,舞曲正進入瘋狂狀態。酒店老板賣力地幫她拖起爛泥般的藍寶琨。

  “幹什麽?”有人厲聲問。

  酒店老板不耐煩地說:“他要吐酒,吐在地毯上誰打掃?讓他出去吐。”

  酒店老板幫林夕夢把藍寶琨從三樓舞廳弄到樓底進出口處,藍寶琨立刻發出大嘔大吐的聲音。林夕夢便對酒店老板說:“老板,謝謝您。這麽晚了,您先進去吧。等他吐完,清醒一點兒,我自己把他扶上樓去。”

  “好好好,別客氣,有什麽事盡管說。”

  酒店老板樂不顛地回去了。

  酒店老板一走,藍寶琨抓起林夕夢胳膊,撒腿就跑。他們一口氣跑到大馬路上,拐個彎,正好一輛亮紅燈出租車馳來。他們立刻招手,出租車剛一停下,兩個人迅速鑽進去,幾乎同時喊出:

  “快!海天賓館!”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