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七

  “英子。”

  “夕夢,你怎麽來了?”英子一看到林夕夢,臉上蕩出一對酒窩。她責怪地說:“天這麽冷也不圍圍巾。”

  “又為錢。”林夕夢說。

  英子笑了,去對一個正在幹活的店夥計說:“小米,你去菜市場把魏珂叫回來,說夕夢來了。”

  小米聽到老板娘吩咐,飛也似的跑了。店夥計都認識林夕夢。

  “夕夢,你先進裏麵坐坐,魏珂一會兒就回來了。我不能陪你。”

  “你忙吧。”

  英子去忙著招待客人。林夕夢焦心地等待魏珂。她這才感覺到天實在是太冷了。

  魏珂滿臉汗漬地回來了,兩隻粗糙幹裂的手凍得通紅。一見林夕夢,劈頭就問:“是不是又為錢?”

  她無奈地笑了,說:“魏珂,這次可不是個小數目。”

  “多少?”

  “十萬。”

  “沒有。”

  “魏珂,好魏珂,就這一次。最後一次。因為太急了。下周一上午八點前必須用。”

  “沒有。我又不開銀行。”

  魏珂怎麽了?林夕夢一看他那緊繃著的臉,用好話哄他。可無論她怎麽哄,魏珂就是不開口。她隻好喊來英子。英子一看就明白,責怪道:“魏珂,你怎麽能這樣對待夕夢?”魏珂沒好氣地說:“她來借十萬,我上哪兒去給她拿?”

  “這就是你的不對,你沒有也不用出這個臉子。再說,你有多少給多少,夕夢也不能怪你。”英子說完,責怪一聲“真是的”,就又忙著招呼顧客去了。

  魏珂白了林夕夢一眼,說:“不是我說你,紅星又不是你的,你整天給他呼呼著借什麽錢?如果這是你的,我把這個小餐館賣掉也給你。夕夢,我真不知道你中了什麽邪……”

  “好了!好了!別說了!我不借行嗎?我走!”

  林夕夢氣呼呼地往外走,英子不知內情,隻好愣著。

  在回去的路上她哭了。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感到最有希望借到的地方,竟然撲個空。回到公司,她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地往外打。她幾乎找遍所有朋友,甚至不得不厚著臉麵向不該借錢的朋友艱難地張口借。隻要聽到一個“沒”字,似乎就被人給擊一記耳光。為了樊田夫,她低下高昂的頭顱。到星期天晚上十一點鍾,樊田夫才從外麵回來。一進門,便問她進展怎樣。她把借到的每一個人的名字和數目說了一遍。楊君曼借給他們兩萬,她丈夫趙一佐辭職自己搞起一個外貿公司。樊田夫一聽,跌坐在椅子裏。許久,才說出一句話:“沒希望了。”

  林夕夢一聽這話,仿佛自己被釘到十字架上,動彈不得。絕望下無助從全身的每一個毛孔湧出來,像血、像淚。樊田夫站起來,開始在屋裏走來走去。在這山窮水盡的時候,他們真不知道誰才能拯救他們。星期一早晨,天還沒亮,她穿衣起床。她顧不上梳頭洗臉化妝打扮,圍上那條大圍巾,迎著刺骨的西北風,騎自行車離開了家。她把又能想到的幾位熟人逐家去跑。還是一無所獲。最後,她又去了萬元街。她是想再去魏珂那裏看看。實在是沒有辦法。她第一次覺得貧困使人連尊嚴都保留不住。什麽麵子,什麽斯文,這些東西原來是植根在物質基礎上的。

  記得幾年前,她聽一位學生講述了一件事。他鄰居家的二叔從台灣回來了,頓時,幾個侄兒眾星捧月一般把二叔接回來,大獻殷勤。每個侄兒爭著搶著往家拉,大擺宴席。二叔見侄兒們對他如此親熱,心裏像喝了蜜,不住地說:“還是家鄉的人親啊。”三天過後,二叔拉開綠色旅行包,拿出一些香皂、毛巾之類東西,分給侄媳婦們。“這才是真正的財神爺呀。”於是,幾個侄兒、侄媳婦爭得更厲害。這下可好了,二叔已故爹媽都跟著沾福。第二天,幾乎要平的墳被重新修好。第三天,大盤子,小盤子,也擺在墳邊,盤子裏放滿五顏六色的貢品,成捆成捆紙錢在墳前熊熊燃燒。一星期過去,可急壞了侄兒、侄媳婦們。為啥?二叔至今閉口不提錢。難道沒帶回錢?他們百思不得其解。漸漸地,他們態度發生變化。二叔此時也覺察出苗頭,侄兒、侄媳婦們一個勁地在他跟前說他們如何如何窮。該分錢了,他們爭先恐後地來到二叔跟前,滿臉堆笑:“二叔,我家窮,多分給我點。”“二叔,數我最窮,你看……”哭窮聲一聲比一聲高。二叔搖了搖頭:“這次我回來前,就聽一些人說,如今的大陸人看重的是錢不是人啊。”

  當時她聽到這件事,跟學生一樣為那些侄兒侄媳感到害羞,因為是他們丟了大陸人的臉麵。而現在,她突然明白了一點什麽,理解了一點那些侄兒侄媳。

  林夕夢遠遠地看著魏珂和英子在飯館忙進忙出。她不知道自己是過去還是就此往後走。她站住了,正在風口上。走過去吧,她畢竟不是那位台灣二叔的侄兒侄媳婦們;就此往後走吧,她又實在不甘心。

  她立在那裏,足足有半個小時。西北風刮得像刀子一樣,割著她的臉、她的殘存的企盼。她頭發亂蓬蓬的,臉已成紫紅色,手腳早已凍僵。她感覺不出疼。

  終於,她盤算往回走了。走到公司門口,她還是不死心就此兩手空空,略一遲疑,又蹬上自行車走了。她徑直去林晨爽家。林晨爽交給她五千塊錢,埋怨她:“我正要給你送去。幸虧不是你開公司,你開公司俺還不知要跟著吃多少累。”她望著跟自己一樣著急的林晨爽,說:“你跑了兩天,休息一下吧。”林晨爽囑咐說:“姐,前天那兩萬是俺鄰居周良臣從銀行裏弄出來的,隻能用一個星期,你可千萬別給人家誤了。”

  拿著這五千塊錢,她回到公司。她用鑰匙去打開經理室,不料想樊田夫已坐在那裏。樊輝夫也在。一問,才知道樊田夫昨晚一夜沒睡,就坐在辦公室裏,一清早也出去了,剛從外麵回來。他唇上起了一串火泡,似乎整個兒人蒼老了許多。她知道昨晚他就沒吃東西,便去泡了一包方便麵。樊輝夫看到她進來,便走出去。

  她端著泡好的方便麵,來到樊田夫跟前。樊田夫看著碗,說不想吃。她逼迫著,說不吃不行。他剛要去接碗,門被突然打開了。芸姑怒氣衝衝地進來了。她朝著樊田夫大聲質問:“你連家都不回去,你還要不要家了?”

  樊田夫坐在那裏,高聲說道:“你知道什麽!”

  “我知道什麽?我還能知道什麽?我就知道你整天整夜不回家!你還要這個家幹什麽?”

  林夕夢端著碗站在那裏,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說也不好,不說也不好,聽他倆吵來吵去,不知如何是好。她想向芸姑解釋一下,可芸姑根本不聽,扭頭走了。姑根本不聽,扭頭走了。

  樊田夫從林夕夢手裏接過碗,放在桌麵上,說:“不吃了。”

  林夕夢心裏很難過,為芸姑,為樊田夫,為自己。過一會兒,她從包裏拿出那五千塊錢,小心地問:“還差多少?”

  “四萬三。”

  完了!真的沒有希望了!她的心全涼了。她癱坐在椅子裏。

  “林經理,外麵有人找你。”小順敲門後進來說。

  她睜開眼睛,無力地說:“讓他進來就是。”

  “他不進來。”小順輕聲說。

  她腿都抬不起來。她罵一句,拖著沉重的雙腿走了出去。

  “魏珂!”

  魏珂站在公司門口。魏珂手裏提一個尼龍包,看到林夕夢,先瞪視一會兒,然後皺著眉盯著她,那雙曾經給她心靈上留下一片陽光燦爛的眼睛,此刻正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她,裏麵充滿憐惜、溫柔、怨恨和無奈。

  “給你,”魏珂說,“四萬一千五百整。”

  林夕夢喉嚨似乎被什麽東西堵塞著。她盯著魏珂那隻提著尼龍包的手。那隻手粗糙、幹裂,已經凍得通紅。她既不去接,也不說話。

  “拿著。我走了。餐館正忙。”

  魏珂把尼龍包往林夕夢手裏一放,騎上自行車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