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六

  回到梧桐,天色已經黑了。樊明夫在公司等候她,一見到她,像見到救命星似的,說樊輝夫來了不下五遍電話找樊田夫,樊田夫不在又找她,說等她回來趕緊打電話給他。她讓樊明夫趕快打電話,不知什麽事讓樊輝夫這樣著急。

  林夕夢打開經理室門,走進去,放下包,泡上茶,等待樊輝夫。在樊家諸多兄弟中,自從樊田夫回來搞企業,唯一能給予理解與支持的,便是樊輝夫了。電話鈴響,她伸手拿起電話。

  “喂,您找誰?”

  “馬正岩在不在?”傳來一個女人聲音。

  “不在。”

  “他上哪兒去了?”

  “不知道。”

  “他什麽時候回來?”

  “不知道。”

  “那他在不在這裏上班?”

  “不知道。”

  “都不知道?”

  “不知道。”

  放下電話,發現樊輝夫已來了。顯然他已聽到剛才的電話,他笑道:“找誰的?”

  “馬正岩。哥,你坐。”

  樊輝夫坐下說:“林老師,我感到馬正岩這個人不太地道。你們怎麽能讓這樣一個人來公司?”

  “你弟弟喜歡他。”

  “你為什麽不阻止?”

  “田夫是你弟弟,你還不了解?他認準的事,不用說九頭牛拉不回來,就是九千頭牛也拉不回來。誰能阻止得了?”

  “馬正岩來後怎麽樣?”

  “怎麽樣!這一段,從早到晚,來公司找馬正岩討賬的人絡繹不絕。”

  “是些什麽人?”

  “有的是他生意上的夥伴,有的是借錢給他的朋友,還有的是飯店老板、出租車司機等等,討債電話更是一個接一個,有時一天接到十幾個,那些打電話的人,有時候因聽說馬正岩不在甚至向接電話的人發火。”

  “田夫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他已通知幾個飯店,馬正岩去請客吃飯記紅星賬下的簽字無效,公司一概不付賬。”

  “田夫沒說該怎麽辦?”

  “他說應該有一個黑社會組織,專門清除這種人,剝奪他們在人類中的生存權利。”她調侃道。

  “那為什麽還不趕快讓他走?”

  “因為錢。他剛來公司上班第一天就向公司借了一萬,幾天之後又是一個八千。他當時說僅用三天,立刻就還。可現在這麽長時間,根本沒有償還可能。他現在到處躲著,連家也不回,誰也不知道他在哪裏。”

  樊輝夫歎了口氣。

  林夕夢為他添水,說:“哥,說您的事吧。”

  “我不知道田夫這幾天回部隊去了,沒辦法,隻好等您。您知道前段時間那十萬塊錢的事吧?”

  “我知道。”

  “這件事被上麵知道了。”

  林夕夢一驚,問:“怎麽知道的?”

  “不知道。有人向我透露,下周一上午八點,他們來查我的賬,我必須在這之前把款全部堵上。你說怎麽辦?”

  林夕夢驚呆了:私自挪用公款,一旦被查出來,後果將怎樣?

  “六哥,這樣吧,”林夕夢沉思片刻,說,“今晚上我無論如何與田夫取得聯係,然後想盡一切辦法,無論怎樣不能讓您受到……”

  “夕夢,我就拜托你了。”

  送走樊輝夫,樊明夫悄悄走進來,輕輕地問:“出了什麽事?”嚇林夕夢一跳。

  “怎麽,你還沒走?”林夕夢問。

  “我不知出了什麽事,一直在樓下等著。聽六哥走了,我才上來。”林夕夢笑了一下。這個樊明夫,老實厚道得讓人不可思議,同是一母所生,他與樊田夫的性情竟然天地之別。

  “明夫,給你個任務。”

  樊明夫看看林夕夢,謹慎地問:“什麽任務?”

  “限你兩天時間,給我借來兩萬塊錢。”

  樊明夫先是愣一下,緊接著,把大腿一拍,說:“你把我抱到井裏吧。”

  “明夫,不是開玩笑,說真的,這一次你不能無動於衷了。”

  “我上哪兒去借?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就認識學校那幾個同事,他們又都沒有錢,不行不行……”

  “不行!你必須借,能借多少借多少。”

  “不行不行……我真的一點點也借不到……”

  “我把你抱進井裏去呢?”

  “你現在殺了我,我也借不到。千萬別給我任務,我走了……”

  樊明夫邊說邊向門外退去,轉眼間不見了。

  林夕夢關上門,坐下來。今天已經星期五,即便樊田夫今晚連夜趕回來,離下周一隻有兩天時間。像紅星這樣的小企業,要在兩天之內拿出十萬元錢,無異於逼迫一個老弱病殘去攀登喜馬拉雅山主峰。

  然而,不去攀登又有什麽辦法?

  突然,電話鈴響,她趕快去接。

  “喂,哪一位?”

  “林經理?我正要找您,是我,宋會計。”

  “宋……宋會計,我也要找您。”

  “您找我?什麽事?”

  林夕夢控製著自己,說:“您先說吧,宋會計。”

  “今天下午工行來一個電話,說咱們出現二千三百元空頭支票,讓明天下午五點前必須補上,否則罰款。您說怎麽辦?”

  “中行賬上還有多少?”

  “二百一十元。”

  “我們還有哪些賬戶?”

  “再沒有了,就開這兩個賬戶。”

  “哦。”

  “另外,工程部今天送上一份購料單,注明這些材料明天必須買進來,如果買不進來,工地就停工待料了。林經理,您說怎麽辦?”

  林夕夢咬了下嘴角,說:“宋會計,明天再說吧。”

  放下電話,她跌坐在椅子裏。

  一年來,她數不清為這個企業借過多少次錢,多到幾萬,少到幾千,甚至幾百。林晨爽開玩笑說她可以開一個借錢公司了。可是,如果不這樣又有什麽辦法呢?當初她並不知道樊田夫是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憑高息貸款創辦公司。企業最初一點盈利,僅夠維持日常辦公開支,稍有盈餘,都還了債。由於一直沒有接到大工程,資金一直緊張得沒有喘氣工夫,往往是拆東牆補西牆,僅借錢一項工作就時常弄得她疲憊不堪,使她嚐盡借錢這滋味。在這個社會裏,什麽事情都可以請朋友幫忙,跳槽,晉升,離婚,出國,甚至考大學,找情人,但隻有一件事萬萬不可輕易開口,那就是借錢。這實在是一件令雙方尷尬的事情。

  林夕夢第一次曉得錢有多麽重要,是在梧桐師範讀書時,從楊曼君那裏知道的。那一次她問楊曼君想不想家。這一問,楊曼君那雙溫柔卻又分明充滿智慧的眼睛深深地望著她,好久才說:“能不嗎?”楊曼君的眼睛有點濕潤。從窗戶透出來的橘色燈光,照著她那張瘦小而平凡的臉。林夕夢奇怪地問:“那你怎麽一次都不回去?”楊曼君咬了咬唇角,許久,說,“沒有錢。”林夕夢目瞪口呆:沒有錢買車票?這可能嗎?然而,隨著楊曼君的敘述,她終於完全相信了。楊曼君長到這麽大從來還沒見過火車。父母都已年老,失去勞動能力,加上最近這幾年父親生病,長年臥床不起,日子更不好過。兩個姐姐早已出嫁,連孩子都已經有楊曼君這麽大。兩個大哥結婚後也已另立門戶。小哥眼看春節就結婚,但至今籌集不起彩禮錢,父母愁得整天唉聲歎氣。當民辦教師的小哥,更是一籌莫展。她從小因為自己長得醜而自卑,但貧窮的日子又使她從小就很要強,在學校裏一直是班委幹部,三好學生。

  “咱現在不是每個月發二十五快錢助學金嗎?我已經積攢了三個月的,等放寒假時就有一百塊了,我打算回家給我小哥,幫他結婚用。”楊曼君說。

  林夕夢眼睛也濕潤了。在橘色燈光輝映下,楊曼君那張瘦小而平凡的臉變得越來越美麗,越來越莊重。楊曼君整個形象在她心裏也變得越來越崇高,越來越偉大。她一夜沒有睡好,想到自己從小不知道憂慮的生活,想到自己從來不曉得錢從哪裏來和它有多麽重要,想到每次回家都有父親派的車接送,想到回到家後那歡樂熱烈的家宴,以及家宴上那豐盛的美味佳肴、醇酒芳香……第二天早晨,林夕夢把自己身邊所有零花錢找出來,數了數有七十塊三毛五分錢,全部送給楊曼君。她是想讓楊曼君在元旦放三天假時,回家看望日夜想念的父母。

  楊曼君接受時一句話也沒說,隻用那雙含著眼淚、溫柔卻又分明充滿智慧的眼睛,深深地望著她。那種神態是意外,還是歡喜?是感謝,還是不安?林夕夢不曉得,但卻令她終生難忘。

  樊田夫接到電話後,立刻放下手頭的所有事情趕了回來,回來時已是周六上午九點,他和林夕夢關上門研究該從何處下手。研究來,研究去,唯一的辦法,是一點一點地去向親戚朋友們借。

  兩個人立刻分頭行動了。

  林夕夢先去找魏珂。她一直想告訴魏珂自己已愛上樊田夫,一直沒有勇氣。她多麽渴望魏珂會祝福她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