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五

  樊田夫比以前更繁忙了。以前到施工工地去的次數少,去待的時間也短,而現在工地上的事幾乎全落到他身上。範工過於認真和繁瑣,隻能做一些細小精微工作。指揮工程需要大刀闊斧的才能,樊田夫具有這種才能,並且這種才能又非常突出,但是,他卻又不能把主要精力用在這裏。誰都知道,現在搞裝飾工程利潤大、投入小,隻要拉起一個架子,說是裝飾公司,就可以對外承接裝飾工程,隻要把工程承接到手,也就等於把鈔票賺到手了。滿街裝飾公司林立,工程畢竟有限。在這種狼多肉少的情況下,哪個公司不把主要精力用到承攬工程上呢?

  湯圓寶躺在病床上急得咬牙切齒。每當樊田夫和林夕夢去看他,他就張口問這個工程幹得怎麽樣、那個工程進展如何,兩個人隻好安慰他說都挺好的,先安心養傷要緊。隻要幾天聽不到公司消息,就寫些洋洋灑灑情真意切的信,派小順送回公司。到他出院的時候,林夕夢把這些信集中起來足有幾萬字了。

  樊田夫弟弟樊明夫,大學畢業分在梧桐一個中學教書,看到樊田夫忙得不可開交,暑假一到便來幫忙。等暑假結束時,他已經留戀這裏,回去同校方簽了一年停薪留職合同,暫時頂替湯圓寶,主管工程部。

  供電公司工程,林夕夢不知跑了多少腿,一次又一次地奔波在曹孝禮的家與辦公室之間。她表麵上裝作若無其事,耐心等待。事實上,她早已焦頭爛額。她牽頭幾個工程連續泡湯兩個,實在有點支持不住。每當一個工程泡湯,她自己難過不說,更覺得難以麵對範工。範工工作太認真,太一絲不苟,每改動一次圖紙和預算,對他來說都意味著幾個通宵達旦地加班加點,這時常令她心痛難忍。

  早晨,林夕夢剛進辦公室,一眼又看到範工埋頭在那裏寫著,頭頂上的日光燈還在亮著。知道範工又是一夜沒合眼,趕製供電公司預算。她從包裏拿出兩個雞蛋,遞了過去。這原本是給樊田夫準備的。樊田夫時常不吃早飯,她知道後,就每天早晨帶兩個雞蛋給他。這當然不能讓卓其看到。她說:“範工,去睡一會兒吧。”

  範工抬起頭,揉揉眼睛,沙啞著嗓子,說:“不了,再有一個鍾頭就幹完了。”

  “範工,這已經是第幾遍?”

  “我也忘了,可能是第六遍吧?”

  “您太累了,範工。”

  “林經理,我累點兒不要緊,隻要工程能拿到手就行。再說,公司這麽些人,一旦工程斷流接不上,大家都著急。”

  “範工,您有幾個月沒回家了吧?”

  “三個月零三天了。”

  “這次跟供電公司簽完合同,您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也真夠大嫂在家累的了。”

  範工一聽林夕夢提起他妻子,就來了精神,說:“林經理,真的不是我說,像俺家裏人那樣的好人,真是難找啊。割麥子時候,我沒回去,俺家裏人來一封信,說她一個人收割三畝多麥子很吃力,盼望我回去幫幫她。可供電公司這工程,總不知什麽時候就要重新另出圖紙、預算,我沒敢離開。這不,俺家裏人昨天又來了一封信,說麥子已經收好了,要我不要掛念,囑咐我注意休息,別累壞了。林經理,俺家裏人真是對我好啊。”

  林夕夢心裏一陣難過。已經有四個月沒發工資了,而公司沒有一個人問,各忙各的工作。大家都知道,這個企業說是部隊的,實質上,就是樊田夫個人的。企業的發展非常艱難,大家那份對樊田夫的體諒,對企業艱難的理解,全部變作盡心盡職默默地工作。這對在學校裏工作過的林夕夢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等範工寫完最後一個數字,她幫著用計算器核對一遍,沒有差錯,便順好頁碼,裝訂成冊,然後讓範工回宿舍睡覺。範工在離開辦公室前,忽然想起一件什麽事似的,欲言又止,林夕夢立刻問:“範工,您有什麽事嗎?”

  範工遲疑著。

  “有什麽事盡管說吧,我盡最大能力幫助您。”林夕夢真誠地說。

  範工知道她誤解了他,立即說:“不是我的事。是這麽回事,林經理,我聽吳愛仁說,明珠裝飾公司一次就給曹孝禮送了五萬塊錢。”

  “他怎麽知道?”

  “他弟弟在明珠裝飾公司幹活,說這個工程他們快要開工了。”

  “不可能。曹孝禮已經跟我們訂好明天正式簽署施工合同。”

  “我也這樣想,可是……”

  “您放心,範工。您太累了,趕快去睡覺吧。”

  “那我去睡了,林經理。”

  範工走了,林夕夢抓起電話,撥通供電公司。

  “喂,供電公司嗎?”

  “對,您找誰?”

  “請給找一下曹經理。”

  “他出去了。您是林經理吧?”

  “是啊,沈主任?”

  “是我,我一聽就聽出是您來了。您有什麽事?”

  屁話!林夕夢在心裏罵道:您姑奶奶還能有什麽事!

  還沒等她回答,那沈進財說:“還是那工程的事?”

  “是啊,曹經理約好星期一讓我們去簽合同,怕他忘了,今天打電話提個醒,後天別出去。我們按照曹經理的意見,把圖紙預算又重新搞了一遍……”

  “他已經訂出去了。”

  “什麽?”林夕夢真的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已經同別人訂出去了。”

  “什麽時候?”她強壓住陡然升起的怒火,問道。

  “就上周。”

  “同誰?”

  “明珠。”

  “好吧,就這樣。”

  “再見。”

  “不,我再問一下,他們簽合同了沒有?”

  “簽了。”

  “再見。”

  星期一早晨,樊田夫、林夕夢、範工三個人準時出現在曹孝禮辦公室。坐下後,林夕夢從範工手裏拿過圖紙和預算,擺到曹孝禮眼前,平靜地說:“曹經理,我們按照您的意見,把預算、圖紙又重新做了一遍,請您過目。如果您感到還有什麽需要改動的地方,我們回去繼續改。”

  曹孝禮看一下手下工作人員,不陰不陽地說:“我看不用看了。”

  “既然這樣,我們開始簽合同吧。”

  聽她這話,曹孝禮拿過圖紙,打開,看起來。他看一會兒,說:“合同……合同不能簽了。”

  “為什麽?”她盯住他,“我們上周來,您不是說讓我們回去把預算圖紙再修改一下,今天來簽合同嗎?”

  “當時是這樣說的,但現在變了。”

  這時,有人提醒曹孝禮,說樓下有個電話等著他。曹孝禮拔腿就走。林夕夢這三個人,一等不見曹孝禮回來,二等不見曹孝禮回來,知道他想溜之大吉。辦公室幾個工作人員開始輪流勸開了樊田夫。

  “樊經理,算了吧,反正他已經簽訂出去了。”

  “我們要討一個說法。”樊田夫說。

  “什麽說法?再說也沒有用,還是回去吧。”

  “這不行。”

  “不行又能怎樣?反正您不能把他抱到井裏去。”

  樊田夫冷笑一聲。

  “曹經理這些天讓我們做做林經理的工作,我看樊經理你們還是回去吧。”

  “今天這可不是我們自己要來的,是曹經理讓我們今天八點來簽合同的。”

  “他不是已經跟明珠簽了嘛。”

  “既然簽了為什麽還要我們再來簽?為什麽還要讓我們繼續搞預算,畫圖紙?”

  “是啊,我們也感到挺難為情。每次到你們那裏去,你們都那麽熱情地款待我們。這麽長時間,相互處得怪不錯的。那天向總經理匯報情況時,大家還一直說紅星實力最大,設計的圖紙最新穎,價格還相應地低。可是,不知怎麽搞的,曹經理突然跟明珠簽訂了合同,連我們都沒想到。但事已至此,也隻能這樣了。”

  範工坐在那裏一動不動地出神;林夕夢自曹孝禮出去後,一言不發,眼睛死死地盯在桌麵上一個綠色煙灰缸上。那是一個特大玻璃煙灰缸,綠色,皮很厚,棱角突出,裏麵盛有大半缸煙灰、煙蒂巴、火柴杆。她順手把煙灰缸拿過來,沉甸甸的,擺在眼前,又順手把沈進財端來的一杯熱茶水倒進去。

  她望著這隻滿滿的煙灰缸,心靜氣順,麵容顯得從未有過的冷靜。她已經從巨大的震動和憤怒中平靜下來。

  她見大家還在勸說樊田夫,而曹孝禮一去不回,便開口說話了:“這樣吧,你們去把曹經理叫回來,我們隻要他本人親口正麵答複,說這工程是否還要我們幹,隻需要三兩分鍾,然後我們就走。我們回去還有好多事,你們也很忙。”

  自從曹孝禮走了,林夕夢沒再講一句話,現在她講出這番話來,大家趕快讓沈進財跑去叫曹孝禮。沈進財叫回曹孝禮。曹孝禮臉色難看,坐在林夕夢對麵,支吾著問:“你……找我?”樊田夫坐在林夕夢身旁,剛要說話,被林夕夢從桌子下麵踹一腳。她微笑著,說:“你手下人剛才告訴說,你已經跟別人簽了合同?”

  “基本上差不多了。”曹孝禮陰陽怪氣地回答。

  “怎麽算‘基本上’?是簽了,還是沒有?”

  “算是簽了吧。”

  “什麽時間?”

  “誰能想那麽多,就這些日子。也不是我說啊,你們來的次數也太多了,人家明珠裝飾公司來三次就訂了……”

  狗娘養的雜種!他與別人簽完合同還讓他們繼續搞預算畫圖紙,連個電話也不通知一聲,而現在居然沒有一絲一毫抱歉之意,反而數落起他們工作認真踏實負責任來。她再也不能忍耐,端起眼前那隻煙灰缸,朝這個狗娘養的雜種臉部摔過去。

  “啊……”曹孝禮嚎叫一聲,像條瘋狗,哇哇狂喊亂叫起來。他一手捂著臉,一手到地下去摸索尋找煙灰缸。他站起來,滿臉滿身茶水、煙灰、煙蒂巴、火柴杆,整個兒像是一條落湯瘋狗。他捂著臉,拿起從地下摸到的煙灰缸朝林夕夢頭部猛然砸來。樊田夫眼疾手快,一把將林夕夢拖閃在自己身後。“嘭——”一聲巨響,煙灰缸砸在林夕夢身後的水泥牆麵上。煙灰缸碎了。

  在場所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給嚇呆了,回過神來後驚慌失措,亂成一團。曹孝禮抓起電話,聲嘶力竭地狂喊:“給我報案!給我報案!快點兒!您媽了個臭×沈進財你還等什麽?快點兒!快點兒!快去叫警察……”

  早已呆若木雞的沈進財這才回過神來,撒腿跑了出去。

  其他辦公室突然聽到這裏喊叫成一片都慌忙跑來,有人去叫來公司其他領導。隻幾分鍾工夫,這間辦公室門裏門外圍得水泄不通。曹孝禮捂著淌血額頭,被大家推拉著,瘋狗般嚎叫:“林夕夢!你給我等著!”

  林夕夢一直被樊田夫擋在身後。事情的變化根本出乎樊田夫意料,當所有人驚慌失措,手忙腳亂之時,他很快冷靜下來,敏銳地觀察著時局的每一絲細微變化,審時度勢做著相應反應,既讓對方感受到他是通情達理的,又恰如其分地保護著林夕夢。

  林夕夢站出來,斬釘截鐵地回答:“曹孝禮!我林夕夢死都不怕,還怕給你等著?”

  “你……你……你是無賴!”

  “我寧願做無賴!”

  治安派出所來了兩名穿製服的工作人員,帶走林夕夢。

  樊田夫和供電公司一位領導也跟著。

  曹孝禮被人送往醫院。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