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六

  林夕夢因故意傷害他人,並造成對方輕傷而被派出所拘留半個月。當樊田夫把她從派出所領出來回到公司時,陳暑秋已等候在那裏。她一見到陳暑秋,鼻子一酸,委屈、挫敗感都湧上心頭,淚水也抑不住地湧了出來,說:“我要淹死了。”

  陳暑秋一笑,說:“差遠了,水剛淹沒過腳麵。”

  樊田夫一邊熱情地給陳暑秋沏茶,一邊激動地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接二連三幾個工程相繼泡湯,這給林夕夢身心打擊太大,以致她幾乎沒有勇氣再出去承攬工程。她人也消瘦了,整天呆在辦公室裏。

  這天下午,她又坐在辦公室裏發呆,突然間,她發現一點兒什麽不對勁兒的地方,但一時還不知道什麽地方不對勁。當她的目光掃過電話機時,她終於知道了什麽。

  林夕夢發現自己身邊的朋友們從她生活裏消失了。

  自從她來到紅星,最初那段時間,朋友們熱切地關注著她,給她極大的支持。而現在,這些朋友,似乎一個接一個地隱退了一般。這種跡象在最近一段時間已讓她有所覺察,但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明明白白地擺在麵前。以前,每次電話鈴聲響起,十有七八是那些朋友打來的。而現在,除了因為業務聯係而時常更換的幾個顧客電話外,她幾乎絕少接到朋友的電話。

  林夕夢不得不尋思出現這種局麵的原因所在了。

  想來想去,她似乎找到了原因。

  每一個見到樊田夫的朋友,都感到了同一個問題,麵臨了同一個問題。樊田夫太優秀太出眾,任何一個有自尊心的男人,都不願意在他所喜歡的女性麵前,被另一個光彩照人的男人對比得黯然失色。即便是作為朋友,他們也不喜歡是這樣,更何況在她身上抱有一種性友誼的願望。如果說在這之前,他們尚有一份自信,一份希望,而當發現她身邊有一位樊田夫這樣的男人時,他們這份自信被徹底破壞,他們這份希望也隨之消失。或許,當一個男人麵對一位自己雖然喜歡,卻已經失去擁有她的信心時,他唯一的做法是遠離這個女人。這是來自樊田夫方麵的原因。來自林夕夢方麵,則是她已把全部時間與精力用在工作上,用在樊田夫身上,她不願意再分出一些時間與精力給別人,友情固然可貴,但就目前而言,她實在顧不過來了。

  那天她去白浪島,第二次見到潘增錄。一年前這個時候,她第一次在那個作家筆會上見到潘增錄,一直渴望這個男人不會令她失望,並且這份希望持續很久,然而,潘增錄卻似乎無動於衷,直到半年前才來過一個電話。而這次她去見他,已是別有用心地去。她是為樊田夫的事業而去。令人意外的是,她和潘增錄位置已完全顛倒,他甚至直呼她名字。當他滿懷希望地麵對她時,她卻早已無動於衷,仿佛麵對一個與她毫不相幹的人,而意念裏已經把他想象成樊田夫。在賓館她住的房間裏,幾個小時的交談,他對她細聲慢語,體貼周全。看得出這是一位循規蹈矩的好男人,然而,他還是一反常態地珍惜她這位女性的到來。臨走時,潘增錄雙手搭在她肩頭,注視她,意味深長地說了句“我祝賀你”。他說:“在所有人眼裏,我都是一位正人君子。我從來沒有被一位女性所征服,而你,卻用你獨特的魅力征服了我。”她靜靜地聽他敘說,輕輕一笑,說:“你該回去了。”等潘增錄一走,她便迫不及待地去樓下給樊田夫打電話。

  第二天一早,潘增錄來到她房間。他已經換上全套考究的西裝,穿著潔白的襯衣,打著漂亮而雅致的領帶。她不得不歎服:又是一位風度瀟灑而年輕漂亮的男人。在這一點上,他甚至超過樊田夫。他溫情脈脈地望著她:“夕夢,但願我對你的思念不會成為我的負擔。”他執意要親自駕車帶她去海邊遊覽一天,她婉言回絕:“不了,我要回去。再說,你應該知道你該以什麽為重。”與政界仕途上的男人交往最安全,隻要她把握住分寸,他們永遠不會越雷池半步。她知道他們最怕什麽。潘增錄無奈地微笑著,拿出一支金筆:“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接受嗎?”她望著這位大學裏的高才生,仕途上的得意兒,社會眼裏的優秀男人,有一種被尊重的滿足感。她說:“我接受,謝謝你。”是的,她已經不忍心傷害這位男人的自尊心。如果她拒絕了,這對他幾乎是殘酷的。

  “夕夢,下午走不行嗎?”

  “不行,我必須現在就回去。”

  “我讓我司機送你。”

  “我自己回去,搭車。”

  “不!”她要拒絕看來是困難的,這樣也好,她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回到樊田夫身旁,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見到她思念的、已經二十個小時沒有見到的樊田夫。

  “田夫,我回來了。”她一見到樊田夫,便被幸福給充溢滿整個身心。樊田夫緊緊地擁抱著她,訴說著他的思念。她被這位情蜜意濃的男子所迷醉,她思念的人終於在她身邊,她再也不必用意念想象,而是實實在在地在他懷中了。

  兩天後,接到潘增錄打來的電話,她問有何事,他說想問問她工作進展怎樣。她笑了,兩天工作能有什麽變化?他說已給她打過電話,但找不到她。她說她正在同朋友們聚會,沒有時間長談。他說:“過些日子我去看你。”她把電話輕輕掛了。

  林夕夢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告別過去,但她萬萬沒有想到是這麽快地告別過去,也沒有想到是因為愛而告別過去,也沒有想到是因為希望而告別過去,她一直認為自己總有一天會因為絕望而告別過去。現在,為了樊田夫,她寧願今生今世與過去告別,與舊我告別,永遠地遠離所有男人,用她整個身心,固執地專一地熱愛她的樊田夫。

  在擁有樊田夫之前,她曾為自己是個女人而自豪,因為世上多的是男性化女人和女性化男人,真正男人和女人已經並不多見。而擁有樊田夫之後,她感到自己不僅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好女人了。她相信自己有一天會為樊田夫而變成一位更優秀的女人。她對此充滿自信,正如她讀中師時就自信一定能大學本科畢業一樣。

  這種改變對目前工作是非常不利的,這點她比誰都清楚。但是,心裏孰輕孰重,她已分明。更何況,她絕非一個沒有頭腦的女人,她的才華,她的智慧,以及她從父輩那裏秉承來的那種深謀遠慮工於心計的特性,足以使她既能達到目的又能做到自我保護。她對此同樣是自信的。

  “我們必須調整一下戰略戰術。”樊田夫說。

  “怎麽調整?”

  “你發現沒有,接連幾個工程失敗的原因似乎是相同的?”

  “什麽原因?”她真不知道。

  “對方是男老板,在沒有見到我之前,都很仗義,對你滿口滿應,大包大攬。而一旦見到我,工程急速降溫,以致泡湯。尤其你和我出雙入對在對方麵前,效果更糟,我們兩個各自的優勢似乎奇妙地抵消了。而我們兩個人單獨同對方談判,卻都能創造出最佳效果……”

  “天哦!”林夕夢恍然大悟,興奮起來,“正是這樣子!你怎麽不早說呢?”

  “所以,從今往後,我們分開單獨行動,在沒簽合同之前,你我一方采取回避態度。”

  林夕夢熱烈讚同。突然,她想起什麽,略一沉思,問:“那對方是女老板呢?”

  樊田夫一愣,緊接著笑了,把頭一揚,得意地說:“那當然由我去攻關嘍。”

  “你敢!”

  “不敢不敢!千萬不要……”

  林夕夢確實是患了病,一種無法醫治的敏感型痛苦症,那就是她無法忍受樊田夫與任何年輕女性的接觸。這一天,她正在辦公室裏與大家談笑,樊田夫回來了,身後跟著一位紅衣女子。胡小玉也發現了,並趕緊跟他們進經理室。胡小玉出來後,湊到林夕夢眼前,耳語道:“你過去看看,問問那是誰。”林夕夢微笑一下,不語。胡小玉又說:“你看看去,剛才我去倒茶水,看那女的妝化得挺妖豔的。”林夕夢還是笑而不語。

  她不由得望著胡小玉,在這個可愛女孩子心目中,樊田夫與林夕夢已經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樊田夫不應該再與任何女性接觸,他隻能與林夕夢在一起。林夕夢深為胡小玉的好意所感動,但是,她還是沒有去。理智告訴她不應該去。

  不多時,公司約好要會麵的兩位客人來了,林夕夢便不得不去告訴樊田夫。當她進去時,樊田夫正與那位紅衣女子對桌而坐,倆人正在交談。林夕夢告訴後,便退出來。緊接著,那紅衣女子離開,樊田夫送她出大門。林夕夢帶引這兩位客人走進樊田夫辦公室。樊田夫拿出精致備忘錄請兩位來客在上麵簽名,正當客人要動筆時,樊田夫說:“翻開新的一頁吧。”

  林夕夢猜想他一定請剛才那位紅衣女子在第一頁上簽了名。一想到這裏,她敏感的神經像被利刃割了一刀,劇烈地痛楚起來。兩個客人俯身在桌麵上簽名時,樊田夫轉向她,麵頰上醉意尚存,用一隻手放在嘴上,做一個吻她的動作。

  她輕笑一下,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究竟是怎樣一個笑。她突然有種可怕的感覺:有一天她會因為愛而殺了這個無辜的男人,然後再自殺。

  她現在的想法是前所未有的:愛一個男人,不允許他身上一個細胞分散給別人。自私!前所未有的自私!小氣!前所未有的小氣!她不解,難道她林夕夢能夠自私?難道她林夕夢能夠小氣?誰能相信呢?她自己呢,還是卓其?她是不相信的,而卓其也不會相信。幾年前,她曾親自把那個漂亮迷人的金子送到他麵前。那麽,這是怎麽回事呢?在情場上闖蕩這麽些年,她什麽時候曾這樣強烈地希望獨占一個男人?而且是完全徹底不留一絲一毫地獨占?沒有。什麽時候也沒有。包括愛卓其。當年她是怎樣地愛著這位班主任的啊,但是,她卻從來沒有想獨占卓其。

  林夕夢痛苦地看一眼客人手中那個小本子,突然意識到:我原本就是自私的,就是小氣的,隻是我從未發現自己這些弱點罷了。或者說,自私和小氣這些弱點一直潛藏在我體內,隻是從未有人將它們挖掘出來罷了。而現在,樊田夫,他竟然如此毫不留情地將它們挖掘出來。

  當發現自己體內這些弱點被樊田夫給挖掘出來時,她真是痛恨極了。這帶給她的不是收獲的喜悅,而是收獲的痛苦。她第一次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財富竟是如此的令人痛苦。她甚至無法分清自己的幸福和痛苦哪種成分更大。樊田夫曾提到過的那位舞蹈演員,也時常出其不意地閃現在她腦海。毫無疑問,樊田夫曾狂熱地暗戀過那位舞蹈演員,這是令她萬分痛苦的。她甚至想,莫非樊田夫是把她當成那位舞蹈演員來狂愛的?這樣,她豈不成為那個女人的替身?每想到這些,她的心簡直要被撕碎。

  “你怎麽了?”客人們走後,樊田夫叫住林夕夢,問道,“你怎麽不說話?”

  林夕夢不語。

  樊田夫抓住她肩膀,瞪視著她,又問:“告訴我,你怎麽了?”

  她的淚水湧出來,還是不語。

  樊田夫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麽,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緊緊擁住她。許久,他壓低聲音:

  “夕夢,你變了。我沒有希望你改變,我總認為兩個人無論怎樣相愛,也有境界不一樣的情況,但你的改變令我喜出望外。”

  她那被利刃割過的神經還隱隱作痛,淚水洶湧地流出來。她還是緊閉雙唇。

  “夕夢,聽著,如果有一天我負了你,天誅我地滅我……”

  “不——”林夕夢慌忙用手去堵住他的話。

  “夕夢,我有一個打算,你答應我。”

  此刻,他滿臉威嚴,滿臉決心,滿臉渴望。她被他這種威嚴駭住,低聲道:“你說吧。”

  “我想要一個孩子,我們的孩子。”

  林夕夢驚愕地瞪大了眼睛,一點一點地去看這張威嚴的臉龐。淚水又湧了出來,她卻分明感到這淚水是熱的。後來,這熱淚變成了無聲的哭泣。樊田夫吻著她的淚水,溫柔地低語:“夕夢,我們應該產生一個新的生命。我愛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我要你給我生一個孩子,一個屬於我們的孩子。夕夢,你答應我……”

  她滿含熱淚地答應著,什麽也不去想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