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三

  回到梧桐,天快黑了。樊田夫正焦躁不安地在辦公室走來走去,一見她,立刻問:“怎麽樣?”

  林夕夢若無其事地從包裏掏出那一萬塊錢,往桌麵上一放,疲倦地回答:“好了。”

  樊田夫看看錢,再看看林夕夢,小心地問:“怎麽好了?”

  “辦好了。”

  “真的?你找誰去辦的?”

  “誰管就找誰。”

  “施耐忠?不可能!”

  “怎麽不可能?就是施耐忠。”

  “你又不認識他。”

  “我是不認識他,但現在他成了我的朋友。”

  樊田夫詫異地看著她,還是不能相信。她隻得把前後經過簡略說一遍。當然沒說“毒蛇”的事。樊田夫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一P股坐下來,說:“我一下子感到心頭這塊巨石落地了。”

  林夕夢也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田夫啊,你也許永遠也不會知道,我差點被“毒蛇”啃噬死。

  她從包裏取出一盒名片,說:“這是我為這件事趕製的,現在沒用了,燒毀它。”

  樊田夫一把奪去,取出一張,仔細地看了看,說:“怎麽會沒用呢?”

  “名片……真是明騙。”

  “什麽?”

  “難道這不是明騙嗎?”

  “這怎麽成明騙人?你不是《中國建築報》特邀記者嗎?”

  “這是真的,但下麵卻是假的。”

  “這怎麽是假的?自從你來到這裏,你幹的工作一直是副總經理幹的,隻是你一直不讓加上這個頭銜罷了。”

  “我說過,我來到這裏,除你之外,既不聽公司任何人調遣,也不調遣公司的任何人;既不讓別人來管束我,我也不去管束別人。這是你答應過的。”

  “我是答應過的。但是,答應過的就一定得照做嗎?”

  “當然!”

  “可你自己就並沒照做。”

  “我從來是說做一致的。”

  “是嗎?你說過為經濟效益要一年當數年用,有單位聘你做事,隻要時間短賺錢多,你是要做的,可是,那天白浪島的張千裏來聘你,卻被你拒絕;你說你在學校被管束這麽些年,從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向我要求不坐班,來去自由,可我發現你比坐班還坐班。這可都是你自己不照做的,是不是?”

  “所以,這第三條……”

  “這第三條!這第三條是無論如何必須照做的!”她惱怒了。

  樊田夫一看她惱怒,立刻妥協,說:“好好好,我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樊田夫信守諾言,不再提這件事,副經理位子也一直空著。可是,有一天早晨,林夕夢自己卻提了出來。

  “從今以後,”她惱怒地說,“我再也不希望聽到你稱呼我為林小姐!如果你膽敢再這樣稱呼,我跟你沒完沒了!”

  樊田夫被她大清早這無緣無故一通怒火弄得莫名其妙,但他是個聰明人,一轉念就明白了一點什麽。原來,頭天晚上,紅星請曹孝禮全家在一家豪華酒店吃飯,宴席間,曹孝禮的孫子,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坐在林夕夢身邊,好奇地打量著林夕夢,然後把小臉轉向奶奶,認真地問:“奶奶,這就是公關小姐?”奶奶回答:“是,這就是公關小姐。”這祖孫倆人對話雖然淹沒在喧鬧的勸酒聲裏,林夕夢卻聽得真真切切。她被這番對話深深地刺痛了神經。她向來厭惡公關小姐這個詞,認為這比交際花還可憎十倍。而現在,竟然連一個孩子都問出這樣的話來。“公關小姐!去你奶奶的公關小姐!”她在心裏咒罵著。

  樊田夫故意裝作生氣,大聲說:

  “那麽你說我稱呼你什麽?你讓我向客人們怎樣介紹你?說你是紅星裝飾公司什麽人?林大姑?林大姨?哦,要不就林奶奶?”

  林夕夢噗嗤一聲笑了。

  樊田夫雙手一攤,說:“讓你說吧,你讓我怎麽個介紹法,我聽你的。”

  這實在是一個難題。她既唯恐自己被安上一個職銜,負不起根本就不想去負的責任,又憎恨在那些社交應酬甚至業務談判場合,人們以林小姐稱謂她。在那種場合,沒有人稱呼她為林老師。怎麽辦,總得尋找一個辦法吧?

  “這樣吧,”她想出一個主意,“對外,你介紹我是紅星副經理,叫我林經理;對內,還是這樣子,大家叫我林老師。”

  “萬一哪一天我叫混了怎麽辦?”

  “這怎麽能叫混!”林夕夢毫不讓步。

  然而,樊田夫還是叫混了。一天,交班會上,範工問什麽時候再去供電公司,圖紙已經畫完了,樊田夫說:“讓林經理先去聯係定好時間,我們再去。”小順從白浪島回來取生活費,也參加了這次交班會。會後,小順從會計那裏拿了支款單,同往常一樣,來到林夕夢麵前,雙手遞過單子,說:“林經理,請您簽字。”

  林夕夢一聽從小順嘴裏叫出“林經理”三個字,頓時火冒三丈,大聲質問:“什麽?你剛才叫我什麽?”

  小順緊張地支吾著,說:“……林經理。”

  “是誰叫你這樣叫的?”

  “是……是……樊經理這樣叫的。”

  “記住!”她厲聲命令,“叫我林老師!”

  小順滿臉冒出汗珠,顫聲答應了,等她簽完字,一邊擦著汗,一邊說:“林老師,我走了。”便退了出去。

  樊田夫後來知道了這件事,責怪林夕夢神經不正常,不該這樣對待小順。林夕夢也後悔自己做得太過分。小順是一個非常老實而又懂事勤快的小夥子,讓他幹什麽就幹什麽,從來不叫苦不叫累,又不多言,她打心眼喜歡他,但又不好去向小順賠禮道歉,所以,以後公司員工陸續稱她林經理,她也就不好再發火了。久而久之,她也就習慣下來。

  施耐忠確實像林夕夢希望的那樣,把湯圓寶的車禍事件當成他自己事情去處理,在見林夕夢後第三天,就叫肇事者單位給醫院送去一筆醫療費,後來,陸續地向醫院送了幾次。雖然事故責任分成還沒最後確認,但他明顯站到了紅星這一麵。

  這天午後,林夕夢坐在經理室,那份擬好的合同擺放在眼前。樊田夫宴請客人還沒回來,她看時間還早,就不忙著去打印合同,一個人坐在這間屋子裏,靜靜地體味這份溫馨的孤獨。

  她打量著這間布置考究、典雅、書卷氣息頗濃的屋子,驚異地發現這間辦公室已經不是一個空間的有限房間,而是整整一個色彩斑斕光彩奪目的世界。這個世界太豐富,裏麵那份濃烈的震撼靈魂最深處的溫柔與溫馨,遠遠超出她的夢想。她感到自己再也離不開這個世界。隻要這間辦公室沒有其他人,她就一個人走進來,靜靜地享受這個世界,細細地品味這個世界,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盡情地享受和品味,直到醉迷在這個世界裏。

  她心裏感慨著,樊田夫,這是一位怎樣的男人啊。他整天奔波在外,談判工程,承接工程,巡視工程,還要應酬,處理關係,甚至跑工商,跑稅務,跑銀行,了解裝飾材料市場,繼續物色各類人才,他整個人像一台構件周密而龐大的機器,不知道什麽叫困難,不知道什麽叫壓力,更不知道什麽叫疲倦。他身材挺拔,器宇軒昂,每一個接觸過他的人,並不因為那雙深邃的眼睛正在笑眯眯的而認為他不是吃肉老虎,相反,他所有的計謀和手段似乎都在這雙笑眯眯的眼睛裏,這使任何人不敢去正視它,唯恐還沒來得及探索到點什麽,就被那外形看似溫情和藹,而實則銳利逼人的眼睛當場擊斃。

  在樊田夫身邊這些日子,她似乎已經明白了為什麽有那麽多德高望重的長者,把他視為親密朋友而關注著他的事業;也似乎明白了為什麽在部隊那種等級森嚴的地方,那些首長們會把他視為平起平坐的朋友;也似乎明白了他的部下們,像範工、湯圓寶這樣一些年紀的人,為什麽會死心塌地、心甘情願地拜倒在他腳下,為他忠心效力,死心賣命。

  這便是他的韻味。

  樊田夫周身有一種韻味,你隻要一走近他,跟他交談幾句,聽他調侃幾句,你就會被他周身彌漫開來那種美好快樂的韻味所籠罩,所迷醉,而這韻味又恰似那似有似無、溫柔細膩的晨霧,即使你想逃離出去也是不可能的,除非你離開他。而一旦離開他,便又情不自禁地回味那份在老虎身旁享受美好快樂時光的感覺。每當她注視著他那張英俊漂亮的麵龐時,便會情不自禁地思忖著這究竟是一位怎樣的男人?他的魅力來自何處?難道是他的英俊漂亮?他的挺拔瀟灑?他的優雅風度?不,不可能。難道是他極富想像力的生動描繪一切的語言表達力?難道是他刻苦的精神、強烈的事業心、善解人意的真誠?或許,是這一切的總和?

  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她已經被迷醉在裏麵,已經不可能弄清楚,自己被迷醉的真正原因是來自樊田夫的哪份魅力。而他濃烈的情愛更使她驚喜萬分。這是一位怎樣的癡情男子嗬!那深情的眼睛,那火熱的嘴唇,那性感豐滿的大手。“夕夢,我愛你,我在用生命愛你,你感覺到了嗎?”“是的,田夫,我感覺到了,我真真切切地感覺到了。”“夕夢,我要做你真正的男人。”“是的,田夫,做我真正的男人吧,做我一生一世,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男人吧。”“夕夢,我多麽渴望有我們的家。”“田夫啊,我何嚐不渴望。”“夕夢,聽著,如果有一天我負了你,天誅地滅。”“哦,田夫!我的田夫!”“夕夢,我們必須成功,隻有事業成功,我們才能達到目的。”“為什麽呢?田夫,難道事業不成功,我們就不能結合嗎?你怎麽這樣去想呢?那麽,你怎樣才能成功呢?田夫,你需要什麽呢?我知道自己並不富有,但是,我願把僅有的都給你。讓我把智慧給你,增添你的風姿;讓我把恬淡給你,使你舒適隨意;讓我把真誠給你,請你品味人生的真諦;微笑,溫柔,青春……除了生命,一切給你。不!不!如果它能使你領略到成功後的喜悅,田夫,我願把生命一並給你!”

  “夕夢,”每當兩個人親密無間的時候,樊田夫總是這樣稱呼她。每當聽到他這樣稱呼自己,她渾身就湧動著一股說不清的幸福而興奮的情緒。多麽奇怪,她跟卓其從結婚到現在,相互之間總是稱呼“親愛的”。記憶裏,她從來沒有因為卓其稱呼她親愛的而興奮過。在她感覺裏,那隻是稱謂而已。

  懷著這些溫馨甜蜜的回憶,林夕夢坐得太久了。她拿起合同,站起來,要出門,迎麵走來芸姑。

  “田夫呢?林老師。”芸姑鼻音濃重地問。

  “田夫”這兩個字從芸姑嘴裏如此自然地叫出來,令林夕夢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她微笑著說:“在酒店裏還沒回來,中午有客人。”

  “什麽時候回來?”

  “我也不太清楚,說不定這就快回來了。您先進辦公室等等吧。”

  “不用,我不等。等他回來,您跟他說說,把家已經搬來了。”

  芸姑說完,急匆匆地走了。

  林夕夢木然地站在那裏。望著芸姑遠去的背影,一股難言的痛苦埋沒了她。

  她第一次見到芸姑,並不知道她是樊田夫的妻子。那天下午她從外麵回來,見到辦公室有位婦人,短身材,大臉盤,穿一件大花紡羊毛衫,一條早已過時的腳踏褲,猛眼一看是那樣的頭重腳輕,人很老實的樣子,正站在那裏用濃重的鼻音跟樊田夫說話。樊田夫也並不介紹,坐在範工桌前畫圖紙。一邊低頭畫,一邊心不在焉卻是彬彬有禮地跟芸姑調侃。林夕夢以為是哪位工人的家屬。公司裏的工人全來自農村,他們的家屬來縣城購買東西時往往順便來公司看看丈夫。林夕夢在自己辦公桌前坐下來,記錄收集到的工程信息。不一會兒,聽到那婦人說起一些家務事並埋怨樊田夫。她這才知道原來這是樊田夫的家屬。

  在那一瞬間,林夕夢竟然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不是對芸姑,而是對樊田夫。奇怪的是,對芸姑,她不僅沒有幸災樂禍,更沒有一絲一毫妒忌;相反,卻滿懷同情和憐憫。看樊田夫對她說話那種心不在焉而又彬彬有禮的神態,就知道這個婦人在丈夫心中位置如何。可是後來,每當芸姑來公司,林夕夢的心還是隱隱現出難言之苦。

  是的,芸姑是堂而皇之擁有樊田夫的唯一的女人。

  而她呢,她林夕夢呢,在芸姑麵前,她又算得了什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