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二

  午後,白浪島山大醫院醫務人員辦公室裏,林夕夢淡妝素抹,白絲綢襯衣,黑色長裙,端坐在那裏。

  她讓小順上午給施耐忠打電話,說醫院讓肇事方來山大醫院,有事商量。施耐忠說肇事方不可能來,有什麽事他來定,小順說那你就下午來吧。過了一個小時,她給施耐忠打電話,自稱是他多年沒見麵的朋友,因在山大醫院看望一位病人,有點時間,想見一下老朋友,但礙於他單位人太多,人來人往不方便,希望約他在哪一家飯店吃頓飯聚談一下。電話裏傳來另一個粗嗓門:“老施你真他媽的沒出息,跟小姐打電話總是沒男子威風。”隻聽施耐忠在那裏回罵了一句,又對她這邊說,“我正在山大醫院也有一個病人,是車禍撞的,今天下午正要去看,這樣正好你就不用來了,我看完病人就去見你。”接著問她是哪位朋友,叫什麽名字,具體見麵地點。她說,“那你就先去看病人,看完病人,你就知道了。”

  兩點鍾,施耐忠準時來了。小順在樓上指給她看。在這之前,她已跟醫務人員辦公室一位值班實習生混熟了。實習生非常喜歡她這身衣服,她說是在梧桐服裝批發市場買的,那可是中國北方最大的服裝市場,應有盡有,物美價廉,讓實習生很神往,說從來沒去過。她說等湯圓寶出院來接他時,讓她也跟著去看看。實習生自然高興得不得了,不停地叫她大姐。她便說,過一會兒可能有一點事需要借用一下這個辦公室,時間不會長。實習生爽快地接受了。她囑咐小順,等施耐忠看完湯圓寶,就告訴他有人在這間辦公室等他。現在,一切按照她的預想順利地進展著。

  聽到敲門聲,林夕夢說:“請進。”

  推門進來一個身著交警製服的男子,三十歲上下,中等身材。一眼望去,粗野有餘,文雅不足。他四下張望一遍,發現屋裏隻有她一個人,便遲疑著問:“誰找我?”

  林夕夢端坐在那裏,兩隻纖長細嫩的手,自然地疊放在桌麵上。她直視他,不緊不慢地反問:“您是施耐忠先生吧?”

  “是,我是,您……找我?”

  “請坐吧。”林夕夢依然端坐在那裏。施耐忠遲疑著,在她對麵那把木椅上坐下去。他局促不安地問:“您……找我有什麽事?”

  她露出一個寧靜的微笑,說:“您剛才在哪裏?”

  “有個車禍撞傷的人,在這樓519房間。剛才我去看他時,有個小夥子告訴我,說有人在這個辦公室裏等我。”

  “你看的那個人,叫什麽名字?”

  “湯圓寶,梧桐紅星裝飾公司一個什麽主任。”

  林夕夢打開那隻精製小黑包,掏出一張名片,雙手遞過去。施耐忠恭恭敬敬地雙手接了,仔細看下去:林夕夢,《中國建築報》記者,紅星裝飾公司副經理。

  施耐忠詫異地抬起頭:“您是……”

  “不錯,我是湯圓寶的上司。”

  “那麽……上午打電話的……也是您?”

  “正是。”

  “林小姐,不,林經理,有什麽事請您說吧。”

  林夕夢微笑著,看一眼施耐忠那雙不知放到何處為好的手,知道自己在交戰之初,從氣勢上已徹底擊敗對手。

  “施先生,憑我的感覺,我們是同齡人。”

  “我今年三十歲。”他趕急說。

  “你看,我們還是同歲呢。”

  施耐忠笑了笑,一邊擦汗一邊不住地拿眼來看她。她裝作不知,直等他看得差不多了,才微微一笑,慢斯條理地說:“我是《中國建築報》記者,去年下海到紅星,兼職紅星副經理。”

  “您可真了不起。”施耐忠真誠地說。

  “不是我了不起,而是我的朋友們了不起。”

  施耐忠疑惑地看著林夕夢。她繼續說:“在我下海過程中,我那些老朋友從各個方麵給我大力支持,這使我得以在海裏安全行駛。”

  “是啊,人真是不能沒有朋友的。”

  “當然,在行駛過程中,有時會遇到預料不到的暗礁,或險灘。有些暗礁和險灘要繞過,又是那些老朋友力所難及的。”

  施耐忠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而每每在這個時候,又出現了一些新朋友。這些新朋友真誠地、全力以赴地幫助我征服這些困難,讓我順利地駛向前方。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對這些幫助我的人,油然而生敬意,因為這些人以前並不認識我啊。我是一個事業心很重的人,我堅信我的事業一定能夠成功,當我事業成功的那一天,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真誠地去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朋友……現在,我又遇到一個困難,實在得厲害。”

  “什麽困難?您說。”施耐忠焦急地問。他被林夕夢的真誠深深地感動,他甚至產生一種感覺,以能成為林夕夢的朋友、能為她幫忙而感到榮耀。

  她假意猶豫一下,為難地開口:“關於湯圓寶的事。”

  “您說吧,您讓我怎麽去辦吧?”

  “我把這件事全權委托給您,權作這件事是您本人的私事,您按這是您本人私事去處理這個案子就行了。”

  “這好辦!您放心。”

  林夕夢隨手取過那個皮包,說:“因為這不是您一個人做主的事,所以,我準備一點煙酒錢,您代勞一下,請同事們抽一支煙,喝一杯酒……”

  還沒等林夕夢說完,施耐忠慌忙站起來,失措地說:“千萬不能這樣!千萬不能這樣!您是不是看不起我?不把我當朋友?我這就走了……”

  等她把包打開,施耐忠已經奪門而走不見影了。

  林夕夢凱旋而歸。

  其實,說凱旋而歸,並不是事實,應該說凱旋離開山大醫院。從白浪島回來路上,她的心一直被一條毒蛇啃噬著。

  這條毒蛇,便是包裏那一萬元現鈔。

  樊田夫時常講,金錢是一麵魔鏡,在它麵前,人便現出原形。毫無疑問,現在,她站在這魔鏡麵前,立刻照出自己那醜惡的靈魂。她的靈魂原本就不怎麽美好,這是她自己知道的。她原想下海後對有求於她的人,表麵上裝出一副幫助對方的樣子,而骨子裏想的卻是一旦幫他們達到目的,如何索取到最大的好處又不露痕跡。她甚至想,榨幹對方血汗是他們自己願意的,她沒有去搶他們,沒有去奪他們,因為凡有求於她的,無非兩種情況:一是借用她結交的社會關係,二是借用她的智慧。既然這樣,她憑什麽不索取呢?關係是她花錢養護的,這正如養護公路;智慧是她拚搏努力的,是她投入後的收獲。十幾年的努力,誰知她的辛酸?誰知她的苦澀?當他們早已經開始享用彩電冰箱這些現代化設備時,她還在忍受貧窮的折磨。

  不是嗎?當她暑假收拾好行李,帶上積攢的工資,又要出發去外地學習時,上幼兒園的牛牛走到她麵前,仰著小臉說:“媽媽,小朋友家都有電視機、電冰箱,就咱家沒有。”她一愣,摸摸牛牛的小臉蛋,笑著說:“我們家有書啊。”牛牛立刻反駁:“書不好冰冰糕,電冰箱可以冰冰糕,電視機有一休和七龍珠……”說完,牛牛竟傷心地哭起來。看著自己心愛的兒子連最合理最基本需求都得不到滿足的傷心淚水,她心中所忍受的折磨有誰知道?她流出的淚水又有誰看到?

  現在,麵對這些錢,林夕夢卻陷入了矛盾之中。因為這錢不是別人的,而是樊田夫的。除了他,無論換哪個人,她幫助達到目的,將這些錢心安理得放進自己腰包已成定局。然而,這卻是樊田夫的。雖然她第一次從柳領弟那裏聽說這個人時,不假思索地張口索要提成,可是,那時候她連這個人的影子都沒見到,而現在……

  林夕夢痛苦極了。一萬塊錢,這幾乎是她三年的工資,用它可以辦多少想辦的事情啊。首先,她要花三千塊去給牛牛買一個電冰箱,要海爾的;再給母親兩千,她為當年違背父母意誌嫁給卓其,心裏總感到欠父母太多,如果給她兩千,放在她腰包裏,即使用不到,她心裏也一定踏實歡喜的;還有慕宏寬老師,他那套西服太年久,她一直在計劃著暗中攢錢給他買一套,可是總也買不上。現在,拿出一千塊錢為他買一套是不成問題的;還有婆母,那個整天蓬頭垢麵的婆母,無論如何要給她買一對金耳環,她在五六歲時就紮過耳朵眼,到現在六十多歲還沒有買上耳環……

  她思路明晰,眼看把這一萬塊錢快花光了。

  “哐……”客車猛然顛簸一下,林夕夢一下子被驚醒,迅疾地,樊田夫的形象閃進腦際。她渾身沁出汗。樊田夫!樊田夫!他正在用一種無限信賴的目光注視著她!這個該殺的男人!偏偏這個時候!偏偏用這種目光!他為什麽不懷疑呢?樊田夫!樊田夫!隻要你用一絲一毫懷疑的目光注視我,那麽,我就……可是,沒有,這個該殺的男人,他目光裏竟然沒有一絲一毫懷疑!信賴!除了信賴,還是信賴!

  鈔票的誘惑和樊田夫的信賴,這兩者短兵相接,在她心髒上廝殺起來……這殘酷的廝殺便是一條毒蛇,它無情地啃噬著她那顆裸露的心髒。她疼痛著,忍受著這場無休無止漫長的災難。她乞求它們任何一方盡快消滅另一方,獲得最終勝利,把她從這場災難中解救出來。她已經顧不得什麽,她的心髒已經被這場廝殺給傷得千瘡百孔。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