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一

  去工地的路上,樊田夫興致勃勃。車外春光明媚,一片生機盎然。

  “你是老師,我來問你,”樊田夫望著車外問,“這是什麽山?”

  林夕夢向車外看了看,說:“馬山。”

  “為什麽叫馬山?”

  “形若馬鞍。”

  “上麵有什麽古跡?”

  “有兩座塔,一個是劉仙姑塔,一個是劉真人塔。”

  “不虧是老師。那麽,我再問你,這兒曆史上發生過什麽戰爭?”

  林夕夢隻知道這裏有過仙塔,不知道有過什麽戰爭。

  樊田夫把頭一揚,說:“這下你不知道了吧?這就好辦。”

  林夕夢和司機小潘被他那種得意神態給逗樂了。等他們笑完,樊田夫便開始講解起來:“唐貞觀十七年,唐太宗親自率領大軍東征高麗,就在馬山這裏與高麗軍帥蓋蘇文相遇。唐朝軍隊安營紮寨在山西南,看,就那邊。一天,唐太宗帶領十多個騎兵,登上馬山探看敵營情況,結果被高麗軍發現了。蓋蘇文立即精選強兵強將凶猛撲來,想活捉唐太宗。唐太宗繞山而逃,蓋蘇文緊追不舍,圍著馬山團團轉了三圈,情勢萬分危急。正在這時,唐軍大將金傑飛馬趕來,一聲怒吼,聲如炸雷,他騎的馬忽然失蹄仆倒,又突然騰空而起,高麗軍見了無不驚駭,退縮。這時候,金傑和唐太宗乘勢合力攻殺,擊退了蓋蘇文。唐太宗平安而歸,十分感激金傑,封金傑為龍驤將軍。過了幾天,兩軍決戰於馬山前,殺聲震天,戰塵蔽日,相戰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唐軍寡不敵眾,漸漸支持不住了,唐太宗陷入了敵軍重圍之中,唐軍紛紛潰退。就在這個時候,金傑奪過軍中大旗,揮舞著大旗,大聲呼道:‘主上被圍,報國報君就在此時,反顧者族!’呼完後揮旗衝鋒向前,唐軍士氣大振,殺入敵陣,大敗高麗軍,而金傑在激戰中陣亡,被高麗軍取去頭顱。第二天兩軍再戰,忽然發現一個無頭將軍,飛馬舞刀,直奔敵軍,接著狂風暴雨,飛沙走石。高麗軍驚慌失措,懷疑是天兵降臨幫助唐軍,於是不戰而逃,望風披靡,唐太宗率領大軍乘勝追擊。蓋蘇文一直退到海邊,乘船逃跑了。”樊田夫講得很是生動,聽得林夕夢一動不動,在她眼裏,樊田夫似乎已披上戰甲策馬沙場了。

  樊田夫講完了,大山莊酒店工地也到了。

  遠遠就聽到電鋸尖利刺耳的聲音,夾雜著此起彼伏的鐵錘敲打聲。

  林夕夢跟在樊田夫身後,剛推門進去,一股濃烈的油漆、清漆、乳膠之類混合而成的氣味撲麵而來,嗆得她難受,竟一時睜不開眼睛,淚水也出來了。等她稍稍適應一會兒,睜開眼睛,卻發現樊田夫已不在她身邊。正在猶豫,從隔壁傳來嚴厲的責罵聲。她驚恐地把那條肥大裙子向上提著,避免拖掛到滿地狼藉的裝飾材料上,小心地尋著可以落腳的地方,好容易才走到隔壁。

  屋裏正站著一圈工人。他們個個滿身木屑、塵土、汗漬,一個一個低著頭。

  樊田夫滿臉怒氣,正對一個工長模樣的小夥子揮動著手臂,大聲地訓斥:“……他媽的簡直不想幹了!不想幹的馬上給我滾蛋!如果這些東西是你自己家的,你能這樣讓它浪費嗎?你能看著不管嗎?反複跟你們講,節約一粒釘子,就是掙一粒釘子,節約一寸木頭,就是掙一寸木頭,節約一寸布,就是掙一寸布,而你們他媽的簡直沒有腦子。我來問你,你們把東西都浪費了,工程幹賠了,我拿什麽發給你們?掙不到錢,拿不到錢,你們回家向老婆孩子怎麽交待?攬個工程多麽不容易,公司投多大資?冒多大風險?讓你們來幹,讓你們掙幾個工錢,你們倒好,一個個淨他媽的敗家子……”

  林夕夢悄悄地退出來。

  她來到另一個房間。這個房間已快完工,牆壁是荷花圖案裝飾布軟包,色彩鮮豔,使人似乎進入荷花盛開季節的荷塘;頂部是寶石藍天鵝絨,上麵有一個體積不小的滿天星吊燈。吊燈從上落到半空,宛如一段銀河掛了下來,在它周圍有數不清的五顏六色的小筒燈。地麵上打著地鋪,地鋪占去了大半個地麵,鋪蓋一個緊挨一個,牆角是煤氣爐和鍋碗飲具,地上橫躺著幾顆跌破的大白菜。

  她是想找一個幹淨點的地方,稍為緩和一下剛才的情緒,突然聽到房間裏發出一陣輕微的聲音。

  “誰?”她嚇一跳,尖聲問道。

  環顧周圍,循聲望去,這才看清房屋角落裏有人。那人蜷曲在被窩裏,隻露出頭發。她急忙走過去,問:“你怎麽了?”

  那人露出頭臉來,打量林夕夢,似是欣賞,似是譏刺,聲音不高不低,不陰不陽,說:“病了。”

  顯然,他也聽到隔壁樊田夫罵聲了。

  “看醫生了嗎?”

  “沒有。”

  “怎麽不看?”

  “感冒,沒事兒。”

  這時,進來幾個工人,正是剛才挨樊田夫罵的。他們看到林夕夢在這裏,都默不作聲,低垂著頭,一個挨一個地從她麵前走到各自鋪位。

  林夕夢心裏很難受,很想安慰他們幾句,但實在不知道自己這個角色該怎樣開口,才既不至於縱容他們的錯誤,又能達到安慰他們的目的。她站一會兒,望一眼那些淩亂不堪的飲具,沒話找話地說:

  “你們在這裏做飯?”

  牆角那個生病的人回答:“嗯,就在這裏。”

  “不在這裏在哪裏?”另一個補一句。

  其他人竊竊地笑。又一個說:“小周你別沒個雞巴數,這裏是雅座。”

  大夥一下子笑了。

  林夕夢也尷尬地一笑,退了出去。在走廊裏,她遇到樊田夫。樊田夫領她逐個房間去參觀。酒店裝飾雖然質地並不十分高檔,但一眼看上去很是華麗,雅座間風格各異,“望海閣”、“山裏燭火”、“好百合”、“喜盈門”、“再聚首”……林夕夢看得眼花繚亂,樊田夫邊走邊講解,這個傑作構思的靈感是如何得來的,繪圖時又有哪些妙思奇想,酒店主人吳景山如何一眼相中並接受這個方案的,又如何用最少的投入獲取這最好的效果,這其中的奧妙有哪些……他越講越興奮,不住地用手指給她看。林夕夢聽著,一邊佩服著這個男人確實有賺錢的才能和手段;一邊思忖著,她剛剛還在為他大動肝火而擔心,轉眼之間,他卻像什麽事也沒有發生過似的,那麽,他剛才的怒火哪裏去了呢?

  從工地回去的路上,天已經黑了。樊田夫轉回身,朝向林夕夢。車上,他深情地注視著她,握住她的手,輕撫著她。兩個人額頭頂著額頭,甜蜜地感受著生命所帶來的快樂。

  “夕夢,你幸福嗎?”

  她認真地回答:“我幸福。”

  “夕夢,告訴我,在你心目裏,我是一個什麽形象?”

  “天使。”

  車窗外夜色朦朧。

  “田夫,你幸福嗎?”

  “我不僅僅是幸福,更多的是滿足。我終於擁有了世界上第一流的女人,我滿足了。”樊田夫同樣認真地回答。

  “那麽,田夫,在你心目裏,我是一個什麽形象?”

  “魔女。”

  兩個人靜默了。車子繼續向前行駛。

  “夕夢,我知道你一直在尋找適合你的男人,在這個尋找過程中,你同他們也這樣親密過嗎?”

  她知道這個問題一定困擾他好久了,也知道他總有一天會問的,但沒有想到他現在就如此分明地問出來。

  “你絲毫不用擔心。”擔心什麽,他沒說出來。他說:“無論怎樣,我都愛你。誰也改變不了我對你的愛。”

  林夕夢望著他的眼神,那是男人隻有在此時此刻才有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應該回答什麽。但是,她沒有回答。突然,樊田夫用力抓住她的乳房,壓低嗓音,一字一頓地說:“夕夢!我不讓世界上第二個男人這樣對你!”

  林夕夢默默地把他的手輕輕拿開了。

  湯圓寶在白浪島出車禍那天,樊田夫正在談工程。一聽到湯圓寶出事了,他立刻放下手裏一切工作,迅速趕往出事地點,公司讓林夕夢照看著。三天後,樊田夫回來了,一臉疲倦,緊繃著臉。林夕夢一見麵就急急地問:

  “傷得怎樣?嚴重嗎?”

  “命是保住了,恐怕落下殘疾,腳部傷得最重。”

  “誰的責任?”

  “雙方都有責任,他在馬路邊步行,後麵拐彎處來了車,雙方都沒注意,但機動車一方責任大。”

  “報案了嗎?”

  “交警去了,做了測量、記錄,等待處理。”

  聽說湯圓寶生命沒有危險,大家這才鬆了口氣。接下來,樊田夫天天跑白浪島,同時,送去小順和小齊兩個晝夜輪流陪床,醫院這一頭安置妥帖,就去找交警派出所。誰知,交警這方麵被肇事者買通關係,在處理這個案件的最初階段,就已明顯袒護肇事者。對方連去醫院探望一下痛苦不堪的傷者都沒有,一切全權委托給交警派出所的人。交警既不扣留肇事車輛,也不讓肇事者交留傷者住院押金。樊田夫幾經交涉,主責這個案件的施耐忠咬死一句話:“等湯圓寶出院以後才能解決。”

  “你們交警就這麽個處理案子法?”樊田夫生氣地問。

  “那你說怎麽處理?”施耐忠也來火了。

  “你們總不至於讓肇事者逍遙法外吧?”

  “肇事者也不願意發生車禍。”

  “你們總應該公平一點吧?受害者躺在醫院裏這麽長時間肇事者……”

  “你說話注意點兒!誰是受害者?雙方都是受害者。我們並沒說不處理,隻是說傷者出院以後有醫生診斷才能處理。”

  “出院前醫療費誰管?”

  “誰管?你們先墊付,等結案時雙方按比例分開,肇事者該拿多少就讓他補給你們多少。”

  “你們太不公平了!”樊田夫憤怒了。

  “這有什麽不公平的,出了車禍就是活該倒黴的事。”

  “你……”

  “我怎麽啦?我不是沒出車禍?”

  “我去告你們!”

  “告?有本事盡管告去。我施耐忠不吃這一套。”

  施耐忠揚長而去。

  樊田夫簡直給氣瘋了,從白浪島一回到梧桐,就派人把林夕夢從家裏叫回公司,讓她連夜必須把訴狀寫好,他不相信這世界上再沒有個說理地方。他臉色蠟黃,簡短地說:“豁出去了!賠上這個公司也要打贏這場官司。人活著不就是為一口氣?”

  林夕夢給他倒一杯開水,端給他。她坐下,一聲不響地開始起草訴狀。她沒有寫過訴狀,連訴狀格式都不知道,隻能把發生車禍的經過及目前交警的處理政策一一寫來。樊田夫倒背雙手,在屋裏來回走動。她寫到一半,看樊田夫已經稍微平息了一點怒氣,便停下來,輕聲試探地說:“古人說,‘訟必敗’。訴訟是萬不得已而為之。即便是打贏了,也是失敗。你想想,如果我們要打贏這場官司,需要熬費多少時間和精力?有這些時間和精力,我們能幹多少工作?再說,湯主任在病榻上,工程上又有多少事需要做?這一打起官司來,什麽也就顧不上,所以……”

  “所以什麽?”樊田夫繼續倒背雙手來回走動,聽到這裏瞪視著她大聲說,“所以就不打?不行!我打定了!我不把施耐忠……”

  “我沒說不打,”她打斷他,“我是說,即便我們打勝,損失的還是我們。”

  樊田夫停下腳步,坐到座位上,沉思片刻,歎一口氣,說:“你講得確實有道理,不過……”

  “不過,你可以另想想辦法。”

  “有什麽辦法?哪裏有辦法?”

  “譬如,你完全可以把這件事全權委托給一個人去解決,這樣不必由你親自操作,騰出你的時間和精力,全部用到正常工作上……”

  “哼!打算的倒好!誰能去解決?你說吧,公司這麽多人,哪一個能去解決?就這樣說吧,我給誰一萬塊錢他能把這件事去解決了,不用我再操心,叫我怎麽樣都可以。可是你看看,誰能?這些日子我簡直焦頭爛額了,自從搞企業還從未這樣遭罪過,這簡直像一塊巨石,死死壓在我胸口,我幾乎都透不過氣來了。”

  “你說的‘解決了’是指達到什麽目的?”

  “製服施耐忠,讓他公平辦案。”

  林夕夢把寫了一半的訴狀揉成一團,扔進紙簍裏,說:“這樣吧,你給我一萬,我去試試。”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