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我有了一個方案。”她望著樊田夫,肯定地說。

  樊田夫微笑著,鼓勵道:“說說看。”

  幾天來,林夕夢一直在為樊田夫物色一隻領帶夾。她為此走了許多商店,始終沒有如意的。下午在白浪島為曹孝禮購買禮品時,她終於在商店裏發現一個領帶夾專櫃,喜出望外,幾經精挑細選,相中一枚。她如獲至寶般地把它捧在手心。回來路上,她久久地凝視著樊田夫的側麵,想象這個男人帶上這隻美觀精致的領帶夾後將是何等動人。回到公司,天黑下來,當她把這件禮物送給樊田夫的時候,她似乎感到自己從未這樣深情過。樊田夫把它戴上時,他的神情是林夕夢終生難忘的。幸福從他周身彌漫開來。她知道,他正在用整個身心感受這份情、這份愛。而她呢?她唯一的感覺是幸福。是的,她愛這個男人,全身心地愛。也許,今生今世她再也不會離開這個男人,或許,今生今世她再也不會感受到如此真切、美妙而又深刻的愛戀了。此時此刻,她終於擁有一個世界。他們相視著,微笑著,那份溫柔的愛彌漫整間屋子。人生在世,哪怕享用過一刻這種時光,死有何懼?亡有何惜?驀然,一個念頭從她腦海閃過:用這隻領帶夾去解決今晚的難題。

  今晚要去曹孝禮家,而下午專程去白浪島購買的禮品,樊田夫翻來覆去感到不如意,明天就要去曹孝禮辦公室送圖紙談判,今晚已經不可能另選買到更好的禮品,時機卻不能失去。一旦失去這個時機,就意味著這個工程宣布失敗。失敗!不!她林夕夢絕不讓樊田夫失敗!她要樊田夫成功!

  林夕夢從樊田夫手裏,將裝有領帶夾的紫色小盒拿過來,他的手便合在她手上,兩隻手心將這注滿愛的禮物握在一起。

  她抽回手,開始打開小盒,又反複仔細地看。此刻,她的表情顯得相當平靜,而心卻是另一番滋味。

  在樊田夫目光的鼓勵下,她終於說:“用這件禮物,去解決今晚的難題。”

  林夕夢已無法知道樊田夫此時的感受。許久,聽到樊田夫分明地回道:

  “很好!”

  他們從曹孝禮家出來的時候,街上早已華燈盞盞。他們一路無語。回到公司,林夕夢的淚水終於湧了出來。上天!上天!她在心裏痛苦地呼喚著上天。唯有上天知她!為了樊田夫的事業,她竟然會如此忍痛割愛,從心愛的人手裏取回他心愛的禮物,然後,由她再親手交給她所藐視的人手裏。

  當她和樊田夫並排坐在一起同曹孝禮交談時,曹孝禮那眉飛色舞口若懸河的陶醉姿態令她忍無可忍,她麵帶微笑地偽裝成一個無知的女人,表示傾聽、敬佩,使老狐狸顯示出所謂知識的淵博和見識的遠大,使老狐狸更加得意忘形,甚至當老狐狸一口一個口頭禪“日您媽”時,她也不得不同樣微笑地望著他。

  她知道,為了樊田夫,她幾乎是在出賣自己。她不知道樊田夫感受如何。這個樊田夫,為了事業,不得不讓他所愛的女人在他麵前出賣她自己!她的心在流淚,而她仍在麵帶微笑,當老狐狸那眉飛色舞的姿態到達極點時,她從桌下朝樊田夫狠狠地踩了一腳:樊田夫!樊田夫!你麵帶微笑,我麵帶微笑,我們都麵對同一個握有我們未來事業成功權力的人微笑,你的感想如何?你是否還有感受?你是否還有知覺?

  此刻,林夕夢坐在圈椅裏。樊田夫來回走動,他那高大魁梧的身形在她麵前不停地晃動。後來,他坐到另一張圈椅上,隔著茶幾,大半個身子傾斜到她這邊,緊緊地攥起她那隻冰涼的手。

  兩個人默默無言。

  林夕夢淚流滿麵,說:“我唯一的感受是感慨萬千。”

  樊田夫閉緊雙唇,緊緊地盯著她。許久,他說:“我是感慨千萬!”

  林夕夢已無話可說。

  樊田夫把她拉到自己懷裏。

  林夕夢淚如湧泉。

  “夕夢,告訴我,你為什麽要這樣?”他吻著她的淚水,哽咽地問。

  “為了你的生命。你說過,事業就是你的生命。”

  “回來的路上,我就是這樣想的。”

  “你能接受我用這種方式愛你嗎?”

  “我相信世界上,隻有我理解你之所以這樣做。你怎能知道,當老狐狸盯著你眉飛色舞得意忘形的時候,我幾次走神了,心中的滋味……”

  她含著熱淚去吻他的嘴,不讓他說下去。回到家,吃過晚飯,坐在椅子上給牛牛檢查作業,卓其蹲在地上專心致誌地用抹布一點一點地擦地,跟往常一樣,不時地摘下眼睛,用鏡片斜度仔細察看擦過的地方。擦到牛牛腳下時,罵起來:“日您媽你就不能把那雙驢蹄子擦幹淨再進來?日您媽我整天掐破耳朵囑咐你就不聽,活像些豬,日您媽你倒隨你娘隨得紮實……”

  林夕夢知道卓其連她也罵進去了,裝作不知,說:“下午陳暑秋到紅星去過。”

  “你沒問問陳暑秋,我的工作他給安排了沒有?”

  “沒問。”林夕夢一邊檢查牛牛的作業,一邊頭也沒抬地回答。

  “他是怎麽回事?用我的時候找我,不用我的時候打著我的名義找我老婆。”卓其繼續擦地,笑著調侃。

  林夕夢檢查完牛牛作業,讓牛牛去改正幾處錯的地方,她便把身子靠在椅背,說:“陳暑秋現在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顧不過來自身的時候,他那建築公司查封這麽長時間,到現在還沒有結果。那些人巴不得查出哪怕指頭大點事來,也就好把他順手捏死。你現在把自己靠在陳暑秋身上,這未免太可笑了。一個人快四十歲,還沒有獨立地站立起來,還要依靠在別人身上,這怎麽能行?如果這樣,一旦這個人倒了,你也就倒了。你以前這方麵的教訓還少?”

  卓其說:“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學校怎麽能跟企業比?”

  “道理還不一樣?我到現在還弄不清楚,你究竟要怎樣?做官?做學問?賺錢?似乎連你自己都不知道!一個男人到了這種年齡還這樣,真是不可思議。就連老單那樣的人,都能寫出一部美食大全,那也無非是剪集而成。而你,當年讀了那麽多書,做了幾尺高的筆記,人人都認為你知識淵博,前途無量,而你又有什麽呢?”

  卓其不服氣地回道:“你知道什麽!老單那類書有市場,我這門學科沒有市場。”

  “據說,愛因斯坦和卓別林第一次見麵時有段對話。愛因斯坦對卓別林佩服至極,說卓別林對人類貢獻太大,因為他的藝術一萬個人看就有一萬個人能看懂;而卓別林對愛因斯坦同樣崇拜至極,說他對人類的貢獻更卓越,更偉大,因為他的相對論一萬個人看,隻有一個人能看懂。”

  “唉,”卓其歎口氣,說,“唉,寫出書來需要自己去賣,真愁人。”

  “我簡直想象不出,你竟然會這樣想,書沒有寫,就開始愁賣不出去。”

  卓其不語。

  過了一會兒,林夕夢和潤地說:“我承認你知識多,但在我看來,那些知識隻是些肉,人需要鋼筋混凝土骨架,沒有這骨架,這些肉永遠也站立不起來。而你一直缺少這骨架,所以,你總是站立不起來,總是把自己寄靠在哪一個人身上。想想你這十幾年的奮鬥史吧,哪一次失敗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最初你把自己依靠在……”

  “行了!”卓其打斷了她,諷刺地反駁道,“你能獨立地站立起來?你現在不也是在紅星那裏幹嗎?你不是也依靠在樊田夫那裏嗎?你為什麽不幹自己的?你為什麽不自己成立公司?”

  “你錯了。你認為我在紅星那裏幹就意味著我沒有站立起來嗎?你認為隻有自己幹,隻有自己成立公司,才算站立嗎?”

  “我現在不也是在給共產黨幹嗎?”

  “我是說你現在必須看清周圍形勢,找到一個突破口,尋找到自己的出路,而不應該還是這樣子,東一投,西一撞,今天要從政,明天要經商,後天又要做學問,一晃幾年又就過去了。男人到了四十多歲,如果還沒有一點成績的話,那是很可怕的。一個人,別人說他很有才,可惜懷才不遇,是最可悲的;如果他才力不到,平平淡淡,倒也無所謂了……”

  “行了行了,別日您媽瞎叨叨了。”卓其惱怒起來。

  林夕夢望著那張鐵青的臉,輕歎了一口氣,說:“你認為我也是在像別的婆婆媽媽那樣嘮叨嗎?如果你真這樣認為,我這十幾年的口舌真是白費了。從今以後,我再也不嘮叨。”

  第二天早晨,卓其仍然一臉鐵青顏色,拒絕吃早飯,板著一張臉冷冷地說:“中午你回來給孩子做飯。”又說:“我要離家出走。”她知道,卓其能做的不是離家出走,而是生她幾天氣。這麽些年,她早已習慣。每一個女人都望夫成龍,然而,再也沒有一個女人像她這樣渴望丈夫事業有成的了。她一心渴望自己成為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十幾年來,她為此在卓其身上不知熬盡多少心血。他要做學問,她就承包家務一切,端湯端菜,就像侍候產婦那樣細致入微;他要從政,她就上躥下跳,東奔西走,為他托關係,找門路;他要經商,她就為他出謀劃策,尋找適合他去的地方。然而,卓其每每令她失望得一塌糊塗。自從她把他引薦給陳暑秋,他便又認定陳暑秋是靠山,反複說服她在陳暑秋麵前為他美言,要去陳暑秋那裏工作。在林夕夢看來,卓其實在已是扶不起來的阿鬥。然而,既然連她都下海了,他心裏一定不平衡,便跟陳暑秋說了這個意思。陳暑秋倒對卓其的學識頗為賞識,隻因為局勢尚未穩定,說先等等,而卓其卻沉不住氣了,隔十天半月就問陳暑秋把工作給安排了沒有。

  林夕夢並不理會卓其的話,站在穿衣鏡前開始化妝。

  令她驚喜的是,自從她剪斷長發,她竟然成為周圍最漂亮的女性。每天,她精心地化妝打扮自己,變換各種不同款式不同色彩的服飾,以樊田夫助手身份出現在各種不同場合,至於自己過去的一切,就像留在理發店的長發一樣,再也不屬於她。

  並且,她的思想也發生很大變化。譬如,以前她是那樣的看不起商人,認為商人除了一身銅臭,一無所有;而現在,當她跌進商海,自己也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商人時,再回頭看看那些學校的同事,感到他們除了一身酸氣,還有什麽呢?

  她越來越感到,一個人如果閑得無事可做,想找個地方去走走,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唯有小城鎮裏的中學教師辦公室不可去。一旦你去了,隻要你前腳邁出門檻,這裏的婆婆媽媽就在後麵念開經了。如果你健談,她們說你在聖人麵前念什麽《三字經》;如果你拙嘴笨舌,她們說就你這個熊樣兒能教育出個好種來,難怪你兒子這麽個熊樣兒;如果你有錢,她們說你隻顧眼前,有本事把孩子領家去;如果你寒酸齷齪,她們連正眼都不想多看,恨不得立即清除汙染;如果你有事相求相商,她們說你沒有事眼中哪有老師;如果你無事而來,她們說你沒事淨來瞎浪擺;如果你兒子爭氣,一貫第一,這算你老祖宗有德;如果你兒子不爭氣,那你算倒了八輩子黴,真是活該。

  也許你認為在社會上人人平等,即使不平等也會掩飾一下,而唯有在這裏沒有這項條例。她們是玉皇大帝,你是烏龜孫子。當烏龜孫子這還僥幸,更有甚者,她們把你這個烏龜孫子弄得上不去,下不來,走不好,坐更糟。哭,說你沒臉兒;笑,說你不知羞恥。並且,這些婆婆媽媽有一個最大的特長:笑話人。你醜,你矮,你胖,你瘦,你黑,你髒,這一切都可能成為她們取笑你的把柄。這種笑話人有時比村婦還要甚幾倍,有時到了令人歎為觀止的地步。那“統考標準”老太太曾在辦公室裏歎曰:“小閻太不像話,教這麽些年學,還不知道什麽是當代作家,什麽是現代作家。”另一同事反問:“那你說呢?”“統考標準”立刻露出譏笑神態:“連你竟然也不知道?按統考標準來劃分,死了的是現代作家,活著的是當代作家。”林夕夢對此類事早已見怪不怪。

  現在,她終於懂得一個道理,一個人如果不跳出自己所固有的圈子,永遠也不知道這個圈子的狹小;一個人如果不從事另外一種職業,永遠也看不清自己所從事的職業究竟是怎麽回事。這個世界太奇妙,任何一種職業都有著精彩與高深之處,人有權欣賞自己幹過的職業,卻永遠也無權去指責自己沒有從事過的職業。她現在實在是太喜歡這份工作了,每天幾乎是奔向公司的,在她眼中那裏就是光明與希望。

  剛一到公司,樊田夫就問她是否願意和他一起去巡視工地。她一口答應下來,說自從來到這裏,還從未進過工地呢,很想去。

  兩個人正要往外走,工程部人聲揚揚,倆人停下來。湯圓寶正與工人在那裏臉紅脖子粗地爭執著。

  那兩個外地工人林夕夢早就認識,其中一位是工長,姓雷,講起話來結結巴巴,越急越結,越結越急,大家開玩笑時都叫他老結,他一點兒也不生氣。這個爭執從昨天下午就開始了。老結認定工商局唐局長家的裝飾工費給一千五百塊錢太少,他們拿不下來,要求增加二百塊錢,而湯圓寶就是不給。一大清早又接上,並等著請示樊田夫。

  老結一見到樊田夫,立刻說:“樊……樊……樊經理,你……說,就……就……就唐局長家那工程量,給……給一千五百塊……塊……錢,也實在說……說……說不過去。”

  樊田夫不說話。

  老結轉向湯圓寶:“湯……湯……湯主任,哪怕再……再加二百塊,也說……說得過去,俺實……實……實在感到幹……幹……幹不著數。”

  “不行就是不行!”湯圓寶火了,咬著牙根,那架勢根本是在討論從他身上割下二斤肉。

  老結又把臉轉向樊田夫:“樊……樊……樊經理,你說……行……行不行?”

  樊田夫板著臉,口氣堅決地回答:“能幹就幹,不能幹有的是人去幹。”

  又僵持了一會兒。樊田夫緩和口氣,說:“既然你們在公司幹,就應該服從大局。每次你們來,一聽到你們沒有活兒幹,公司非常著急,千方百計搭配點活兒給你們幹,這一點你們也不是不知道。所以,你們不要隻想著自己那點利益,應該從公司大局去想想。”

  老結說不出話來。

  樊田夫說的是實情,隻是有一點他不能說白,唐局長家裝修本身就是公司出錢。在這種情況下,工人工錢不可能高。再說,大家都明白,既然這工程在眼前,無非月把天工期,他們要不幹,很快就有人來幹,而他們要另找地方幹,眼下立馬找到活幾乎不可能。

  “幹不幹?”樊田夫最後要敲定。

  林夕夢和大家一起看著老結和另外那個工人。

  “幹。”他倆幾乎同時喊出。

  林夕夢心裏很難過。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