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見風使舵終成黃粱——“六賊”之首蔡京

  蔡京北宋末年,朝政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時期。除徽宗貪圖享樂外,一群奸臣也是這黑暗的製造者。他們就是被稱為“六賊”的蔡京、朱勔、王黼及宦官李彥、童貫、梁師成等人。而蔡京則被稱為“六賊”之首。

  蔡京(1047-1126),字元長,福建仙遊人。熙寧三年(1070)進士,以書法知名。先為地方官,後任中書舍人,改龍圖閣待製、知開封府,以見風使舵的手法得到權貴的喜歡,逐漸登上相位。徽宗在位的26年間,他結交朋黨,揮霍無度,百姓怨聲載道,致使邊防不修,國庫空虛。他被罷相一年多後,北宋即為金所滅。

  @@見風使舵攀附權貴

  蔡京24歲時中進士。他先是做過錢塘尉、舒州(今安徽潛山)推官。因其弟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後被調到京城任職。元豐六年(1083)被提升為中書舍人(負責朝廷機要)。不久又改任龍圖閣待製,知開封府。

  公元1086年,哲宗趙煦即位,改元“元祐”。哲宗年幼,神宗的母親高太後聽政。高太後起用了守舊派官僚司馬光、呂公著、文彥博等重臣執政。司馬光等人執政以後,徹底廢除王安石推行的新法,全麵恢複原來的國家經濟政策,史稱“元祐更化”。蔡京當年曾隨王安石實施變法,此時看到風向已經變化,就投靠了司馬光一派。司馬光曾經下令限各地要在五天之內將免役法改為差役法,許多官員都感到時間太短,無法按期完成,隻有蔡京在開封日夜催趕,竟然如期完成。司馬光高興地說:“假使人人執行法令都像你一樣,那麽有什麽不能實行的。”便欲提升蔡京。這時言官急忙勸阻,提出此人“扶邪懷法”,不可重用。於是蔡京被派往揚州、鄆州等地為知州。

  照常理說,弟弟是改革派領袖的女婿,自己又是借了改革派的光才得以進京為官,而且,在擁立皇太子時還幫了改革派章惇一把的蔡京,是不應該這樣急迫地廢除新法的。然而,在蔡京心中,哪邊的勢力占上風,他就會“毅然決然”地支持!可是,盡管如此,在守舊派眼裏,他畢竟與改革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故此,他這次的努力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

  元祐八年(1093)九月,執政八年的太皇太後高氏死,哲宗親政。次年(1094)四月改元紹聖,以示繼承宋神宗改革事業。文彥博新黨首領章惇任左相(獨相),執政也由新黨成員擔任。蔡京在此前後由成都知府奉調回朝廷任權戶部尚書。不久,宰相章惇想改革差役法,設置機構討論如何改革。蔡京對章惇說:“取熙寧成法施行之爾,何以講為。”他又成為了最積極的恢複免役法者。紹聖二年十月,其弟蔡卞升任執政(尚書右丞)時,蔡京也升為翰林學士兼修國史。當時文及甫獄起,蔡京受命追治同文館獄。他趁機八方株連,謀殺異己。

  當初,在劉摯、呂大防任宰相時,前宰相文彥博的兒子文及甫在家守孝,擔心期滿後不能做官,就寫了一封信給禦史中丞邢恕說:“我入朝做官的事看來希望不大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加上有粉昆幫助他,並欲置我及甫至甘心快意之地,說起來真是令人寒心。”信中的“司馬昭”,本指呂大防,“粉昆”本指娶公主為妻的韓忠彥。邢恕不信,認為另有所指。他拿了這封信,叫蔡卞的兒子蔡謂上奏朝廷,控告宰相劉摯、呂大防等人誣告他的父親蔡卞圖謀危害宗社,並以這封信為證據,欲殺劉摯、梁濤和王岩叟等。

  蔡京受命核查此案,便把許多人逮捕起來,並押在同文館獄內。通過這些陰謀活動,蔡京得到了哲宗的信任。

  然而,好景不長,元符三年(1100)正月,年僅25歲的哲宗病死,趙佶繼位,即宋徽宗。韓忠彥、曾布升任左右相,蔡京被放知永興軍。沒等赴任,就又被改為江寧(今江蘇南京)知府。蔡京對朝廷的這個任命非常不滿,便拖延著不去赴任。朝廷見狀,幹脆把他降為提舉杭州洞霄宮(宋代為安置老病無能之臣及高級冗員而設,坐食俸祿而不管實事。如“提舉××宮,提舉××觀”等),於是蔡京就閑居在杭州。

  @@結交朋黨君臣揮霍

  客觀地說,蔡京的書法還是很有造詣的。當時宋朝的四大書法家“蘇、黃、米、蔡”中的蔡就是指蔡京。宋徽宗瘦金體書法隻是因為他的品行太差,於是後人才換成了蔡襄。他師法“二王”,又有些“瘦金體”的味道,自成一家。因“瘦金體”的創始人乃是徽宗趙佶,所以蔡京的書法備受徽宗的喜愛。據說,徽宗做端王時,就曾用過蔡京題字的扇子。

  在杭州閑居時,蔡京遇到了奉徽宗之命到江南搜羅古今字畫的太監童貫。蔡京看出此人就是使自己重入皇宮的階梯,於是使盡渾身解數與之交好,並通過童貫不斷進呈自己的書法作品。

  在童貫的竭力推薦下,宋徽宗遂決定重新起用蔡京。建中靖國元年(1101)末,蔡京起為定州(今屬河北)知州。崇寧元年(1102),右相曾布與左相韓忠彥爭權。為拉攏蔡京,是年二月曾布將蔡京升任北京大名(今河北大名東)知府兼北京留守。三月蔡即被召回朝任翰林學士承旨,又趕上徽宗欲修熙寧、元豐政事。蔡京手跡起居舍人鄧洵武更進《愛莫助之圖》,說雖滿朝輔相、公卿、執政,如欲紹述先帝之誌向,非蔡京無人能擔此重任。徽宗便決意起用蔡京。後韓忠彥罷相,蔡京拜為尚書左丞,繼而又代曾布為右仆射。製下之日,賜坐延和殿,徽宗對蔡京說:“神宗創法立製,先帝繼之,兩遭變更,國是未定。朕欲上述父兄之誌,卿何以教之?”蔡京連忙頓首以謝,願盡死以紹述先帝之誌。

  崇寧二年(1103)正月,蔡京“功德圓滿”,再進左仆射,為相的理想終於成為現實。為了鞏固這一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他進一步勾結內侍和宦官。他推薦童貫做監軍,不久又升其為觀察使、經略安撫製置使、節度使,進而為核檢太尉,開府儀同三司,領樞密院事,封太傅、徑國公,時稱“媼相”。他還提拔了梁師成、楊戩等皇帝的寵宦,他們各居顯位,互相勾結,進一步鞏固了蔡京的地位。

  為了把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中,蔡京在當上宰相的第七天就仿照王安石變法時的三司條例司舊例,設置了“講議司”,自任提舉。全國的大政方針都由講議司研究決定。每次商議時蔡京派自己的僚屬三人主辦。這樣,蔡京就控製了全國的權利。蔡京還根據自己官爵的變化隨時改變政府的權力結構。任左相時,他就將左右相改稱為太宰、少宰;當三公時,便宣布三公為“真相之位”。他怕諫官向皇帝上告自己,就發明了“禦避密進”的說法:讓徽宗照抄自己起草的稿子,稱為“禦筆手詔”,誰敢違詔議論,就以違旨論罪。為了鞏固相權,蔡京把長子蔡攸安插在皇帝周圍,升到三公之後,他還將次子安排作禮部尚書,又將三子招為徽宗的駙馬。蔡氏父子把持了朝政。蔡攸天天陪徽宗一起遊玩嬉戲,並隨時按照蔡京的意思用花卉怪石、籠禽檻獸來討好皇帝。

  蔡京的地位鞏固後,便開始打擊他的政敵。元祐年間他投靠過司馬光,但因沒得到重用而懷恨在心,上台後就將司馬光、文彥博等128人列為“奸黨”,並讓徽宗將“奸黨”的名字刻在端禮門示眾。同時他又把哲宗時的舊臣按“同己為正,異己為邪”的標準劃分為正上、正中、正下以及邪上、邪中、邪下六等,結果有540多人被列為邪等,元祐舊臣幾乎都被蔡京貶謫、驅逐、流放或處死。崇寧二年(1103),蔡京又自書黨籍大碑“元祐奸黨碑”,元黨籍碑命令各州縣仿刻並且放在長吏的廳堂中。為防止政敵互相之間聯係,蔡京規定不準他們在同州居住,黨人子弟與被列名的邪等人不準到京師;皇室不準與元祐黨人通婚等。蔡京還不斷尋找敵對官僚的錯誤,把他們列名黨籍,以便罷職遠貶。凡是反對自己的,蔡京都加以殘酷殺害。有個名叫方軫的士人,因上告蔡京,被削籍流放到嶺南。蔡京與官吏劉逵有怨,就派開封府尹李孝壽為鑄錢一案加害於劉逵的親戚,結果受株連者達千人以上。後禦史沈畸再次審理,他秉公昭雪,釋放了700名無辜的人,並感歎地說:“為天子耳目司,而可傅會權要,殺人以苟富貴乎?”蔡京聽到後大怒,就將沈畸貶官信州(江西上饒)。

  蔡京深知自己的升降全部取決於皇帝的好惡。為討好宋徽宗,蔡京提出“豐亨豫大”的說法。豐、亨、豫、大,取自《易經》卦名,意思是國家富裕,國運亨通,君臣可以快樂地享受。蔡京的這個提法正好迎合了縱欲無度的宋徽宗的心意。

  蔡京入相的第二年,便開始大興土木,為徽宗營造宮殿苑囿,幾年中先後造成了景靈宮、延福宮、九成宮、元符殿、保和殿、福寧殿、明堂、艮嶽山、曲江池等多項工程,其中以“艮嶽”工程最為宏大。艮嶽重巒疊嶂,千奇萬態,南鄰南山,北接景龍江。山外造芙蓉城,山北挖曲江池。在深山之中,森林密布、麋鹿成群,花竹異石、樓觀台榭不可勝數。在施工期間,童貫等五人親自分任工役,爭相以侈麗高廣互相誇耀。不久蔡京又秉承宋徽宗的意旨,在朝廷設立了造作局,在蘇州設立應奉局,征購全國的奇花異石以點綴皇室。運送花石綱的役夫數以千計,沿著淮、汴兩河北行,所經過的州縣都苦不堪言。蔡京書法運一塊石頭入京要花費30萬貫,許多民戶為此傾家蕩產。蔡京又叫苑圃仿照江南村居野店,收集各種珍禽異獸放養其內。到了夜間,獸鳴禽驚,宛如身處山林陂澤之間。

  宋徽宗多才多藝,除不懂政治外,聲色犬馬、琴棋書畫無所不好。因皇帝喜好時樂,蔡京就讓自己的門客劉昺擔任大司樂,將舊律舊樂進行改造。徽宗聽後,龍顏大悅。從此又建立音樂機構“大晟府”,派蔡攸主事。

  蔡京自己的生活也是極為奢侈。他妻妾成群,日有聲色。他家的廚師分工很細,有的隻管切蔥花,有的專報菜名。報菜名時叫到“菜羹”時,因發音與“蔡京”相近,要改叫羹菜。他喜歡吃鵪鶉羹,每吃一次要殺掉幾百隻鵪鶉。有一次蔡京請“講義司”的幾百名官吏吃飯,叫廚師做蟹黃饅頭,每個價值就達1300多貫。因其生活豪華舒適,引得徽宗七次登門做客。蔡京“侈大過製”,無君臣之分,花石綱雖然是打著皇帝的旗號進行的,但實際入帝苑的最多也就是十分之一,大部分成了蔡京、王黼等人的私產。蔡京的府第在城東,周圍幾十裏,為建“西園”又毀掉了幾百間民房。事後蔡京問西園與東園相比哪個最好?家仆焦德回說:東園樹木繁茂,望之如雲;西園拆屋民苦,淚如雨下。可以稱為東園如雲,西園如雨。蔡京作生日,天下州府都要進獻金錢方物。因其數量多,必須以每十船編為一綱,稱作“生辰綱”。生辰綱、花石綱,榨盡了百姓脂膏,使北宋的社會危機日益加深。

  北宋後期國家財政一直十分緊張。他們君臣上下大造人間樂園,那麽錢從何而來呢?這都是蔡京搜刮百姓而得。

  為滿足徽宗驕淫侈靡的需要,蔡京從民間巧取豪奪,掠取了大量的財富。當宰相以後,他一直是以變法派自居於朝廷內外,但他隻是把新法當做掠奪百姓的手段而已,王安石辛苦創建的新法已麵目全非。例如,方田法本來是增稅的措施,蔡京認為它能“步畝高下,方丈不可隱”,有利於撈財,於是便托詞是先帝“遺誌”讓民納稅。結果有勢力的人家借機瞞田,造成新稅不均,地少的人家反而要負擔起瞞田者的稅款。又如,免役法的本意是解決百姓的疾苦,蔡京卻以此大刮民財,而且將官戶所減收的錢均攤到平民百姓頭上,加重了貧窮百姓的負擔。蔡京執政時,鑄錢十分混亂,當十錢、小平錢來回改變,鐵錢、夾錫錢不斷新鑄,吃虧者自然還是貧苦百姓。食鹽自古都是由政府壟斷專營,蔡京為了搜刮民財,頻頻改動鹽鈔法。他要鹽商把錢交給中央,換取“鹽鈔”後到地方買鹽,這樣鹽的利潤就歸中央所有。但因鹽鈔經常更換,往往要多花幾倍的錢,不僅使一些巨商破產,許多貧苦百姓也深受其害。此外他還推行榷茶法、增價折納法、和糴法等,都是要把錢財集中到朝廷手中,這就進一步激化了社會矛盾。為了撈取錢財,蔡京甚至規定出官價,公開賣官鬻爵,以至時有諺語雲:“三千索直秘閣,五百貫摺通判”。

  北宋末年,國家喪亂,黎民塗炭。當時有首民謠說:“打破筒(童),潑了菜(蔡),便是人間好世界。”可見宋人對以蔡京為首的奸賊已是恨之入骨。

  @@父子爭風潦倒而亡

  蔡京在徽宗一朝,曾三次拜相,黨羽遍布朝野,是實實在在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然而他最後卻輸在了自己兒子手上。

  蔡攸聰慧過人,深得徽宗喜愛。一天,徽宗做了一副對聯的下聯:“相公公相子”,蔡攸立即答道:“人主主人翁”。宋哲宗元符年間(1098-1101),在蔡京的推薦下,蔡攸在京都裁造院任中監。宋徽宗當時是端王。那時蔡攸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就已看出趙佶將要榮登大寶。於是他算準了朝臣們退朝的時辰,他也那時出來,以便與端王相遇。

  端王每次下朝都能看見一個比自己略長幾歲的眉目清秀的少年下馬拱手立在一邊,謙恭有禮,觀之可親。端王就問左右仆隸,少年是哪家的公子,左右說:“是蔡承旨的兒子。”趙佶便在心中暗記其人。

  元符三年(1100)哲宗駕崩,徽宗登基即位。崇寧三年(1104),徽宗賜蔡攸進士出身,拜為秘書郎,以直秘閣、集賢殿修撰編修《國朝會要》,兩年內又升至樞密直學士。蔡京入相後,再加蔡攸為龍圖閣學士兼侍讀,詳定《大城圖誌》,修《大典》,提舉秘書省兩街道錄院、禮製局。當時定書修典的官僚百餘人,多為史館、服文館、集賢院的俊才博學之人,而隻有蔡攸胸無點墨,春遊晚歸圖以大臣之子的身份領袖其間。政和五年(1115),徽宗初置宣和殿,又任其為宣和殿大學士,改為淮康軍節度使。

  蔡攸精通音律。他常和“六賊”之一的王黼一起在宮中服侍徽宗開曲宴。兩人換上短衫窄袴的戲服,臉上塗五彩之色,雜在倡優侏儒中間講一些市井上的野話,給徽宗取樂。他也善於迎合徽宗的癖好,挑選美女,訓練歌妓,盛筵連日,歌舞達旦,曲意迎歡,蠱惑徽宗。他還常常帶徽宗微服出宮,逛秦樓楚館,眠花宿柳,一時寵信百倍,勝過其父。

  童貫討伐燕山時,蔡攸為副宣撫使,蔡攸認為討燕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入朝奏帝時,他見二美嬪伺侍徽宗兩側。他指而請徽宗說:“微臣討燕成功,請賜給美嬪”。徽宗笑之不責。後涿州(今湖北涿州市)郭藥師率部八千投降宋軍,蔡攸一舉收複涿、易(今河北淶源、淶水兩縣)二州,因他降服有功,進為少傅,又擢升為少師,封英國公,還領樞密院,又進太保,遷封燕。

  蔡攸最初與父親蔡京的關係十分融洽。他知道蔡京好比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樹,蔭庇蔡家幾百口人。徽宗一度欲罷蔡京相位,先除去蔡京的黨羽劉昺、劉煥等人,又指令禦史中丞王安中彈劾蔡京。蔡攸聽說此事,立刻跑到徽宗那裏百般懇求,徽宗終於改變初衷。但後來二人為爭奪權勢而互相傾軋,加之一些人從中挑撥,於是父子失和,反目為仇。

  因為父子反目,而徽宗又時刻離不開這父子倆,便另賜宅第給蔡攸。有一次蔡攸到蔡京那裏去,正好有客人在座。蔡攸進屋後突然握住父親的手作出診脈狀,說脈勢舒緩,可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蔡京回答沒有。蔡攸走後,客人感到很蹊蹺。蔡京說:這小子想說我有病,好罷我的官。果然不久以後,宋徽宗在朝野的控告和蔡攸的不斷奏請下,解除了蔡京的相印。

  1125年,宋欽宗繼位,金兵不斷襲擊邊境,北宋亡國在即。軍民要求嚴懲利己誤國的蔡京等六賊。京師太學生陳東等聯名上書要求“請誅六賊,以謝天下”。諫官又極力揭發蔡京的罪惡。因念及蔡京是朝廷舊臣,自己也剛剛繼位,欽宗隻是下令將他流放到儋州(今海南省)。蔡京在赴海南途中,所到之處,人們聽說是蔡京來了,商人都不肯將食物賣給他,官吏也不準他走大路,老百姓則跟在後麵一路痛罵。行至潭州,蔡京感歎說:“京失人心,何至於此。”在城南的東明寺內,蔡京反思自己一生的功過事非,也感到有些懊悔,於是在牆上寫下一首絕命詞。這首詞寫道:

  八十一年往世,四千裏外無家。如今流落向天涯,夢到瑤池闕下。

  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幾度宣麻。隻因貪戀此榮華,便有如今事也。

  幾天後,蔡京便一命歸西。

  蔡京死後沒有棺木,隻好以當時人常用的“太師青”布裹屍,埋進專門收葬貧病、無家可歸者的漏澤園中,千萬錢財喪失殆盡,給自己留下的是千古罵名。

  蔡攸的結局還不如父親蔡京。當金兵逼近都城時,徽宗急忙把帝位傳給兒子欽宗,然後帶著蔡攸一起逃到南方,還都後,蔡攸被貶永州。這時蔡京道死潭州,論者說其罪不減乃父,燕山之役禍及宗社,驕奢淫逸載籍所無,應當流放到海島。欽宗將他貶置萬安軍,不久又派人把他殺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