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節

  在辦公室裏,最近經常有個男人打電話找韋曉晴,當然,時間大都在中午。韋曉晴就笑逐顏開,桃紅李白地和那男人聊天,此時,辦公室裏隻有文君和韋曉晴。韋曉晴衝電話聊天的時候,連眼皮都不抬一下,文君在一旁聽著,心裏很不是個滋味,他焦灼不安地,一趟趟出出進進,他在外轉了一圈,走回來時,本以為韋曉晴已放下了電話,不料韋曉晴仍在聊著,文君的不滿就掛在了臉上,關門、走路的動作就大一些。

  韋曉晴終於放下電話,衝他不鹹不淡地問:怎麽了你?文君就說:沒怎麽。

  韋曉晴笑了笑,哼著歌,心情很愉快的樣子。

  文君終於忍不住,抬起頭問:你是誰呀,說得那麽熱乎。韋曉晴就含混地答:一個朋友。

  文君就酸溜溜地道:不是一般的朋友吧?韋曉晴就說:就那麽回事吧。

  文君就有些悲哀,他知道遲早有一天會失去她的,沒想到這日子來得這麽快。他再望韋曉晴時,眼神裏充滿了絕望和痛楚。韋曉晴卻不和他對視,該幹什麽就幹什麽。

  剛到下班時間,韋曉晴就離開了辦公室,急慌慌的,仿佛有什麽緊要的大事,連頭都沒回一下。

  文君的情緒很不好,他準時回到家裏,馬萍已經下班了。文君吃過飯,衝馬萍說:我出去散散步。

  馬萍欲言又止的樣子,望著文君走了出去。文君一離開家門,便打開了手機,他給韋曉晴打了個電話,電話是韋曉晴母親接的,告訴他韋曉晴還沒回來。

  文君的心裏就慌亂了起來,他就想,韋曉晴一定是和那個男人約會去了。以前韋曉晴也有這樣那樣的活動,什麽同學聚會,朋友過生日等等。事前,她總是和他打過招呼,並告訴他大約幾點回來等等,大約那個時間,他把電話打過去,果然,她已經在電話那端等著了。那樣的日子,文君的心裏是踏實的、愉快的。

  此時:史君的心境就亂了,他盲目地走著,腦子裏滿是韋曉晴和男人約會的情景,這種情形在他的想象中,生動而又具體,他越這麽想,心裏越不是個滋味,他和韋曉晴在一起的一幕又一幕,此時已經又換成了另外一個男人。

  文君心情敗壞地走了一會,又走了一會兒,他不敢保證,韋曉晴是否回來,但他還是忍不住給他家打了個電話。果然,她仍然沒有回來,文君無可選擇地回到家裏。馬萍正半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他也坐下來看了一會兒電視,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麽名堂,他腦子裏都是韋曉晴和別的男人約會的畫麵。他心緒煩亂地這屋走走,那屋看看,想找點事幹,可又什麽也幹不下去。馬萍的目光一直跟著他遊移著,想說點什麽,又下不了決心的樣子。

  快到晚上十點了,馬萍躺在了床上,借著台燈在翻一本書。文君衝馬萍說:這天熱得難受,我下樓走一走啊。

  馬萍說:也不是那麽熱呀。

  文君已經下樓了,然後迫不及待地給韋曉晴打電話,這次是韋曉晴接的。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愉悅的樣子。沒事人似的和他說東道西,他忍不住還是問:你今天下班去哪了?她說:和一個朋友聊天去了。

  他又問:和一個男朋友吧?她停了停又說:這和你沒關係,你是我什麽人?他就無話可說了,他清楚,自己沒有權利責備她什麽,說白了,現在他隻是她的情人,世上最不可靠的關係,大約就是情人。今天可以和你好,明天也許就吹了。沒有任何一條法律可以保護這種關係。於是,他就換了一種口氣說:咱們周末出去玩兩天吧。

  在這之前,她曾主動提出過,到郊區去玩兩天,他答應了。但他一直沒下定決心,這次他主動提出來了。

  她聽了他的話,似乎熱情不怎麽高,猶豫著說:如果周末我沒安排,那咱們就去吧。

  雖然她的態度不像以前那麽明朗,但畢竟還留有餘地,在他聽來,覺得他和她的關係還沒有結束,她還沒有完全拒絕他的邀請。接下來,文君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周末的時間,他還是和她去了郊區。

  文君這之前對馬萍說周末單位有活動,就不能在家陪她和孩子了。馬萍似乎也很爽快,說道:你去吧,周末我帶孩子回姥姥家。

  文君聽了馬萍的話,心裏就踏實了一半,他覺得馬萍是個好人。

  文君和韋曉晴在一個度假村裏住了下來,文君在韋曉晴麵前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轉變。隻要韋曉晴高興,他什麽都願意去做,韋曉晴心血來潮地去騎馬,又射箭,最後又提議去吃燒烤。那天玩得很盡興。文君望著快樂的韋曉晴心裏就想:說不定哪一天,眼前這個漂亮女人就會在他眼前消失了。

  晚上,他們躺在床上,文君前所未有地瘋狂,韋曉晴在他喘息的當口就說:文君你要幹什麽呀,這又不是最後一次。

  文君聽了最後一次這個字眼,心裏就疼了一下,在他的心裏真的把現在的每一次,都當成了最後一次。精疲力竭之後,他摟著她說:你想什麽時候結婚呀?她笑著說:跟誰呀?他說:跟你男朋友哇。她似乎有些不高興了,從他懷裏掙脫出來,平躺在那裏說:你希望我和別人結婚。

  他說:這不是我希望不希望的事。

  她不說什麽了,他也不好問了。雖然韋曉晴就在他的身邊,此時,他卻覺得她離他很遠。

  從郊區回來之後,倆人的關係似乎一下子疏遠了。韋曉晴似乎是在有意回避著他,中午的時候,她總是借機走出去,直到上班才回來,上班的時候,還有別的同事在場,倆人肯定說不了什麽。下班之後,他給她打電話,有時她在,有時不在。就是她接電話,也總是三言兩語,,態度也不怎麽友好,冷冰冰的。她衝他說:沒事我就放電話了,我頭疼,想早點休息了。她用種種借口和他疏遠著。

  每到這時,他的心裏就很鬱悶。他明白她為什麽這樣,雖然她沒有說出自己要求什麽,但他知道她想得到他的承諾,然而這種承諾恰恰是他不能給予的。

  於是,一個冷淡,一個鬱悶。倆人的關係便若即若離。就是倆人偶爾約會時,也時常地發生爭吵,說不清為了什麽事。有時倆人都說好j,在外麵過夜,因為爭吵,她又任性地走了,賓館裏扔下他一個人在那愁眉苦臉,自己一個人的確沒什麽意思,於是也離開了賓館。

  有時他也想:自己要是和韋曉晴結婚了,會怎麽樣呢?這麽想過了,他自己有時被嚇出一身冷汗來。

  文君預感到和韋曉晴的關係不會長久了,韋曉晴現在的行動很神秘,經常有男人打電話過來,她也經常把電話打出去,一聊就是半天。

  晚上的時候,他經常往她家裏打電話,大部分她都不在,他的心境又惡劣了起來。白天的時候,她一句話也不跟他說,埋下頭幹自己的事,雖然倆人麵對麵坐著,卻形同陌路。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