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節

  文君終於又和韋曉晴約會了一次。他在賓館裏開好了房間,等了半晌,韋曉晴才來。他在等她的過程中,心裏充滿了絕望。他知道,也許這真是最後一次和她幽會了,所以,她一進門,他便粗暴地把她按在床上,不管不顧地去脫她的衣服,她扭著身子說:你瘋了。

  他心裏真的要瘋了,悶著頭不管不顧地和她做愛,他很瘋狂,她卻很冷靜,不時地睜開眼睛望著他,他自然也看見了她的眼神,他們最熱烈的時候,那時的韋曉晴是疼愛他的,雙手會死死地把他抱住,有時還會抓起一條枕巾什麽的去為他擦汗,可現在她卻沒什麽強烈的反應,任由他的汗流著。

  文君不能不感到悲哀,一味地閉著眼睛瘋狂著。後來他就躺在了她的身旁,不一會兒,她起身去衛生間裏衝澡,她出來的時候,他以為她還會躺在他的身旁。不料,她穿上了衣服。

  他坐起來問:你要幹什麽?她說:回家呀。

  他有些生硬地說:我讓你住下來。她說:別忘了我還是個姑娘,總不回家算什麽事。

  以前她和他在外麵住過無數次,那時,每次差不多都是她纏著他,怕他走掉,把她一個人扔下,現在她卻把他一個人扔在這裏了。

  他跳下床,想把她推回到床上來。

  她有些憤怒地說:夠了,我都跟你這樣了,還想讓我怎麽樣,我還要談戀愛、結婚。你有家庭,就不許我有家庭了。

  他無力地站在那,她說到了他的疼處。他隻能張口結舌地站在那裏。

  她拿起包要走了。他無力地說:你真的要走?她說:不走怎麽辦,你又沒說娶我,你要娶我,我立馬就脫衣服上床。

  她說完就走了。

  他躺在床上,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奈,他終於明白,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他終於失去了韋曉晴。是的,他不能沒有家庭,為了這個家庭,他不能娶韋曉晴,她對他來說,隻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

  從那以後,他的生活又恢複到了常態,下班後準點回家,那部手機一直在抽屜裏放著,他已經用不著它了。他下定決心,要一心一意地過日子。

  就在文君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之後,馬萍突然在一個晚上開口了,她先拿出了一份離婚協議書,然後才說:文君,我想了好久了,咱們離婚吧。待他明白過來之後,頭一下子就大了,昏頭昏腦的,一時不知自己在哪。

  馬萍這一陣子思前想後,終於下定了離婚的決心。她仍和常冶來往著,常冶說過,等他夫人畢靜從美國回來後就離婚。她愛常冶,離不開他,她要讓自己的決定去打動他,她知道常冶在猶豫,為了不讓他猶豫下去,她要當機立斷,徹底變成一個自由人,給常冶一個驚喜。

  文君聽了馬萍的話,他首先想到的是他和韋曉晴的關係被馬萍發現了。他現在真後悔自己一時昏了頭,做出這樣的事情,心一熱,腿一軟,他跪在了馬萍麵前,哭泣自己種種不是,並抽自己的耳光,發誓說自己和韋曉晴斷絕關係了。

  文君說這些的時候馬萍像不認識似的望著他,等他說完了,她才說:既然都這樣了,也不能說是我對不起你了,那咱們更應該離了。於是馬萍也把自己和常冶的關係說了,如果文君不說出自己和韋曉晴的關係,她也不打算說的。既然他說了,她也就說了。

  馬萍說自己的事時,這回輪到文君吃驚了,他做夢也沒想到,馬萍早已經愛上別的男人了。這婚就沒法不離了。

  他們很快就辦理了離婚手續,女兒歸馬萍照管。馬萍搬到文聯去住了,在機關她找了一間宿舍,她相信這一切都是暫時的,她遲早會和常冶結婚,然後搬到常冶的房子裏去。

  文君離婚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機關,韋曉晴自然也得到了這一消息。那一天,韋曉晴對文君投來了一次又一次關注的目光。文君沒有察覺到,他現在已不關心任何人的目光了,終於辦公室剩下兩個人時,韋曉晴對他說:晚上我等你,我有話對你說。

  文君聽到了,他不知道她要對他說什麽,下班的時候,他早把這件事忘了。他回到家裏便一頭昏昏沉沉地躺在了床上,這些天,他一直這樣,什麽時候餓了就吃一口,不餓就這麽無力地躺著。這時,電話響了,電話是韋曉晴打來的,她說自己就在樓下,一會兒就上來,他什麽也沒說,放下電話仍躺在那裏。

  不一會兒就響起了敲門聲,他說:門沒關。韋曉晴進來了,她一進門,便撲在他的懷裏,瘋狂地吻他。他閉著眼睛,無動於衷。她說:文君,我愛你,你為了我都離婚了,我一定和你好一輩子。文君說:這事和你沒關係,是馬萍要離的,她有別的男人了。

  韋曉晴的樣子有些失望,但她還是說:現在大家都是自由人了,我們又相愛過,讓我們從頭再來。文君說: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韋曉晴說:哪怕什麽,可以吹呀,我和他也沒好到咱們相好的份上。

  文君就定定地望著韋曉晴,她依舊那麽唇紅齒白,但他現在對她一點衝動也沒有。甚至有些討厭她。他說:你回去吧。

  韋曉晴就說:我知道你情緒不好,過幾天就沒事了,男人嘛,我等你電話,隻要你需要,我馬上就來看你。

  說完韋曉晴就走了。她走之後,文君的腦子就清醒了過來,他開始認真地想自己和韋曉晴的關係,想和馬萍的婚姻。他沒想透馬萍,卻把韋曉晴看透了,他直到這時才發現,韋曉晴這樣的女人並不適合自己。韋曉晴和自己相好之前,是有過男人的,按理說他是不好接受的,之所以他以前接受了,是因為他隻把她當成情人,甚至一想起和韋曉晴曾經有過關係的那些男人、他還多了些衝動。現在他一個人了,再和韋曉晴來往下去,他知道那意味著什麽。這樣的人做老婆肯定是不合適的。這麽想過之後,他下定了和韋曉晴結束所有關係的決心。

  夜半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他知道一定是韋曉晴打來的,他沒有去接。

  他一直想不透馬萍,他和馬萍戀愛時,馬萍是很純潔的。這麽多年他沒有懷疑過馬萍什麽,突然間,馬萍卻提出了離婚,理由是自己又愛上了別的男人。這讓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越是想不明白,文君越是要挖空心思想下去。

  過了半年,又過了半年。韋曉晴結婚了,辦公室的人都去參加韋曉晴的婚禮了,唯有文君沒去,韋曉晴也沒通知他。

  後來,文君聽說那個叫常冶的作家的夫人從國外回來了,常冶沒有提出離婚。

  不久,他聽說馬萍大病了一場,他得到這個消息時,馬萍已經又好了。他決定,抽時間去看一看馬萍,還有自己那個已經五歲的女兒。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