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節

  馬萍和常冶的關係也微妙地發生了變化,她現在不是每天都往常冶那裏跑了,而是隔三差五地去。她每次趕到常冶那裏,並不是急三火四地和他上床,而是帶著怨氣和常冶討論常冶的夫人,那位正在美國讀博士的女人畢靜。剛開始常冶在有意回避著這一話題,他甚至把關於畢靜所有的東西都藏了起來。但馬萍畢竟是女人,她一走進常冶的家,就感受到了常冶夫人埋伏在周圍,那種無處不在的感覺。剛開始,她並沒有點破,自欺欺人地想把那個女人忘在腦後,她越是有這種想法,越覺得那個叫畢靜的女人無時無刻地存在著,讓她壓抑,難受。

  有一次,也許是常冶大意了,說漏了嘴,他用她去和畢靜比較,他剛一出口,發現她的眼神不對,忙住了口。但她卻不依不饒,一定讓他說出自己哪點不如那個女人,哪些地方又比那個女人好。常冶沒有辦法,不知是違心的還是真心的,列舉了種種她長於另外那個女人的好處。雖說她半信半疑,但還是很高興。用拳頭敲打著常冶的肩膀,撒嬌道:那她比我強的地方呢?常冶自然不會說畢靜的長處,隻是用臂膀緊緊地把她擁住,說道:你什麽地方都比她強。顯然,這是一句違心的話。她也不會相信,在這種狀態下的男女,很難說出真情。

  冷靜下來的馬萍,就莫名地生出許多怨恨,她恨常冶,也恨那個遠:在美國叫畢靜的女人。這種恨體現在她對常冶的態度上,每次和常冶見麵,常冶自然迫切地要和她上床,她卻不從,掙紮著從常冶的擁抱中走出來,常冶就問:怎麽了?她不說話,又愛又恨地望著常冶。於是常冶就甜言蜜語地向她說好話。她看過常冶一篇小說,其中一句話她記憶深刻:男人的甜言蜜語是女人最好的良藥。因為她記住了這句話,所以就恨常冶在她麵前的甜言蜜語,但她又終究逃不脫常冶的甜言蜜語,被他說著說著,就沒有了反抗的能力,最後還是順從地讓他抱到了床上。在巨大的快樂麵前,她抵擋不住這樣的誘惑。

  平靜之後,她的怨氣依舊。有時她離開常冶時就想,自己這是怎麽了,當初常冶並沒有勾引自己,應該說是她自己投懷送抱的。當初,她並沒有對常冶有更多的奢望和企求,隨著感情的發展,她才漸漸感受到,雖然那個叫畢靜的女人遠在天邊,但那個女人畢竟是常冶的合法妻子,一想到這,她就無法忍受。

  有一次,她在床上衝他說:她出去幾年了?他說:五年多了。

  她又問:中間沒回來過?他答:回來過一次,把兒子接走了。

  然後是沉默,她望著他做愛後汗浸的額頭,他半閉著眼睛在養神。

  她又問:你愛她嗎?他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想避重就輕:你問這幹嗎?她固執地:我就問,你愛不愛她?他猶豫了一下:夫妻都十幾年了,就那麽回事吧。

  她從他的回答裏,感覺到常冶對那個女人是有感情的。她的心疼了一下,沉默了一會兒。

  她又問:你愛我嗎?這回他沒有猶豫,一邊吻她一邊說:愛,當然愛。

  她的心裏打一個閃,她知道他會這麽回答。但她還是感到很高興,她也很快就明白了男人,對老婆也愛,對情人也愛,哪方麵又都不肯舍棄。她恨這樣的男人,包括身旁的常冶,雖然他是那麽的吸引她。

  有一次,她又問他:你會不會離婚?顯然他沒有準備,有些驚訝地望著她。

  她又問了一句:為了我,你會不會離婚?他躲閃著她的目光說:現在不是挺好的麽,她一時半會又回不來。

  這就是他回答的現實,他們的現實。她對這種現實不滿意,否則,她也不會這麽刨根問底了。

  有一次他對她說:情人的愛情關係是最穩固的,夫妻是什麽,就是過日子,若說有感情,那隻是兄妹的感情。

  她信他的話,但隻相信一半。她剛開始和文君談戀愛時,她相信她是愛文君的,包括他們結婚,最後又生孩子。直到她認識常冶前,她仍相信,自己對文君的感情就是愛情。但是遇見常冶後,她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她隻相信,她現在和常冶的感情才是:愛情。

  這一陣子,她的腦子裏有一個聲音在響:我要為愛情瘋一次.她知道自己不是小女孩了,畢竟也是三十出頭的女人了,還有一個四歲的女兒。但她仍要瘋一次,是愛情的力量讓她瘋狂,她也想為愛情瘋狂。

  因為自己有了愛情,她覺得眼下和文君的日子過得一點意思也沒有。文君這一陣有些神出鬼沒,她懶得去琢磨.就是文君真的在外麵有什麽,她也不嫉妒。她和文君的感情在和常冶感情的對比下,已顯得麻木了。她為這種麻木感到可怕。

  有了這種念頭之後,她見到常冶說:我要離婚。

  常冶聽完這句話,驚怔得注視了她許久。

  她以為他沒聽清,又說了句:我要離婚。

  常冶沒有說話,他吸了支煙,又吸了支煙。以前常冶不在她麵前吸煙。他隻在寫作時才吸。吸完兩支煙的常冶才問:為什麽?她對常冶的問話,感到有些失望,但還是說:不為什麽。

  常冶是作家,又善於發現人的心理,他自然明白她為什麽要這樣。在她的麵前,他第一次顯得鄭重起來。

  他就鄭重地說:我愛你,你也能感覺到,可我現在沒法離婚,她在美國。

  她覺得他的措辭一點也不高明,他夫人在美國,並不影響他們之間的離婚。隻要他夫人在美國簽個字,辦起離婚手續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她不想把這句話說破,她想,也許他對自己的愛不是全部,是有保留的。但自己對常冶的愛卻是全部的。

  令她感到驚奇的是,常冶很少問文君的事,他了解的那些,隻是局限於她說的那點表麵情況。也許這就是這個男人的聰明之處。

  有一次,馬萍和常冶正在熱烈的時候,他附在她的耳邊問了一句:是他厲害,還是我厲害。

  她當時正雲裏霧裏著,她似呻似吟地說:世上的男人你最厲害。

  他得到了她的首肯,信心頓時大增,把愛做得越發的有聲有色。

  馬萍是學醫的,對男女的認識比一般人自然要深刻一些,自從和常冶好上後,她才明白,性在男女之間的分量其實是很重的,她想象不出,如果常冶也像文君似的,激發不出她的情緒,她不可能像現在這麽愛他。她當初走近常冶,一是出於好奇,還有些崇拜,同時常冶身上那種氣質吸引了她。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熟悉起來,好奇和崇拜都會隨之消解,任何好奇和崇拜都是建立在陌生上的。沒有了陌生,自然沒有了上述那諸條理由。

  隨著他們接觸的深入,果然,常冶吸引她的不是那些東西了,她又發現了許多新奇的東西。在她眼裏,常冶和文君相比,常冶更像個男人。

  她為了表示對常冶的愛,給他買下了不少男人的專用營養藥,這些藥都是和男人的腦和腎有關係。一個男人之所以成為男人,一個是大腦,一個是腎,這是一條廣告中說的,馬萍覺得這句廣告詞很精辟。

  馬萍下定決心,要用自己的行動和所有的愛,喚醒常冶的全部。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