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9章 人參小人

  老樹精這時候正站在媚寂和星送不遠的地方,看著他們兩個在自己用法力織出的幻象中掙紮,心底冷笑一聲。心想,再過不久,等到你們精力耗盡,我就來取你們的性命,收你們元氣。

  正在它這樣想的時候,突然發現媚寂和星送盤腿坐了下來,似乎是在調動內息。它叫聲不好,法力催動,整個森林瞬間便像被套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外套。

  星送和媚寂正運功到緊要關頭,突然覺得天一下子黑了下來,整個森林的樹木都在旋轉移動。這些都還無所謂,兩人各自鎮住心神,按捺住上湧的真氣,使得內息依然在體內流轉不息。過了有盞茶工夫,體內的腐臭之氣竟然已去了十之八九。

  老樹精從外麵往幻象中看去,見到星送和媚寂隻是皺了皺眉,心底暗暗叫聲:“撲魯耶那,古名那加,辛辛可呼魯!”

  木能生火,這老樹精控火的法力極為驚人。這個咒語念出,那幻象之內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星送正運功在緊要關頭,本來因為體外罩了一層封鎖咒,是無所畏懼的,但是也不知道這老樹精從那裏得來的這先天真火,外麵的封鎖咒頓時被破了。星送隻感到一陣陣的先天真火直向身上撲了過來!燒得他渾身發抖,甚至感到肌膚被灼燒得疼痛收縮。

  心裏氣惱,突然舌尖一伸,發出驚雷似的一聲喊,他感覺到正在行走的內息,突然之間全部像是失去了河床的大水奔流起來。隨著這聲大喊,他站起了身來,青冥劍過處,枝葉橫飛,萬物辟易。

  其實他還是正盤腿坐在原地,這一切隻不過是他的元魂在起作用。上次在無望溪得到的那卷《刻骨銘心經》,在他看過後,無意中已有所感應。這時被幻象一激,剛好把他的元魂激活了。元魂,也就是元神,有的修道者也稱為元嬰。當修道者的本身具有慧根仙緣,法力又達到極高的境界之後才有可能靈魂脫竅,掙開肉身,自由飛翔。

  這時,他看到媚寂也忽然站了起來,好像是被他叫醒了。對著他笑了笑,他一時興起,身影在半空中翻飛,劍光繼續揮舞。那邊媚寂的三道紅線也放了出來,口中一聲嬌喝,身影已經與星送交合在了一起。

  一旦他們兩個的身影重合,就感覺那劍氣無所顧忌,一路“嘩嘩嘩”地斬殺了過去!

  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周圍的幻象盡失,地上落下了一根粗大的樹枝。一切重又回歸於平靜。兩人身影分開,媚寂對著星送嫣然一笑,星送心裏一暖。同時也覺得萬分驚奇,剛才自己不知道怎麽就同媚寂兩人合二為一了,真是一件想不通的事。

  媚寂好像明白他心中想的是什麽,隻是對他微笑。

  那微笑從他心頭閃過,他突然覺得靈犀大開,好像一切沉重、鬱悶、憂傷、煩惱全都丟掉了,隻有一縷微風從心的湖麵上拂過,萬分的受用。更好像一切都再明白不過了,什麽都不用解釋,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迎刃而解。天地之間惟有一片祥和。

  正在他們兩個人沉醉在靈魂交接的幸福中時,突然有一種輕輕的聲響在星送耳邊響起。那聲音無疑是非常小的,但是此刻在他寂靜的心裏竟然像是一聲驚雷,使他馬上驚覺。

  他迅速地扭過頭去,看向發聲處。

  發出聲響的地方正是一開始他們看到的那個洞口,那洞口本來是被荒草掩蓋住的,這時候,一個小人兒從那荒草裏露出了半截身子來。那小人有半尺高,赤裸著小小白白的身子,頭上幾根稀疏的綠色頭發。此時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星送和媚寂兩人,一見星送向它看過來,它臉上帶著害怕的神氣,身子往後退了退,把幾根茅草撥到身子前麵,自己藏在茅草後麵繼續盯著星送和媚寂看。

  “咦!”星送一眼看到這個小人,驚異地叫了出來。顯然媚寂也看到了,媚寂說了聲:“小人參!”

  星送沒有聽清,目光轉向她,她對星送說:“是小人參精,這裏肯定就是它的家了,這個小人參已能化為人形,但還是個小孩子,附近應該還有幾支人參,是它的家人。”

  “人參?已經能化為人形的人參?你怎麽知道的?”

  “傻瓜,我當然知道了,你以為我也像你這麽笨啊!”媚寂說完“咯咯”地笑了起來。

  “咱們過去看看吧!”星送說。

  那小人參幻化的小人兒突然之間又沒有影子了。

  “咦,沒了。”

  “當然沒有了,它怕你找到它的家,然後把它連根拔走,這小東西聰明得很!”媚寂說,“但是想來它的家離這裏不會太遠的。”

  說完,她的目光往那個洞口看過去。

  “或許在那個洞裏,對,很有可能在那個洞裏。”星送說,“但是那個洞口那麽小,就算它在那個洞裏咱們也進不去,更找不到啊。”

  “傻瓜,說你傻你都不信,你往地下看,那是什麽……”媚寂話還沒說完,星送已經驚叫了出來。太不可思議了,他有點慌張地往下看去,才發現自己竟然定身在空中,剛才還沒注意到,這會兒才發現,地上自己和媚寂的肉身正盤腿坐在那裏好像是在調節內息。

  “明白了吧傻瓜,”媚寂說,“咱們現在可是元神出竅了。”

  星送還有點不敢相信,因為元神出竅需要修煉多年,並且還要借助一些奇緣和自身的資質才有可能達到的。沒想到他和媚寂兩人經過各種因緣際會,無意中竟然到了這種境界。

  “傻瓜,可能是上次咱們無意中得到的那卷《刻骨銘心經》起了作用,那個前輩似乎受過什麽刺激,所寫的這卷經書隻有兩人心有靈犀,才會發生百倍的效力……”媚寂到底比星送聰明,一想就想通了。

  “原來是這樣啊……”

  “別發愣了傻瓜,咱們才剛剛能夠元神出竅,經不起風吹,趕快回到肉身中去吧。”

  星送這才回過神來,他當然也明白,如果能夠元神出竅的話,進到那小人參的洞裏自然是小事一樁。

  兩個人到那洞口往裏看,隻見裏麵黑洞洞的,什麽也看不見。

  “嗯,我進去看看,”星送說,“你在這裏等著!”

  “好的,你要快點出來啊!”媚寂當然知道,如果是元魂出竅之時,肉身看不好,被野獸吃掉,或者被別人強占去的話,後果是很悲慘的。

  當下星送的元魂縮到一尺高下,往那個小人兒躲避的洞裏飛了進去。

  往前沒有走幾步路,就見到一個小石門,那小石門頗為精致,上麵還雕縷著花紋,古色古香的。隻是此刻重門深鎖,星送在那門外就被阻擋住了。他想了一下,輕輕地把手指在那門上敲了一下,想要發現那門是怎麽打開的。正在他敲到第三下的時候,門“吱”的一聲開了一道縫,一個小人兒的頭露了出來,似乎想看看是誰來了。一看到是星送,那小人兒一愣,迅速地關上了門,星送心下還沒來得及高興,門便又一次關上了。

  他心裏懊悔不已,心想這小東西也真夠機靈的。又在門外徘徊了半天,終究是沒有辦法可想。正在躊躇著,突然想到,這小東西剛才既然聽到響聲來開門,可能它還有同類在外麵還沒有回來。又想一想剛才那小東西在門外偷窺自己和媚寂的樣子,越發覺得這個想法是正確的。

  媚寂見他去了不久便回來了,問他事情到底怎麽樣。星送把事情給她一說,並且說了自己的猜想。媚寂也覺得很有道理。

  兩個人於是在那洞外等了半天,天都黑了,也沒見到有其他人參小人兒出現。倒是行雲獸,在一旁等待消息,等了半天沒見星送和媚寂回去,便小心翼翼地過來偷看情況。見到星送和媚寂都在那裏,知道他們兩個肯定是打敗了老樹精,心裏非常高興。

  喉嚨裏就發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媚寂好像知道它說的是什麽意思,先是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

  那大獸像是非常高興,很快跑遠了。

  星送心裏好奇,先前就很奇怪媚寂怎麽能聽懂行雲獸的語言,見媚寂不說,也便一直壓著沒問。這時一見,好奇心不由得又被勾了起來,於是便問媚寂:“你是怎麽能聽懂行雲獸在說什麽的?”

  媚寂看他半天,突然像是有點難過的神氣,強笑說:“你不知道我母親是絕世蘭姬嗎?當然能聽懂了……”說到這裏突然沉默了。

  星送更加不明白了,這跟絕世蘭姬有什麽關係呢。隻是他見媚寂好像說起這事來不高興,也就不敢再問了。

  輕輕握住了媚寂的手,他能夠感覺到那滑膩的小手有點發抖,像是恐懼一般。

  正要說幾句安慰的話,卻聽見媚寂說:“我跟你是不一樣的,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星送不等她說完,輕輕地安慰道:“你放心吧,不管你怎麽樣,我總是會像現在一樣對你。”

  媚寂輕輕地偎在他的懷裏,突然緊緊地抱住了他:“我相信你,但是就算有一天你對我不好了,我也不會怪你。”她說罷,把頭抵在星送的下巴上。星送一時覺得無比的溫暖,同時心裏也有點小小的不安,他不知道媚寂為什麽會突然這麽難過。難道還有什麽東西他竟然不知道嗎?

  行雲獸突然跑去,沒多大會兒又回來了,像是討好一般,嘴裏叼著幾枝首烏、茯苓之類的東西,把東西丟在他們麵前的地上,“嗚嗚”地低叫著,媚寂對它說:“呸!你嘴裏咬過的東西,又拿過來讓我們吃!”她和星送此時完全已經可以辟穀,隻是習慣了吃東西,倒是一時沒有改過這習慣。頓了一頓,接著對行雲獸道:“你這些東西是從那裏找到的?帶我們去看看吧。”

  行雲獸好像很聽她的話。

  星送和媚寂站起身來,跟在行雲獸後麵往前走了過去。天黑了,星星一閃一閃的,像是有什麽話要說的樣子。莽莽蒼蒼的大地上是一對情侶的身影,在他們前麵,走著一頭溫順的大獸。媚寂靠在星送身旁,緊緊地握著星送的手,生怕一不小心星送就會飛了似的。

  就這樣走了不遠,麵前突然有一些東西在閃閃發光。

  “空情花!”媚寂說道,她伏下身來,看著遍野開著的亮晶晶的小花。那小花並不起眼,卻開得燦爛,開得驕傲。

  星送見她喜歡,伸手要去摘那花朵,準備給她戴在鬢邊。

  “不要摘!”媚寂猛地拉住他,“不要摘,”她看著他的眼睛,那眼睛裏霧蒙蒙的,藏著許多不知道被稱為什麽的東西,“不要碰空情花!”

  “你知道空情花代表什麽意思嗎?”媚寂輕輕地握著星送的手問。

  “不知道,那是什麽意思?”星送疑惑地看著媚寂。

  “這種空情花呢,一年四季都會開放,隻有在這北溟海環繞的大荒原和北溟山中才有。”媚寂輕輕地說著,“春季開放的空情花代表傾慕,夏季開放的空情花代表深情,秋季的空情花就是失落,冬季的空情花代表著祝福。很久很久以前,我聽人說,空情花就是愛情的奉獻和守望之花!”

  她說完,對著星送調皮地笑了。

  星送看著那些小花:“原來這些小小的花朵還有這麽多的故事啊!”

  “那當然了,你這個大笨蛋,大傻瓜!”媚寂捶了星送一把,跑開了。

  “你看這些東西,會發光呢!”星送對媚寂叫喊。

  隻見他們眼前到處掛滿了閃閃發光的一些小東西,遠遠看去,像是一盞盞的小燈。走近了看才知道,原來竟是樹上結的果子。

  那些果子一串一串的,像葡萄一樣,生在一種灌木上,到處生得都是,倒把周圍照得閃閃爍爍,十分有趣。

  “正是這些東西才把空情花映亮的,這果子叫做‘火焰’。空情花開在‘火焰’的下麵被映照才會在晚上亮晶晶的。”媚寂注視著那叫火焰的果實,像是想起了什麽。

  “這名字好奇怪啊,為什麽叫火焰呢?”

  “因為空情花還有另外的一個名字啊,它們還有個名字叫做‘飛蛾’。凡是在有‘火焰’果生長的地方,總是有它們的影子。後來也就有人取‘飛蛾撲火’的意思給他們命名了。”

  “那它們不應該叫‘空情花’,而應該叫‘癡情花’才對呀!”星送說,“這些小小的花兒倒是非常有靈性!”

  在那些閃光的果子下麵還生著許多其他種類的果實,像什麽黃精、茯苓之類的,更是俯拾皆是。其他倒也沒有什麽值得奇怪的,惟獨有一種金黃色的果實,每一個都有人的兩個拳頭那般大小,但是偏偏又長成心的形狀。隻在不遠處一棵矮矮的樹上才有。

  兩個人的目光都被那幾顆金黃色的果實吸引住了,正要走過去,卻突然聽到在離那棵生著金黃色果實的矮樹不遠的地方傳來了“嚶嚶”的哭泣聲。

  “有人!”星送的第一個反應是抓緊了媚寂的手。

  “好像是有人在哭……”媚寂也說。

  那聲音非常之小,像是從地下傳出來的一般。循著哭聲向前看過去,前麵是深深的草叢。

  “我過去看看,”星送說,“看到底是什麽東西!”

  “別急,這地方人跡罕至,怕是有什麽妖魔鬼怪也說不定。”媚寂猜測道。

  行雲獸卻徑直往前走了過去,兩個人也正感到不可抑製的好奇,於是也小心地跟了過去。撥開草叢驀然發現一個小人兒正躺在那棵樹下的一個陷阱裏。

  那小人兒長得跟他們今天白天在那個洞口見到的那個小人兒模樣差不多,隻是頭上的幾根綠色的頭發裏卻多出了一些黃色來,看來正是那個小人參精的家人。隻見這個小人兒躺在洞底用手捂著臉,“嚶嚶”地哭著。聽到有人的腳步聲,眼睛從手指縫裏看出來,全是驚恐之色。

  “好可愛的小人兒啊!”媚寂讚歎道。

  那小人兒卻一聲不吭。

  “我把它拿出來,這麽深的洞它自己是出不來的。”星送說著,伸手進去,要把這小家夥拿出來。手剛伸進去,便覺得猛地一疼。

  他“啊”地一聲把手收回來了,一看手上被那小人兒咬了一排小牙印。而那小人兒往洞壁上靠得更緊了,渾身還在發抖。

  “它很害怕啊看起來,”媚寂說著,彎下身來,“你不用害怕的,我們不會害你的。”她說著對那小人兒輕輕地伸出手去。

  那小人兒似乎能聽得懂她的話,但是還是害怕,看到它伸出手來,用手緊緊地捂住了頭,媚寂抓住它的小身子,往上一拿,才發現下麵還有東西。

  “啊,”她對星送說,“怪不得它害怕呢,你看!”

  星送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隻見那小人兒的腿被一個東西給夾住了,那東西是用人的骨頭做成的一個捕獸夾,後麵還連著一根玄鐵的鏈子。

  “不好,看來這個地方有人來過。”星送說。

  “誰會到這裏來呢?”

  “既然我們能夠來到這裏,想來肯定還會有人來的。”

  “那倒也是,”媚寂說,“北溟山中總是有許許多多的通道,誰也不知道從哪一條路就可以到哪個地方了,全要看機緣。”

  他們說著話,給那個小人兒打開了骨頭夾子,這才發現,那骨頭夾子上有密密的封咒,雖然不知道是誰下的,但是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很厲害的施法者,幸虧星送得到《元氣經》之後本來就對各種咒語很熟悉,加上前不久際遇巧合又得到了一本《傷情咒》,那裏麵寫的全是些咒語法術,也包括許多邪門的法術咒語。星送和媚寂當時為了好玩,曾經背過不少。

  這封咒倒是難不住他。

  那小人兒見星送和媚寂果真對它沒有惡意,並且把它救了。於是伏在地上對著星送和媚寂就叩首。星送看它如此通人性,心裏也非常高興。

  正在這時,隻聽“嗖!”地一聲銳響,一枝箭突然飛了過來。星送趕緊往旁邊一躲,伸手抓住了那枝箭。

  隨著箭枝,一道亮光也緊跟而來,在地上炸開一片混黃的煙霧。隻聽那煙霧裏一個人的聲音大聲罵道:“哪裏來的小畜生,竟然跑來弄壞我的骨神夾,搶我的人參精!”

  煙霧散開之後,一個打扮奇怪的人落在地上,這個人衣服與常人都不一樣,全身上下掛滿了口袋,頭上還帶著一頂鬥笠。現出身來二話不說,一道綠瑩瑩的光向星送刺了過來。星送看他劍光發綠,知道來路不正。青冥劍一擋,說:“何方妖孽,竟然敢將這天地造化之物據為己有!”

  那人一愣,往後退了幾步:“是你?”

  說完又一陣冷笑說:“你那個相好的姑娘,此時怕已經遭了老道士的毒手了,你倒還有興致在這裏尋寶,真是可笑!”

  星送聽到這裏一愣:“你說什麽?我的相好?你認識我?”他心裏馬上閃過了月輪的影子,這念頭在他的心頭一劃而過,把他自己也給嚇了一跳,他好像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想起過月輪了。

  “上次在龍潭鎮我跟師父遠遠地見過你們走在一起,我跟她非常熟悉,當然一眼就認出她來了,我還看到你們很親熱的樣子,走的那麽近。你不要裝作你們沒什麽關係啊,唉,不過也奇怪,那天她身邊怎麽還有另外一個小子,噢,我知道了,那個肯定是你的情敵了,小子你麻煩了。呀,不過你也不吃虧啊,身邊有這麽一個大美人……”那個打扮很奇怪的家夥看著媚寂說。

  “胡說!什麽亂七八糟的!”星送打斷了他的話。

  “我不跟你廢話,實話告訴你,我師父南山尊者可不是好惹的。我告訴你她被抓的消息也不是因為怕你,隻是她當初對我有恩,這次她被浮涯那老道士抓起來,我也要救她一次。我師父礙於那老道士的麵子不讓我出手,卻把我派遣過來捉這東西,要不憑我行空兒的本事,別說一個臭道士,就算他們整個道觀裏的臭道士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噯,識相的你快把那小東西放下,趕快去救你的相好要緊,晚了怕是要來不及了。”那人說著,動手就要來搶小人參。

  星送往後一退,問道:“你到底說的是誰被浮涯老道抓起來了?為什麽說她是我的相好?”

  那人道:“你自己不會去看嗎?少說廢話,快把人參交出來!”

  星送道:“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但是這小人參是天地造化之物,決不能給你拿去!”

  星送心裏更加肯定是月輪了,可能是上次自己跟月輪在龍潭鎮上一塊走的時候被這個人遇見過。

  “你……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師父可不是好惹的!”

  “那你把你師父叫來啊!”媚寂說,她見這人動不動就開口說他師父如何如何,不由心裏好笑,心想這個世上真是什麽樣的人都有。自己有一分能耐的往往就會吹成三分,自己一分能耐也沒有的,便會提自己的老子如何如何。若是連自己的老子也沒有能耐的,那便三大姑六大姨地怎麽也要找出一個能拿得出門的來嚇人。

  “好,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下次不要讓我遇到你們!”

  那人話沒說完,已經一溜煙地駕起劍氣跑遠了,想來是他也知道星送和媚寂的厲害,見他師父南山尊者的名字沒有嚇住星送媚寂二人,於是頭也不回地跑了。

  媚寂看看發愣的星送,柔聲說:“他說的一定是月輪姑娘了,不知道月輪姑娘現在怎樣了,咱們趕快去看看吧,我知道你一直很關心她……”

  星送看看媚寂,張了張嘴,不知道應該說什麽。他當然很關心月輪,可是不知道什麽時候,那種關心卻已經慢慢地在改變,改變得連他自己都不願意相信。但是他卻明白,那已經不再是情人之間的關心了。有時候他也在問自己,當初他跟月輪的那就是愛情了麽?或許是的,每一個人在他的生命中都會遇到一個人,這個人會讓他的心慢慢地醒過來,知道這世間還有一種感情叫做愛情。這個人是第一個,對他的一生都會有極大的影響,但是這個人卻不一定是最後一個,不一定是能夠陪伴他走到最後的那一個。

  當然愛情是不會變的,變的是我們的心。當心已經變了,愛情就永遠停在了原地,或許隻有這樣的愛情才能天長地久吧。

  “嗯,咱們馬上去龍潭鎮看看吧。”星送看媚寂的眼中突然有一絲憂傷,他心裏想對媚寂說些什麽,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麽說。

  正在他們要走的時候,那小人兒卻在“吱吱”地叫著,好像是為了引起他們的注意。兩個人向那小東西看過去,小家夥正對著兩個人連連作揖,星送知道它心存感激,也未曾在意。但是那小家夥卻像是言猶未盡。

  星送這才覺得事出有因,媚寂在一旁說:“這小家夥說為了表示感謝,要送咱們一件禮物呢。”

  小人兒似乎聽懂了媚寂的話,一個勁地點頭。

  行雲獸這時走到那結滿金色心形果實的樹旁邊,低頭把那果子一口咬住了一個送到媚寂麵前,好像是突然想起了媚寂不吃它咬過的食物。它站在那裏,好像不知道該怎麽好。媚寂對它笑罵道:“你這個東西,自己想吃就吃吧,偏還跑過來獻殷勤。”

  行雲獸見媚寂讓它吃那果子,像是非常歡喜,一口就吞了下去。吃完還眼巴巴地看著那樹上的果子。

  媚寂對星送說:“那樹上的果子可能很稀有,你看這畜生吃了一個還想著下一個呢,你不如把它們摘下來吧,咱們也嚐嚐。”

  星送走過去,把那還剩下的五個果子都摘了,自己拿了一個,咬一口但覺得齒頰生香,知道是種仙果。於是也遞給媚寂一個。

  沒想到行雲獸和小人兒都盯著他手裏的果子眼巴巴地看著,星送對行雲獸說道:“你剛才已經吃過了,這時候還想來要,那是門也沒有了。也給你一個吧。”他說著遞給了小人參精一個,把剩下的兩個果子隨身裝上了。

  那人參化成的小人兒接過果子來,心下喜悅,又伏在地上叩首。卻並不吃那果子,一麵往前走,一麵口裏“吱吱”地叫著。

  行了不遠,又到了他們跟老樹精鬥法的地方。二人心下恍然,知道這人參小人兒跟這洞裏的果然是一家的。但是那小人兒到了洞口卻並不進,而是一直往左麵繞過去。就這樣一直繞了有半裏地遠近,它才停了下來,走到一處凹進去的山壁前,在那壁上輕輕地敲擊了幾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