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8章 行雲獸

  慢慢溫柔起來的風從北溟山下的大荒原上吹過,又是一年的開端。北溟山脈也在這慢慢清透起來的風裏,變得日益瑩潤了。

  媚寂上次就聽星送說被逐出師門後在南荒浪蕩了將近一年,因為離靈山奇丐之約還有些日子,剛好趁現在有機會,跟星送一起盡情地玩耍了一段時間。南荒叢林裏溫順的野獠,冬天盛開著火紅花朵的傾城花,會叫的唧唧草,追逐懸日羊的猙獰怪,還有那些獵人們圍著火堆一邊烤肉一邊唱歌的情景,讓媚寂玩的心花怒放。星送上次一個人來,心情又很糟糕,與其說是玩,不如說是流浪;這次卻是帶著媚寂來這裏玩,兩個人打打鬧鬧,過得非常愉快,兩種感覺真是大不一樣。

  但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的,算一算離老叫花之約已經越來越近了。他們要離開南荒到北域的龍潭鎮去。

  “咦?你看那是什麽?”在他們的劍光飛過北溟山上方的時候,媚寂眼尖,叫了起來。

  不遠處,一道五彩的光柱直衝雲天,一閃而逝。星送也感到眼前一花,本來還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待到媚寂一聲低呼,他才知道自己並未看錯:“難道有什麽事情要發生?”

  媚寂心裏也很疑惑。但是她到底比星送了解得多一些,說道:“不會是有什麽寶物要出世吧。”她一頓,接著說,“我們到前麵去看看吧。”

  兩人停在了一個山穀裏,落下地後,四周卻沒有看到什麽異象。

  媚寂說:“走,咱們到前麵瀑布那裏去看看,看起來那瀑布有點奇怪。”她說著往前指了指。

  兩個人正說要走,就聽到山林裏“撲啦啦”一陣亂響,竟然是一大群動風鳥振翅飛走了。

  突然之間,狂風大作,震得整個樹林都動蕩起來。還不等星送、媚寂看清楚,就見到一隻大獸立在了兩人的麵前。

  那大獸長得麵目宛如一頭獅子,但是頭上偏偏生有兩個角,耳朵又十分小,看起來有幾分滑稽。但是這怪獸站在星送和媚寂的前麵,他們兩個人卻一點也不覺得滑稽。因為那怪獸的體格實在是太龐大了,兩個人站在那大獸的麵前就像兩個小孩子一樣。

  那頭大獸盯著他們的眼睛仿佛兩個金黃色的燈盞在照耀著他們,一身柔軟的細毛在風裏搖擺著。

  剛才那風起來得十分奇怪,隻怕就是這頭巨大的獸行走之間帶起的。

  它此刻就停在距他們十步之遙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們,兩個人的心緊張得幾乎快要跳出來了。星送感到媚寂的小手緊緊地攥住了他的手。

  這時,那隻獸又往前走了過來。果然,它一走,馬上帶起了一股強烈的風,整個樹林都被震動起來。媚寂突然看到,那隻大獸行走之間竟然足不沾地,像是淩空行雲一般。

  她猛然想起了一種遠古的神獸來,嘴裏就喃喃地說了一聲:“行雲獸!”

  那隻行雲獸已經走到了他們身前不足五步,他們現在要看到行雲獸的頭部隻有仰起頭來。星送這時向媚寂看過去,媚寂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那頭大獸。他本來以為媚寂已經被嚇傻了,仔細看看卻又不像。

  沿著媚寂的目光向那行雲獸看過去,又吃了一驚。那行雲獸嘴巴似乎正在蠕動,像是人在說話一般,聚攏精神去聽,果然能聽到有細細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那大獸的嘴裏說出來。

  星送震驚之下再去看媚寂,果然見媚寂像是能夠聽懂那大獸的語言一般,臉上神色竟然一會兒是鎖緊眉頭,一會兒又像是對於什麽東西釋然了一樣。

  過了一會,行雲獸對著兩人點了點頭,扭過身去向前走了。星送正要問媚寂都跟那大獸說了些什麽,媚寂卻輕輕地一拉他,說:“走!”

  走了不久便到了那道瀑布前。那掛瀑布從高處垂下來,竟然是平平整整的,像一匹絲綢,偶爾被風一吹,才會泛起漣漪。它看上去就像一麵豎立起來的湖,湖麵上波光粼粼,讓人驚奇不已。

  行雲獸走到這裏停了下來,四腿往地上一趴,在兩個人麵前伏下身來。

  “騎上去。”媚寂說著一拉星送的手,縱身坐在了行雲獸寬大的背上。行雲獸的背上竟然十分平展,兩個人坐在上麵非常平穩。

  行雲獸搖了搖脖子,站起身來,隨之身體一躍,四蹄踏空向那瀑布前的水麵上躍去。星送知道事情奇怪,好奇之心大起。

  看看眼前的媚寂,媚寂也正在看他,對著他嫣然一笑,小聲說:“傻瓜,別擔心,到了裏麵就知道啦。”

  話剛說完,就見行雲獸對著那麵湖麵一樣的瀑布和山壁直衝了過去。

  平整的瀑布“哧”的一聲,像是一匹綢緞被撕開了,裏麵是五彩的石壁。那石壁在行雲獸將要觸到的時候,發出了絢爛的光芒。

  兩人眼前一黑又一亮,便來到了一個世外洞天。回頭望去,隻是一麵冰冷的石壁,卻並不見什麽縫隙。眼前這個洞穴一直往遠處鋪了開去,不知道有多遠。不知道什麽原因,洞裏竟然亮如白晝。

  一進到洞裏,大獸便俯下身來。兩人知道,這是行雲獸示意他們可以下來了。

  沿著洞穴曲曲繞繞地走進去,約有一盞茶時間,走出了這個深邃的洞穴。

  那頭大獸來到了這裏,像是突然悲傷起來,大吼了兩聲。聲音裏又是悲傷又是鬱悶,隨著它的狂吼,竟有拳頭大小的淚滴從它的眼中流出。

  吼完之後,它的眼睛便看向媚寂和星送二人,似乎有什麽托付。

  媚寂對行雲獸點了點頭,一拉星送的手說:“我們往前去吧,這個行雲獸好像是在說,這裏有一種什麽怪物,咱們小心一點。”

  星送心下恍然,與媚寂兩個人往前走去。行雲獸開始還跟在兩人的後麵,走了不到一百米,卻突然停在原地,舉步不前了。似乎有很深的敬畏從它巨大的眼睛裏流瀉了出來,喉中發出小聲的“嗚嗚”聲。

  連這遠古神獸都怕的東西,那會是什麽樣的怪物?

  往前走了有五百米,前麵是個拐角,從路口的左邊一直望下去,有一棵巨大的大檗木依著一座小山。那樹蒼老遒勁,看來至少有上千年了。

  再走近去,就看到另一頭巨大的行雲獸躺倒在地下,也不知道已經死了多長時間了,屍體已經腐爛,發出嘔人的臭氣。

  難怪剛才那頭行雲獸不敢過來。

  媚寂星送小心地走上前去,也顧不得臭穢難聞的氣味。走近了才看到,那頭死去的行雲獸被什麽東西從額部正中生生掏出了一個大洞,白花花的腦漿從那地方流了出來,淌了一地。

  它倒下的地方就在大檗木下,因為被樹蔭遮蓋,總見不到陽光,那裏潮濕不堪,各種腐敗的物質發出的氣味相混合,使人聞之頭昏腦漲。

  什麽怪物會有這麽厲害,能一下子擊破行雲獸的腦殼?那怪物一定身子靈動小巧,迅猛如電。

  這樣想著,兩人就警惕了起來。一注意就發現在那樹旁邊的山壁上果然有一個小小的洞口。洞口大概有一米高下,隻是洞口長了一些雜草,把這洞的四分之三倒給掩蓋住了。

  星送盯著那洞看了半天,沒有什麽動靜。正在不耐煩的時候,突然聽到“空空”的兩聲響動,像是什麽東西被摩擦到了。他心頭一緊,擋在了媚寂身前。

  在那個被野草掩蓋著的洞口裏,一雙圓溜溜的小眼睛正盯著他看。劍光一閃,直接劈了過去。

  但是那東西也很機靈,一看劍光閃過,竟然“吱”地一下鑽進了洞裏。星送的劍光緊接著也往洞裏跟了進去。

  “叮”的一聲,劍氣撞在了什麽東西上麵。

  星送收回了劍光,看看那劍上並沒有血腥氣,知道剛才青冥劍碰到的是一道門。他這邊還在發愣的時候,媚寂卻已經大叫了一聲:“小心!”

  手向他一拉,往後躍出去了十幾丈遠。隻見那棵大檗木樹枝亂顫,突然對他們兩個人“出手”了!

  兩個人剛才都在看向那個洞口的方向,誰也沒注意到這個大樹,更沒有想到這棵大樹竟然是個樹精。

  星送心裏奇怪,不知道這樹精要做些什麽名堂。一時之間竟然忘了放出劍光來,還是媚寂反應較快一些,三道紅線早就放了出去。星送直到此刻才想起應該放出劍光,青冥劍也緊跟著放了出來。

  但是那老樹精突然收攏了全身,樹身周圍圍繞了一團白蒙蒙的氣體,那白蒙蒙的一團氣體越來越濃,發出刺鼻的腐臭之氣。

  劍光刺在那老樹精的身上像刺入了朽木一般,軟綿綿空洞洞的,讓人萬般難受。

  那白蒙蒙的霧氣聚集成一團,片刻之間就隱去了那老樹精的身體。等到霧氣散盡,老樹精竟然憑空消失了。星送兩人不僅麵麵相覷,再看那剛才老樹精紮根的地方,此刻隻剩下了一個樹坑。

  兩個人還在奇怪,就見平地上突然之間生出了許許多多的大樹,向兩個人圍攏了過來。那些樹越聚越多,好像是要把他們困死在裏麵。

  此時就在星送和媚寂兩人的麵前,好像突然之間多出來了一座森林。兩個人陷在裏麵,分不清東南西北。

  就聽見林間“空空”的巨響,像是老樹精的狂笑。

  媚寂一定神,對星送小聲說:“小心,這是老樹精布下的幻象。剛才咱們吸入了那老樹精發出的毒氣,心思已被它牽製。”

  她話剛說完,就聽見那“空空”的聲音又大了起來,好像能夠聽得懂她的話。媚寂也不管它,一道紅線往一個方向放了過去。那“空空”的聲音猛地停住了。

  媚寂一拉星送:“快走!”

  沒想到那森林竟然沒有盡頭,兩個人駕起劍光飛了半天,一點用處也沒有。

  星送輕輕一捏媚寂的手,兩個人落下地來。

  他用一個封鎖咒,把兩人封在裏麵,然後才說:“我明白了,它這個森林不過是一個幻象而已。我們中了它的毒氣,便會受這幻象的牽製,無論如何也無法從這個森林裏麵飛出去。因為這森林本就是幻象,如果幻象不破,任你怎麽飛縱奔跑,也隻是在幻象中而已。這樣等我們耗盡了體力,反而就是給了老樹精機會。它到時必定會給我們致命的一擊。所以我們當務之急是怎麽樣破除它的幻象。”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