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阿江組織學生走上街頭,遊行示威,宣傳抗日,上前線慰問抗日將士,忙得不分晝夜,由於過度操勞,加上受了風寒,舊病複發,臥床難起,上級組織派人送他回揚州家中治病。在養病的日子裏,阿江沒有停止過工作。他創辦了《新世紀周刊》,但不久被反動當局勒令停刊。經友人介紹,他到揚州淮南職業中學當了一名國語教員。他在課堂上向學生灌輸抗日救國的思想,引導一大批學生走上革命道路。

  阿江組織成立了“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可是,由於形勢日趨緊張,滬寧沿線城市相繼淪陷,國民黨官員紛紛逃跑,人心惶惶,江都縣政府推諉無錢,不撥錢給救亡協會,阿江眼看救亡協會有夭折的危險,焦急萬分,於是修書一封,向顧爾和月兒求援。信寄出後,阿江甚感不安。

  月兒收信時,正是顧家經濟拮據時。

  月兒將她結婚時,玉鳳送給她的首飾和玉佩當給典當鋪,然後,把這些錢寄給阿江……

  阿江有了經費,因勢利導,組織救亡團走出去,邊走邊宣傳,向武漢進發,他打算找八路軍辦事處,北上延安的思路得到救亡團許多人讚成:“這個主意好!”於是,阿江決定組織“江都縣文化界救亡流動宣傳團”,以保存革命骨幹,團結進步青年,堅持救亡工作。

  阿江在成立江文團誓師大會上,慷慨激昂地講道:“……積我多年從事革命宣傳之經驗,光憑我們幾個人在城市裏喊幾聲口號是遠遠不夠的,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最廣大的民眾在鄉村、小城鎮,我們必須到那裏去宣傳我們的抗日主張,我們要到軍隊、政府機關裏去宣傳,去發動,隻有把千千萬萬的同胞發動起來,我們的民族抗戰才有切實可盼的希望,我們才有不可戰勝的力量,才能趕走日本帝國主義!才能使東方睡獅猛醒,發出震天動地的怒吼之聲!”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返。江文團隊伍離開家鄉,出發遠行了,走在隊伍最前麵的是一麵白底黑字的三角形的旗幟,寫著隻有柳骨的楷體字:“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壓陣殿後的是一輛平板車。車上裝著大家的行李,還有兩隻書箱。這兩隻書箱設計得很巧妙,長一米左右,寬約一米,裏麵分層裝滿了書,有可以抽動的蓋板,兩隻箱子有鉸鏈連著,合起來是隻大木箱,打開立起來抽去蓋板是兩隻書架。箱裏除了抗日救亡的小冊子,還有供內部閱讀的馬列主義書籍和進步小說。江文團到了哪裏,就在哪裏打開箱子立起來變成書架,向群眾宣傳。

  江文團一行曆經數地,來到安徽和縣。此地處長江側畔,這裏有項羽、虞姬廟,是兩千多年前的文化遺跡。江文團都是文化人,很有興致進行參觀。阿江想通過觀瞻項羽,重溫當年西楚霸王兵敗垓下,自刎馬江的教訓,提醒大家警惕個人英雄主義的情緒。

  阿江說:“當年項羽確是不可一世的英雄,論實力遠在劉邦之上,為什麽後來竟落得孤家寡人受困於垓下而刎的下場?”

  有人說:“這就叫做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唄,項羽火燒阿房宮,塗炭生靈,注定是必然滅亡的下場。”

  還有人說:“當年蕭何吹簫,之所以有巨大魔力,並非完全是音樂的感染,而是反映了八千子弟兵,軍心渙散,人心思歸,人心思散,談何戰鬥呢?”

  阿江說:“……任何時候不能丟掉群眾,擁有了群眾就擁有了勝利,失去群眾就注定失敗,這恐怕就是項羽兵敗垓下留給後人的思索。”

  正當大家緬懷古人之際,忽見廟外走過一撥又一撥狼狽不堪的逃難者。大家不知出了什麽事,趕出廟外。

  阿江問:“大嫂,你們從哪裏來?”

  大嫂說:“南京。”

  阿江又問:“大嫂,南京的情況怎麽樣?”

  大嫂哭訴道:“日本鬼子屠殺中國人,把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推進坑裏活埋,還用機槍掃射!日本人不是人哪!他們是強盜。日本鬼子滿街追中國女人,我的女兒才十二歲,也被鬼子抓住就強奸了!”大嫂哭得死去活來。她的控訴,激發了大家強烈的民族仇恨,阿江號召大家:“我們的民族到最危急的時候了,隻有拚命鬥爭,才是唯一出路!”

  江文團連夜奔赴巢縣。阿江獲得最新信息,日寇魔爪,不日伸向皖東北。這個消息來得很突然,如果日本軍隊馬上就到,對巢縣老百姓來說,是一場滅頂之災。阿江當即召集緊急會議,商議對策。江文團鬧騰起來,雖然他們手無寸鐵,但人人熱血沸騰,個個決心以死相拚。

  阿江異常冷靜地說:“光拚命是不行的,你們把命拚掉了,日本鬼子還是要來,我們要想辦法阻止日寇的推進速度,推遲侵占時間,使更多的鄉親能安全轉移,這樣至少可以減少群眾的損失啊!”

  “阿江,你說怎麽對付日本鬼子?”

  “日寇都是機動部隊,靠車輛運輸部隊,我們就挖斷公路,炸毀橋梁,破壞交通……阻止他們前進……”

  “說幹就幹!”團員們積極響應。

  江文團立即兵分兩路,一路人馬去挖公路,一路人馬街頭演講,發動群眾用實際行動抗日,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於是挖公路的人越來越多,最後形成數千人的挖路大軍。從南京通往巢縣的公路是泥沙石子路,一天下來,長達數十裏路段挖得坑坑窪窪,汽車無法行駛了。阿江很激動地對身邊的江文團成員說:“這給我很大啟發,看來我們的宣傳,不光是口頭上,文字上,必要時身體力行,以身作則,你們看,這段路夠日本鬼子頭痛,三天兩日修複不好的。我們用一個團的兵力,未必能阻擋日寇的推進,但這一來,日本鬼子的機動部隊要癱瘓一陣子。”

  後來,事實證明為巢縣老百姓的疏散,提供了一定的時間,減少了巢縣老百姓的慘重損失。

  江文團途經合肥、桃溪鎮、山南館,沿路宣傳,沿路發動,阿江感到人民群眾的愛國熱情猶如一堆幹柴,隻要濺上一點火星,就會呼地一下熊熊燃燒起來。

  時值隆冬,鵝毛大雪紛紛揚揚地飛舞著,皖東北平原白皚皚一片。江文團冒雪趕到六安,住進國民黨六安縣黨部。在縣長盛子瑾的關心安排下,江文團的活動更加活躍。

  阿江向江文團的全體成員說:“現在的形勢跟過去不同了,現在是國共合作一致對外,我們要以大局為重,周恩來等領導同誌都在國民黨裏任職,八路軍、新四軍都編在國軍裏麵,我們江文團也要適應形勢,服從上級的安排。”

  後來,阿江被張勁夫派到皖東北從事地下黨工作,發展抗日武裝……

  崇川也淪陷了。日寇從崇川姚港碼頭上岸,占領了崇川。國民政府地方當局和駐軍不戰而逃。當太陽旗插上鍾樓後,“崇川福地”成為淪陷區,繁榮昌盛的崇川不見昔日的輝煌了。“全國模範縣”的年代也畫上句號。古人雲:“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又說:“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哲人之言精辟得很,把國家與個人的關係講得至極。侵略者的戰火把人們的平安日子打亂了。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保太祥搖身一變,當上漢奸。他利用日本鬼子的勢力達到自己的醜惡目的,坐上商會會長的寶座,很快把手伸到大生一廠、大生二廠和大生三廠。他野心勃勃企圖壟斷崇川工商界。他是個占有欲很強的人,他年輕時想要玉鳳為妻,而玉鳳嫁給顧大成,為此耿耿於懷,與顧家結怨一生。四房太太一夜蒸發後,他心理不平衡,連娶兩妻,五十五歲生日那天,他又從“西南營”挑選了一個妙齡女子,此女比他小三十七歲。保太祥事事好勝,但他對日本人俯首帖耳,甘當走狗。為了討好駐崇川的日軍司令鬆田,他拱手將自己的愛不釋手的小妾送給了鬼子。一日,他請鬆田到府裏來喝酒。酒過三巡。鬆田摘下軍帽問坐在他身邊的小女人:“保老爺,這位是幾太太?”他躬身笑道:“五太太,今年剛十八歲。”翻譯嘰裏呱啦後,鬆田咧開肥厚的嘴唇,伸出肉嘟嘟的手,摸著女人的嫩臉,說:“花姑娘,真漂亮!”女人嬌嗔一笑,萬種風情顯現無餘。保太祥清醒得很,知道鬆田看中他的女人,於是很豪爽地說:“五太太扶司令進房休息去。”

  五太太送鬆田進房兩個時辰以後才出來。

  保太祥:“司令,五太太歸你了。”

  保太祥是個唯利是圖的商人。他為了討好日本鬼子,把自己的女人當做禮品送給日本人,可見他城府越來越深,越來越無恥。失去的是女人,得到的是權力:“司令,大生一廠、大生二廠和大生三廠出來的布匹全由保家貨棧統一收貨。”

  鬆田說:“保老爺,我是軍人,什麽布不布的事,統統歸你管!崇川工商界由你保會長說了算!”

  鬆田眉開眼笑帶走五太太……

  保太祥送鬆田走後,保新新質問道:“爹,你怎麽舍得把五太太送給日本人?”

  保太祥:“你懂個屁?我和你不好說。”

  保新新:“有什麽不好說?府裏的女人多得很,人人都可以送,但五太太不能送!”

  保太祥:“啥時學會憐香惜玉?”

  保新新:“反正你不能把五太太送給日本人!”

  保太祥:“我送我的女人,與你不相幹!”

  保新新啞語了。其實,保新新吃日本人的醋,事出有因。他和五太太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畸情。五太太嫁到保家第三天,就被保新新勾搭成奸上了床。那天,保太祥出差去上海不在家時,保新新橫刀奪愛、乘虛而入……

  保新新改變不了保太祥的決定,胳膊扭不過大腿,眼巴巴地看著心愛的女人被保太祥拱手送給日本鬼子鬆田。他麵對現實,抓住機遇,死皮賴臉叫保太祥向鬆田要官做。

  保新新:“爹,我有個要求。”

  保太祥:“什麽要求?”

  保新新:“你去找鬆田太君,趁他心情好的時候,要個隊長給我當當!”

  保太祥:“不行。你爹現在是會長、社會名流,如果你捅出漏子,我怎麽交代?”

  保太祥擔心保新新一旦有了槍杆子,心理膨脹,惹大禍,於是不同意保新新棄商從戎。

  保新新:“爹,我快三十歲了,靠你一輩子,那多沒有出息?當了隊長,也是光宗耀祖風光的差事。”

  保太祥:“想做官,爹把會長讓給你做,如何?”

  保新新:“我不做會長,一天到晚和那些奸猾刁鑽算計人的商人打交道沒意思,不刺激!有錢沒權屁用!”

  保太祥:“你懂個屁!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走遍天下也不怕。保家不是用錢不就買下顧大成的項上人頭了嗎!”

  提及顧家,保新新擺出許多理由:“我幫你和顧家鬥了許多年,雖然每次都有收獲,但顧家的‘天水茶樓’又被贖回去了。現在我們有日本人撐腰做後台,正好趁此機會逼顧家拱手讓出‘天水茶樓’嘛!”

  保太祥:“不能操之過急。我剛當會長就整顧家,會遭崇川商界說三道四,指脊梁骨罵祖宗八代的。”

  保新新:“我又不明搶,而是逼他走。”

  保太祥:“也不行,別人會說保某人假公濟私、以權壓人。不過,我不會讓顧家的茶樓永遠開下去的。日本人利用我,我也利用日本人。要想殺人,何必自己操刀,借刀給別人殺。我和你說的這些話,明白其中之意嗎?”

  保新新點頭:“薑是老的辣。我聽你的!”

  保家父子狼狽為奸,在這個家族的畸形發展史上保持一致性。

  然而,他們在要官的問題上有分歧。

  保新新:“你不和鬆田司令提讓我當隊長的要求,我親自找他要個隊長當當。”

  保太祥:“這個嘛,倒可以。”

  保太祥老奸巨猾,兒子找鬆田司令要官,比他親口說出來好,什麽事情都要留個後路、退路。

  保新新:“那我就去找鬆田司令!”

  保太祥:“你急什麽?毛毛糙糙的,我還沒想好,你去怎麽說?”

  保新新:“爹太小瞧我……我,不是三歲的小孩兒,怎麽不會說話呢?”

  保太祥:“還是不成熟!”

  保太祥忍痛割愛獻出愛妾,不能隻為兒子要個小官兒當當,他要日本人幫忙的事在後頭呢。譬如,棉紗、棉布和綢緞的銷售市場都被日本貨占領了,必須請日本人網開一麵,讓國產貨在城裏出售,譬如……所以他不出麵為兒子要官,是因為有比要官更重要……他提醒保三爺:“你去要官,怎麽能空著手去要?起碼帶四樣禮去,快叫管家備厚禮吧。”

  保新新:“老爹考慮問題真周到啊!”

  安徽省工委負責人張勁夫與阿江碰頭見麵。

  “工委已經獲悉,盛子瑾夫婦均為隱蔽的軍統。雖然如此,但盛子瑾尚有抗日愛國意識,現在他表麵上請求我們指導,實際上是借助我們實力發展自己的勢力,說白了,他是在利用我們,而我們也要借此機會派一批同誌去開辟皖東北抗日民主根據地,擴大抗日的統一戰線。我們反複考慮,你從事過學運,對工運和農運也有所了解,組織過抗日救亡流動宣傳團,經受過鍛煉,具有一定的經驗和組織能力。我們向上級組織報告請示後,決定讓你擔當重任。”張勁夫和阿江談話,交任務:“……老吳同誌協助你工作,特大的任務就是用盛子瑾作掩護,開展敵後工作,創建皖東北抗日民主根據地。”

  阿江二話沒說,欣然接受任務。張勁夫給了他兩份名單,一份是派去盛子瑾部的工作人員名單,另一份是左右角上寫有“絕密”的字條。上寫:中共皖東北特別支部,書記阿江及支部成員名單。張勁夫告訴阿江,省軍政當局任命盛子瑾為第六區保安司令,國民黨安徽省第五分區司令官,第五遊擊縱隊司令。阿江便問:“他現在有多少人馬?”張勁夫說:“是個空銜,正為現在沒有實力著急,才來找我們求援的……”阿江完全領會了領導的意圖,他說:“那我們就來個順風扯帆,發展抗日武裝,是嗎?”張勁夫點著頭說:“你肩上的擔子很重的,一切從零開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一步步去做,到皖北以後還要注意同北麵的山東、沿海的江浙地區,下一步組織隸屬關係可能有變化,與新四軍遊擊隊聯係上,爭取他們的支持。至於盛子瑾這個人,是個‘蝙蝠派’,你要好好把握。”阿江立即理解“蝙蝠派”的含義,他說:“此人是個鳥勝隨鳥飛,獸勝跟獸爬的角色。”張勁夫說:“盛子瑾是黃埔軍校第六期的畢業生,他精明強幹,有些膽識,但好勝自負,稍懂一些革命道理,也有些愛國思想,抗戰前,曾在上海開廠,上海淪陷後,他的工廠破產,棄商從戎,依靠黃埔同學,在桂係軍中謀上一份差事。目前他有發展的野心,但無圖強的能力,想借共產黨的力量壯大自己。此人的老婆叫楊文蔚,是戴笠那線上的人,她對共產黨的態度跟盛子瑾不盡相同,所以我們要利用盛子瑾,警惕楊文蔚,重點抓好統一戰線工作。”

  阿江問:“我們去,不帶一兵一卒嗎?”

  張勁夫:“千軍萬馬要靠你們去組織,千萬別忘了我們的法寶——統一戰線,對於一切抗日的人都要聯合他,牢牢記住一個‘聯’字,就能下活皖東北這盤棋。”

  盛子瑾終於盼到省委的公函,詳細審閱了30多名來人的名單,有些名字是熟悉的,有些名字很陌生。他同妻子楊文蔚商議這些人的安排問題:“聽夫人的高見。”楊文蔚嘲弄他:“你像葉公好龍?沒有龍時想龍,龍真的來了又害怕起來,何必呢?依我看,既然人來了,就歡迎。”盛子瑾伸出大拇指:“夫人高見!”

  當天,盛子瑾宣布了來人的職務安排,阿江為民運科長。阿江一行受到盛子瑾的隆重歡迎和熱情款待。

  宴會後,盛子瑾把阿江請到辦公室。他攤開一張地圖,指著皖東北轄管的泗縣、五河、盱眙、靈璧、宿縣、嘉山、鳳陽、定遠、懷遠等九個縣,將這個地盤畫了一個圈,說:“日寇占領徐州後,為打通徐州至連雲港的隴海東段和進一步控製津浦路南段,侵占了皖東北境內所有縣城和部分大集鎮,建立偽據點,並時常四處出擊、偷襲;而有實力的大地主則擁兵割據,橫行鄉裏;隱藏在蘇北的國民黨軍政人員,也企圖控製皖東北,作為與後方聯係的渠道和退路,這些地方時有日軍穿境往來,耀武揚威。現在皖東北這塊地方是敵、偽、頑的沃土,哪有我們的立足之地啊!我想聽聽你的高見。”

  阿江說:“‘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覺得當務之急是一個‘聯’字,要在這方麵做足文章。”

  盛子瑾:“我和誰聯呢?誰願意與我這個空頭專員聯合呢?我沒有實力啊!”

  阿江說:“立即派人聯係本地的一切抗日武裝,再派人北上魯南、西去豫東,聯係八路軍、新四軍,請他們早日派部隊到皖東北,共同開拓抗日的局麵。你是省政府正式任命的六署專員,有人願意和你聯手抗日的。”

  盛子瑾莫測高深,他沉吟了,心想:把八路軍、新四軍引過來,我怎麽辦?可是又想:不借用他們的力量,憑我百十條槍,能成氣候嗎?

  阿江說:“不過,你要承擔些責任,八路軍、新四軍初來乍到,人地生疏,你要為他們籌備糧草啊!”

  盛子瑾:“你說的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燃眉之急是,我極需要一支隊伍。”

  阿江說:“馬上就有上千人馬投奔而來了。”

  盛子瑾感到驚訝而不可思議地說:“你開什麽玩笑?難道從天上掉下一支隊伍?”

  阿江說:“軍中無戲言,你委我一個民運科長,我已運動起來,從六安調兩支地方武裝到這裏,不日抵達。”

  兩天後,果然開來兩支隊伍一千多人。這兩支隊伍,在盛子瑾離開六安之後,不願被桂係軍閥收編吞噬,受到排擠,軍餉無著,走投無路時,被阿江帶來的。

  當盛子瑾看到集中在操場上的隊伍時,不由有些激動。這時阿江請盛專員訓話。一個光杆司令,忽然擁有這麽多軍隊,簡直是天方夜譚,盛子瑾站在隊伍前,激動得不知說什麽好。阿江對盛子瑾說:“這僅僅是一個開頭,以後我們將有數千上萬人的隊伍。”

  盛子瑾將信將疑。阿江告訴他,皖東八團的人已經全部下去了,他們通過走訪、座談、講演、展覽、演出、教唱抗日歌曲等各種形式發動群眾,組織抗日青年救國會、婦女救國會。誠然,關於建立中共地下黨組織、發展中共黨員等機密問題,阿江隱瞞不講。

  阿江說:“隻有群眾發動起來,調動幾萬、十幾萬大軍沒有問題。別看日本人占了那麽多城市,但大片農村是我們的天下。”

  急於擴展勢力的盛子瑾,十分佩服阿江的才能,他不顧楊文蔚的反對,正式任命阿江為專員秘書,兼第五遊擊區政治部主任。

  從此以後,阿江的活動更加放開手腳了。為了培養一大批抗日骨幹力量,阿江開辦了一所皖東北軍政幹部學校,招收各地失學與流亡青年,進行政治和軍事訓練,還在軍政幹校培養的許多優秀骨幹中積極發展黨員。學習結束,由中共黨組織控製的政治部把這些骨幹分配下去……

  次年春上。張愛萍以八路軍高級參謀身份,前往皖東北洽談抗日事宜。

  新四軍代表將來時先議好的幾條意見一一道來,盛子瑾讓阿江記錄整理。盛子瑾過日後稍作修改,達成聯合抗日的協議。

  按協議,八路軍蘇魯豫支隊司令部及所屬主力團胡炳雲部隊決定進駐泗北。

  阿江接到通知,經過精心籌劃,以盛大的場麵迎接胡炳雲率領的八路軍。八路軍穿著淺灰色的軍裝,全部打了裹腿。盡管由於生活艱苦,膚色黝黑,形容憔悴,但人人目光炯炯,精神抖抖,邁著整齊的步伐,應著腳步的節奏喊著口號,聲音洪亮,威武雄壯,浩浩蕩蕩。

  盛子瑾看了這支部隊,聯想自己所轄的支隊,都是七拚八湊起來的,沒有經過正規訓練,不禁感慨萬千。阿江趁機向盛子瑾建議:“把軍政幹校的骨幹派到各支隊去,加強部隊素質的提升。”盛子瑾采納了阿江的建議,這樣又有一批中共地下黨員滲透到盛子瑾的部隊中。

  八路軍進駐皖東北,揭開了皖東北軍史的篇章。由於盛子瑾各支隊有共產黨幹部左右,泗北又有共產黨直管的武裝,加上地方上有相當數量的黨組織,這給八路軍營造了一個良好的環境,使之在長期奔波中得到休整,兵員得到了補充,從而使這支部隊更加壯大起來。

  在阿江的努力下,同年8月,成立了八路軍、新四軍辦事處。這為以後皖東北發展成淮北抗日民主根據地奠定了基礎。阿江完成使命,又接上級新指示,派他到江海平原的蘇中地區開展地下黨工作。

  阿江又要見到月兒了。

  阿江從內心感激月兒。

  阿江為革命作出的重大貢獻中,也有月兒一半功勞。是啊,如果不是月兒長期地、按時地寄“藥茶膏”給阿江服用,阿江的身體恐怕早就累垮了。

  阿江的心越過江淮大平原飛到了崇川。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