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阿江回到揚州時,哮喘病連續發著,病情十分嚴重。大哥又把他接到崇川療養。他在崇川的日子裏,月兒每天泡製“天水藥茶”為他調理,使他的病情有了好轉。

  月兒:“阿江哥,這幾年你經曆不少風雨啊!”

  阿江:“月兒,這幾年你們顧家也不容易,日子過得艱辛哪!……我娘惦記你呢。”

  月兒:“謝謝幹娘。我雖苦,但沒有阿江哥擔的風險大。你們讀書人怎麽鬥得過政府,弄不好會被殺頭的啊!”

  阿江:“月兒,我追求的是真理。”

  月兒:“阿江哥,你老大不小了,該找個女人成家了。你被關進牢裏那麽多時間,弄出一身病,也沒有個女人照顧你,唉,這種病發起來很危險,有個三長兩短怎麽辦?”

  阿江:“月兒,你經曆了那麽多苦難,還關心著我……你能幸福,我才放心,才高興……”

  月兒雙眸溢滿淚水,她心中清楚得很,要不是老爺拒絕阿江大哥為阿江提親,也許阿江不會走革命這條血腥路,有了他愛的女人在身邊也許就不東闖西闖了。於是她說:“阿江哥,我替你物色個女子,你該結婚生子了。”

  阿江故意問:“是茶娘嗎?”

  月兒:“是茶娘。她是我徒弟,叫冬梅。”月兒介紹冬梅的身世:“冬梅是大戶人家之女。她爹是清朝五品官吏,為人正派耿直,因衝撞太後,被摘去烏紗,削職為民,被押送途中染病身亡。這位老爺子為官時兩袖清風,死後家境窘迫,屋漏偏逢連夜雨,次年冬梅娘又命歸黃泉,冬梅成了孤兒。我家老爺和冬梅爹是孩提時朋友,便把冬梅領回府裏養大……雖然冬梅是個孤兒,但也是官宦之女……”

  阿江:“同情不是愛情。雖然我沒有娶到你,但我不會娶別的女人。我把對愛情的渴望轉移到對事業的渴望上了。”

  說歸說,阿江還是深深愛著月兒。他的這種愛已經不是一般意義的愛。這種愛超越了性的界限,就像收藏家愛的一件東西,迷戀一種東西,精心地把它收藏起來,愛護它,保護它,生怕它破損了。不過,阿江愛月兒又不同於收藏家全部心理,收藏家們收藏的東西終究要出手換成更有價值的東西,或者貪玩之餘留給後人。阿江把月兒收藏在心裏……

  月兒:“何苦呢?女人家女人家。你沒有女人到處跑,讓人擔心哪!”

  阿江:“月兒,上級讓我養病,這段時間什麽地方也不去。天天到茶樓來喝茶,好嗎?”

  月兒:“我泡製‘天水藥茶’為你治病。告訴你吧,有好幾個老哮喘病人,喝我的茶後,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上樓也不喘氣了。”

  月兒自製的“天水藥茶”滋肺補氣。這種茶方加了冬蟲夏草、川貝等十幾種藥材研製起來的。她說:“阿江哥,你莫急,慢性病,慢慢治,不除病根,再發作起來,前功盡棄。顧家茶樓贖回來了,你天天來吧!”

  一晃到了八月。地下黨組織派人來到崇川柳家巷找阿江,來人說上級決定派他去上海暨南大學學習,同時繼續從事學生運動,並把入學通知書帶給他。阿江心情無比激動,把入學通知書送給月兒看。

  月兒:“千萬別再惹是生非,你的身體要當心哪!”

  阿江:“我知道,你放心吧!”

  月兒:“什麽時候動身?”

  阿江:“後天報到。明天乘船去上海。”

  月兒:“阿江哥,你這身體令人擔心呀!”

  阿江:“沒事,我會照顧自己的。我知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沒有好身體不行。”

  月兒通宵達旦地為阿江熬藥茶膏。她再三叮囑阿江:“‘天水茶’藥茶膏的服法,‘每天臨睡前,衝泡服下’,它的效果和每天喝‘天水茶’一樣,你堅持服,除去病根就不複發了。你到上海後,寫信告訴我詳細地址,我準時寄藥茶膏給你……還有,如果有合適的人,就成個家吧!”

  月兒似一位母親,像一位大姐叮囑阿江。

  顧家對贖回的“天水茶樓”重新進行了裝修,開業那天月兒率領她的幾個徒弟春花、夏草、秋菊和冬梅站在門口迎客。這幾位茶娘忠誠得很,拒絕保家之聘,顧家收回“天水茶樓”後,她們又回來了。

  鞭炮響過,玉鳳朝眾人行禮道:“各位親朋好友,顧家茶樓又回到顧家,往後還望大家多多關照。為了表示感激之情,本茶樓免費三天,歡迎新老茶客光臨!”

  “各位,請!”月兒和顏悅色,笑容可掬、眉開眼笑、神采飛揚地招呼眾茶客:“請各位入座品茶!”

  老茶客、新茶客都滿臉喜悅、歡天喜地擁進茶樓。他們興致勃勃、樂不可支、感慨萬端地發表感想。有人說,顧家不簡單,在哪裏跌倒又從哪裏爬起來了。有的說,可惜的是顧老爺冤死九泉之下。有的說,顧家老爺該瞑目了,後人為他爭了氣,還有人神乎其神地說,狼山上的大聖菩薩幫助顧家,捐給顧家一大筆錢贖回茶樓。不過看問題比較深刻的人卻說,保家不會就此罷休,還會找顧家的麻煩的。於是那些正直的茶客便說,保家敢找顧家的麻煩,我們不會袖手旁觀,難道沒有王法嗎?想搶茶樓嗎?

  不出人們所料,茶樓免費試營業三天太平無事,第四天,保三爺糾集一群地痞流氓到茶樓挑釁鬧事,摔碎茶具,砸破玻璃,臨走時扔下一句話:“識相的,把茶樓讓給保家,否則把茶樓燒成灰!”

  月兒奮不顧身攔住樓梯口:“你站住!不賠休想走!”

  地痞惡棍打個呼哨,又開始打砸,有的茶客受傷流血了。保三爺威脅茶客,說:“不讓老子走,老子就不走!誰再到顧家茶樓喝茶,我就砸爛他的頭!”

  警察局的蔡局長接到茶客的報警,趕到茶樓,舉槍喝道:“一個不許動!誰先動手的?”

  茶客甲:“保三爺帶人來打砸搶的!官府要主持公道,勒令保家賠償顧家茶樓的損失,賠償茶客被傷害的損失。”

  蔡局長問:“誰是茶樓的掌櫃?”

  月兒說:“我是。青天大老爺,你要為民做主。保三爺傷害無辜該當何罪?”

  蔡局長:“跟我到局子裏做個筆錄。”

  茶客甲:“我們親眼目睹保家打砸茶樓的犯罪過程。我們為顧家作證,走,我們也去!”

  茶客們嚷嚷著。要求到警察局去作證。

  茶客乙:“真是豈有此理,目中無人,野蠻透頂,胡作非為,藐視法律,擾亂崇川井然秩序,請官府為民做主,除惡揚善,保一方平安!”

  茶客丙:“保三爺無法無天,當誅不赦!”

  蔡局長心裏明白,保家砸茶樓激起公憤,如果不處理好這案子,對崇川民眾不好交代。於是他表態說:“父老鄉親放心,蔡某人秉公執法,絕不姑息奸妄、包庇壞人、冤枉好人,對那些胡作非為,欺負合法經營的商業主的不法分子,堅決給予嚴厲打擊、製裁,堅持為一方安寧保駕護航!”他頓一頓又說:“各位鄉親,你們說怎麽處理?”

  茶客丁:“保三爺要賠償顧家的所有損失!”

  茶客甲:“向顧家賠禮道歉!”

  茶客乙:“官府應當嚴厲製裁違法者!”

  茶客丙:“對,官府要伸張正義,鏟除邪惡!”

  茶客丁:“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堅決支持蔡局長嚴厲打擊、製裁不法分子!”

  蔡局長:“保三爺,你進大牢還是賠償損失?”

  保三爺:“賠償,賠償。”

  保三爺理虧,無可奈何接受蔡局長的處理。他心裏卻想:三爺不會讓顧家過平安日子的。

  蔡局長朝眾人揮手說:“感謝各位鄉親、茶客協助政府維護社會治安和秩序,蔡某人謝謝各位啦!各位鄉親,保三爺酒高失態,損壞茶樓物品,打傷他人造成的所有損失當負責,這事到此為止,下不為例,若再發生此類之舉,政府絕不饒他!”

  蔡局長冠冕堂皇一番話後,一場鬧劇,落下帷幕。

  “天水茶樓”被顧家贖回後,保太祥丟了魂似的,於是對任何人看不順眼,將壓在心裏的怨氣、怒氣發泄在他的女人們身上。他的太太們整天提心吊膽過日子。他手上提的那根皮鞭說不定就抽打在哪位太太身上。他最寵的那位從“西南營”買回來的小姨太太也逃脫不了被他鞭打的痛苦體罰、酷刑。四位太太敢怒不敢言,詛咒保太祥早死早好。以往她們明槍暗箭,你爭我鬥,可到這時候便團結一致,結成反虐待抗家庭暴力的同盟軍。

  大太太:“姐妹們,老爺瘋了,早晚會打死我們的。你們逃出虎穴,跳出火坑,各自逃命去吧。”

  二太太:“我們逃到哪去呢?”

  三太太:“我們逃走了,大姐你怎麽辦?”

  二太太:“要逃就一起逃,早逃比遲逃好。”

  四太太:“我是崇川本地人,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我逃走,老爺找我娘家要人,怎麽辦?”

  大太太:“不是保家找你娘家要人,而是你娘家應該找保家要人。我看這樣,你們三姐妹結伴逃走。我留下來對付老爺,就說是我叫你們逃走的。不管怎麽說,我是三少爺的娘,他總不會當三少爺的麵打死我吧!”

  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沒有想到大太太在關鍵時刻舍己救人,寧願擔當責任,於是三個女人受到震撼,擁住大太太痛哭起來。

  二太太:“大姐喲,你是我的好大姐喲……”

  三太太:“大姐喲,我以前對不起你喲……”

  四太太:“大姐喲,你比我親娘疼我喲……”

  保太祥的女人們在月黑人靜的夜裏從保家後門逃出去,上了船,離開了崇川城。大太太給她們足夠養老的錢,連使喚的丫頭也派給她們跟去了。兩個時辰後,大太太懸梁自盡,一夜間,保老爺變成無妻無妾的光棍老爺。

  保三爺死了親娘,號哭一陣後,便和保老爺大吵大鬧起來:“你逼死我娘,你還我親娘,你枉為男人,白活人世……你有本事和顧家人去鬥啊,打老婆出氣,算什麽男人……我和你斷絕父子關係……我也走!”

  保太祥老淚縱橫:“你,你這個畜牲,我的四房太太走的走,死的死,剩下我孤家寡人,還火上加油,氣死我,氣死我啊!”

  保三爺:“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活該!”

  保太祥流著老淚說:“兒啊,茶樓被顧家收回,我是氣惱成怒,才打你娘和三房太太的,沒有想到她們這麽無情,一夜間死的死,走的走,都離我而去,全沒了。作孽啊,我作孽啊!”

  保三爺:“你呀,枉為男人,隻會打自己女人的男人算個什麽本事,有種的再把茶樓奪回來!”

  保太祥:“我不會放過顧家的。等忙過你娘的後事,我們再收拾顧家,老子不服氣,拚不過顧家二少爺和二少奶奶,誓不為人!”

  保三爺:“爹,你有什麽打算?還有高招嗎?”

  保太祥:“其實,茶樓和茶樓是一樣的,不同的是人,顧家人就是有個懂茶的茶娘嗎?你說,顧家二少奶奶擺茶攤也能吸引眾多茶客,說明什麽?因為二少奶奶有祖傳茶方,所以她到哪裏茶客跟她到哪裏嘛!”

  保三爺恍然大悟,頓生殺念,“原來如此!爹,除了二少奶奶,斷了顧家後路!爹,這事我找人幹!”

  保家父子,一個頭頂害瘡,一個腳底冒膿,壞透頂了。他們不接受眾叛親離的深刻教訓,又起殺心,變本加厲對顧家的生命財產造成危害、迫害。對此,善良的人是想不到的。

  按照崇川的喪俗,保家一段時間內不會有什麽舉動,保三爺必須守孝到保家大太太終七,才能離家外出。

  月兒在相對寬鬆的這段時間裏,進一步研究“天水茶”,她在傳承、發揚祖傳“天水茶”的基礎上提高了“天水茶”的藥理、藥效作用。從原來治療眼睛、嗓子、腸道、肝腎、脾胃、腹痛、泄瀉等疾病發展到治療高血壓、心血管、消化不良和婦女病等。她用天水藥茶治百病,以優質、精湛的茶藝經營著茶樓,吸引了國內許多產茶地區的茶人前來切磋茶藝。

  一日,月兒對顧爾說:“少爺,我想去上海看看老爺和姨娘,但我又脫不了身,顧家贖回茶樓可不能忘記幫助我們的阿娜姨娘。”

  顧爾拍著腦袋:“我和你心有靈犀一點通。我正準備去上海呢!月兒,咱們一塊去見老爺和姨娘,好嗎?”

  月兒改變主意:“不能啊,一是茶樓離不開我,二是我們都離開崇川,會引起別人的懷疑。少爺,你代表顧家上下許多人,去一趟上海,代我向老爺和姨娘問好吧!”

  顧爾惋惜:“那隻好如此。我去看看爹和姨娘就回崇川。”

  次日,顧爾悄悄地乘江輪離開了崇川。

  自從阿娜為顧家贖“天水茶樓”後,顧大成和阿娜的話題就是兩個字:人和茶。他說:“二少爺是經營棉紡織品的好手,不知眼下經營什麽,快入冬了,到了收棉花的時節,不知道二少爺有什麽打算?如果有資金,崇川是棉紡之鄉,市場很有潛力。目前,新花上市,該大量購進棉花,開春拋出,能賺大錢……多壓幾個月,效益更大。”

  阿娜知道顧大成人在上海心在崇川,惦記著顧家的每個人,她說:“二少爺不愧是顧家的後代,有經營頭腦哇!”

  顧大成:“那是當然,龍生龍,鳳生鳳嘛。”

  阿娜說:“讓二少爺放開手腳做,資金沒問題,我當他的靠山,抓住大好時機,打個翻身仗,爭取效益最大化。”

  顧大成:“阿娜,你已經為顧家贖回‘天水茶樓’花了十萬大洋,怎麽能再叫你支持二少爺的資金?咱不說這些,還是說說茶吧。月兒配製的‘天水茶’治好梅蘭芳的嗓子病,還治好我的霍亂病……她在祖傳藥茶方的基礎上,提高、發展了‘天水茶’,阿娜,我們如果在上海開‘天水茶樓’分店,生意肯定會紅火的。”

  阿娜連連搖頭:“老爺啊,你在崇川開茶樓險丟性命,又想在上海開茶樓,不行不行,洋行夠你忙的?我不讓你太辛苦,要說錢,足夠我們這輩用的,我想,過幾年安頓日子。”

  顧大成:“阿娜,我說說罷了。”

  顧爾到了上海。阿娜在飯店訂桌席。

  開席,阿娜舉杯:“祝二少爺生意興隆,財源廣進。”

  顧家父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顧爾回敬阿娜:“一是對娜姨成為顧家成員表示歡迎;二是感謝娜姨贖回茶樓,使我了卻後顧之憂;三是祝爹和娜姨身體安康壽比南山。幹杯!”

  顧大成:“兒啊,昨天晚上,你娜姨還說你是經營棉紡織品的好手呢。”

  顧爾:“姨娘,我和爹差遠了。爹走後,我把顧家搞得一塌糊塗,若不是姨娘攜重金帶律師到崇川贖回茶樓,我無法向顧家列祖列宗交代啊!”

  顧大成嗬嗬笑起來:“雖然顧家屢遭厄遠,但你得到了鍛煉,這叫磨難出才智,哈哈哈!”

  阿娜說:“老爺,你快叫賬房辦銀票給少爺,讓他帶回崇川收購棉花,有了資本,少爺如虎添翼,顧家東山再起,財源滾滾,興旺發達。”

  顧大成:“還不謝姨娘!兒啦,姨娘是我們顧家的恩人,她救了你爹,救了顧家。我顧大成一生,最完美,最成功的就是遇到好女人。逃亡中,因禍得福,被阿娜留下來,這都是大聖菩薩保佑啊!兒啦,你娘在崇川,你要好好孝順她,你爹命中注定和你娘的情緣名存實亡,啊,這是天意!”

  顧爾:“遺憾的是娘失去了爹。”

  阿娜說:“我對不起你娘。”

  顧爾:“姨娘,你沒對不起我娘,我娘說,一切都是命。我娘說,有姨娘照顧著爹,她放心了。”

  顧大成:“月兒的‘天水茶’有沒有新方?”

  顧爾:“月兒又琢磨新的藥茶方,本來,她想陪我一起來上海看你和姨娘,可她忙得很,脫不了身。她說,等以後有機會來看你們吧!”

  阿娜說:“二少奶奶是個聰明、賢惠、能幹的女人。我上次在崇川,一看到她就感到她不是庸俗之輩。她為我配製的藥茶很管用,喝了藥茶,我的睡眠狀況改善了,好得很呢,一夜睡到天亮。”

  顧爾:“姨娘,爹隱姓埋名不能回崇川,你常回崇川看看。顧家的列祖列宗會感謝你的。顧家的子孫後代也會感謝你的。姨娘,我和月兒把爹交給你了……”

  阿娜說:“二少爺放心。”

  顧爾:“姨娘,你是顧家的恩人。”

  阿娜說:“顧家要靠你啊!”

  顧爾:“姨娘放心吧。我會盡最大努力的。”

  阿娜雙眼濕潤了。人哪,無緣對麵不相逢,有緣千裏來相會。她在茫茫人海的上海灘上混了二十年,守了十年寡,遇到逃亡的顧大成,並相愛成為一家人。上帝剝奪人一些東西時,又給人一些東西。顧爾離開上海時,阿娜捧出首飾盒,說:“這對鐲子是我送給玉鳳太太的。這對耳環送給二少奶奶月兒的……還有這些戒指,請二少爺帶回去,分給大家,替我表示對大家接納我的心意。”

  顧爾:“我代表我娘和月兒謝謝姨娘。”

  在上海的日子裏,每到晚上,顧爾和老爺、姨娘嘮家常至半夜。

  阿娜很崇拜顧大成:“二少爺,你爹真的很優秀,肚子裏裝的是文化,腦子裏盛的是經驗,再難做的生意,他都能做成。”

  顧大成發自內心地評價阿娜,他說:“當老板有文化,有經驗,腦子好用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識人,用人,你姨娘就有這個眼光,啟用了我這個倒黴的逃亡人,我對她懷著感恩,能不用心做生意嗎?”

  阿娜說:“我把什麽都交給老爺了。”

  顧大成:“我什麽時候能帶你回崇川呢?”

  阿娜說:“不急不急。人要葉落歸根的。”

  顧爾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總有那天的。隻等時機成熟,我就來接爹和姨娘回崇川……”

  說說心裏話,很開心。

  這三天,顧爾的收獲很大,他帶回的一大筆資金將會成為他發展事業的資本。更大的收獲是,顧大成將自己經商的經驗傳授給了他,使他受益匪淺。

  跪別顧大成和阿娜時,顧爾的雙眼濕潤了,說聲再見時,淚水奪眶而出,那依依不舍的淚水宛如長江水滾滾而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