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從此漢宮盡不憶

  小晏喝道:"住手!"他的身體瞬時如化一隻巨大的紫蝶,向那勁氣迎了上去。

  蓬然一聲巨響,大片積雪在兩人之間炸開。

  小晏竟覺得體內真氣一陣翻湧,幾乎擋她不住!他全身真氣陡增,左手結日經摩尼印,右手結施無畏印,雙手間宛如布開一道七寶彩幢,將那兩道勁氣包裹在當中。

  那兩道勁氣受了阻隔,隻微微一頓,卻瞬間膨大了一倍,宛如山嶽崩崔,以更快的速度向彩幢的中心撲來。

  就在這一頓之間,小晏雙手法印逆轉,緩緩向旁邊劃開半個弧圓。那彩幢頓時飛速旋轉起來,小晏真氣催吐到極至,隻聽空中劈啪碎響不絕,彩幢脫手而出,帶著兩道怒龍般的勁氣向一邊撞去!

  大地上爆開一團巨大的白霧,月光下,碎冰如雨,瑩光閃耀,一旁聳立的如小山一般冰岩竟被生生擊碎!

  小晏心中一驚。

  隻聽丹真冷冷笑道:"如何?"

  小晏望著相思,她臉上並沒有瘋狂的神色,而是仿佛陷入了一種極為深沉、遼遠的記憶之中。

  然而她那驚人的力量,又到底從何而來?

  "你究竟把她怎樣了?"

  丹真笑道:"你也許還不知道,她就是剛剛拉開濕婆之弓,射開第五聖泉的人。"

  小晏搖頭道:"她怎麽可能引開濕婆之弓?"

  丹真冷笑道:"這,或許你要去問近難母·帕凡提了。我所作的,隻是將她那一瞬間得到的力量以鏡像之法複製,儲存到西昆侖石中,剛才又重新植入她體內。雖然,這些力量隻夠維持三招的時間,然而已經足夠了。"

  她仰望夜空,冷冷笑道:"近難母是力量堪比濕婆的戰神,萬億年中,伏魔無數,從沒有敗過——你接第二招罷!"

  小晏正待回答,相思突然上前一步,伸手在夜風中畫了一個巨大的十字。

  那一瞬間,宛如整個時空都被她劃開了巨大的間隙,江河一般的勁氣從這裂縫中傾瀉而下。

  寒風狂舞,夜雪飄飛。相思立於狂風之中,麵若冰霜,水紅的衣衫烈烈臨風,在月光下泛著妖異的光芒,看上去真如神女降世、魔母臨凡。

  突然間,四周風聲一緊!

  那道巨大的十字,如天雷爆裂,透空而下。兩道彼此交叉的血紅流光宛如暴雨崩散,雷霆之聲直穿地脈,隆隆不絕。

  這一招竟似乎滅世的劫,要將一切都滅度成恒河流沙,歸化到宇宙盡頭!

  小晏心下一沉。

  平心而論,這一招他若全力應對,未嚐不能接下。然而,隻怕也僅僅能接下這一招。之後呢?相思此刻的力量,真宛如來自神魔一般,源源不斷,越來越強。如果他將全部力量用在應對這第二招上,那麽接下來那必將驚天動地的最後一招,又有誰來抵擋?

  他眼角餘光向場中一掃,卓王孫和楊逸之二人仍沉浸在神我境界中,久久對峙,驚醒他們的唯一辦法,就是破壞他們身在的這個菩提幻境,然而,這樣做的代價則是,陣中積蓄已久的力量完全宣泄而出。

  這種結果,豈非已與毀滅同義?

  風聲更急,高空清遠的天幕宛如瞬時沿著那道十字劃開的罅隙,整個坍塌下來,那一瞬間,小晏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他的身影宛如一隻紫蝶般飄起,瞬間已從那堵雪牆中穿過。騰卷數丈高的積雪,就宛如有形無質的虛幻之物一般,任由他透體而過。

  紫光如電,已到了相思眼前。

  相思麵色不動,卻根本沒有防禦的意思。

  是根本不屑於回防,還是在丹真幻術的操縱下,已不知回防?

  她美麗的眸子中空洞無物,似乎全部的神識已被胸前的西昆侖石抽空。她雙手交叉胸前,突然向下重重一壓。

  四周山巒回響,隆隆不絕,大地上,萬頃落雪都如雲海一般,騰起一層雲煙,汩汩沸騰,似乎在為將要來臨的貫天之力而瑟瑟發抖。

  一團極其刺目的白光,宛如夜色中陡然現世的烈日,在她纖細的指尖徐徐升起。而她身後的丹真,卻帶著無比的自信,注視著這團光華。

  ——這一招雖還未發出,卻已帶上了令天地改易的威嚴。

  烈日越轉越大,刺得人忍不住要閉上眼睛。就在這一瞬,烈日中飛快掠過一抹紫影,小晏廣袍博袖在狂風中揚起,從相思眼前一劃而過。

  她頸上,那塊微青的西昆侖石已被他摘下,握在手中。

  相思渾然無覺,然而她手中那團熾熱的白光,已如金輪般飛旋展開,化為山嶽一般的巨大實體,向小晏壓下!

  這是足令諸神辟易的近難魔母的力量,絕無人類可以抗衡;這是鋪天蓋地,洞悉三界的威嚴,也絕無人類能夠躲避!

  小晏結印胸前,那塊西昆侖石被他籠在掌心,發出幽淡的青光。而後,這青光和他的身影,瞬息被那輪烈日吞沒。

  彗星般的白光以無可阻擋的氣勢,向卓楊二人所在的菩提幻境而來。青蒼的夜空瞬時化為白晝,大地飛雪沸騰,卷起滔天銀浪。

  眾人的眼睛都被刺得生痛。

  這耀眼的光華中卻隱約透出一絲紫影。

  眾人這才發現,小晏的身形宛如落雪、飄塵一般緊緊附著在光華最盛之處,隨之向後飛速退卻。他雙目微闔,手上法印變換,如捧一團淡淡的紫晶。西昆侖石宛如一顆青色的明珠,在紫晶中不斷輪轉,發出耀眼的光華。

  相思失去了西昆侖石的支撐,雙眸中掠過一絲驚訝,雙手卻宛如慣性般地再向下一壓。

  那團白色烈日登時再擴大了一倍,飛速旋轉,向卓楊兩人當中惡撲而去。

  一聲極其輕微的裂響傳來。仿佛天幕深處,某種極為重要的東西裂開了一道罅隙,瞬間便已蓬然破碎。化為萬億塵埃,而人心底的最為脆弱的某處,也隨之破裂!

  那股不可思議的巨力利刃一般插下。眾人隻見那菩提幻境劇烈地顫抖了一次,陣中的一切,仿佛都為之錯位、變形。而後,陣中緊繃的平衡瞬時崩潰,兩道同樣匯聚了萬物創生與毀滅、天堂與地獄、希望與死亡的力量,如天柱頃塌、銀河倒瀉一般,完全卷湧而出!

  卓王孫驚天動地的毀滅之力,楊逸之足參造化的梵天一劍,竟同時出手!

  雪浪滔天,奪目的白光宛如一朵巨大的優曇,綻放在寂寂雪峰之巔。

  萬億光芒透體而過,眾人不由不閉上眼睛。

  夜風冷峭,變幻的光影映得丹真的臉上陰晴不定。她嘴角徐徐浮出一抹笑意——命運的輪盤終於被她纖弱的雙手逆轉!

  她是神明的化身,是未來的主宰,決沒有任何凡人,能擋在她麵前!

  隻要她願意,就算星辰的軌跡,也要讓它粉碎。

  然而,她的笑意漸漸凝結。

  預想中,那足以摧毀一切的爆裂並沒有出現。三股巨大的力量,並沒有彼此撕咬炸裂,而是正在向一處不斷匯聚!

  西昆侖石。

  小晏立於光華的正中,右手在上,執大日如來印;左手在下,執月輪摩尼印。那枚西昆侖石在他掌中,一如日月誕生在在蒼穹大地的覆載之中,徐徐旋轉,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分別來自卓王孫、楊逸之、相思以及小晏本身的四股力量,就在西昆侖石的吸收、調和下,漸漸向石中匯聚。

  西昆侖石越旋越快,青色石身中徐徐升起一幕血影,在四股巨力的催動下孳生、漲大。本來宛如杯盞般的青色石子,竟膨脹為一枚血紅的心髒。那四股力量化為四色彩練,就宛如維係心血的筋脈,合同西昆侖石本身,一起脈脈搏動。

  穹廬拆裂,赤白的天幕似乎瞬息返回了遠古,碎為一張血色巨網——那是女媧煉石補天前的姿態,也是這心髒、這筋脈的無盡延伸。

  砰——砰——

  這種律動似乎極輕而又極重,仿佛來自天際,又仿佛源自萬物的內心深處,最終大至星辰宇宙、芸芸眾生,小至一花一木、須彌芥子,一切都被納入這張細密的筋脈之中,作著無聲的共振。

  人們抬頭仰望,天幕赤紅,交織的裂痕中,紅影緩緩滲下,宛如欲滴的鮮血。讓人不由產生一種驚愕的錯覺,難道自己是置身在一隻巨獸體內。這天、這地,不過是巨獸的肌膚筋脈;這星辰、這眾生,卻不過是巨獸的髒腑?

  小晏淩空而立,滿天光影為他披上一襲金色的戰甲,宛如上古時應劫出世的轉輪聖王,獨自立於這血色天幕的中心,將巨獸的心髒捧於掌中!

  炫目的天空宛如一副純粹而淒絕的背景,朵朵流火在天幕中綻放出十萬蓮花,侍奉著他飛揚的身姿。他長身立於蒼穹之下,廣袖淩風,紫袍上垂下道道瓔珞,在變幻的光影中飄動不息。

  他瀚海一般的眸子中有無盡悲憫,靜靜注目著西昆侖石,仿佛他掌中托起的,不是一塊石子,而是眾生、日月甚至整個宇宙。

  丹真的臉色漸漸變得肅穆。

  她向後揮了揮手,倒在地上的千利紫石立時恢複了行動。她倏地從雪地上躍起,怒目圓睜,舞動著手上的匕首,向丹真和身撲來。

  丹真也不躲避,隻一抬手,將她的匕首架在指間,歎息道:"你應該看著他。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

  千利紫石眼中的刻骨仇恨瞬時被驚訝代替,嘶聲道:"你說什麽?"

  丹真拂袖將她推開,抬頭望著赤紅天裂中那輪孤零零的明月,冷冷道:"再過片刻,就是九月十八。佛陀的誕辰,也是今世轉輪聖王十八歲的生日。"

  "那又怎樣?"千利紫石突然住口,似乎明白了什麽,顫聲道:"你是說,你是說……"

  丹真雙手緩緩合十在眉心處,似乎在向天地深處的神魔致以最高的禮敬。

  "諸行無常,盛者必衰。又是佛滅度的時候了……"

  她長長歎息一聲,合上雙目,輕聲訟念著經文。

  千利紫石怔在當地,突然爆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轉身向小晏撲去。

  然而,她的身體剛剛到了離小晏兩丈開外的地方,就宛如撞上了一張無形的氣壁,從半空中重重跌下。她臉色瞬時蒼白,胸前的衣襟也被染得殷紅。

  她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向前爬去,身下拖出一道濃濃的血痕,然而稍一靠近,又被遠遠彈開。她呻吟了一聲,又向前撲去。就這樣一次次摔得全身浴血,卻又一次次爬起來,撞向那道彩光流溢的氣壁。

  她不住咳嗽著,似乎已喪盡了最後一絲力量,斑駁陸離的光影印在她臉上,長發披散,擋住了半個麵孔,而另一半卻已被鮮血完全染紅,看上去淒厲非常。

  她抬起頭,怔怔地望著不遠處的少主,大大的眸子中浸滿了血絲,宛如一汪破碎的冰湖,盡是絕望的寒冷。

  她眼中的痛苦霎時凝結。

  因為她看到,滿天紅雨之中,小晏正回頭望著她。赤紅的光芒將大地映得血紅,然而連這光芒也絲毫不能沾染他的身體,隻有一種冥冥而來、宛如自天庭垂照下的清華籠罩著他的麵容,讓他本來毫無血色的臉顯得如此生動。

  那一刻,他破顏微笑。

  九月的月輪垂照世間,似已完全超脫了迷惘、憂傷、欲望和嗜血的痛苦,剩下的隻有無盡的悲憫,仿佛在為眼前諸人,還未能超脫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的輪回而悲傷。

  千利紫石那一瞬,竟覺得自己已經過了千萬年的時光。

  那一刻,她看見了他的微笑。

  他的微笑。

  這是他滅度前,回頭對她的一笑。

  再不是為了眾生,再不是為了說法,隻為她而笑!

  這一笑竟是如此寬廣,將宇宙輪回芸芸眾生都包括在內;這一笑又是如此熟悉,宛如那幼時的王子,和她一起漫步在幽冥島金色的海灘上,度過了她生命中最美麗的歲月。

  這就是他欠她的。

  欠了千生萬世。

  他再入輪回,或許是為了蒼生,或許是為了救世,或許,不過是為了還她這一笑。

  他終於還給了她這一笑。

  她的心瞬間也空漠起來,難道,胎藏曼荼羅陣中的幻影竟是真的,一笑之後,她與佛數世的緣分,也到了終結的時候麽?

  菩提樹下的一碗供養,那亂發汙衣的王子接過木碗,無意中抬頭,看了她一眼,那目光比星辰大海還要深廣。

  從那一刻起,這一切就已注定。

  注定了數世的追隨,數世的仰望,數世化為一朵鮮花,一隻小鳥,一顆頑石,一粒塵埃,守護供奉在他周圍,默默地聽他說法,等他在滿天花雨中慈悲低眉,淡淡微笑,這就是她的給自己選擇的宿命,是她永世的修行,她全部的信仰!

  愛,就是她的信仰,她的一切。

  千生萬世,用鮮血供奉她的佛,這就是她的修行,她的信仰,她的宿命!

  她又怎能在此刻失去!

  砰——砰——

  包藏著世間一切力量的西昆侖石,不停在他掌上法印中衝突,宛如惡魔的心髒,越漲越大,隨時要破體而出!

  千利紫石下意識地嘶聲喊道:"不——"

  小晏微闔的眸子張開,抬頭仰望蒼天,透過那千萬重的魔氛,他依然能看到諸天神佛的微笑,滿天飛揚的曼陀羅花雨,紛揚飄落。

  佛陀涅槃前,入仞利天為母親說法,以報答生母養育之恩。

  然而,他卻無法再見到那還在幽冥島上苦苦等候他回家的母親。

  他最終沒能殺掉相思,解開月闋的血咒。母親也許會非常悲傷,然而,他相信,她一直的心願是實現了——為眾生舍身,這才是轉輪聖王應有的心懷。

  因此,他再度微笑了。

  雙掌日月法印向下一合。

  卓王孫和楊逸之眼中一驚。

  他們已經明白,小晏是要用自身,去承受這即將爆裂的西昆侖石,以及其中那足以毀滅三界的力量!

  而相思還昏倒在他身旁不遠處。

  兩人同時掣劍,但全身卻一陣酸楚,似乎方才所有的力量都已宣泄,如今連一步也邁不開去!

  赤紅欲滴的西昆侖石,綻放出一道極強的光芒,宛如一顆從天穹中摘下的恒星,突然片片碎裂。

  一個巨大的漣漪宛如被攪碎的天河,在空中綻開,瞬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四處層層擴散!

  這個漣漪最初隻在一點,而後迅速上侵於天,下透於地。

  向上,天空中赤紅的血網瞬時被擊得粉碎,化為滿天火雨,飛揚墜落;向下,大地隆隆震動,平整的雪原頓時皺起,宛如水波一般跌宕散開,積雪亂滾,越湧越高,最後卷起數丈高的雪浪,又向漣漪核心反壓而下!

  散雪飛揚,一切都籠罩在洶湧的銀光之內,再也看不清楚。

  萬物、眾人都宛如被那道無形的漣漪透體而過。雖然看上去,全身的肌膚、筋脈都未受到絲毫的損害,但構成物體的每一顆微粒的核心處,卻似乎都被震開了一條不可知的裂痕!

  天地都在這決裂般的振蕩中瑟瑟顫抖,唯有這本應振聾發聵的天地絕響,卻宛如被某種無聲的屏障過濾去了。

  一切,無聲無息地發生、演化、毀滅、重生。

  一任咫尺處赤練舞空,雪浪卷湧,人們卻沒有感受到一絲衝擊。仿佛這諸天的滅世浩劫,也被一張來自天庭的屏障隔絕。

  一切都被守護。

  正是這道凝結著諸佛慈悲的屏障,讓人們能透過這陸離的光影,看這世界的滅絕與重生。

  這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卻又宛如不在。或許,人們是在麵對一個亙古已然的記憶。

  輪回的記憶。

  世界方才真的滅絕過了、又重生過了麽?

  每個人眼中都帶著深深的疑問。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